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20名老人抱团要求信息公开 盖公章要两万引不满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03日 转载)
    来源: 大河网
    
     “盖一个公章就要收费两万多,老百姓谁盖得起,我们强烈要求政府信息公开化”,4月29日下午,一群老头老太太来到了郑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中心,与郑州市城建档案馆的馆长“对簿公堂”。“老人团”的目的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在一份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上盖个大红章。 首席记者 申子仲/文图 (博讯 boxun.com)

    
    ●听证会气氛有点“火”
    
    4月29日下午2时30分,记者来到了位于桐柏路的科技大厦10楼郑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中心。
    
    面积不足20平方米的复议中心挤了20多位六旬左右的老人。一时人满为患,坐椅也不够用。人多嘴杂,场面也很是混乱。工作人员不得不重申行政复议听证会的纪律,并要求“老人团”再从获准进场的9位代表中选出两位代表发言。
    
    这20多位老人是郑州市的普通市民,是本次听证会的申请复议方。答辩方是郑州市城建档案馆馆长曾予新。
    
    曾馆长显然对老人们的“阵容”估计不足,当主持人核实其身份时,他连说了几句,“我不清楚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委托我?我也不清楚”。
    
    而“老人团”的发言人王爱国对只有曾馆长一人到会的局面也不满意,他说:“我们申请复议是对郑州市城乡规划局政府信息不公开的行为表示不满,规划局的人没来,城建档案馆的人倒来了,这说明规划局对我们的意见根本就不重视。”
    
    随后又经过会议主持人长时间的协调,曾予新馆长也强调了城建档案馆虽和规划局不是一个法人,但城建档案馆是规划局的下属单位。
    
    在此基础上,听证会勉强进行。
    
    ●老年人“扎堆”叫板
    
    据“老人团”发言人王爱国、马田友介绍,“老人团”成员大多是郑州市硝滩社区的老住户,2005年他们所在的社区被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拆迁建设了一个“商业广场”。这些老住户因为搞不懂“商业广场”的项目性质,开始了长时间的咨询,“我们一不暴力阻挠,二不集体上访,就是本本分分地走行政咨询的程序,但问遍了所有政府职能部门,结果说啥的都有,谁都说不清”。在不断的咨询过程中,心存疑虑的老住户王爱国、侯慧新、马田友、张雪娥、李洪昌、李惠霞等20多位老人开始“抱团”维权,并依照相关法规要求相关政府部门信息公开透明化。
    
    今年2月12日,“老人团”来到了郑州市城乡规划局办事大厅,要求该大厅“信息公开窗口”公开信息,向他们提供“商业广场”项目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窗口工作人员让他们找郑州市城建档案馆咨询。“老人团”来到城建档案馆,要求提供相关信息,“当时档案馆的工作人员说,可以让我们看一眼,但不能复印”。
    
    ●盖个公章要两万元?
    
    “老人团”坚持政府信息应该公开,经过两个小时的“谈判”,城建档案馆工作人员答应为老人们复印一份相关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相关证件显示,相关建设项目的总建筑面积共计约20万平方米。“拿到复印件后,我们感到很不满意。”王爱国介绍说,“档案馆的复印件很不清楚,像公章、发证人等重要项目都模糊不清,很难辨认,我们就要求城建档案馆或规划局为我们盖上公章,这样也能保证我们拿到的文件具有合法性。”
    
    但接下来的事情让“老人团”彻底蒙了。“档案馆工作人员说,如果盖章就算是开证明了,就要收费。收费标准也有‘起步价’。项目第一个1000平方米要收费150元,以后每增加1000平方米加收100元。我们算了算,这个20万平方米的项目,盖个章得收两万元。”
    
    城建档案馆工作人员坚持收费盖章。“老人团”无奈又来到规划局办事大厅信息公开窗口,要求该窗口工作人员补个公章。“这边的工作人员说,复印件是档案馆出的,和规划局不是一个单位,公章还得档案馆盖”。
    
    ●因为不服,所以叫板
    
    更让“老人团”心里没谱的是,他们随后针对该项目向郑州市发改委申请要求政府信息公开,3月初他们得到了郑州市发改委的书面答复——“我们认真查阅了2000年至今我委存档的文件,未查阅到我委关于该项目的立项批复文件”。“五六年时间了,我们也没搞清楚项目性质,有的老住户还想买这儿的房子,也不知道敢不敢买。”王爱国说,为了进一步追查这个项目的真相,“老人团”以“对郑州市城乡规划局政府信息不公开的行为不服”为由,于3月7日向郑州市行政复议办公室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
    
    同日,郑州市行政复议办公室受理了该申请。这样便引发了开头的一幕。
    
    ●唇枪舌剑两小时
    
    4月29日的行政复议听证会长达两个多小时。
    
    列席会议的郑州市城建档案馆馆长曾予新拿出了一份盖有“郑州市城乡规划局”公章的答辩状,文中称“市城建档案馆为其(王爱国等人)查阅了相关档案卷宗,并按要求复印了规划许可证等资料,因此我局已向复议申请人公开了相关信息”;“至于复议申请人所提到的‘需要收两万元左右的盖章费’,经查不实”。“让规划局的人查自己犯的事儿,这不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吗?”“老人团”搬出《行政复议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据理力争。
    
