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灌云:政协委员侍启新的维权路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6日 转载)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张晓娜发自江苏灌云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24日
    
     参政议政13年的地方政协委员,在遭遇强拆、财产被侵害之后的5年间,理性维权,依法打起了行政官司。但在“民告官”的过程中,他越来越多地体会到维权路上的艰辛。 (博讯 boxun.com)

    
     “作为老政协委员,我参政议政时间长达13年,当我自己权益受到侵害时,维权怎会如此艰难呢?”49岁的侍启新一脸困惑。
    
     侍启新是江苏省灌云县五届政协委员,六届、七届政协常委,连云港市九届人大代表。他同时还是连云港市亚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奥公司”)法人代表。
    
     2006年5月9日14时30分,正在营业中的亚奥公司遭遇灌云县政府7个职能部门300余人的强拆,致使亚奥公司与灌云县建设局正在履行中的《双桥游园场地开发、投入协议》被强行终止。
    
     5年来,侍启新一直理性维权,但在“民告官”的过程中,他越来越多地体会到维权路上的艰辛。
    
     协议突然终止
    
     侍启新是个热心公益事业的人。
    
     1996年,正值灌云县创建省级卫生县城,受灌云县规划建设委员会(后更名为建设局)委托,为美化、亮化环境,亚奥广告摄影公司(亚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前身,以下统称亚奥公司)全额垫资投入亮化工程款26万余元。工程结束后,侍启新找灌云县规划建设委员会催要工程款,多次无果后,在原主任刘元超的建议下,将建设局已无资金投入、无力管理的双桥游园承包给亚奥公司。因基础设施投入巨大,后经双方反复商讨,决定把承包协议改为开发、投入协议。
    
     1997年8月4日,亚奥公司和灌云县规划建设委员会签订《双桥游园场地开发、投入协议》,其中协议中第二条规定:“游园场地及各项景点设施(不包括亚奥公司经营设施),亚奥公司享有永久使用、经营权。”
    
     协议履行期间,亚奥公司按照县规划建设委员会提供的规划图纸进行施工,修建了经营管理用房,儿童娱乐城及游园内的景点设施,并采取逐年滚动式投入,彻底改变了游园面貌。
    
     亚奥公司利用双桥游园开展多项社会公益活动,仅在2002年,公司就组织了新春文艺演出、京剧演唱、老年文化周等各种演出100多场,使双桥游园成为县城内深受老百姓欢迎的免费公益休闲娱乐场所,极大地丰富了灌云县人民的文化生活。
    
     转眼,开发投入协议履行近9年,期间一直相安无事。
    
     2006年情况出现了变化。
    
     2006年1月24日,县建设局派人送达《租赁期满通知书》。
    
     2006年2月8日,县建设局给亚奥公司又下达了一份行政处罚告知书,认定亚奥公司没有依法办理审批手续。
    
     2006年4月16日、18日建设局两次下达违章建筑限期拆除通知书。而第二份通知书在18日下午6点才送达亚奥公司。《通知书》称亚奥公司在伊山路东侧进行无规划违法建设的行为违反了有关规定,需在2006年4月19日前将违法建设无条件拆除。
    
     为支持县城建设,妥善解决问题,侍启新多次要求县建设局实事求是处理问题,要求先终止合同,保证企业平稳过渡,最终建设局领导答复侍启新的意见是:“限期3天自行拆除”。
    
     据了解,该规划图纸是由原规划建设委员会工程师掌传阳根据规划建设委员会主任王发云的要求手绘出来的。掌传阳告诉记者,当时他用了一周时间设计出两套方案,其中一套方案是二层结构,另一套方案是三层结构,后来领导采用了二层结构的方案。
    
     “一共有几十张图,我们完全是按照建设局的规划图纸来的,不是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侍启新告诉记者。
    
     后来建设局认为侍启新手中双方之前那份协议也是伪造的,表示协议是两张纸。记者看到这份协议原件是一张纸正反两面打印。建设局称协议终止时间是9年,已经到期。“说我的合同是假的,但建设局拿不出真的。”为了鉴定这份协议的真假,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采取让双方用乒乓球抓阄的办法最终确定了鉴定机构,但鉴定结果也不了了之。
    
     政府官员“看热闹”的拆违
    
     2006年5月9日,县政府在亚奥公司对面云盐大酒店的楼上挂出了“不拆则已、拆则必胜”的条幅。
    
     尽管在之前的2006年4月27日,江苏省政协副主席、工商联会长李仁在了解情况后,批示给市政协副主席徐晔宇:“要理直气壮地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在此前提下,妥善处理好建设项目与企业应有权益的关系,求得两不影响。”
    
     然而此批示在灌云县无人理会,批示刚刚12天,针对亚奥公司的拆迁就已开始。当天,恰好侍启新在南京办事并不在家。
    
     当天,县公安局强行押走亚奥公司工会主席侍展、公司董事侍发、经理谢世红等5人。
    
     2011年1月17日,侍展告诉记者:“当时我正在亚奥公司的办公室,见外面来了警车,出去看时,我只说了句‘快打电话’就被架上了警车,接着我就看见侍发等人也相继被抓进来了。”
    
