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药家鑫案受害人15岁打工 失业当晚遇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4月19日 转载)
    药家鑫案受害人15岁打工 失业当晚遇害
    张妙和妹妹张朗与朋友的合照。后排左一为张妙,前排左一为张朗。 图/张朗供图[周至美 翻拍]
    药家鑫案受害人15岁打工 失业当晚遇害


    张妙的小学毕业照,后排左六为张妙,后排右三为张朗。 图/张朗供图[周至美翻拍]
    (潇湘晨报记者 周至美 实习生 徐云 王雪) 在她的死引发网络海啸后,网友们记住的,基本是杀害她的嫌犯,一个会弹钢琴的音乐学院大学生药家鑫。
    而她,是什么人?在遇上药家鑫之前,她有着怎样的人生?潇湘晨报记者实地探访,为你揭开她的前世今生。
    她叫张妙。26岁。一个普通的服务员。
    当世人关注药家鑫,关注他的杀人动机,关注大学生的教育,关注案件审判时,张妙渐渐被遗忘。

雨夜里出生的早产儿
    警方出示的《死亡确认书》显示,张妙出生于1984年8月14日。那其实是个农历日期。
    张平选已经记不清女儿出生的具体日期了。他只隐约记得,那是一个雨夜,还没到预产期,张妙就降临了。
    生张妙时,母亲刘小欠难产。张平选找了一个接生婆,在她的陪同下,车子往医院开。半路上,张妙出生了,车子也就掉头回了家。
    第二天,张妙感冒了。张平选把女儿送到西安的医院,放在暖箱里住了20多天。
    女儿满月那天,张平选没有操办酒席。家穷,加上那时当地人多少有些重男轻女思想。
    刘小欠母乳不够,此后三年,张妙都在喝奶粉,小时候身体也不太好。父亲对这个女儿很疼爱,几乎从不打骂孩子。
    张妙没有上过幼儿园,七岁那年直接上了小学一年级。她的成绩不太好,小学三年级留级。此后与妹妹张朗成为同班同学。妹妹回忆,张妙不爱说话,也从来没有主动回答过老师的任何一个问题。

15岁辍学打工
    张朗保存的一张小学毕业照显示,1998年她们毕业时,班上共34名学生,其中女生19名,张妙站在最后一排中间位置,穿了一件老式紫色外套。
    那个时候,张平选的第三个孩子张彪已经在上小学了。
    家里生活困难,为支撑三个孩子上学,张平选蹬着小车,跑很远的山路做小生意。
    1998年,张平选出了车祸。半夜三点左右,他蹬的小车翻车了,他右腿骨折,脚踝掉了块肉。他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出院后的三个月里,还拄着拐杖。
    车祸花掉张家两万多元,家里欠债了。
    姐妹俩上初中的学费是四处找亲戚借的,她们的生活也显得特别寒酸:早上六点起床,妹妹骑自行车,搭着姐姐一同到数公里外的中学上学。姐姐口袋里,揣着父亲给的1元钱早餐费,姐妹俩一人一个馒头。
    张朗说,姐姐从来不吃早餐,“她说自己饭量小,让我多吃点。”
    1999年夏天,初一结束,张妙不愿意上学了,说是要给家里减轻负担。
    女儿死活不去读书,张平选也没有办法。
    15岁的张妙走上了社会,随后,她在村里卖过馒头,在菜市场卖过肉,在摊点卖过水果,在小商铺卖过冷饮,在饮吧卖过奶茶。工作换得很勤,但都不是很好的工作。
    也就是1999年开始,她家境况有所好转,父亲转卖木材赚了些钱,还清了债。

