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血雨山河《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黑牢岁月”片断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19日 来稿)
    血雨山河百万重,小窗阑雅听腥风;
    隔墙借问荣枯事,笑指楼台亱半钟。
     (博讯 boxun.com)

    这首小诗写于1968年秋,正值“文革”全国“山河一遍红”的武斗砍杀中。我是“重罪”在身的“反革命”,没说吱声,大气也不敢喘口,只能把眼见目睹的事情深深地埋在心里,到一天告诉后人。
    在“造反有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砸烂封资修”的“革命年代”,殃殃中华大地何处不是冲鼻血腥?打倒“四人帮”后,中共中央经过两年七个月的调查,核实“文革”有关数字是:七百四十五万人受迫害,四百二十万人被关押审查,一百七十二万八千人自杀,单高级知识分子被逼跳楼、上吊、投河、服毒——死亡达二十万人。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被“从重从快”判处死刑的“现行反革命”就有十三万五千余人,武斗死亡二十三万七千人,七百零三万人伤残,七万一千二百个家庭彻底被毁、斩尽杀绝,非正常死亡者至少七百七十三万人。据不完全统计,全国遭受到残酷迫害的人有一个亿(占全国总人数的九分之一),冤枉死亡的人数超过两千万,损失了国民经济八千亿人民币(见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文革”初期,仅北京就有三万三千六百九十五户被抄家,有八万五千一百九十六人被赶出北京城,全国被遣返原籍种田的‘城市阶级敌人’达四十多万。
    我所搜集到的“文革”资料表明:从1966年中共中央“5.16”通知出台,到1970年“三打三反”运动,短短的不足四年时间,以“现行反革命罪”捕杀的普通百姓有百万之多,不少人在1982年前获得“平反”。其中较为典型的案例有:
    1、刘文辉、30岁 , 1966/11被捕,1967/3/23被杀害。
    57年划为右派。65年因组织反革命集团偷渡案被判反革命罪管制三年。1966年9月书写《冒牌的阶级斗争与实践破产论》、《通观五七年以来的各项运动》,另向全国十四所大学投寄《驳文革十六条》。1、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上是一场“全民大迫害运动”,是一次暴力革命,暴力革命必然走上恐怖专政,推行法西斯主义。红卫兵和工农造反派只是毛泽东利用的对象和工具。2、毛泽东以解放世界三分之二的人民之谬论,以支持亚非拉输出革命为理由,是完全不顾中国人民的死活。社会帝国主义新阶段就是“穷兵黩武主义新阶段”,是战争的策源地。3、毛搞的是独裁专制推行是愚民政策。文革持续时间越长,给中华民族与人民带来灾难就越大。全体人民要起来抵制这场倒退历史的政治运动。军队要参与抗暴,推翻毛的暴政。4、坚决反对毛的阶级斗争路线。反对毛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谬论,阶级斗争是毛一贯恶性报复奴役人民的手段。所谓“文化大革命重点是整顿党内走资派”是个幌子骗局,毛实质目的是要清除党内异己,进一步打击中国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的精神。
    结果:1982年1月6日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复判宣告刘文辉无罪,为其平反。
    2、林昭(女)、35岁,1960/10被捕,1968/4/29被杀害。
    1957年被划右派。批判共产风,为彭德怀鸣冤,建议学习南斯拉夫经验。1959年参与张春元《星火》刋物被打反革命集团,1964年判刑20年。在狱中用竹签、发卡、牙刷柄等书写血书,在墙壁、衬衫和床单上写诗文二十余万字,重点批判“阶级斗争”学说和集权统治,呼吁人权、民主、和平、正义。1980年12月30日,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平反。
    3、陆洪恩、49岁,1966/6被捕,1968/4.28被杀害。
    原上海交响乐团指挥,反对江青、反对样板戏、反对文革。1979年9月上海文化局平反。
