[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协管员建违章建筑 城管队员强拆遭暴力抗法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13日 转载)
    来源:信息时报
    
    大塘村华丰大街四巷9号,城管协管员陈×英家这栋旧房子的楼顶违章加盖了一层新房。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协管员建违章建筑 城管队员强拆遭暴力抗法


    
      陈×英暴力抗法时的照片,只见他拿着一条长木棒,向执法人员挥舞阻挠拆违。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协管员建违章建筑 城管队员强拆遭暴力抗法


    
     陈×英暴力抗法时的照片,只见他拿着一条长木棒,向执法人员挥舞阻挠拆违。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叶伟报
    协管员建违章建筑 城管队员强拆遭暴力抗法


    
     前日,有读者向信息时报记者投诉称,海珠区华州街城管执法队一“城管队员”搞违建:不仅擅自拆掉旧屋建新房,还加高了楼层。对此,南洲街城管执法队证实,该投诉基本属实,而且该被投诉对象在城管队员前去强拆违建时还暴力抗法。不过,其身份不是城管队员,而是华州街城管执法队的一名协管员。
    
      市民投诉 城管队员搞违建无人管?
    
      前日上午,在投诉人徐先生带领下,记者找到了位于海珠区大塘村华丰大街四巷的“违章建筑”。记者发现,巷子两边的楼群属于典型“握手楼”:站在小巷两边的楼道或阳台,不仅可以手握手,距离近得甚至可以脸贴脸。楼与楼之间的电缆上挂满了塑料袋、破布片、纸巾等垃圾。环境相当恶劣。
    
      “左边是拆掉旧房新建的,右手边是旧楼,但房主在楼上加建了一层。”徐先生告诉记者,两栋楼之间本来有楼梯隔开的,但房主为增加房子的面积,就拆掉了楼梯,让两栋楼联成了一个整体,“新建的房子和加建部分都是违章建筑。”
    
      “别敲门,当心他们放狗咬人。”记者正打算敲门采访房主时,徐先生立即制止了记者。据称,为防止城管强行闯入拆违建,房东特意养了一条狗来对付城管和陌生人。
    
      在徐先生的带领下,记者沿楼梯爬上了对面的一栋4层小楼。记者发现,左手边的4层楼的确很新,像刚盖不久,右手边楼房加盖的痕迹很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来。
    
      “应该是今年年初建的。”一名正在剪线的女工说:“过完年回来后就看见有(房)了,年前还没有。”
    
      “我向南洲街城管部门投诉了,虽然对方来上门执法了,但却连门都没有进入。”令徐先生疑惑的是,违章建筑的主人竟然是城管队员,“城管队员难道就可以网开一面,擅自建违章建筑?”
    
      违建房主 自称“合法”却无法证明
    
      记者突然发现对面旧楼二楼的防盗门打开了,一位抱着小孩的年轻女子出现在阳台。记者赶紧冲到二楼,隔着楼采访该女子。
    
      女子告诉记者,她父亲叫陈×英,的确是在华州街城管科工作。“我们这里不是违章建筑。”她说,家里新建的楼房为7号,旧楼为9号。她坦承,城管部门曾经两次上门要强行拆楼没成功。
    
      女子强调说他们家的楼房不是违章建筑,“需要办的手续都办了。”但她没有出示相关的“证”来证实。
    
      “他是乱投诉。”记者随后致电陈×英了解相关情况时,他反复说他的楼房建于1993年,是合法的。
    
      对于是他女儿告诉记者7号是新建的说法,陈×英却说他女儿“不知道”;而对于记者要求其解释南洲街城管执法队上门强行执法的事情时,陈×英生气了,在电话那头大声叫记者不要问他,他什么都不会说,“有什么事找我的律师。”然后挂掉了电话。
    
      协管员违法 城管难办自家人?
    
      南洲街城管执法队称应辞退,违建者工作的华州街城管执法队却称“管不了”
    
      昨日下午,南洲街城管执法队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违建者是自己下属协管员,一早就会被辞退。但华州街城管执法队负责人则称,陈×英是街道所聘,不归他们管。
    
      南洲街城管 暴力抗法“早就该辞退”
    
      南洲街城管执法队负责人透露,华丰大街四巷7号和9号的确加高了半层,而这也是要强行拆除的违建部分。至于7号新楼,因其是在原有的宅基地上新建的,除比旧楼多出的半层,其余楼层“不按违建处理。”
    
      该负责人坦承,旧楼即使快要坍塌了,但如果没有取得相关的手续,也只能修复,而不能重建。如果重建,“理论上要追究。”不过考虑到广州城中村的实际情况,现实中不会追究。
    
      该负责人还证实,陈×英的确是在城管部门工作,但只是华州街的城管协管员,而不是城管队员。南洲街城管执法队曾两次约其上门协商拆违建的事宜,但每次都是不欢而散;打电话也说不上两句,很快就挂了电话,“现在干脆连电话都不接了。”
    
