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陆媒体:钱云会先被警棍打倒工程车随后碾过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8日 转载)
    
大陆媒体:钱云会先被警棍打倒工程车随后碾过

    近日, 一篇名为《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揭秘钱云会案真相》的帖子在新浪博客、龙城茶座、巨野论坛等地流传(新浪博客中内容随后被删除)。帖子称:12月29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抵达寨桥村,在8天内独家寻访到几位现场目击证人,本文主要内容为对现场证人的调查记录。
    
    调查记录分别分为“现场”、“钱云会本人”、“现场清理与证人被拘”、“现场目击证人”、“车速和录像”、“案发时间”、“死亡录像与最后电话”、“副镇长是否不在现场”等8部分内容。
    
    该帖子共12000余字,本报截取其中最为核心的两部分
    
    2010年12月25日上午9时许,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村口,53岁的寨桥村前任村主任钱云会被发现死于一辆车号为皖K5B323的解放牌重型自卸货车左前轮下(上图)。
    
    由于死者钱云会有多年上访经历,加之现场死者状态被村民认为奇特,又有目击者钱成宇坚称是谋杀,村民主张保护现场、刑事立案,而警方认定为交通事故要求清理现场,事件当天发生了警民冲突,即村民口中的“抢夺尸体”事件,引起世界范围的舆论关注。
    
    12月27日下午4点30分,乐清市就此事召开新闻发布会,称事件为“交通肇事案件”,肇事司机无证驾驶,当时采取了刹车措施,已被刑拘。12月28日凌晨,浙江省温州市委对事件作出处理决定,由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12月29日晚,温州市公安局宣布,钱云会命案事实已经查清,排除谋杀可能,确定为交通肇事案。
    
    之后,多个民间观察团赴乐清调查钱云会案。当地媒体于1月15日报道称,浙江乐清钱云会案结束侦查将移送检方。
    
    A
    
    现场清理与证人被拘调查部分
    
    【2010年12月29日下午,寨桥村,钱家】
    
    钱云会的小女钱旭玲:
    
    “我是11点不到,到的现场。有很多人、有交警。
    
    “村民围着,保护现场要求刑事立案。
    
    “母亲一直哭。母亲身体一向不好,下午我去医院给母亲带点滴过来,很多警察已经把现场围起来。我在外面,要求警察让开,我好进去,说我是家属还不让进吗,就被抓了。
    
    “派出所的说街控录下村民打人了,我说,我父亲上午死你们说没录下,死了没一会儿,村民打派出所的人,你们怎么就录下了?”
    
    【2010年12月29日下午,寨桥村,钱家】
    
    钱云会的女婿赵旭:
    
    “村民是不让破坏现场,有人说要等记者来拍照。下午4点,我被卡住后脖颈抓走,动一下就挨一警棍。录完口供后关到看守所,在厕所里挨打。我上三次厕所,被打了两次,提出给家里打个电话,又被带到厕所打了一顿。”
    
    【2010年12月29日上午,寨桥村,钱家】
    
    钱云会堂弟:
    
    “25号上午,我到达时,交警已经出了现场,他们大概是9点50分左右到的。10点过,交警提出,这是交通事故,车由交警带走,尸体请家属带走。我没同意。因为村民说这是一场谋杀钱成宇在现场对交警举报,他亲眼看见几个人在马路上推搡扭打,以为是开玩笑,车子慢慢地开过来,一个人倒地被轧在车子下面,走近了看见是钱云会我要求看街控,和交警一起到派出所要求看街控视频,派出所不同意,连交警都不让进门。
    
    “派出所的人说,所里的人被村民打了,街控都录下来了。
    
    “回到现场后,队长说,那就到市交警支队去看。到市区后,我被领着做了几个小时的笔录,终于获得准许,但是打开电脑,没有录像资料,说那个街控没有连接。
    
    “再次回到现场,大约下午2点多,人、车还在原地,有80多个特警持警棍和盾牌在附近,全村人都出来了,村民围护着现场不让动。治安大队队长侯金海穿着便衣进来,有人认出来了,围着打伤了他。下午4点左右,上千警察来了,带着11条警犬,现场抓了十多个村民。现场被破坏,车子和尸体都带走了。钱成宇是现场目击证人,第二天也被抓走。”
    
    B
    
    现场目击证人调查部分
    
    【钱成宇录音】
    
    2010年12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从一王姓村民手中获得一份手机录音。这份记录时间为12月25日10点42分的录音,长仅1分47秒,其中出现多个不同口音,均为本地方言。村民介绍,其中嗓音含糊的男低音为钱成宇的口音。
    
    村民许某对记者翻译了能听清的几句:“我站在车左边,他在右边(指面对车头),车这么大,我也看不到……这样我也没有办法,(司机)保安带走了,保安把我挡开,不让我抓(司机)……”
    
    12月31日网络公民组成的调查团也获得了这份录音,他们从录音中听到的钱成宇话语是:“我站这里,云会已经翻过来了,绊倒,不知道车子里面有没有人。”
    
    提供录音的王姓村民在30日介绍,这段录音是在跟交警谈时录下的,交谈时间远不止两分钟,他只录了1分47秒,怕被注意没敢多录,当时也没想到钱成宇会被抓走。
    
    【钱成宇在看守所被安排接受法制日报与央视记者采访】
    
    12月29日在看守所被安排接受央视采访时钱成宇说:“这条马路有16米多,我从四五米的地方看见这个车走动了六七十公分……”
    