    4、王佩英(女) 、54岁,1968/10 被捕,1970/1/27被害。中共党员,自1964年至1968年10月,书写反革命标语1900余张,反动诗词三十余首,散发于天安门、西单商场、机关食堂。1964年夏强烈要求:毛泽东应退出中央领导层;彭德怀、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是中国人民拥戴的领导人。同时提出退党。文革中撰文: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已走向历史反面,应退出历史舞台。残酷毒打与迫害之下,坚持信仰,多次向民众表明自己理念。判处极刑后,因反抗勒死于刑车。
    1980年5月8日铁道部为她平反。
    5、吴晓飞、22岁 ,1968/5被捕,1970/2/17被杀害。1967年11月~1968年4月,写了两篇各长达二十余万字的政论,认为江青是“无政府主义泛滥的根源”、“发动武斗的祸首”,批判刘少奇乃是“不择手段、不通情理的迫害”,文革“是一件反常的政治事件”,揭露林彪“有阴谋”,把毛泽东思想“弄到荒谬绝伦的地步”。1980年6月平反昭雪。
    6、遇罗克、27岁,1968/1/5被捕,1970/3/5被杀害。1966年2月,他寄给《文汇报》的《人民需不需要海瑞》,被压缩并改题为《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文中点名批评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针对文革中风行一时的唯成份论,他在1966年9月写《出身论》予以批判。1979年11月21日平反。
    7、张坤豪、28岁,1970/2被捕,1970/3/19被杀害。反对批判刘少奇和其它老革命家,一再说:“刘少奇打不倒!”1969年7月6日勒令检查交代,签名写下“我热爱刘少奇主席”,随即隔离审查,批斗毒打,群众专政八个月。写有九份材料,表明“刘少奇曾被定为毛主席的接班人,现在则成了叛徒、内奸、工贼,成了黑线的总头目,我想不通。”“中央和部以上干部被揪出那么多,使人很难相信中国革命是怎么成功的”,“我认为,我们的国家被个人迷信充塞着”。
    1979年10月平反。
    8、方运孚、 1970/2被捕,1970/3被害。撰联讽刺文革派:“打击一大片,尧舜禹汤皆右倾;保护一小撮,桀纣幽厉最革命。”“林彪、江青野心很大,整掉大批老干部就是为了他们自己上台。”“刘少奇是对的,他主张发展生产,发展经济,有什么错错?经济上不去,哪来民富国强?”“彭老总的万言书字字句句闪金光,说的是真话、老实话,真是人民的父母官。他的行为将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共长久,千秋万代受人崇拜。”1980年平反。
    9、毛应星(女),1969/1/23被捕,1970/4被害。狱中笔记:“这样的政策最有利于什么人呢?就是有利于一些个人野心家、资产阶级政客,倒霉就是老百姓,而毛主席的江山最后也被这些人所葬送。”“顶峰论是采取资产阶级哗众取宠、奴颜卑膝地宣传捧场,欺骗人民。 捧场者投革命之机,受损失的还是革命事业和革命人民,包括毛主席自己。”大搞“忠字化”“分明是唯心论”。1980年11月29日平反,民政部授予革命烈士称号,甘肃省委追认党员。
    10、陈卓然、20岁,1970/2被捕,1970/4/28被害。1970年,陈卓然和两个知识青年用剪刀剪下报纸上的字,组成所谓“反动标语 ”60多条,贴到南京市主要街道上。标语内容有 “我们要真正的马列主义!查金华烈士永垂不朽!”等等。这就是轰动南京“2.12反革命案”。1980年平反。
    11、丁祖晓(女)、24岁 ,李启顺(女) 1969/7被捕, 1970/5被害。1969年3、4月间,写信和传单,反对“三忠于四无限”宗教式狂热。她认为:“忠应该忠于人民、忠于祖国、忠于真理,不应该忠于哪一个人。现在提倡的‘忠’,是搞个人崇拜,是搞奴隶主义。”“不但是无益的形式,而且是有害的歪曲。这恰如封建社会里的上朝,把毛主席当封建帝王,天天朝拜。”同学李启顺刻印二十多份《告革命人民书》,为丁祖晓叫好,称“当之无愧的革命先锋”,猛烈抨击林彪、江青大搞现代迷信。1980年中共大庸县委为她们平反。
    12、忻元忻、1967/1被捕,1970/5/30被害。1967年1月,致信毛泽东写信:文革“党的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惨祸”,“祖国的上空笼罩着个人崇拜的阴云”,恳求“您老人家赶快醒悟”,“赶快采取最有效的自我批评的紧急行动”,“解决当前万分严重的局势”。随即以“恶攻罪”被捕。1979年12月平反。