      根据南洲街城管提供的材料,早在徐先生投诉前的3月18日,南洲街城管执法队曾组织20多人的队伍前去拆除陈×英楼房的违建部分,并且拆除了7号违建的近一半,但由于陈×英暴力抗法,同时为避免出现意外,执法队伍主动撤走了。
    
      “当时我们拆了2到3个平方的楼顶。”当时带队的另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陈×英突然冲出,拿起一根长木棒先是击打正在拆楼的工人,赶走工人后,又回过身来击打他,“好在我及时躲过了。”
    
      第二次即4月14日,也就是徐先生投诉后的第二天,南洲街城管执法队再次组织一批队伍前去执法。但这次他们在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拐角处被一道不锈钢门堵住了前进的道路。最终执法队伍只得“知难而退”。带队执法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陈×英还养了一条狗。当执法队员出现时,那条狗开始狂吠,“凶得很。”
    
      “如果他是我们这里的协管员,我们早就把他给辞退了。”南洲街城管执法队负责人表示,考虑到陈×英家庭经济困难,加之他是华州街城管的,目前还没有将相关情况通报给对方单位,而是希望对方能坐下来好好协商,自己动手拆了违建,“如果还不行,我们只有强拆了。”
    
      华州街城管 要进一步了解再谈处理
    
      而华州街城管执法队则向记者证实,陈×英的确是他们街道聘请的协管员。至于如何处理陈×英,该执法队的值勤人员告诉记者,陈×英属于街道城管科,不归他们管。
    
      在数次电话联系采访后,华州街城管科一位自称姓周的工作人员主动打电话给记者,称受其借调出去的科长委托接受记者的采访。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记者反馈给他们的陈×英违建、暴力抗法的事情,他们没有听说,“还要进一步了解。”在情况未了解清楚前,“还谈不上处理。”
    
      周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陈×英是一名老队员,工作认真,表现很好。就记者反馈的事情,他找陈×英谈过话,要求其如果情况属实,就配合相关街道和城管部门妥善处理。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顺义土地储备分中心为“非法拆迁”而恶意诉讼一案将于明日宣判 (图)
·辽宁兴城拆迁楼房坍塌1000平方米 造成5人死亡
·温家宝到四川绵竹考察遇到拆迁户下跪喊冤
·济南李兴贵举报暴力拆迁,公安机关二年后才答复 (图)
·福建漳州23户人家被拆迁近6年仍没得到安置 (图)
·漳州村民拆迁6年不安置 老人临死问何日住新房 (图)
·回迁房被售 拆迁户强行占房和开发商对峙 (图)
·拆迁户因回迁房被售强行换锁占房 (图)
·辽宁盘锦市流血拆迁事件官方回应引发质疑
·无锡拆迁出人命:赵三南捅腹自杀身亡
·无锡暴力拆迁 市民以死抗争:赵三南的绝命书和信访信 (图)
·浙江宁波八年违法拆迁,村民房屋成‘别墅’!
·张淑凤:是阳光拆迁,还是侵略掠夺?
·北京朝阳区价值160万拆迁房只补偿58万 (图)
·拆迁再酿命案----湖南株洲村民汪家正自焚身亡 (图)
·武汉经租房孙明明、拆迁户张氏姐妹天安门打标语被抓 (图)
·五一节 武汉经租房、拆迁户进京上访 (图)
·彭水强行拆迁事件职工无安置无补偿无奈阻止又遭拘留 (图)
·一场混战!贵阳拆迁户打跑拆迁队 (图)
·北京门头沟区政府所实施的拆迁,令百姓气愤不已/吴田丽 (图)
·江苏南通:暴力拆迁/张秀琴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拆迁导致15年无家可归!/天津刘春荣
·武汉警方奇妙的截访/花楼街被拆迁户 (图)
·惊爆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杭州市2份差价悬殊的拆迁合同 (图)
·京杭两地被拆迁户相聚,共话被打压经历 (图)
·杭州拆迁上访人被关黑监狱
·在拆迁中谁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造成十五年无家可归!/刘春荣
· 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公然违反国家政策法规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韶关拆迁户今日前往华盛顿中国大使馆上诉(图)
·北京门头沟区拆迁:赶走再说/吴金海的次女吴田丽(图)
·拆迁难民王建芬 2010年第二次关进黑监狱经历
·拆迁只不过是一场分赃盛宴
·武汉东湖高新关南茶棚新村残疾被拆迁户的遭遇和感受
·河北省玉田上演“权大于法”违法拆迁(图)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关于宁波市江东区房屋拆迁事务所发生的丑事(下)(2010年12月9日)(图)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给大学“拆迁专业”推荐几个好老师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2010年,「暴力拆迁」元年/张华
·“如果死了人就不拆了,那还叫什么拆迁?”
·“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问题和一些建议/三鞠请安
·中共当局大“忽悠”“征收条例”与“拆迁条例”不可混同/茱萸
·强拆改由法院裁决,真能抹掉拆迁血泪史吗/周丕东
·邹晓云:土地使用权补偿不明,拆迁纠纷难减
·济南槐荫区公检法:利益集团迫害拆迁户(图)
·新拆迁条例凸显国家主义思维/张千帆
·马光远:拆迁意见二稿的进步与退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