521颗幸运星
    张妙很勤劳,也很节省,攒下的零钞都给了弟弟张彪。
    她不怎么买衣服——当然,她也没有多少钱买衣服。她唯一的嗜好,就是喜欢吃一些果冻、瓜子之类的零食。
    她相貌普通,说不上漂亮。也有人给她介绍过对象,她没有同意。
    2002年,张妙18岁,在西北大学附近的边家村卖冷饮。冷饮店旁边一个卖烤肉的小伙子,姓刘,对她有意思。但是,张妙对他没有感觉,又觉得自己年龄还小,不太合适。男孩倒是蛮痴情的,去过张家两三次,但张妙都避而不见。
    2003年农历八月十四,张妙19岁生日,她收到男孩送来的生日礼物——一个塑料袋,里面全都是用塑料管子折成的幸运星。男孩折了521颗,意思是“我爱你”。
    2004年夏天,张朗接到一个电话,是小刘的弟弟打来的,内容让她吃了一惊。电话里说,小刘因为犯了事,判刑8年,要送陕北服刑,临走前想见张妙一面。
    张妙对这个男孩一直没有感觉,也没有太多来往,最终没有答应见面。但是,男孩送的那包幸运星,她一直保存着。
    这可能是张妙唯一的一段浪漫故事了。一个男孩的单相思,无疾而终。

唯一一次远行
    张妙几乎没有出过远门。
    她曾在结婚前两三年去过一趟北京。推算起来,那应该是2004年冬天。
    张朗说,姐姐去了一个月左右,也没赚到什么钱,就回到了西安。张朗去车站接了姐姐,她只记得那是一个雪夜。
    2006年春天,张妙经媒人介绍认识了宫子村的王辉。王辉家里很穷,但人老实。当年腊月初六,张妙嫁到宫子村。据当时参加婚礼的人说,王辉家实在不怎么样,电视、音响、碟机都是借来的。
    王辉家至今一贫如洗,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像样的家电。
    婚后夫妻恩爱。没过多久,农村普遍存在的婆媳关系紧张的问题也就出来了。
    2008年6月,孩子毛蛋娃降生后,家里多了不少琐事,婆婆就经常对张妙唠叨。张妙心烦,当年冬天搬回位于北雷村的娘家住,一连住了十个月。直到2009年底,经两边亲戚劝说,她才回到宫子村。
    王辉说,他和妻子一直很恩爱,几乎没吵过架。毛蛋娃渐渐长大,由于一直是吃奶粉,加上其他开销增多,家庭经济压力不断加大,张妙也就出去打工挣钱了。

失业当晚遇上药家鑫
    张妙有个堂哥叫张凯,他在西安的大学城里开了间麻辣烫店子,需要人帮忙,每月工资700元。
    开间麻辣烫店,也是张妙的梦想。
    去年9月1日,张妙离开丈夫、儿子,搬回娘家,她的理由是,这里离自己工作的地方更近,她还说,要为两岁多的儿子挣够奶粉钱,同时,也要收拾一下一贫如洗的家。
    张妙每天早上8点起床,梳洗完毕,吃完早餐,差不多9点。
    随后,她去堂哥家,把当天要卖的蔬菜和肉用竹签串起来。下午3点左右,她去麻辣烫店铺帮工。晚上10点多,店铺打烊后,她骑电动车回家,到家时间一般是10点40分左右。
    这样钟摆式的生活持续了49天,张妙没有休息一天。
    9月22日,中秋节,张妙领到堂哥给的200元过节费,她给孩子买了些吃的,还了之前欠朋友的几十元钱,剩下的100元钱,她给了婆婆。
    10月20日,张妙在麻辣烫店铺上班的最后一天。此前,大学城里另外一家麻辣烫摊子出了食品安全问题,学校要求所有麻辣烫摊子转型。
    10月20日晚上8时许,张平选身体微恙,早早睡觉了。
    21日凌晨3点,张平选正在酣睡中,堂侄张凯前来敲门,他带来的是噩耗。
    叔侄二人随后在大学城附近的翰林路发现了张妙的遗体。
    张平选以为自己女儿是被车撞死的。但民警说,他女儿是被刀捅死的。
    那是张平选最后一次见到女儿张妙。当然,那时他并不知道凶手是谁。
    直到很多天以后,张平选才知道杀害自己女儿的是一个大学生,名字是药家鑫。

