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药家鑫案受害人丈夫及代理人访谈(实录)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27日 转载)
      
      华商网讯 药家鑫案随着4月22日一审宣判终于告一段落。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该案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关注,直至今日争议不断。相比之下,对受害人家属的关注却相对要少了很多。
     (博讯 boxun.com)

      受害人家庭在过去的一年里到底遭受了怎么样的痛苦?在法庭之外,作为直接受害人,他们对这一案件有着怎么样的认识?为什么会在法庭宣判后声明放弃赔偿?
    
      4月27日下午,药家鑫案受害人张妙的丈夫王辉以及此案的原告民事诉讼代理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张显老师做客华商网。以下为本次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华商网友大家下午好!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华商网现场直播的华商会客厅。距离去年10月张妙出事到现在凶手药家鑫被一审判处死刑,过去整整半年,在这半年时间里药家鑫案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关注,争议不断,相比之下,对受害人家属的关注却相对要少了很多。今天我们华商网演播室请来了受害人张妙的丈夫王辉以及此案的原告民事诉讼代理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张显老师。欢迎你们!
    
      王辉:谢谢!
    
      张显:谢谢!
    
      主持人:从这件事发生以来,我和我的同事都非常关注王辉家人的情况,我代表华商网友问一下王辉大哥,您现在的生活怎么样?半年来的生活是怎么过的?最近有没有想张妙呢?
    
      王辉:半年来可以说没睡过一天好觉,现在头发都落的一块一块的,出来跑这个事,还得回家看娃,娃太小,我一走,娃就哭,昨天娃说了,我妈这走远了,我见不到我妈了,只有我爸管我,我一听这话我心里更难受,我娃两岁八、九个月,那么小的娃能说出这话,我心里特别难受。
    
      主持人:您的孩子最近肯定瘦了吧?
    
      王辉:有点瘦了,娃晚上正睡着就喊他妈。
    
      主持人:22号上午法官判处药家鑫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听到这句话,您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王辉:药家鑫判处死刑,我心里能安宁一点,为什么呢?给我娃有个交代,我媳妇也死的瞑目了。
    
      主持人:可以告慰妻子在天之灵了吧。
    
      张显:法律的严惩,张妙在天上就可以安息了。
    
      主持人:那天判决后您走出法庭,接受媒体的采访的时候,你给大家鞠躬了,而且流泪了感觉大家在帮助你是吗?
    
      王辉:大家都在帮助我,都在支持我,我一个穷农民,现在打零工给娃买奶粉,我爸妈身体都不好,我妈高血压,我爸腿疼,我还得维持这个家。
    
      张显:那天看到那么多关注、关心的人,王辉很激动,就给大家频频的鞠躬。
    
      主持人:您对他们的支持,所有网友、媒体对受害人家属的支持,我在这里表示感谢,您现在在打零工,最近干什么?
    
      王辉:最近什么都没干,没心思干活。现在没干活的原因有很多,现在也半年了,我希望法院赶快判决,把我媳妇下葬。
    
      主持人:我问一下张妙的尸体在哪里?
    
      王辉:航天医院。
    
      主持人:准备什么时候下葬?
    
      王辉:等法院把罪定明,死要死明嘛。
    
      主持人:以后家里有什么打算呢?
    
      王辉:现在考虑不了以后了,先看现在状况怎么样,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主持人:但是总得多为孩子想想。
    
