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农民工讨薪不成服毒自尽 生命危在旦夕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8日 转载)
    
    来源:中国广播网
    
    河北农民工讨薪不成服毒自尽 生命危在旦夕
    刚刚住院时的刘德军神志还很清楚,而现在已经不能说话。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今天(28日)是腊月二十五,还有5天就到春节了,然而河北农民工刘德军却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命危在旦夕。这名在外漂泊打工28年的农民工,为了讨回自己的工资,竟毅然喝下剧毒农药。是什么让他为了3200块钱而选择放弃生命?悲剧背后又折射出什么样的现实问题?
    
      今天(28日)是刘德军住院的第13天。天津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重症病房,刘德军一直在和死神抗争。
    
      记者:“你为什么喝药?”
    
      刘德军:“找了两次也不给工钱,第三次拿着农药去的。”
    
      主治医生王晶晶介绍说,刘德军已经出现了肺部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没有挽救的可能。
    
      刘德军是河北省玉田县的一位农民工,妹妹刘莉告诉记者,哥哥去年11月到玉田大安镇一家个体运煤户家做押车小工。运煤的路线是唐山到北京。运煤车几乎每天在路上跑,这行的规定是运煤司机可以轮换,但押车小工昼夜不换,吃住都在卡车上。
    
      妹妹刘莉:“哥哥是因为和老板讨要工资 喝下了毒药。3200块钱。”
    
      今年1月16日,为了要回这比钱,45岁的刘德军在老板王海面前喝下剧毒农药百草枯。记者在大安镇派出所看到现在已经成为证物的这瓶200克的农药,阳光下可以看出里面的液体少了三分之一,瓶口还残留着刺眼的绿色药液。有资料显示5毫升的百草枯就能致命。最先抢救刘德军的蓟县人民医院急救中心刘大夫说,这是剧毒,没有能救活的,就这几天的事了。
    
    河北农民工讨薪不成服毒自尽 生命危在旦夕


    这就是刘德军和工友们有时入住的“旅馆”
    
      刘德军是家里5个兄弟姐妹中的大哥,他还有一个11岁的女儿,是什么原因让他为了几千块钱就喝下了剧毒农药?
    
      昨天(27日)记者从天津驱车200公里来到了玉田县。进入玉田县姚辛庄,看到了公路两侧随处可见的汽车修理部门前,停的几乎全是大型运输车。不只是运煤、还有运石料、运水泥的大车,这里有很多搞运输的个体户。
    
      刘德军的老板王海就住在姚辛庄,记者找到了王海。王海告诉记者:“他(刘德军)看见了说那钱给我吧,我说今天给不了,明天吧。他说不行今天不给我就死你家。”而对于这个过程,刘德军的回忆是:“我说,如果你不给我钱我死你们家门口。他说,你要死赶紧死,死了我给你双份钱。”
    
      参与办案的大安镇派出所所长胡清华告诉记者,派出所认定,这是一起民事案件。
    
      记者:“怎么判断他是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呢?”
    
      胡清华:“我们和局里刑侦部门和法制部门沟通过了,这是他自己喝的药,也没人灌他,不是公安机关管辖的案件,不是刑事案件。”
    
      大安镇派出所案件调查报告的第一段最后一句话写着:“王海与刘德军属于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记者:“你们签合同了吗?”
    
      王海:“没有,我们这都没有劳动合同。”
    
    河北农民工讨薪不成服毒自尽 生命危在旦夕


    刘德军他们租住的小旅馆
    
    河北农民工讨薪不成服毒自尽 生命危在旦夕


    住处中水桶里的水早就结了冰,夜里很冷。
    
      姐姐刘凤香说,事发后她曾去找过玉田县劳动监察保障大队,得到的答复是:王海没有工商登记,是自由人,所以劳动监察保障大队管不了。
    
      为了要回3000多块钱的工钱,刘德军为何不惜以死相拼?事情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刘德军又是怎样一个人呢?
    
      记者在大安镇派出所相关的调查报告里看到了这段记录:“事发前两天,王海和刘德军因为装煤的多少在电话里发生了争执。”这次争吵到刘德军服毒只有48个小时,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了继续寻找答案,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刘德军曾经住过的一家小旅馆。说是旅馆,其实就是临时活动板房,屋子里没有暖气,跟室外几乎是一个温度。饮用水是用建材市场里装涂料的白桶从房东屋里接来的,早就冻成了冰块。刘德军隔壁房间的杨凤祥也是常年在外的农民工,他回忆老刘(刘德军)出事的前两天他们都在一起。
    
      杨凤祥:“那天他说他感冒,他回来。他说,杨哥,我想吃你包的饺子。我说,中!我给你弄!他就爱吃我包的饺子,他说我包的的饺子倍儿好。但他就说他心理难受。老板还差他工钱呢。我说差多少,他说差几千块钱。”
    
      记者:“刘德军什么性格?”
    
