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发改委杂志:中国改革前景取决于去苏联化程度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1日 转载)
    在改革进入攻坚阶段之际,苏联解体再次成为中国舆论关注的话题。继《瞭望》新闻周刊称“苏事不忘,中事之师”之后,《中国改革》又指出,中国改革就是去苏联化,革除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弊端。中国仍然处于从苏联模式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转变的过程中,结果如何,取决于抛弃苏联模式的彻底程度,取决于是否真正实现让人民当家做主,取决于社会是不是真正实现公平正义。
    
     由中国国家发改委主管的《中国改革》2011年第1、2期合刊发表《改革即去苏联化》,这篇由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沈志华、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左凤荣两人撰写的文章说,苏联体制模式完全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是作为对立面出现的,并欲取而代之。然而,70多年实践的结果是,苏联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不复存在,在原苏联土地上的国家基本上都选择了多党民主、市场经济的发展之路。 (博讯 boxun.com)

    
    苏联剧变根源是斯大林和斯大林体制
    
    斯大林取得独裁地位后,消灭了个体农民和私有制,建立起高度集权的政治经济体制。实践表明,这种背离国情、不顾民众利益、冷冰冰的社会主义,根本无法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苏联的危机实际上是斯大林体制的危机。
    
    文章警告,近年来中国学术界有人不顾历史事实,竭力颂扬、美化斯大林模式,把斯大林体制看成是社会主义惟一的、正确的模式。原本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清楚的问题,又变得模糊起来。有人说,斯大林模式是“假命题”,把斯大林搞大清洗、滥杀无辜,说成是斯大林“在工作作风方面不够民主”“作风粗暴”,甚至还制造了俄罗斯重评斯大林、大多数俄罗斯人向往回到苏联的神话。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以斯大林为首的苏共领导人被成就和胜利冲昏了头脑,把苏联的经验绝对化和神圣化,并强迫加入社会主义阵营的东欧各国照抄照搬。为了摆脱和抛弃斯大林模式,东欧人民不惜流血,从“东柏林事件”“波匈事件”“布拉格之春”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的人民运动,东欧各国终于摆脱了苏联的枷锁,开始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
    
    对于苏联的瓦解,执政党负有重要责任。苏共与西方政党不同,西方发达国家都是先立国、制宪,后建党,政党是相对稳定的群体利益的代表,其执政与失政并不会对国家和社会造成震动。苏共则不同,它通过十月革命夺取政权后逐渐排除其他政党,成了苏联惟一政党。由于没有人民和社会的监督、制约,苏共作为执政党,逐渐脱离了人民群众,思想僵化,特权泛滥,盛行个人崇拜;在国家发展战略上只重强国,不知富民。苏共的根本问题是没有解决领导国家的方式问题,长期党政不分、党国不分。斯大林把苏维埃降到一般群众组织的地位,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苏维埃只起“橡皮图章”的作用,国家的重大决策不是在苏维埃,而是在总书记个人的小圈子里决定的。
    
    文章说,苏共执政后的一个重要使命,应该是教会人们如何运用社会主义民主,真正实现人民当家做主。但苏共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长期垄断权力,正如现任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所总结的:“苏共丧失政权的最主要原因是,在长期一党专政的制度下,实行了‘三垄断’: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垄断资源与经济利益的经济制度。
    
    
    思想文化领域的专制,导致稍有不同于官方的意见,就会被认为是异端邪说,就动用专政工具整肃、镇压,或投入监狱,或关进疯人院,或驱逐出国、剥夺公民权利;垄断了权力,使得苏共及其领导人的权力凌驾于政府和法律之上,出现了一个脱离人民的官僚特权阶级;垄断了资源和经济利益,使得社会经济生活缺乏活力,大量资源被用于军事工业,人民生活得不到改善,对苏共的不满日益增加。而在苏联那样的多民族国家,少数民族往往会把对既得利益集团腐败专制的不满情绪转化为民族矛盾,一旦累积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就将导致民族动乱、国家分裂。”苏联剧变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文章说,有人把苏联剧变的原因主要归咎于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称他们搞的修正主义和非斯大林化导致了苏联解体。这种说法严重违背了历史唯物主义。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确实有许多缺点,前者没有从根本上摆脱斯大林体制的框框;后者的改革方针失当,加速了苏联剧变。但是,他们恰恰是苏联体制的产物,是苏共缺少选贤任能机制的产物。他们的思想意识也深受斯大林体制的影响。
    