妹妹还不了的礼
    张妙死后,张朗清理她的遗物,在她柜子里,发现了两小桶用纸包起来的一角钱硬币;在一个封好的牙膏箱子里,发现了很多幸运星——那是她2003年收到的生日礼物。
    现在,这些幸运星还剩下475颗。那些遗失了的幸运星,是被张朗的儿子弄丢了,为此,这个调皮的孩子还挨了顿打。2010年10月18日,也就是张妙出事前两天,张朗最后一次见到姐姐,她们一起去看望80多岁的奶奶。那一面只有十几分钟。
    今年4月9日下午,张朗想起姐姐的一件事,让她很后悔。
    就在去年农历七月,按照当地风俗,要过“七月会”,亲戚家互相串门。这个节日在当地很隆重,几乎和春节一样重要。
    农历七月十三,张朗在父亲的陪同下去姐姐家吃饭。饭后,张妙硬是塞给妹妹一张百元钞票。
    张朗不要。姐妹俩推来挡去好几次。坐在旁边的张平选哭了,说,张朗你收下吧,记得以后对姐姐好一些。
    说到这里,张朗突然哭了起来:“我还说到过年的时候,自己宽裕了,就给我姐二三百块钱吧。我姐也好好过个年,但是我姐没等到过年,就出事了。”

无墓可扫的清明节
    2011年4月5日,清明节,长安区兴隆街道宫子村。王辉站在破败的院子里,身后是家里最值钱的财产:两只羊、七只鸭、三只母鸡、五只小鸡。
    自妻子遇害后,他吃不下睡不着,得了急性阑尾炎,大病一场,花去五六千元,都是借来的。
    “上坟?怎么上坟?人还没下葬呢,去哪里上坟?”王辉嚷着。
    3岁的毛蛋娃,好奇地看着有些激动的父亲。奶奶递给他一个奶瓶,他抱着奶瓶,喝了起来。
    这是自家羊产下的奶。王辉家已经买不起奶粉了。之前,张妙能挣钱的时候,孩子喝的是阳光宝宝奶粉。
    “娃现在管羊叫妈。毛蛋,你说,你喝的是啥?”王辉问儿子。
    “羊妈奶。”嘴里还含着奶嘴,发音不清楚。
    “你管羊叫啥?”
    “羊妈。”
    北雷村的清明节也很安静。
    张妙的母亲刘小欠出门烧纸。因为张妙没有下葬,没有墓地,刘小欠就在十字路口烧纸。她祭了一把米(张妙爱吃米饭),一杯茶(张妙也爱喝茶)。
    刘小欠听觉不好,有一两年了,家里人和她说话都要大吼大叫。女儿死后,她精神几乎崩溃,神经犯了毛病,记忆力严重衰退,最近更是经常往医院跑。
    张平选56岁了,最近正在帮忙给村里一个朋友家盖房子,做泥瓦匠。
    4月8日下午,张家。记者正在和张平选说话,刘小欠蹒跚着推开门,望着记者:“你是?”
    “记者。前两天刚来过的。”张平选大声朝她吼着。
    “哦。”刘小欠关上了门,离开了。
    穿着一身旧军装的张平选低着头,没有说话。他抽出一支两块五一包的“延安”牌香烟,点燃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西安中院回应药家鑫案为何向旁听者征量刑意见
·陈永苗:药家鑫案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西安音乐学院:“药家鑫冷血师妹”非本校学生 (图)
·友自称辩护律师 称药家鑫歌声打动人 (图)
·药家鑫师妹认同杀人:我要是他,我也捅
·药家鑫师妹认同其捅人行为:我要是他,我也捅 (图)
·药家鑫案死者亲友反对“激情杀人”说 (图)
·西安大学生药家鑫撞人后刺死伤者案开庭 (图)
·药家鑫案择日宣判 公诉方称不足以减刑 (图)
·药家鑫案西安开庭 受害人家属索赔53.6万 (图)
·药家鑫案3月3日开庭 撞人后连刺8刀致伤者死亡
·央视何不抢注个“要加薪”的商标纪念药家鑫 (图)
·谈药家鑫案件/文方
·谴责药家鑫师妹,更要补上“人格教育课程”
·比药家鑫杀人更可怕的是群体歧视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