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公盟2010年年会实录(公盟《我们的2010》、王功权《我们不能放弃》)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摄像:何洋
    
     (博讯 boxun.com)

    
    视频说明:公盟2010年年会原定于2011年1月2日在国二招宾馆第二会议室,当天由于政治原因,转移到附近的某餐厅进行,而且许志永、滕彪、黎雄兵等人被警方控制未能出席会议。会上,王功权代替许志永作了题为《我们的2010》的公盟2010年度工作回顾,并以《我们不能放弃》作了即兴演讲。公盟把2010年度公民责任将颁给了上海高楼大火事件后主动参与花祭的上海市民。期间餐厅老板受到压力,要求会议早些结束。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附一:
    
    我们的2010
    
    我们是谁?我们是对中国民主法治公平正义怀有美好愿望并愿肩负责任的公民,无论经历多少挫折,我们都会一如既往地相信未来,以理性建设性方式推动中国进步。回首2010,我们怀着感恩的心。
    
    2010年1月,我们开始教育平等的努力,帮助那些父母在北京工作、生活却没有北京户口的孩子在北京正常读书和参加高考。这是一个为期三年的计划,第一阶段是实现小学升初中的平等,2010年6月之前,有北京户口的孩子小学毕业可以参加电脑派位就进升入初中,而没有北京户口的孩子在北京读完小学,得靠家长自己找门路上初中。这是义务教育,是北京市政府的法定义务,因此这一阶段的核心词是“协商”,家长代表们先后八次找北京市教委和海淀区教委“协商”政府如何落实他们的法定责任。2010年6月,北京大部分地区实现了外地户籍孩子也能参加电脑排位升入初中,第一次实现了和北京户籍孩子大体平等的机会。接下来大家开始第二阶段的工作,继续征集家长签名,每个月去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递交一次建议,组织研讨会,动员人大代表帮助呼吁等等。
    
    在这个过程中,严野和金怀宇两个刚毕业的年轻人做了大量工作。当然,主角始终是家长们以及热心的志愿者们,他们建立了网站,征集了一万多签名并且每天都在增加,每月去一次教育部,每月至少开两次家长代表会议,给几千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寄信。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家长们会有足够的理性和耐心,直到为下一代争取到不分户籍、贫富、地位的平等教育权。
    
    几乎同是在今年年初,我们开始关注拆迁。黎雄兵和马银玲作为专业律师,一方面为大家提供法律援助,另一方面大量的工作是动员被拆迁者团结起来,共同提出并坚守公平合理的补偿标准,如果面临暴力强拆,大家互相帮助,围观并曝光强拆,以此抵制蛮横的暴力。我们重点关注北京地区的强拆,为弱者提供法律援助,同时也关注其他地方的极端个案,每周出一期公民关注电子刊。我们关注立法进程,两次对拆迁立法提出建议。我们的行为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误解,以为我们会无原则地站在弱者一边,其实我们并不是站在哪一边——虽然客观上是在帮助弱者,我们是站在公义一边。
    
    我们的原则主张是,被拆迁者作为原住民,不应当是被剥夺者,他们有权利合理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拆迁和重建,原住民提供了土地,开发商提供了资金,而城市发展是土地升值的因素,各方都应当是受益者。我们反对剥夺弱者,主张大家团结起来,在发展中维护社会正义。
    
    夏季我们开始推广《公民承诺》。这不是一份普通的宣言,而是公民基于社会责任的庄重承诺:追求法治正义的中国公民,决心共同恪守良知、责任、民主、法治现代公民理念,维护民权民生,推动良法之治,为民有、民治、民享之现代国家,为公义、仁爱、幸福之公民社会,为中华民族法治文明之未来,愿付出辛劳和代价,成为基石和道路。
    
