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民工服毒讨薪13天后身亡 家属拿到3200元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31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前日,河北玉田县大安镇垫资160元、王海拿出3040元,凑起的3200元钱交到刘德军妹妹刘莉手里。而当晚9时许,在医院挺了13天的服毒讨薪农民工刘德军,心脏停止跳动。

     1月16日,刘德军讨要部分工资,被老板王海拒绝,他当场喝下剧毒农药。河北玉田县成立专门调查组调查此事。

     “老板说我死了给双份工钱” (博讯 boxun.com)

     经了解,去年11月13日开始,河北兴隆县榆树沟村民刘德军,为玉田县大安镇个体运煤户王海做押车小工,每天工资120元,运煤的路线是唐山滦县到北京昌平。玉田县公安局副政委王福华说,运煤车几乎每天在路上跑,押车小工昼夜不换,吃住都在卡车上。

     王海回忆,1月14日,刘德军押车从北京昌平到唐山滦县途中,他打电话问刘德军这车装了多少(煤),刘德军说装了100吨,比预计少了10吨,铲车司机不给多装。王对刘说“你装那么少,得扣你钱”。刘德军说“我不干了”。

     王海说,随后,货车司机岳军打来电话,说刘德军真不干了,从丰润县临时下车走了。15日,刘德军到他家要工资,他不在家,他妻子让刘改天来。

     警方问讯笔录显示,刘德军说,1月16日下午,他带着事先买好的百草枯农药去找王海要工资,“王海说我死了给双份工钱。王海气得我,我才喝药的。”

     据警方调查,刘德军16日中午曾独自喝了4两白酒。他喝农药时,临时到王海家串门的村民张小营夺过了药瓶,但刘已喝下去不少。张小营说,他没听到王海说“死了给双份工钱”之类的话。事后,他和王海一起叫救护车将刘德军送往附近的天津蓟县别山乡医院,后随着病情发展又转往天津武警医院。

     欠薪讨回当日 农民工离世

     刘德军的妹妹刘莉说,哥哥因为和老板讨要工资,喝下了毒药,他清醒时说,拖欠的工资为3200元。

     但老板王海否认这个数字:刘德军干了不到两个月,6420元工资,除去他零碎支取的生活费,最后只剩下1520元,而不是3200元。

     刘莉说,事发后曾去咨询过玉田县劳动监察保障大队,得到答复是王海的个体车队没有工商登记,是自由人,建议走法律诉讼。

     玉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尹庆利说,1月21日上午,刘德军的妹妹刘莉和姐姐刘凤香到县劳动监察保障大队咨询情况,缺乏证据,也没有书面材料,工作人员指导他们去走诉讼程序。

     尹庆利说,后经调查发现,一名司机留有刘德军的手写支出账,但没有刘德军本人签字。经核对,刘德军只剩下1520元工钱,但因为刘喝药后神志不清,无法核实情况。

     依据新劳动合同法规定,没有与职工签订劳动合同要给予双倍工资,即王海要给刘德军3040元工资。

     直到刘德军离世的1月29日,经玉田县大安镇垫资160元,加上王海拿出的3040元,凑起的3200元钱,才勉强交到刘德军妹妹刘莉手里。

     玉田县公安局副政委王福华说,这是起因劳资争执引起的民事纠纷。目前,调查仍在继续。

     “无合同”雇工难以监察

     玉田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尹庆利说,每年他们都要集中搞几次劳动监察行动,为农民工讨薪开辟通道,但类似王海这样的个体运输队,经营机动,雇工非常灵活,根本没有与职工签劳动合同,很难纳入他们的监察视野。目前这还是法律和政策的空白点,这种现象在县一级很普遍。

     玉田县大安镇党委书记孙忠生说,光大安镇类似王海这样的个体户就有1.5万个,普遍用工没有劳资手续,有了纠纷只有私下解决。

     玉田县委书记李小军表示,玉田县将举一反三,集中开展一次个体用工单位或个人大排查,认真查找在用工和劳资方面存在的问题,制订相应管理办法,建立长效机制,切实保障农民工利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服毒讨薪”农民工刘德军昨晚上心脏停止跳动
  • 北京:工人讨薪被杀,警察袖手旁观放走罪犯
  • 腊月二十五我们到陕西省政府讨薪 (图)
  • 河北农民工讨薪不成服毒自尽 生命危在旦夕 (图)
  • 北京国有单位也欠薪,农民工堵门抗议、讨薪 (图)
  • 我们被迫到陕西省政府讨薪 (图)
  • 湖北潜江34名农民工讨薪一年无果 多次投诉遭拒
  • 济南华能路一小区居民楼遭讨薪民工围堵 (图)
  • 民工讨薪被包工头一脚踢断肠子 经鉴定为重伤
  • 年关民工艰难讨薪,天津宝坻再现惊天血案 (图)
  • 河北衡水近200名讨薪工人临时宿舍被大火烧光 (图)
  • 年末回乡建筑民工讨薪高潮 上海大火被拘电焊工有口难言
  • 我们向临潼开发商讨薪四个月分文未得(图)
  • 实拍:商丘民工河南省信访局堵路讨薪(图)
  • 陕西民工讨薪胜诉败诉方承担诉讼费 若败诉免交
  • 上海:八旬看门讨薪被老板“朝死里打”(图)
  • 上海闵行区40余青年持械讨薪引发斗殴(图)
  • 河南规定农民工讨薪未果将由相关部门垫付
  • 南京讨薪民工与武装保安起冲突 多人受伤(图)
  • 关于提请就“女工讨薪被刺案”公平报道的信
  • 反击天价威胁,再诉无良企业——讨薪员工诉银一百铝业名誉侵权案即将开庭
  • 向北大讨薪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欠薪不出警,农民工一讨薪就出警了
  • 李松林:“活该”的讨薪工人与“最牛信访办主任”
  • 谁还在“过激讨薪”中不愿清醒/贺成
  • 广州白云区江百人堵路讨薪/王文武
  • 我在美国怎样和老板讨薪水
  • 工人讨薪频繁,官称行业特性,工人批政府失职
  • 郭涛:恶意讨薪源于政府不作为
  • 企业倒闭、工人讨薪,劳资分裂冲击中国社会稳定
  • 青海师大两博士讨薪(续四)——讨薪事件给我们的思考和启迪/江亚南
  • 就博士讨薪质问青海师范大学校长东家评硕士/孙如风
  • 物业公司 不如 讨薪民工/曹岩
  • 解读广东河源市民工讨薪遭围殴事件
  • 一审胜诉——历经上访、申游、仲裁、绝食、诉讼的黑龙江伊春30职工之冯岩、邱克俭讨薪案
  • 彭興庭:讨薪不成“抱牌回家”的隱喻
  • 彭兴庭:“农民工讨薪”,为何总是讨成悲剧?
  • 陈一舟:“喷泉里洗澡”与“脱衣服讨薪”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逢年过节,还是逢年过关 谈“暴力讨薪”
  • 恶意讨薪╠╠从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说开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