      杨凤祥:“他平时这个人特别大大咧咧,他的心胸特别坦荡,就是有啥事都能容忍过去,第二天他又回来了,他买了四袋龙骨面,买了鸡蛋。咱俩一人四个。完了他说,杨哥,我去要钱去。”
    
    河北农民工讨薪不成服毒自尽 生命危在旦夕


    刘德军偶尔做饭的地方
    
      杨凤祥并不知道刘德军买了农药去要钱,他也不理解老板为啥不给几千块的工钱。
    
      杨凤祥:“农民工出来赚的每一分钱是用血汗来赚的,是用他的体力来赚的。作为你是一个老板,你认为这个钱给与不给合适不?”
    
      记者:“您是跟别的雇主是吧?你们之间都签合同吗?”
    
      杨凤祥:“我们没签合同。我们这个就是卸水泥,一趟给我们一开。下次给我们钱。”
    
      记者:“就是不签合同然后根据口头协议去工作的,在这很普遍?”
    
      杨凤祥:“对对,很普遍。甭管当地外地人,全是那样的。”
    
      采访中,杨凤祥的一句话让记者很震惊,他说:“服毒是最好的办法了,教我我也这么做,我就死在你们家!”
    
      刘德军还在医院的重症病房,每天近两千元的医疗费已经快要吸干了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
    
      记者:“你们碰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妹妹刘莉:“没钱。我们现在第一任务就是拿钱治病,先把人抢救回来。”
    
    河北农民工讨薪不成服毒自尽 生命危在旦夕


    记者李谦采访刘德军的妹妹刘莉。
    
      事发后,几经交涉王海给过刘莉2万块钱,还让刘家打了欠条,算是“借款”,昨天刘莉再次找王海沟通,被王海当面拒绝,记者在旁边见证了这个过程。
    
      刘莉说每年春节刘德军就会把家里的活全包了,但今年这个年不知怎么过。
    
      刘莉:“我哥就说妈你上炕呆着去,你别管,他就在那块榨菜,三十到初五吧,剁馅、包饺子、揉面,全是他一个人,说我平常都不在家都是你们的事,我回来我就全包了,心疼老妈心疼姐姐妹妹。”
    
      70多岁的老妈妈已经知道哥哥喝了农药住院了,但不知道情况这么严重,刘莉说,他们正在考虑是不是让哥哥出院,接回河北省兴隆县蓝旗营乡榆树沟村的家,让母亲看一眼,只怕哥哥根本到不了家。
    
      近年来,经过政府部门的集中整治,大面积的工资拖欠现象已经得到根本遏制。但临近年关,各地欠薪事件仍有发生,由此引发的恶性事件更令人深思。这起由欠薪引起的自杀事件责任究竟该怎样认定?谁能给这个家庭一个说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国有单位也欠薪,农民工堵门抗议、讨薪 (图)
  • 政府做后台黑心矿老板拒不支付农民工工资 (图)
  • 湖北潜江34名农民工讨薪一年无果 多次投诉遭拒
  • 近300名农民工齐集潜江市政府讨工钱抗议
  • “十二五”率先实现农民工子女免费义务教育
  • 爬高塔访民再回京为农民工工资上访(图)
  • 山东日照因公重残农民工躺在床上十几天写成的信
  • 甘肃121名尘肺病农民工呼唤救援
  • 农民工失业无法准确界定,又有新特点
  • 新疆库尔勒推行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
  • 新疆要求各地切实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
  • 河南规定农民工讨薪未果将由相关部门垫付
  • 全国总工会下发通知要求工会帮助农民工追讨欠薪
  • “80后”农民工不愿放弃土地
  • 东营两农民工爬塔吊讨工资被刑拘
  • 数据显示我国大学生与农民工起薪差距首次缩小
  • 广东农民工积分入户申请首日无人过初审
  • 视频:一百多农民工北京市政府前讨薪
  • 社科院调查显示八成农民工不愿变“非农”
  • 农民工兄弟,活出咱们的尊严来!
  • 电焊工,农民工,临时工,挣的是买白菜的钱,顶的是卖白粉的罪
  • 贵阳云岩区外来农民工房屋被野蛮强拆的
  • 一个新生代农民工的呐喊
  • 农民工心声:宁愿娶妓女 也不娶城市女
  • 国家菜篮子工程是谁在搞破坏(之一)——为106名农民工能拿到一年辛苦钱告状14年之久/余光忠(图)
  •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枉法法官林晓青欺负农民工(图)
  •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憨老板”卖掉自家房子兑现农民工工资
  • 2010,一个农民工的年终总结
  • 帮助农民工子女何“罪”之有
  • 池子华教授“农民工属于流民的范畴”/杨红星
  • “中国模式”是霸占农民土地和剥削农民工/王澄
  • 晒晒农民工在深圳的工资
  •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 刘逸明:农民工要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图)
  • 最需要“降温费”却最没有的农民工,谁来关注
  • 莫让新生代农民工轮回父辈的悲情
  • 像对待孩子一样关爱新生代农民工 (图)
  • 田丰:城市工人与农民工的收入差距研究
  • 农民工穷 工程师困 中国不美好/王守义
  • 联名信: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 杜绝富士康悲剧
  • 导致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的原因/毛空军
  • 二代农民工性问题/王慧
  •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李原风
  • 优秀农民工对转户口兴趣不大
  • 为什么二代农民工的身材越来越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