      王辉:只能打零工,提笔写字咱没那本事,下苦出体力打零工吧。
    
      主持人:张显老师,您是王辉的表哥,是一个村里的人,给我们讲一下张妙出事之前,他们的家庭是怎么样的一个家庭?这样一个家庭承受了这么大巨大的痛苦,是常人无法体会的。
    
      张显:我们家里也没有什么人,我也很少回去,在正月初七,2月底的时候我走亲戚回去了,我跟王辉的父亲比较熟悉,我80年离开这个村庄,到现在了,王辉可能是1981年的,我对他不熟悉,正月初七走亲戚经过他的门前,我问王辉这个事情处理的怎么样,王辉就告诉我,我们在家里等,我说等到什么时候呢,他说不知道,今天上午律师让我去按个指印,我问按指印的内容是什么,他说我没有文化,不知道,我就说,你没有读过书,就敢按这个指印吗?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应该让律师念一遍,回来给家里人传达,我当时跟律师通了电话,他说在中级法院,我问他交的是什么东西,让王辉按的指印,他说是刑事带民事诉讼,我说你先不要交,今天晚上我看一下,从此我就感觉我要介入这个事,以前和大家一样都是在报纸上看到的,到晚上以后,我就跟我的一些朋友,大家在一起商量,我法律界的朋友比较多,我看了一下这个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写的很到位,我说这个是一个刑事案件,把赔偿写进去,会不会降低或者减轻对药家鑫的处罚力度,从法律上来说,对他不要求赔偿,药家鑫的父母不会感激你,社会的人也不会尊敬你。
    
      第二天,我约王辉到中级人民政府,我问王辉去过没有,他说没有,到了中级人民政府立案大厅,我在电脑上查了一下,搜索了一下药家鑫,就出现了审判长,1月12号立案,由刑事一厅处理这个案件,45天内开庭,2月26日就要开庭,离开庭不到半个月了,这样我知道审判长是谁,我就在门口给传达室说一下,我要找审判长,我就跟王辉进去找了一下审判长,谈了一下案子的情况,我跟王辉出来,到了下午5点左右,我就给原来的律师打电话,在小寨跟他见面,谈话了解整个案件的具体细节,他带了一些卷轴我看到了,跟这个律师商量了,我愿意给王辉帮忙,我是他远亲表哥,我们协助把这件事情做好,我就介入进来了。
    
      主持人:在宣判结束之后,你和王辉表示对这个死刑结果很满意,但是对民事赔偿不是很满意。
    
      张显:法律是法律,人情是人情,我们感觉到这个结果是可以接受的,赔偿部分与我们起诉书的差距太大了,我们当时起诉的赔偿是536000,落实下来只有45000块钱,这里没有死亡赔偿金,以及父母的赡养费,这一点作为我来说,我是很难接受的,因为我是作为代理,就要获得他权利的最大化,没有我感觉纳闷,但是不能质疑法律,这些法官也是根据法律的相关条文来确定的。
    
      到了25号,也就是本周的周一,我和张妙的爸爸、王辉,以及律师一块去问了一下法院是什么原因,我们知道了关于人身伤亡的赔偿问题,我们知道了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区别,再结合了我们陕西省的生活水平,看了一下赔偿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至于死亡赔偿以及赡养费的问题,人家给我们解释是这样的,因为张平选不到60岁,具有劳动能力,就在案发当时,假如说,张妙一直在实际养活着他的父母,那这样根据当时的情况来计算,因为这种计算是很难把握的,因为他不到60岁,是具有劳动能力的,这样把我们的一些问题就解决了。
    
      当然我是他的代理,我就要对他负责,一笔钱为什么少,我们要给他解释,不要以为社会上对我们有一个误解,少了,普通老百姓也感觉少,少了我们了解为什么少,不是嫌给我们的钱少,这是两个概念。
    
      然后我们经过研究,这个钱我们一贯的立场就是这样,法律是无情,但是人是有情的,法律上给我们的权利我们可以争取,当然我们可以放弃,放弃我们是从人性的角度上考虑得,药家鑫已经通过他的生命为他的行为恕罪,将要恕罪,药家鑫是一个穷学生,他的父母现在也是很痛苦的,再让他的父母失去儿子的同时,再要钱,我们觉得从人性上,我们感觉我们不能做这么过,同时也想告诉世人,我们是很善良的,我们是有良知的,我们农村人并不难缠,我们是通情达理的,法和情我们也是知道的。
    
      主持人:出事之后,王辉大哥一直没有工作,45000块钱对他们家庭来说是不小的数目。
    
      张显:45000块钱,连我们张妙的停尸费都不够,45000,给孩子的补偿就是3000块钱,16年的赔偿,一天来说的话,孩子是5.26块钱,那孩子一天就吃一碗面条吗?王辉也是具有劳动能力的人,我们考虑这个钱我们不要,况且我们不愿意再伤药家鑫父母的心,虽然他狠心,我们不要通过这件事情再去伤害他们。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药家鑫的父母,假如药家鑫的父母一开始就能积极主动的道歉,或者在赔偿方面可以主动一些,会不会得到你们的谅解呢?
    