     令人奇怪的是,在灌云县公安局对5人的传唤证上写的罪名是涉嫌“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品扰乱社会秩序”。
    
     这5人在被关押24小时后放出。
    
     与此同时,在没有达成协议、没有听证、没有进行财产保全,甚至侍家任何人都没有签字的情况下,针对亚奥公司的拆迁随即开始,亚奥公司员工被强行驱赶出来。
    
     一份由侍启新提供的拆迁现场原始录像中,可以看到现场指挥出现多位政府领导的面孔,其中包括副县长于洪雁、原县委组织部长陆永军、灌云县建设局长董浦生等。
    
     在连云港市中院,法官询问灌云县政府的辩护律师:“这些人到现场干什么?是不是政府行为?”政府辩护律师辩解称这些领导是“看热闹的”。
    
     在录像中,二楼窗户被砸坏,大量物品被人从二楼窗口一股脑儿地直接扔到停放在一楼的一辆辆工程车上,财产还没有搬完,铲车就将亚奥公司的二层楼房推倒。
    
     强拆后的第三天,亚奥公司员工发现部分财产被倾倒在县城一建筑工地上。被毁坏的书橱、家具、皮衣、相机、空调、提包、企业财务票据扔得到处都是。
    
     另一部分财产被拉到建设局,丢失严重,就连电脑硬盘都被盗,侍启新多年的摄影作品也消失殆尽。
    
     侍启新在得知公司遭强拆后,一直告诉家人要保持克制的态度。
    
     公益项目面貌皆非
    
     侍启新最为心痛的不是亚奥公司两层楼房的消失,而是公益项目双桥游园被破坏。
    
     “我热心公益事业,如果政府在收回之后,把这个老百姓的休闲娱乐场所建得更好,或者有开发商来开发,我也理解。但现在情况却截然相反。这块地到底用来做什么?”
    
     2011年1月17日中午,记者远远地就看到双桥游园内人潮涌动。算命的、卖盗版光盘的、休闲的,热闹而杂乱。
    
     旁边一条狭窄的道路上俨然已成了算命一条街,隔三岔五就是一个算命的摊点。
    
     由于原有的小便池被拆除,游园内,一名对着河边方便的老人留给记者一个背影,地上随处可见尿渍。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仍然有上百名退休后的老人在这里休闲。
    
     游园里的雕塑被严重破坏。一个原本是母亲牵着小孩手的雕像已经被严重损坏,小孩的头部没了,母亲的手断了,而这个“断臂维纳斯”的胸部被人写着办假证的手机号码。
    
     侍启新每次路过都会很痛心:“以前我们经营的时候,还会烧开水给老人们喝,给老人提供板凳,现在竟是这副惨相。”
    
     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徐姓老人,老人表示:“现在这里环境太差了,但我们退休了都习惯来这儿休闲。”老人还告诉记者,除了双桥游园,当地老百姓的休闲场所还有人民广场,“但那里太远”。
    
     在距离双桥游园4公里之外的新城区,位于灌云县政府豪华办公大楼对面的就是老人所说的人民广场。3万元一株的香樟树看起来种植的时间并不长,这和双桥游园矮小的冬青树、女贞树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广场上虽然树影婆娑、绿化漂亮,然而偌大的场地空无一人。
    
     一位路过的居民告诉记者:“灌云县的经济在江苏省各县市排名中是有名的“垫底县”,政府大楼和人民广场都是典型的政绩工程。”
    
     “老百姓的生存空间要改善为什么那么难?为什么有民营企业愿意去改善,政府不让去改善呢?”侍启新问了这一连串问题,他认为:“政府不能只是美化自己的小环境而损害了老百姓生存、生活的大环境,如何做到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值得政府有关部门深思。”
    
     恢复名誉更重要
    
     最让侍启新纠结的,是当地新闻媒体对他的报道。
    
     2006年5月9日至15日,灌云县电视台在新闻中以专题《拆迁拆违特别报道》的形式,连续7天对时任政协常委的侍启新进行报道,侍认为对他本人造成了名誉侵害。
    
     节目中原建委城建股副股长刘树祥义愤填膺:“他还是政协常委,而且在大伊山很有知名度,做人要讲道德,对人要尊重,不能昧着良心,不顾事实,为一点私利坑害别人。”(大伊山即指灌云县)
    
     “拆迁户”杨长生讲:“我认为他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应该带头把房子拆掉。”
    
     侍启新告诉记者:“杨长生根本就不是一个拆迁户,他是当时建设局法规股一位杨姓股长的父亲,而下面的字幕打出的是拆迁户杨长生。”
    
     灌云县电视台播音员在短评中称:“作为县政协常委、亚奥公司董事长的侍启新却不顾全县发展的大局,以种种理由和借口阻挠拆迁,并以上访告状要挟,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这与政协常委的身份多么不相称!”
    
     侍启新告诉记者:灌云县共有人口103万人,而灌云电视台公开打出的收视人口是800万人,播出时强大的舆论攻势几乎使他在灌云县人尽皆知。
    
     “我没坑害过任何人,他们的说法对我的名誉造成了侵害。”侍启新说。
    
     后来有当地沂北乡村民告诉侍启新,该乡在拆迁时,乡长就曾对拆迁户讲:“你以为你是侍启新吗?他的房子都照拆不误,你还敢不拆吗?”
    