    在任何时候,坚守作为一个公民的理念,努力推动民主法治,在任何工作岗位上,拒绝特权腐败,并且我们团结起来相互监督共同坚守。《公民承诺》很重要的一点是以承诺为共同理念团结有理想担当的公民。在这个时代,公民社会健康力量必须团结起来,团结起来才能约束权力,才能健全民主法治。相信这个时代的进步,只要坚持纯洁的理想,立于道义基石之上,坚持宪法框架下的理性行为,公民参政团体具备一定的成长空间。
    
    2010年我们继续为遭遇不公正的弱者提供法律援助。过去两年间,彭剑律师、林峥等团队一直帮助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争取赔偿,包括协助部分受害者和地方政府协商,和某些品牌协商赔偿,通过诉讼达成和解赔偿,等等。受害者家长代表赵连海先生的维权行动被指控“寻衅滋事”罪,帮助他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帮助河南输血感染的艾滋病患者田喜,他9岁那年因输血感染艾滋病,上大学期间为自己也为同样遭遇的乡亲维护权利,为了引起关注以获得公正,他砸坏了负有责任的医院院长的门锁和部分办公用品,法庭最后陈词他说,为了点燃正义的烛光,他愿意付出代价。我们为甘锦华提供法律援助,该案已经进入死刑复核程序,我们征集了300个学者、律师和公民的签名,要求最高院在死刑复核阶段关注本案证据的重大疑点。我们为夏俊峰提供法律援助,他是沈阳一个商贩,被城管殴打时奋起反抗,扎死了两名城管队员。我们认为在当时的情形下夏俊峰属于正当防卫,控方以故意杀人罪指控不能成立。我们介入何胜凯案后发现他极有可能患有精神病,我们给最高法最高检等部门写了一封公开信,呼吁为何胜凯做司法精神病鉴定,并且改革目前的刑事司法精神病鉴定体制。辽宁丹东的冷国权被指控贩毒,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一审被判处死刑,我们介入二审后,关键证人在法庭上翻供,承认对冷国权李英全二人的控诉是出于报复的诬告陷害,我们期待此案能发回重申。我们为北京饶乐府村民争取选举权利提供法律援助,他们要求透明公开自主进行村民选举,质疑政府操控选举架空选举委员会强行抢走控制选票箱,而被警方指控扰乱交通秩序、扰乱公共秩序被捕。还有我们代理的多年的冤案,像河北承德陈国清等抢劫案、江西乐平抢劫案等等,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们开始了违宪审查项目和推动人大选举项目。中国有很多违反宪法的法规规章和司法解释仍在使用,我们打算把他们找出来,组织专家论证其违宪之处,以模拟法庭的形式宣告其非法。2011年下半年到2012年上半年,全国各地将展开区县级人大选举,我们努力推动更多的公益人士站出来参选人大代表。
    
    当冬天到来,我们开始一个新的项目,给露宿街头和桥洞的访民送去棉衣棉被、药品和食物,帮助他们度过这个寒冬。我们的目标很简单,这个冬天北京不能冻死一个人。政府有救助站,但他们一般关注流浪乞讨人员,并且涉嫌限制人身自由。也有一些爱心团体给他们发放棉衣和食品,但这里仍然需要一个专门的救助团队,每天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守候在旁边。我们在南站附近建立了救助站,义工们每天在周边巡视,发现需要帮助的就及时帮助。
    
    南站周边露宿桥洞和窝棚的访民规模大约200人左右,每天流动十分之一左右,每天需要补充新的棉衣棉被,如果遇上城管拆除,棉衣棉被缺口更大。11月和12月两个月,我们共接到捐赠和发放棉被、棉大衣、棉裤、棉鞋、食品和药品等价值共3万多元……感谢志愿者正琳、黄建春、王克智、袁文华、老纪、刘凤琴等辛苦的工作,感谢新浪微博网友@一支冰镐、@王小山、凯迪网友李明等公民们的捐赠,因为有了大家,北京这个冬天桥洞里有了温暖。
    
    回首2010,我们怀着感恩的心。公盟公司税案已经撤销,账户已经解冻,我们也注册了新公司,但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一群公民,无论经过了多少挫折,始终坚持民主法治的信念,始终相信美好的未来,行走在爱与公义的道路上。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我们怀着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执着推动民主法治,在这个公义缺失的年代,我们执着捍卫正义,给绝望者一丝温暖。感谢!
    