    13、吴述森、鲁志立、吴述樟、 1970/3 、1970/8、 1969年1月遇害。成立“共产主义自修大学”(共13名青年),学习马列著作,将心得编为《学刊》油印小报。批判“竭力推行愚民政策,实行奴化教育,提倡奴隶主义的盲目服从精神,宣扬个人迷信和领袖至上的神话,从意识形态上已坠入了完完全全的唯心主义。”“现在的形势类似辛亥革命的形势,也有个窃国大盗袁世凯,企图利用文革篡权,此人就是林彪。”1978年8月平反昭雪。
    14、官明华、(女) 37岁 ,1967/1被捕, 1971/3被害。
    认为林彪是“埋藏在毛主席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是“野心家、阴谋家”和“披着羊皮的狼”,高呼:“林彪的末日快到了”,“打倒林彪,把林彪拉下马”,被定为现行反革命。1978年秋平反。
    15王笃良 、1968/6被捕,1971/7被害。认为“刘、邓是代表人民利益的马列主义者,是国家的栋梁,把他们打倒,对党、对国家、对人民有害无益”;有人“光抓权力,不抓生产,结果使国家政权和人民生活失调”。在狱中又写道:“林彪为什么要对毛主席忠、忠、忠,他心里有鬼。”又针对刘少奇被诬陷一事说:“什么叛徒、内奸、工贼,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能以理服人。”被诬为“顽固不化的现行反革命”。
    1980年6月平反昭雪,追认党员,授予革命烈士。
    16、史云峰、1974 1976/12被捕,1974年1 0月被害。
    以标语和传单方式提出:“全面审查文革中的错误”,“沿中共‘八大’路线前进”。呼吁“必须给刘少奇同志及其它中央马列主义领导同志恢复名誉”。1974年 2月2 4日被捕。1976年12月17日判死刑,19日枪决。临刑前,打上麻药,嘴塞纱布被医用缝合线紧紧勒住。结果:1980年3月,平反昭雪。
    17、张志新(女)、1969/9/24被捕,1975/4被害。一次次批斗会上责问林彪:什么“一句顶一万句”?什么“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对顶峰论很反感;认为把林彪的接班人地位写入党章不好,又认为派性泛滥、武斗成灾是江青在搞名堂,江青不是“文艺旗手”,而是破坏祖国文化艺术的罪魁祸首;指明毛泽东是文革灾难的“总头子”。1979年3月辽宁省委召开平反大会,追认烈士。
    18、王申酉、1968年1月被捕,1977/4被害。校革委会举办“王申酉反革命罪行展览”,全是读书笔记本和读毛选眉批。1968年因卷入“炮打张春桥”及对文革不满,被隔离审查、抄家,又送江苏大丰县五七干校。与两位“反动学生”组织了 “读书小组.”,因得不到所需书籍,悄悄拿走几百册图书馆社科书籍,准备看完后悄悄送回。不料事发,被隔离审查月余,又一次被取消毕业分配资格,在校监管劳动,每月生活费30元。1977年4月上海市公安局以“现行反革命”枪毙。1981年7月平反,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夏征农主持追悼会,赞曰:“热爱马列主义的好青年”。
    19、李九莲(女) 、1969/4/3被捕,1977/12/24被害。
    怀疑文革,为刘少奇鸣冤逮捕,书写了大字报《反林彪无罪》、《驳“反林彪是逆潮流而动”》等。胡耀邦支持下平反。
    20、钟海源(女)、1974/4被捕,1978因声援李九莲逮捕,刻印了传单《最最紧急呼吁》、《强烈抗议》。先初不予“平反”结果在胡耀邦支持下才获得解决。
    1978年邓小平说过一句话:“文化大革命这种事,在西方国家是不可能发生的。我想,中国为什么会成为冤假错案的原产地和高产区?每个中国人值得深思。”
    纵是与世隔绝的监狱,也天天开斗争会,隔三岔五地杀人。我所在的宜宾省四监狱,在不足两年时间里杀了邹英杰、陈有权、吴显成、李汀等六七人。监狱比社会更残暴更血腥更恐怖。 在“文革”前还讲点所谓的“革命人道主义”,自1967年上海“一月风暴夺权”后,“造反派”登上了政治舞台,我们这些“阶级敌人”真难活出来。要想活出来只能闭上嘴巴或者参予血腥的嘶咬。狱吏们为了不丢掉饭碗,一个个表现得特别“在”,用囚徒的人头与鲜血换取他们职位的稳定。手段就是拿犯人开刀,天天开批判会、斗争大会,斗争那些“不服管教”、“坚持反动立场”和“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反革造分子”,简称“恶攻罪”。如犯上“此罪”,轻则加刑,重则杀头。而这罪稍不注意就撞上,不得不使人胆战心惊。