     2007年年底,正赶上政协换届,灌云县组织部和统战部没有再提名推举侍启新,侍启新失去了政协委员的身份。
    
     没有连任是否是受此次拆迁影响,侍启新不得而知。2010年1月17日,当时任灌云县七届政协主席的刘佩让向记者表示:这很正常,政协系统的习惯是政协委员一般情况下不超过三届,但特殊情况也不排除连任甚至终身的可能。对于这一规定的出处,刘佩让说具体他也不清楚。
    
     刘佩让对时任政协常委的侍启新还是非常认可的,“工作热情蛮高!”
    
     “我们政协是个大家庭,委员有问题我们会帮助他解决。”刘佩让告诉记者,拆迁后,侍启新曾向他汇报过情况,他当时表示,要从大局出发,希望侍启新按照政府的要求,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把事情和平处理好。
    
     灌云县一位政协委员也告诉记者:侍启新是老委员,又是常委,多年被评为优秀政协委员。他的提案和建议引起政协的高度重视,个别提案被纳入建议案。
    
     他认为侍启新“相当可以”,作为私营企业的典型代表,尤其在社会公益事业方面贡献比较大。
    
     在侍启新的办公室里,记者还看到大量荣誉证书。侍启新参政议政13年,发言踊跃,提案数量多,并多次提交有价值的议案,其中《关于塑造“柔性化警察”新形象》的提案被评为优秀提案。
    
     侍启新认为:现在政府强拆程序违法是确定的,尽管在江苏省高院,灌云县政府代理人表示原则上不同意协调,但从和谐角度讲,他还是希望高院能组织调解。“关键的问题是政府是否有诚意,愿意放下架子同意调解。包括恢复原状、给予赔偿、恢复双桥游园场地的31年经营使用权等,同时恢复他的名誉。”
    
     侍启新告诉记者,如果政府确实无能力投入资金建设双桥游园,他还是愿意继续做这份公益事业。
    
     在维权的路上,侍启新走得特别艰难,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案后,拖了513天才判决。
    
     2007年10月12日,连云港市中院判决灌云县建设局赔偿亚奥公司部分财产损失共计1403270元人民币。
    
     2010年9月6日,对亚奥公司起诉灌云县政府行政违法的行政官司,连云港市中院的判决结果是“亚奥公司违法在先,政府拆除执行程序不当”,驳回亚奥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50元双方各承担一半。这一判决让侍启新哭笑不得。
    
     两个月前,亚奥公司上诉至江苏省高院,继续状告政府行政违法,侍启新表示自己参政议政13年,希望省高院能依法办案,能最后给他一个公道,同时他也做好了继续申诉的准备。
    
     2011年1月20日,江苏省高院行政庭负责该案的审判长蒋学群法官告诉记者,该案还需要调解,目前由于高速公路下雪无法开车,年后他会去灌云当地了解情况并和政府沟通,争取做做工作,把矛盾化解掉,但亚奥公司要价不能太高。
    
    http://www.mzyfz.com/news/times/f/20110124/111105.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灌云县人民政府与国土资源局联手“打包” (图)
  • 烈士陵园被毁 江苏灌云掀起反共高潮? (图)
  • 江苏省灌云县人民法院开黑庭 不许旁听
  • 江苏灌云:大水冲了龙王庙——盗贼偷了纪委车
  • 中国最黑暗的地方——江苏省灌云县(1)
  • 江苏灌云:世界拆迁牛语——逼你致富(图)
  • 江苏灌云:非法暴力拆迁行为恶毒
  • 江苏灌云:九.二农妇喝毒事件元凶逍遥法外
  • 江苏灌云:红旗插上被拆迁农户
  • 江苏灌云县:下岗女工的血泪控诉(1)
  • 江苏灌云县:强逼拆迁致残废军人的妻子喝农药(图)
  • 江苏灌云:无辜农民竟然带着“通缉令”死在外地(图)
  • 江苏灌云“闪电”强拆欠缺法治思考
  • 江苏灌云县:2006·8·11事件图片和详情首次曝光(图)
  • 江苏灌云:野蛮搬迁,逼得军属找部队,部队也无奈(图)
  • 江苏灌云暴力征地致人死亡后……
  • 江苏灌云县:令人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陆金洋(图)
  • 江苏灌云县:暴力征地致人死亡,亡者死不见尸
  • 江苏省灌云县发生集体退党事件(图)
  • 江苏灌云县拆迁拆疯了
  • 江苏灌云县强迫签订空白的“搬迁协议”(图)
  •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致农妇喝农药,导致精神病(图)
  • 江苏灌云县:强逼拆迁致农妇喝农药
  • 江苏灌云:少女被诬“卖淫” 遭防暴大队警员毒打3小时
  • 江苏灌云县:癌症病人陆金洋无端被劳教 (图)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陆金洋:关于请求查处灌云黑社会的申请(图)
  •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