    
    公民(公盟) 2010年12月29日
    
    附二:
    
    我们不能放弃
    
    今天我们的会议开的是蛮艰难的,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原因,会议几个主要的发起人,也就是我们大家熟悉和敬重的许志永先生等人因故不能参加。他们希望这次会议继续召开,所以我来主持一下这个会议。在这样寒冷的冬天,大家从家里走到这里,是因为一个共同的愿望,为了建设中国的公民社会,我们不能放弃。
    
    我想在这里讲的是,我们不能放弃!即便像今天这个会议,我们接到通知,原来的会场不能够开会,我们临时换到这里,我们给这里酒店的经理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很快有关部门就打招呼过来了。他们的经理找我谈了几次,希望我们尽快缩短会议时间。我很理解,很理解他们的压力。但是(停顿),我们不能放弃,因为,在中国,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
    
    昨天夜里11点多的时候,我打电话找志永,想了解一些事情,结果他告诉我他在丰台区南边的一个地方,处理一个黑监狱的事件。我从来没有亲临现场过,我听后就开车马上赶到现场。我很感动,在丰台区天钟寺的三村有一个民房,大体上看起来能有差不多比我们这个角落要大一点的民房,三层,一层整个没有窗户,只有铁门,二层有很高的窗户,二楼上面阳台上有一人多高的围栏,这里面关押着20多个上访的访民。这样一个地方,被一个姓汪的先生承包,说是驻京群众工作站,把到北京上访的一些访民关在这里。
    
    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希望他们能够放人,但是他们不放,我们这边就报警。警察过来之后十几分钟走了,我们在寒冷的夜里等了很久,最后我们又报警。警察又来,在警察关了门进去的时候,传来女士的哭声。我们要求马上放人。警察出来之后要照相,我们表示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放人。在那样寒冷的冬天,我们没有放弃,借着一点点的事情来改变。
    
    中国的事情,不用多讲,我们的法治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我们的自由,在很多人理解起来,仅仅是身体不被控制。不能够更深的去理解,自由更重要的是属于人的一些权利,在中国涉及到民主问题。很多人有争议,有人认为我们的国家不能实施民主,我们的人民素质低,天然只有在这种体制下生活。
    
    他们认为,如果搞民主,中国可能会像非洲。
    
    我不明白,我们这里跟非洲,社会体系不同,文化不同,肤色也不同,我们中国为什么会像非洲?为什么不会像香港、台湾、新加坡?包括日本、南韩这些国家和地区也走向了民主,为什么我们的同胞就素质低到不能享有民主。这样的一些观点,中国不适合民主的观点,在民众中,在体制内外,有很广泛的共鸣和市场。
    
    不用讲人权,基本上我们这里理解的人权就只是生存权。大家知道,远远不是这样的,如果人权仅仅是一个生存权,我们就是动物了。问题是我们不是动物,我们除了活着,还要生活,我们需要一些尊严和社会参与的权利。这样的问题,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基本上是没有争议的问题,在我们这里大家还在争执。相当一部分高级知识分子群体,相当一部分高官群体,他们是这样去看的。
    
    这正说明在这块土地上,我们有很多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
    
    我们当然可以像很多人一样,努力的只做自己的事情,社会上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落实。问题在于,这个问题什么时候解决?体制内许多的官员也在做各种的努力,社会各界做各种各样的努力,我们当然也要做各种各样的努力。
    
    我们的力量很小,在这样的一个国家里,在这样的京城,在这样的餐厅,餐厅的一个角落,几十人在这里开这样一个会议,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各个方面打招呼,甚至是威胁,甚至是我们主持会议的人,召集会议的人都不能够到现场召开会议,而被他们带走了。
    
