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我不想当小偷——内地维吾尔族流浪儿生存调查/凤凰周刊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27日 转载)
    
    凤凰周刊 记者 邓丽
     特约撰稿员 慕札帕·库尔班(维吾尔在线副总编) (博讯 boxun.com)

    
    凤凰周刊:我不想当小偷——内地维吾尔族流浪儿生存调查
    
    维吾尔族流浪儿在内地从事偷盗已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跨地域性社会问题。他们超过九成是被诱拐离家,在“老大”毒打利诱下从事偷盗。因为语言和民族问题,内地警方捉拿他们后,无法取证捉拿背后操纵者,往往只能被迫放人。在被毒打和畸形的日子里,他们日夜思念着家乡和父母的怀抱,但他们离家时年纪太小,被救助后,多数人不知道自己的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
      
      文 记者 邓丽 特约撰稿员 慕札帕·库尔班
      
      一. 艾尼瓦尔回家了
    
    如果不是姐姐强迫他记住奶奶家的电话,10岁的艾尼瓦尔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妈妈  
      
      艾尼瓦尔,维族,新疆喀什叶城人,2岁时,父母离婚,一直跟奶奶生活。正上小学的艾尼瓦尔很懂事,成绩一直居全班前三名,还被选为班长。
    
      2005年4月27日下午,噩梦降临。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放学回家的艾尼瓦尔面前,一中年男子走下来,递给艾尼瓦尔一块巧克力后一番嘘寒问暖,吃过巧克力的艾尼瓦尔不知不觉上了出租车,随后又被换乘到一辆白色面包车上。等艾尼瓦尔醒来,已经身在兰州。
      随后,艾尼瓦尔被带到离家乡5000多公里的广州。在一处简陋的住所,艾尼瓦尔与另外2个新来的男孩被被严密看管。那个带他们来的男子,要孩子们称他“老大”。
    
      第二天,“老大”带3个男孩去商场“实习”。这时,艾尼瓦尔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偷盗”。艾尼瓦尔知道这是违法的,而且安拉也会惩罚小偷。“老大”毫不留情地把不肯当小偷的艾尼瓦尔揍了一顿。
      
      .......
      年龄不够刑事责任、偷窃的数额也不够刑罚,会说汉语的也装不会,抓一个孩子,就一堆新疆人闹事,又是民族问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般象征性关几个小时就放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警官抱怨说。
    
      艾尼瓦尔怕的是失手被打。因为公安对维族流浪儿小偷普遍感到棘手,被窃失主往往会迁怒到这些孩子身上。艾尼瓦尔被失主打过,被“老大”打过。
    
      流血对满身伤痕的艾尼瓦尔已是稀松平常的事。就在前几天,最后一次失手的艾尼瓦尔还被“老大”高高举起,然后扔在地上。
    
      2006年7月22日中午,艾尼瓦尔再次被抓。与以往被关几个小时便被放走不一样,这一次,他遇见了年轻的维族警官玉兰江。玉兰江温言询问并给他买吃的、喝的,还像对待弟弟一样把他带回宿舍。艾尼瓦尔求生欲望燃起,突然跪在玉兰江面前,请求他送自己回家。
    
     “是艾尼瓦尔?还活着?”奶奶在电话那头哭了出来。
    
      凌晨1点半,艾尼瓦尔的妈妈坐飞机赶到了派出所,见到失散一年多的儿子。
      
      
    二. 一个孩子5000块
    
     新疆社科院一项报告显示,内地流浪的维吾尔族儿童中超过九成是被诱拐离家的,其中又以南疆为主。新疆救助站数据显示,2003年1月到05年12月,自治区共从内地接回3660名流浪儿童,九成以上为南疆籍维吾尔族。
    ......
    
      新疆社科院民族研究所李晓霞认为,南疆维族聚集区相对较高的离婚率,失业率,人多地少矛盾、极端贫困和基层组织涣散都是流浪儿童出现的原因。在南疆,集中了新疆绝大部分贫困人口,新疆35个贫困县中南疆就占23个。
    
      维吾尔人全族信仰伊斯兰,伊斯兰教教义里严禁偷盗。80年代后,出现一些成年小偷离开新疆到内地“发展”,随后又发展成利用小孩作掩护,成年人偷窃。1988年以后,有人直接组团大量拐卖小孩偷窃,大人在后面操纵。
    
      “现在伊斯兰教被越来越被年轻的维族人抛弃,他们喝酒,偷盗,传统道德和风俗被败坏得特别厉害。”中央民族学院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痛心民族文化消解。
    
     ......
       最令维族流浪儿救助组织痛心的是,被救回来的孩子们大都因年龄太小找不到自己的家。“领回来3个孩子,最小的3岁,最大的也就8岁,这么小的孩子可能记得家门前有一个卖零食的商店,但是不会记得家庭地址,现在拆迁得很厉害,哪里找得到什么商店。”阿克苏的这位热心人士也没有办法,只得把孩子送回救助站。
        