    那时每日的报纸都有“语录”和老毛头像,谁触到它就倒八辈子的大霉。一天早晨,蔬菜组一个叫刘朝华的老犯,起床后慌着上厕所解便,顺手从床下撕去一页旧报纸擦屁股,哪知这页旧报纸的另一面有老毛头像。当即有人向狱吏做了报告,这还了得!敢用“伟大领袖”肖像揩屁股,当然是不折不扣的诬蔑攻击。先是在全中队犯人会上猛斗,他不承认,说自已是无意的,不知报纸的那面有毛主席像。大家不依不饶,非得要他承识是明知故犯。于是斗争升温,打得他鼻青脸肿,再后是“喷气式”和“跪炭花”。他那敢承识,承识了非得杀头不可。斗了大半夜,他咬定不知,最后关进反省室,不出一月加刑八年。本来就是一张废报擦屁股的事,却升格到 “恶毒攻极”。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囚徒每月只有一点五元人民币的零花钱,无法买便纸,习惯性地用旧报擦屁股,竟擦出了8年刑期。自此再无人用旧报擦屁股,宁愿用土块或指头去揩净。真是:恶法夺人命,毛政胜秦赢。
    另外一个姓谭的“历反”。此人是青年远征军,去过印度,当过国民党兵团司令廖耀湘的警卫员,1948年在东北战场被俘入伍。南征北战浴血沙场,好不容易当上了个排长。全国解放后部队上也“清理阶级队伍”,青年远征军属于国军铁杆队伍,列为“杀、关、管、斗”的“反革命”。好在他没有现行,遣送回老家种地当农民。他不安份总想甩掉“农皮”,绞尽脑汁死贴乡村干部,宁愿当狗也不愿种地。混去混来混到仓库守夜值勤,哪知半年后仓库失火,找不出原因,拉他出来垫背,以“反革命纵火”判处无期徒刑。他不承认罪大叫冤枉,但没一点作用。入监后不敢再叫寃,严守监规,处处带头,数次评为“积极份子”。“文革”中他异想天开也崇毛尊毛,把节约下大半年的零花钱买了一尊毛的石膏像放在床头,早晚谟拜,以示热爱“伟大领袖”。那知一晚睡觉翻身,把石膏头像压碎了。虽主动向狱吏做了报告写了检查,但仍以“恶攻罪”拉出来斗争。因他靠拢政府常“画猫猫”积怨太多,被打得血肉糢糊遍体鳞伤。
    出手最狠的一人叫刘长青,是个抢劫杀人犯。伺后我问他:刘长青,你这样打人心里好过么?他望着我一笑说:黄纪录,你是有期,我是无期,我不抓住机会表现能出得去吗?我道:难道表现就是打人?他想也不想地说:政府干部不是讲,要接受改造,要与反改造份子划清界线。我就是按照政府干部讲的在做。我不退让,驳斥道:未别划清界线就是把人打得遍地滚?再说,干部也没有叫你打人呀!他理直气壮地说:干部虽然没有明着叫,可支持我打呀!要不他们怎么不制止?说得对!狱吏怎么不出面制止呢?制止了就不能表现出他们对“阶级敌人”的仇恨,就不能表现出他们“革命立场”的坚定。每次开斗争会狱吏们一再讲:这是改造和反改造的斗争,是靠不靠拢政府的表现。犯人谁不想证明自已是接受改造的?谁又不想靠拢政府立功减刑?再有打人是种发泄,是种快感,把长期坐监的郁闷、痛苦,通过大打出手驱赶尽净。刘长青说的形象:老子当龟儿子当了好些年,今天终于找到了出气的地方,打个痛快。
    我久久地深思,长时间的观察,最后得出的答案是:无产阶级专政是个最没有人性的残暴政体,不讲理不讲法,不尊重人格和尊严,置生命于恐怖中。他们认为只有对人民实施恐怖,才能一牢永逸地巩固政权。而不知道恐怖是条绞索,最后吊死它的是这个残暴的政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再说大陆中国可能出现“红色血腥”
·铁流新春寄言全国五七难友:勿忘毛泽东时代苦难,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图)
·铁流:“尊毛去邓”中国大陆将有第二次“红色血腥”
·铁流:还原历史真相,痛悼亡友丘原
·铁流回答日本东京记者安藤淳先生的提问(图)
·铁流:评说新的“两报一刊”
·钱正杰:拜访铁流先生记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铁流:“新闻解禁”刻不容缓
·铁流:言论自由,从我做起
·铁流:不准人聚会饭醉,是哪家的法律?
·铁流:向廊坊市长王爱民讨债
·于浩成:没有出版自由,其他的一切自由都成了泡影——喜闻铁流捐资设立新闻基金,促进新闻立法
·铁流:再说访民“告洋状”(图)
·铁流:北京堵车怎么解决?
·铁流致东莞市长李毓全先生的公开信-就东莞市警察抓网络作家元平一事
·铁流捐资100万元设立“铁流新闻基金”(图)
·强烈抗议对刘晓波的非法判决/铁流 叶光庭
·铁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政府必须守法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痛悼《零八宪章》签署人李普
·铁流:谁在歪曲温总理的讲话?谁在和13亿中国老百姓作对?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