    大家想想,我们起的作用很小很小,我们做的事情是很少很少,我们做的是非常一般的事情,但是在这里不允许,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中国,很多很多方面的事情需要去做,很远很远的路需要去走,还有很多民众启蒙的事情需要去做。
    
    我们能放弃吗?我们不能放弃。
    
    我本人是一个商人,大家知道,大家认为我们商人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是的,在中国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如果有利益,我们绝大多数的群众都是既得利益者。跟当年的文革情况相比,我们的情况好得多了,问题在于,我们的利益并不是谁恩赐的,中国改革开放的道路是来自中国民间的。
    
    大家知道小岗村的农民,冒着很大的风险,在一张纸上按上手印,如果出问题,互相照顾孩子,就这样开启了中国农村土地改革的历程。
    
    中国改革的每一个进步都是来自民间的推动,这样的一个过程,即便是中国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个成绩我们不应该享有吗?
    
    难道能够因为是我们受益者,我们就应该保持沉默吗?难道能够因为是我们受益者,所以我们就对这个社会存在的很多问题漠然不管吗?甚至有些事情超出了我们承受的底线,我们也视而不见吗?甚至在胁迫和要挟下,我们去妥协,去交换和合谋吗?这是很难的一个选择,我们不能。
    
    我曾经想,在过去的道路上,作为公民,我已经努力坚守,能够坚守到我这样的程度,不与特权合谋,努力按照法定规则去合法经商,这已经很不容易,我知道我因此失去了很多的机会。但是,我觉得我自己内心很踏实,因为毕竟没有仅仅为了挣钱,就放弃一些自己做人的准则。我一直是这样走,跟志永他们成了朋友。虽然大家都说,我这样会很危险,我说我已经努力坚守。我说,假如说,我过去曾经有过错误,违反过法律,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我绝不交换我的权利!该做什么我还做什么,只要能做,就做一天,因为什么?因为朋友们,我们不能放弃!
    
    2009年,公盟承受了一个很大的打击。实际上我们仅仅是一个服务于公共利益的公司,政府却认为我们是一个非法群体,我们不知道我们非法在哪里。说我们欠税我们补税,我们做的事情是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我们做事情,总要与形成共识的人一起来做,怎么办?我们走到一起来,就说我们是非法集会。我们想工作有效一点,上升到一定的管理,就说我们有什么组织的意图,那我们怎么办?做不做?我们必须做,我的想法是,这个事情是需要我们努力去尝试,也需要社会逐渐适应。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事情,这个社会大家建立起来,适应做公民,形成自己的权利,联合起来做一些公民要做的事情,形成这样的习惯就会很好,但即便是这样一点点的努力,我们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我们不能放弃!
    
    我多少次想到出国,因为我的很多朋友们都移民了,我随时可以出国,因为我管理的是国际基金。甚至因为这些事情,很多的同事,大家说如果你不移民,就面临着很多麻烦。但是我已经50岁了,让我放弃我的国籍,让我移民,我不知道我的心灵的支点在哪里。我还是想,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跟志永,跟大家一块,做一点点我们能做的事情,我们不能放弃。
    
    2011年开始了,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做,我们要做教育平等的问题,推动人大代表选举,我们希望我们民众能够认真对待人大选举的选票。宪法赋予了公民选举基层人大代表的权利,层层的人大代表都是在基层中选上了。假设我们每个公民能够把自己手中的票,认真的对待起来,不认识的不投,不了解的不投,不代表自己的利益不投,专门去投那些能够代表民众利益的代表。如果认真对待起来,大家可以想象,底层的人大代表就会是一个代表民众的这样一个群体。可惜,我们的民众,没有这样的一种主动精神,都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大家放弃了这个权利。我们都放弃吗?不能,我们不能放弃。
    