      张显:他是很难谅解的,因为他现在很伤心,因为他失去了妻子,孩子失去了母亲,我从一个父母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尤其是张妙的父亲,他给我经常这样说,药家鑫是个孩子,我有三个孩子,药家鑫跟我的儿子是同岁的,我就想不到药家鑫犯了这么大的罪,父母怎么不到我们家里来,我们可以谈谈,认为他的父母是没有犯罪的,孩子犯罪了,父母理所当然可以在一起谈谈,很朴实,这是一个死罪啊,当你的孩子枪毙了怎么办,他还给我说,他不理解他的父母为什么这么心硬。
    
      我的看法是这样,在开始阶段,钱可以买人心的,钱不是说多少,比如说你提个水果慰问一下他们,毕竟他的家里失去了孩子,你的孩子也是在监狱,父母都有共同点的感觉,没有去,刚刚发生没有去,春节也没有去,你的孩子在监狱,这家的孩子没有在身边,你可以作为父母来看看她的家长,王辉出事不久就住院,你也可以看一下,我们不会怪罪他的,我们农村人有这么一句话,有理不打上门客,钱不管花多少可以买人心,但是到了法庭,钱是不能买法律的,法律是无情的,我们现在完全接受法律对药家鑫的制裁,因为他们也没有做到任何让我们谅解的条件和理由。
    
      主持人:直到事发后的128天,张妙的家人和药家鑫的父母有了第一次的见面,那次见面双方都谈了什么,为什么之前一直不见面呢?
    
      张显:当时法庭审判完以后,那天是2月23号,我们领了传票,出来就遇到了一个女的,似乎我们知道这个是药家鑫的女律师姓杨,她说我们谈一下,我说下周已经上公堂了,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们当时就拒绝她了,然后走开了就遇到华商报,华商报首先报道了我们这件事,外界才知道了,华商报通过法律援助的形式给了我们一个无偿服务的律师,我们对律师和华商报有感激之心,我们一起去吃饭,吃饭的过程中,坐在我旁边的人我不认识,在这个席上我们就谈了下周开庭的一些情况,张妙的父亲把我刚才说的话说出来了,我就想不到药家鑫父母心这么硬,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不能见个面,坐在我旁边的人问愿不愿意见,他说愿意,到了2月26号,我看到华商报有下跪的那一幕,我给华商报打电话说,你们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我和王辉都是不知情的。
    
      主持人:我看到王辉大哥一直很紧张,你就把我当做一个小妹妹一样,就谈谈这个事情发生的情况一些经过。
    
      张显:头上掉了一些头发,休息不好。
    
      主持人: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最后一次跟张妙通电话是什么时候?
    
      王辉:刚好3天。
    
      主持人:当时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王辉:张妙说她冷,没衣服穿了,你给我买一身衣服给我送来,我说你既然不干了,咱们一块出去,你看上什么衣服给你买什么衣服,尽我最大的能力,我是一个穷下苦的,尽自己最大能力,能满足你的尽量满足你。
    
      主持人:从王辉大哥的话可以感受对妻子的爱。
    
      张显:很心疼媳妇的,经常干活回来看到妻子没有吃饭,给妻子就做饭。
    
      王辉:半夜回来张妙说没吃呢,她说怕动,我就说,我给你做,没有什么麻烦的,有挂面,炒点菜,几分钟就搞定了。
    
      张显:他对药家鑫的感情就是另外一回事。
    
      王辉:对于我来说,我就想把他打死,你把人撞了不管,我王辉都不找你,媳妇活着呢,我什么都愿意做,媳妇睡到那,有一个人跟我说话,现在媳妇不在了,我回去跟谁说话呢,娃又小,现在我一个人都撑不住了,确实撑不住了。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您的孩子,孩子现在由谁照顾呢?
    