     这位志愿者介绍说:“后来孩子都被领养走了,我们也知道是人贩子,他们争着养,还讨价还价,可是不这么办,谁来管呢?这些孩子都是有价位的,人贩子之间也有联系。很出名、偷得好的孩子可以卖5000块钱,一般的新手也就1000块。”
    
    
    
    
        
    
    三. 求求你们别对孩子下手太狠
    
    
    
     收容新疆流浪儿,必须保证清真饮食,无法与孩子沟通,管理起来成为一个巨大难题。遣送成本也过高。语言沟通困难,也使内地警方明知犯罪也难以取证,无法指认控制者。即使长期内地流浪的孩子,因生活在民族聚居区,除了把汉族人作为偷盗对象外,很少与汉族人接触,甚至被教唆敌视汉族人,尤其是公安人员,一旦被抓,也往往会自残来反抗。以至于一些派出所专门请维族民警来处理此类案子,但仍然治标不治本。
      
     最后,很多部门知难而退,不收容新疆儿童,或者一有人认领,马上释放。这样,新疆流浪儿童前脚被派出所抓进去,后脚放出来继续偷东西。他们的老大则在派出所门口等着接他们。
      ......
      
     “一个维族小孩让人卖到上海当小偷,当了3年,后来让警察送了回来,只要有人一抬手,他就哭,他就躲,手里拿了一个饼子,半天不吃,放在身上,饿的时候咬一点。警察送他回来,给他买来衣服换的时候,连警察都哭了,全身上下200多道伤口,一个不到10岁的小孩。那个维族家里也是个几百万的富翁,那家的老人看到小孩成了那个样子,含着眼泪一句话说不出来,嘴里咬出了血。他最后对警察说,给你们一百万,让我亲手毙了那个人贩子。”一位新疆汉族网友不断发贴希望内地的反扒小组不要滥用暴力。他希望更多的人去了解那些“新疆小偷”的悲惨命运。
    
      “求求你们别对这些孩子下手太狠。”他呼吁。
    
    
    
    
    
      四. 每个孩子都是国家的珍宝
    
    
     维吾尔在线是第一个关注新疆流浪儿命运的民间网站,网站专门开辟了“关注流浪儿童”板块,一方面消除大家对“新疆小偷”的误解,一方面呼吁社会各种力量拯救这些孩子。
      
     “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网站负责人之一塔依汗说,很多维族大学生刚到内地读书时,就因为小偷问题,经常被人误解歧视。
      
      ......
      
     “我是汉族,我是河南安阳的。我是反扒队员。我是教育工作者。我爱新疆,我们同是中国人。为了民族团结,为了新疆流浪儿童,我愿付出我的一切,甚至生命。为了这些孩子的明天,让我们携手努力!请联系我”,佳泉在维吾尔在线的签名让很多人动容,但是1年前,他跟对维族小偷恨之入骨的市民没有两样。
    
      佳泉说,自己过去也骂警察干什么吃的,满大街都是小偷,现在能理解他们一些了,不过,越不处理就会越难处理。警察不愿意送,收容中心不愿意收,总说经费啊,吃饭麻烦啊,不好管理啊,最后也只好请维吾尔在线的朋友当翻译,帮助找孩子的家长。
      
     现在只要知道孩子是被拐骗的,佳泉和他的团队就会把孩子送到救助站,然后通知维吾尔在线的朋友帮忙,或与当地110联系。
      
     佳泉希望全国反扒队伍和新疆热心维族同胞一起,组织一个救助新疆流浪儿童的网络。一发现被拐骗的孩子就把信息反馈给新疆维族方面,让他们寻找孩子家人,最好再负责接送孩子。他还希望政府搞个基金会,来救助这些孩子,希望媒体报道,全社会都来关注这些孩子的命运。
      
    五. 拯救努尔古丽
    
    
    
     小女孩努尔古丽,12岁,被拐卖一年,对她来说,不仅是365个噩梦,有的可能是埋在心底一生的屈辱。2007年年初,命运给她安排了一个逃脱悲惨的机会——在佳泉最近组织的一次反扒行动中,她被抓住。
      
     ......
      
     教育工作者伊力哈木温言与努尔古丽谈心。刚开始,小女孩不住地哭泣,什么都不肯说。
      
     “现在法律改了,10岁、12岁偷东西也要坐牢的,再说,你以后怎么嫁人啊?” 伊力哈木哄她说出真相。
    
      “你是不是穆斯林?”看到小女孩有些松动,伊力哈木趁热打铁。
      
     “是。”小女孩对本族人也很恐惧,语气怯怯。
      
     “你不担心安拉惩罚你?” 伊力哈木知道信仰在维族人心中的力量。
      
     “害怕。”小女孩正慢慢地被说服
      
     “他们(人贩子)有没有摸你?” 伊力哈木忍住愤怒,他知道很多流浪的小女孩都受到过性虐待。
      
     “摸了,叔叔跟我睡觉”,对12岁的小女孩来说,这段经历将会是她一辈子的梦魇。
      
     “努尔古丽被人强暴过,而且不止一个人”,通完电话,伊力哈木掩饰不住愤怒,他对佳泉说,“绝对不能再放她回去了”。
      
     ......
      