    值得一提的是,“老人团”颇具“斗争经验”,在和规划局及城建档案馆前期交涉时,他们都保留了录音和视频证据。曾予新馆长最终答应,可以在复印件上盖公章,他解释说:“盖章收费只针对企业,不会对老百姓收费。”
    
    ●公章处注明“特殊用途”
    
    在“老人团”的强烈要求下,听证会结束后的下午5时许。“老人团”代表王爱国和侯惠新跟随曾馆长来到了郑州市城建档案馆。
    
    档案馆工作人员为老人复印了相关文件,并加盖了“郑州市城市建设档案馆档案管理专用章”。有意思的是,曾馆长要求,必须在加盖公章处写上这样一句话:“此件仅用于政府信息公开使用。”
    
    拿到这样一份标注有“特殊用途”的规划许可证,“老人团”的诸位老人百感交集。有的面色欣喜,对记者说:“我们这帮老头这次取得了‘完胜’,这是公民的胜利。”有的则不无忧虑:“这样注明了用途,怕不会又是啥花招吧?”
    
    记者手记
    
    今年5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3岁“生日”。
    
    《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行政机关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应当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予以提供;无法按照申请人要求的形式提供的,可以通过安排申请人查阅相关资料、提供复制件或者其他适当形式提供”。第二十七条规定,“行政机关依申请提供政府信息,除可以收取检索、复制、邮寄等成本费用外,不得收取其他费用”。
    
    最初被普遍看好的 《条例》实施已满3年,但其效果离人们的预期相距甚远。我认为,政府信息公开化进展缓慢,根本还在于:第一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第二是一些见不得光的暗箱利益驱动;第三是法规本身的刚性不足;第四是被申请机关往往自任裁判,以不公正导致不公开或难公开。
    
    媒体有个专用术语叫做“曝光”,因为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而建设一个透明、公开的现代政府,不仅是群众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的需要,也是推进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
    
    就在“老人团”叫板的这家单位,东方今报记者的采访同样需要“预约”,因为这家单位要求东方今报记者必须填写采访单,列举要提问的问题,然后经请示汇报后再予以答复。一道道门槛,让许多本应及时公开的信息变得更加模糊甚至“耐人寻味”。
    
    王爱国等老人告诉我,他们之所以叫板,是因为这几年这家单位被爆出的新闻让他们对其产生了深度的不信任。“比如‘替谁说话’事件、楠桦小区送锦旗事件,都是政府信息不公开、不透明造成的”。
    
    “老人团”并不满足眼下的阶段性胜利,他们说,这个“板儿”,他们还会“叫”下去。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通平潮镇政府对抗市政府拒绝信息公开
·上海马桥农民对荒芜的13000亩农田要求信息公开 (图)
·视频:耶鲁大学贺诗礼在北大谈美国信息公开
·卫生部回复爱知行:关于《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行动计划》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
·刘杰:要求国务院对久敬庄组织机构信息公开
·南通政府拒绝信息公开,江苏省受理了行政复议(图)
·南通政府拒绝信息公开,受害人陶炳泉提起行政复议(图)
·律师请求消防局信息公开"第一时间"是多长时间?
·要求河南商城县政府信息公开为何立不了案
·行政透明度年度报告:政府信息公开尚未“落地”
·《医疗卫生服务单位信息公开管理办法(试行)
·白虎头村民要求政府信息公开获答复(图)
·北海白虎头村民要求政府信息公开
·沪律师李洪华状告浙江省府信息公开不作为/唐士军
·农民协会筹备人赵枫生收到农业部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函(图)
·吉林农民徐翊民的信息公开申请
·李方平律师就疫苗事件向山西省卫生厅申请信息公开
·民建中央副主席:处理好保密与信息公开的关系
·艾未未等人向“两会”递交信息公开建议书
·信息公开年报须提高“含金量”
·政府微博 难担信息公开重任/许斌
·微博不是信息公开的救命稻草
·化解保障房信任危机,唯有信息公开
·刘杰:致民政部发起对“久敬庄”组织机构信息公开申请书
·潘石屹:为何不敢把土地出让信息公开
·讨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在中国的实施现状
·警惕《保密法》打败《信息公开条例》/谢燕益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上海倒钩案律师申请“钓鱼”信息公开
·铁路公检法转制,信息公开不能缺位
·谣言止于信息公开、及时
·国外政府信息公开镜鉴
·信息公开透明:才能避免网络民粹化/韩咏红
·政府“信息公开”为什么令人失望
·关于劳教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信息公开 让高校透明运行
·筹建“全国政协委员提案信息公开监督网”/崔秋雷
·仇和:推进信息公开是大势所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