      王辉:晚上跟他奶睡着呢,白天没事情就领着娃逛,看到娃我心里能高兴一点,娃小不懂事。
    
      主持人:我想看到孩子天真活泼的跑来跑去,就相当于看到张妙,这是一种希望,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孩子好好的抚养长大。
    
      张显:我有时候这样想,这个孩子只有两岁多,我们说四岁才可以记事,这个孩子以后就不知道他妈长的什么模样,也不知道他妈对他的爱,失去了一个张妙的母亲,他有社会这个母亲,社会对他很关注。
    
      主持人:我们看到社会各界对张妙的关心,我相信对张妙孩子的关心也会持续的,我再问王辉大哥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你老婆出事的,在知道张妙出事之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王辉:第一反应就跟晕了一样,想不通,她比我年轻,死得比我还早,主要是药家鑫做事太残忍太残忍了,我现在都想不通,说一句实心话,药家鑫撞到她,车跑了,人跑了,我都不找你,只要张妙不要死,娃有个亲妈就可以了。
    
      张显:娘对孩子是最亲的,这个孩子就失去了娘。
    
      主持人:您准备以后把这件事告诉他吗?
    
      王辉:能瞒就尽量瞒。
    
      张显:孩子懂事了以后,有的人说等孩子两岁了,就到西安来给孩子做心理疏导。
    
      主持人:这个社会上还是有很多关心张妙孩子的人。
    
      张显:这样的话,他长大就知道感恩,对社会负责。
    
      主持人:有社会上的人关注,他一定会茁壮成长的。
    
      张显:那天有三个爱心妈妈,她们说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妈妈,当时我听非常感动。
    
      主持人:药家鑫母亲的袖子里藏着两万块钱,你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这个经过?
    
      张显:我不在现场,我也是听说的,也是那天开庭后,我在网上看到这样说的。
    
      主持人:从22号之后,十天之内药家鑫不上诉这个案子就结果了,现在我们要从这个案件中进行深刻的反思,从而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张显老师,您作为原告的代理律师,您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张显:我是代理人我感觉这是社会对一个生命的态度,要尊重生命,敬畏法律,我们有一种法治教育的话,那么每个人就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要对每个人的生命感到尊重,这样的话,假如说药家鑫知道了法律,也知道了尊重别人的生命,他就不会有这么错误的认识,农村人难缠,来杀人,他不但缺失了法治的观念和生命的观念,更重要的是他没有责任心,假如说他有责任心,敢于担当的话,哪怕是一个轻微的交通事故,你只要送到医院去,我们孩子也有母亲了,他也不会成为一个这么严重的罪犯,就缺失的是一种责任心。
    
      主持人:在庭审当中我们注意到一个细节,我们在音乐学院派了几百名的学生,开庭前发放了几百个问卷,您对这个情况怎么看?
    
      张显:这是一个违法行为,因为我们国家的法律没有说民意意见作为量刑的参考,药家鑫案件审理完以后,到了一个月以后,接近1个月,才有量刑审判的结果,这样一个学生他就能做出来到底判一个什么刑吗?作为一个学生他就有这个能力吗?我们国家法律没有这一项,司法上有严格的程序的,这是违背程序的,3月3号开庭的时候,全部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我2月25日就到法院,我们有25张票,其中5张票给了华商报和媒体,学生是200人,我说在人数上不平衡,是让他们跟我们来打架的吗?怎么让音乐学院的学生来这么多,到第二次开庭前法院采纳了我们的意见,不仅仅是音乐学院的学生,还有其他学院的学生,可能还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
    
      到了3月25日,发现是4所大学,在我们西安有几所著名的大学,外界人一提到西安,就想到交大、西北大学、西工大、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陕师大,这些985、211大学,这些学校的学生都没有去,我感觉这是强奸了民意,用这几所大学就可以代表我们西安这么多的大学呢,网上上一片喊杀声,我们这一个学生说,把他判死刑,你一个法官也经过一个月才做出了这种严肃的决定,你让一个学生能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吗?
    
      因此我写了一个,坚决反对500人的旁听的建议作为量刑参考,我把这个也公布出去了,也向法院说明了,这种做法我过后才知道,2008年陕西就这样做了,做的具体细则是什么,是不是按照这个细则做的,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这就是蔑视法律、严重的违法行为。
    
      主持人:在网上也注意到了一些网友的留言,有一部分网友要严惩药家鑫,有一部分网友认为药家鑫很年轻,是不是给他留一条生路,你怎么认为?
    