     随后,十几个新疆人把安阳刑警队的门堵了,又哭又闹,他们说是努尔古丽的亲人,要求放人。找不到孩子的家人,迫于无奈,警察也只好开了证明,放人。尽管佳泉们反复希望救助站再等等,但最后救助站顶不下去,努尔古丽又被人贩子带走了。
        
     伊力哈木获悉后,再次请阿克苏公安局的朋友帮忙。但是,在紧张奔忙三天一无所获后,这位朋友致电伊力哈木:“就这样吧,大家都有了交代,阿克苏公安没有经费,也没有责任接孩子,而且,我们根本就怀疑是她继父把她给卖了。”
        
     艾尼瓦尔回到了家,努尔古丽不被继父容纳,更多的孩子压根找不到家。
        
     古兰丹姆,女,新疆喀什人,12岁。桂林反扒组织在执行任务中抓获,交给当地警方。照片中,小姑娘穿着廉价,脏兮兮的衣服,睁着恐惧和哀怨的大眼睛。她告诉警察,自己和其他5个小孩一起从新疆拐到了桂林,被逼扒窃。小姑娘请求警察把自己送回家,但她不记得家庭地址,也不知道家人联系方式。按惯例,无法联系家人,警察放走了古兰丹姆。小女孩被等在派出所外面的“老大”接走,再次上街扒窃,被抓,然后又被放走。
        
     新疆救助管理站曾对93名新疆流浪儿童进行调查,发现无父或无母、甚至父母都不在的残缺家庭占17%,还有1/4的家庭是因父母离婚或一方去世而重组家庭。他们即使被解救也可能因为没人照顾而重新流浪——除了偷盗,没有任何生存技能,抓一次,放一次,成年以后,他将成为这个行业的小头目,甚至老大,带着另一群未成年人偷盗,由被害者变成害人者。
      
     “我想回家,可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维吾尔族流浪儿童问题与政府的责任
·内地维吾尔大学生存状况调查,81%对未来预期过于悲观
·促进少数民族毕业生在内地就业与维吾尔自治区内的用工荒
·喀什一维吾尔男子刺伤六名汉人后割喉自尽
·库车“汉唐风格“航站楼封顶,维吾尔人对文化的未来忧虑
·流亡活动家热比娅说中国镇压维吾尔人
·最高法院核准死刑判决 7名维吾尔人面临处决
·新疆培训汉族狱警维吾尔语能力
·民族外交:中土关系中的维吾尔障碍
·北京软化与维吾尔族穆斯林打交道的基调
·新疆来的信:周五礼拜维吾尔人为日本地震受害者祈祷
·7.7事件视频:军队向准备攻击维吾尔族的“暴徒”发放凶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与主席出现距离
·98.65%的维吾尔人对人大代表和政府真不知该如何相信
·博格达山的来历:维吾尔族的古老传说
·维吾尔自治区副主席肖开提率领的新疆代表团在沙特活动
·新疆维吾尔族基督徒阿里木江一案复议后维持原判15年徒刑
·维吾尔在线VIP会员东土孤鹰涉嫌“茉莉花革命”
·新疆来的信:请关注维吾尔农民被上楼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一个维吾尔母亲艰辛的上访之路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国际笔会严重关切维吾尔诗人阿布露莎因文被捕
·维吾尔内高毕业生:我们享受的是以被同化为代价的优惠政策
·维吾尔语---30年后我为你立墓碑
·浅谈维吾尔民族国际国内发展环境/甘草
·维吾尔人需要有出国的权利/万延海
·做维吾尔人,难道错了吗?/伊利夏提
·“双语”枷锁下挣扎的维吾尔教师!/伊利夏提
·保护母语是现阶段维吾尔人和藏人应有的法律权利/伊力哈木
·20个“维吾尔恐怖分子”是怎样“炼成”的?/伊利夏提
·我们与我们的权利-2 (维吾尔族)
·当前是最需要维吾尔人有政治敏感性的时期
·我们与我们的权利-1 /维吾尔族
·中美关系和维吾尔人
·让中国政府与维吾尔人安心的方法
·维吾尔在线:沉痛惦念维吾尔生物学家阿巴斯博尔汗先生
·新疆女人们,你们的孩子注定不能成为党的宠儿!/维吾尔在线
·浅巴州:民族,人口,政治/维吾尔在线
·毛泽东的维吾尔血统揭秘(图)
·伊力哈木.土赫提是维吾尔人的良心
·我的青春,我的故乡——读世界维吾尔会议日本全权代表伊力哈木自传新书/寒江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