    我们做人大选举的动员工作,建议和帮助一些人参与人大代表的选举,同时,我们也会继续关注一些个案的援助。个案不公在中国很多很多,我们能够做的很少很少。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说如果我们遇到了,就是我们命赶上了,赶上了我们就去做,能够解决就去解决,解决不了我们也算做过了。
    
    昨晚就在黑监狱,有两个年岁很大的人,在大家点名的呼吁下,被迫放出来了。在这样冷的情况下,我们去送他,问他住在哪里?他住在桥洞下。那样冷的天气里,志永送了他一百块钱。我很挣扎,我家里有住处,我把这样一个难民带到家里去吗?家里能放多少?如果这样冷的天气送到桥洞下,我的良心怎么办?我很挣扎,说心里话,我很挣扎。志永把手头能拿到的钱,给了他一百块钱。我太太开车,说你救不过来的,还是送他们去桥洞吧,我开车把他们送到桥洞。大家能够知道我心里多么难受。我开车走的时候,又转回去把他们拉到家里。一路子他讲的案子,我们再有力量,这也是很难解决的事情。我们常常是这样的懦弱,但是没有办法,我们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想今天我很感激大家,我代表志永,代表公民办公室里长期工作的其他人员,向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参加这次会议的公民朋友,表示深深的感谢。尽管本来做的事情是你们愿意做的事情,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我想在中国的今天,在这样的压力下,我想代表他们,深深的感谢你们!
    
    时间很紧,我不能再讲了,我们不能放弃,更多的事情大家继续推进。接下来的会议还有发言!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出现一些影响会议进行的突发事件,请所有的人头冲侧面,马上离开,我留在这里跟他们交涉。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就这样,大家不要慌,责任在我这里。 (博讯 boxun.com)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公盟“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第二版)
·公盟年会被破坏 许志永滕彪等人被软禁
·公盟:关于赵连海案上诉的说明
·赵连海刑事上诉状 公盟关于赵连海案上诉的说明
·公盟账户解冻,许志永被取消取保候审
·大陆民间公益组织“公盟”继续受打压
·又一批上海访民到“公盟”看望许志永
·访民到公盟看望许志永(图)
·就“公盟”创办人之一许志永取保候审采访滕彪律师
·公盟办公室电话被切断,许志永被正式逮捕(图)
·公盟许志永以逃避交纳税款罪被正式逮捕
·江平等六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呼吁政府妥善解决公盟事件
·当局正式宣布取缔公盟
·「公盟」负责人许志永正式被捕 罪名可囚7年
·「公盟」負責人許志永與財務主管莊璐被正式逮捕
·许志永被拘20日见律师,公盟交税再被拒
·代理律师首次见到“公盟”的法人代表许志永
·国税局减少对公盟罚款 地税局拒收税款
·RFI:公盟正遭遇的“黑色幽默”
·公民社会该如何行动?对公盟调查报告的诊断/郭玉闪 (图)
·“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公盟
·北京公盟被查之后,深圳春风面临相同命运
·对“公盟”事件的一些感受
·江平,茅于轼,章诒和张思之等呼吁政府妥善解决公盟事件
·记公盟一期培训兼及许志永印象/冷锋
· 用政治伦理看公盟被当局打压事件 我用政治伦理看公盟被当局打压事件
·古川:公盟事件是中国NGO灭顶之灾的开始
·強烈反公盟為救许志永而認罪交罰款/不锈钢老鼠
·我愿意做一条狗——网友评污蔑公盟的五毛党
·赵达功:公开的政治迫害——评“公盟”的罚款和取缔
·对不起公盟许志永
·曾节明: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公盟评论:从经济开放到社会开放
·公盟对两局税务行政处罚的申辩意见
· 公盟遭取缔,上海市民声援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陈破空
·中共打壓公盟 堵塞出氣口/劉進圖
·中共偉光症發作,公盟受難/李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