    苏联改革的失败与政策选择失当相关,更主要原因是苏联体制确实难以改革。这种体制在苏联已经运行70多年,形成了完整的体系、一整套思想观念和强大的支柱——特权阶层和军事工业综合体的代表。掌权者对改革的抵制和苏联社会要求改革的呼声形成了尖锐的对立,苏共内部保守势力和激进改革派的斗争最终导致了改革的失败。
    
    在苏共解散、社会主义瓦解之时,广大党员没有为此举行任何抗议活动。老百姓默默地接受了这一现实,这说明是人民抛弃了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和不代表人民利益的苏共。苏联剧变也说明,不为人民谋利益、又不让人民为自己谋利益的制度,是不可能长久的。    
    
    中国要彻底摆脱苏联模式的影响
    
    应该承认,苏联的社会主义也曾取得过辉煌成就,在消灭失业、发展社会福利、实现免费教育等方面,取得了不少进步。但是从总体上看,苏联并没有建立起一个公正、和谐的社会,自由和民主只停留在纸面上,理论与实践的巨大反差使苏联民众丧失了对社会主义的信仰。
    
    文章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所谓中国特色,就是针对苏联即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而言的,中国特色首先是不要苏联特色。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的实践,中国在去苏联化方面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突破了计划经济的教条,其最大的特点是把社会主义的基本诉求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吸取了斯大林时期以人为末、民命不如草芥的执政教训,提出“以人为本”的立国思想和执政理念,这无疑是对社会主义理论的创新和发展。
    
    中国曾经照抄照搬苏联模式,重复犯了苏联的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改革就是去苏联模式化,即革除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弊端。历史告诉人们,正是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坚持改革开放的政策,中国才没有重蹈苏东国家的覆辙。有一点必须清楚:离开发展人民民主,离开不断改善民生,谈不上建设社会主义;离开平等、尊重人权、社会的公平正义,也谈不上建设社会主义。
    (多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改革完善博士后制度 将扩招收海归博士后
  • 杨继绳:《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出版风波
  • 李炜光:将财税作为中国改革切入口
  • 缅甸最高领导人访华 称将借鉴中国改革经验(图)
  • 杨汝岱:中国改革初期的四川探索
  • 何迪:后危机时期 中国改革刻不容缓
  •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中国改革网
  • 胡舒立等出任《中国改革》杂志编辑部高管
  • 胡舒立舍一取二:接管《新世纪周刊》和《中国改革》/博讯独家
  • 周瑞金发话:“民间动力:中国改革发展的希望”
  • 从《江泽民传》到中国改革30年:高官生活细节被删节
  • 漫话中国改革的动力和目标(图)
  • 中国改革三十年,狱中的欧德雄先生向外界发出呼吁
  • 中国改革开放繁荣的丑恶面 (图)
  • 中国改革开放成果让人惊喜 (图)
  • 中国改革开放30年 无名英雄很悲惨 (图)
  • 中国改革开放30年大事记/王俊秀 古川
  •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农村为何没起色?
  • 中国改革新闻出版 评论者评价低
  • 丁咚:从五中全会公报看中国改革走向
  • 袁伟东:中国改革必须改革“改革者”
  • 中国改革的两条政策思路/郑永年
  • 《党内觉醒者——李昌在中国改革年代》后记/范泓(图)
  • 矛盾重重 中国改革被逼上快车道
  • 我对中国改革的体验和感觉/枉成明
  • 中国改革当以法国为前车之鉴/张维为
  • 中国改革面临的真正危机是思想危机/陈光
  • 艾鸽: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 林纯洁:德国地方治理对中国改革的启示
  • 再谈中国改革/邓聿文
  • 中国改革要以大众权益为旨归/邓聿文
  • 中国改革三十年:普世价值与零八宪章
  • 钱讯:改革已死,宪政当立——《中国改革末路》和《改革之死》出版
  • 论中国改革:变天者无力,补天者无能(图)
  • 中国改革错在“国富民穷”(图)
  • 刘晓波:中国改革的深层动力来自民间
  • 普世价值与中国改革:三十年与一百年/鲁南
  • 何清涟:我看中国改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