      张显:只要谁撞了法律的红线,就应该承受法律的严惩,是跟年龄没有关系的,18岁以下父母是监护人,只要是人、只要是正常的人,就要承担法律的责任,人不能伤害同类,这是人类文明,有人类的文明就有规定哪些事不能做,哪些事能做,这一点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法律是无情的,因此,才有我们的公安、公检法来执行,这样我们的社会来能稳定一些,人类社会才可以有序,只有人类社会才有规定。
    
      主持人:张显老师,您作为轰动全国的原告代理人,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发生之后,您对于以命抵命这样的死刑判罚,社会上呼吁在取消死刑,你怎么看?
    
      张显:我对这个问题也是关注很久的,取缔死刑是社会发展的趋势,也是人类文明的象征,那就要看,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已经取缔了死刑,在回想一下,美国也不是全部取缔了死刑,英国全部取缔了死刑,但是60%的人认为取缔是不好的,西方这些国家他们的法治环境和宗教信仰跟我们国家是不一样的,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跟人家是有差距的,确实差距太大了,每家每户现在用的都是防盗网,这说明我们的法治环境是不好的。
    
      假如说目前取缔死刑,那可能的话呢,就是对广大群众生命的不尊重,可能好多人就受到了伤害,因为我们的法治环境跟人家不一样,相差的比较远,但是我还是拥护取缔死刑的,我们对药家鑫的判罚,既要结合我们国家目前的法律,法律具有时效性,现在我们国家的死刑种类也是比较多的,我尊重中国的法律,法律是什么,就执行什么,不是说我们要杀他,我们要以命抵命,法律是什么,就执行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现在是法治的社会。
    
      主持人:听说你周五要去上海,是跟傅蔚冈老师谈捐款的事情吗?
    
      张显:具体的内容不知道,他们有一个脱口秀节目,可能跟我们这个节目形式差不多,在那里不可回避的就会遇到刚才那个傅蔚冈老师,偶然的机会,广州的羊城晚报的记者告诉了我这个事情,那个老师是短信转发一次一块钱,是他自己拿出来钱,我觉得老百姓的这种爱,怎么转嫁到傅老师的身上,我想这么多一下给傅老师产生了这么大的负担,我说这个是不能接受的。
    
      他不来找我,我会找他的,我要问一下他开始的想法是什么,可能开始是热心,我听说现在是35万多人,这对于一个老师来说,造成了一个很大的负担,我们对王辉小孩的一种爱,转嫁到傅老师的身上,让他承担,这样的钱我们怎么可以接受呢,目前这个案子还没有了结,不愿意出现其他的一些事情。
    
      我到上海肯定会见傅老师的。
    
      主持人:王辉还有什么想对广大网友说的。
    
      王辉:我也说不了多余的话,感谢大家支持,能支持我到现在,我就满足了。网友这些人支持我,我就有信心了,打官司我就有信心了,多谢媒体、我哥给我大力帮忙!
    
      张显:我想谢法律,我尊重中级人民政府一审的判决结果,我也希望这个判决结果能够生效,最终生效,我们张妙在天之灵就可以安息了,我们早日下葬她,让她早日的安息。
    
      主持人:再次感谢王辉大哥来到直播室,给我们讲他的生活现状,也谢谢张显老师给我们解读药家鑫案背后的点点问题,再次感谢王辉大哥、张显老师,也感谢所有的网友对我们二位的支持,对我们华商网的关注,谢谢!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农村人不难缠!药家鑫案被害家属放弃赔偿 (图)
·药家鑫案捐赠者称能力不足只捐5万 余额别人补足
·药家鑫案被害人家属放弃索赔 称农村人并不难缠
·药家鑫案一审宣判 被判处死刑
·药家鑫案确定将于4月22日一审宣判
·药家鑫案受害人15岁打工 失业当晚遇害 (图)
·西安中院回应药家鑫案为何向旁听者征量刑意见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药家鑫案死者亲友反对“激情杀人”说 (图)
·药家鑫案择日宣判 公诉方称不足以减刑 (图)
·药家鑫案西安开庭 受害人家属索赔53.6万 (图)
·药家鑫案3月3日开庭 撞人后连刺8刀致伤者死亡
·点评中国:药家鑫案舆论风潮折射民意 (图)
·谈药家鑫案件/文方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