    在看守所他被安排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法制日报12月30日报道:“钱成宇说:‘……政府把地拿走了,钱给那么少,我们不同意,村长带头反对,就是因为这个事情,他才被谋杀的。’记者问,这只是他的推测,有什么证据。钱成宇说:‘车子开到了左边,还不刹车,难道不是谋杀?百分之一百是谋杀。’”
    
    【自称是全程目击证人的目新一(化名)与记者签署保密协议,并保证对中央调查组出面作证,证实亲眼看见钱云会被谋杀过程】
    
    12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寻访到乐清公民目新一。在记者提供保密保证书,保证绝不在报纸和网络等公开场合透露他的身份、职业、姓名后,他也为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签署了一份保证书,保证在获得人身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对中央调查组出面作证,证实自己亲眼看见了钱云会被谋杀的过程。
    
    目新一说自己那天正好到寨桥去看朋友,从小卖部那边进村,在村里与公路平行朝南岳镇方向走,和公路相隔只有一排房子,快走到靠近村口位置时看到钱云会被谋杀的过程。
    
    “9点25分,工程车停在距离钱云会死亡点5米左右远的地方,当时车上没有人。
    
    “凶杀发生过程只有两分多钟。
    
    “9点30分—9点33分,这是事发的真正时间。
    
    “4个戴头盔穿蓝色特警衣服的人,身上没有警号,他们用警棍把钱云会打倒,压住后招手喊工程车过来,停在5米外的车子慢慢地开过来,那边两个人闪开到车子外边去,这边两个人按着,车子后边还有20多个穿特警服装的人。车轧过来后,车后面有两个人上前来看死没死。这时钱成宇走到车子跟前来了。钱成宇当时喊,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是谁。
    
    “司机从车上下来后,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
    
    “司机被人带走了。
    
    “后面穿警服的拦住钱成宇,不让他追司机。
    
    “我看到,有4个到了现场的目击者,钱成宇不是第一个目击者,第一个是女的,她干涉,被穿特警服的人一把甩开,她出现20秒之后,钱成宇出现,钱成宇出现之后25秒左右,第三个目击证人到达现场,再隔15秒,现场出现了第四个目击者。”
    
    【2011年1月1日下午,南岳镇】
    
    目新二(化名)讲述:
    
    “那天我从外地回家,正好路过寨桥。
    
    “看见现场,车前车后都是穿蓝衣服的人,有一个人一边喊救命啊一边朝着车后方向跑着追人,走近一看,钱云会的脚还在翘翘不停地动,我说你们怎么不救人啊,穿蓝色衣服的人都往车后退,一个老女人在旁边哭喊说,‘没天理啊,一个活生生的人被你们给弄死了’,旁边还有个女的劝她莫哭赶紧走。”
    
    【2011年1月2日上午,寨桥村】
    
    目新三(化名)讲述:
    
    “大约是9点30分过一点,听见钱成宇的喊声我跑上公路来看的。
    
    “我看见钱成宇一路追赶了几十米远才回来。车子那边,我走近一看,我们村长钱云会叫人家给轧死了。旁边两个女的,说是去庙里烧香回来的,我没注意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后来黄迪燕出来作证我才知道她的名字。
    
    “村民都出来了,我也没注意那两个女的什么时候走的。钱成宇跟大家说,亲眼看见几个人把钱云会打倒,车子很慢很慢地开过来轧死村长。他说车子里面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司机,一个是副镇长徐祥忠。我说,钱成宇你看清楚没有,不要瞎讲,钱成宇说,我亲眼看到的,最多我死好了!” (本文来源:都市时报 )
    
    http://news.163.com/11/0118/06/6QLNI9NH00014AED.html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零八宪章》论坛:关于钱云会事件的特别声明——保障公民人权,建设法治中国
  • 滕彪: 分裂的真相——关于钱云会案的对话
  • 北京南站附近访民悼念钱云会/视频
  • “钱云会事件”公民共同声明(第四批签名)(共181人)
  • 要求成立“钱云会死亡案”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第三批签名(134人)
  • "钱云会案"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紧急呼吁书引发巨大社会反响,各界纷纷联署声援
  • 与钱云会在北京长期上访的袁迪贵被绑架
  • 冯正虎的推文(1月11日—14日):非法拘禁、拆红房子及钱云会 (图)
  • 访民在北京南站集会悼念钱云会 (图)
  • 网评十大最具愤怒感城市 钱云会所在的乐清榜上有名 (图)
  • 钱云会疑被碾死案结束侦查 确定为交通肇事案
  • 钱云会碾死案:乐清政府继续作恶打压无辜
  • 紧急呼吁全国人大及常委会就“钱云会死亡案”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
  • 多位证人呼吁中央派专案组彻查钱云会死亡案
  • 大陆公民权利观察组:支持“钱云会事件的公民共同声明”
  • 民生观察:钱云会事件带给官民的启示与反思
  • 钱云会碾死案:贺卫方“如果属实,政府就是杀人犯罪”
  • 钱云会案最新调查显示“谋杀”最为可能
  • 新证人:乐清钱云会村长被谋杀
  • 我从国保谋杀的车轮下逃生——印证钱云会的死亡就是一起谋杀案/张长虹
  • “钱云会事件”,我们都知道的真相
  • 乐清访民金丽丽:我作证——钱云会是被谋杀的(图)
  • 钱云会案:中国最不缺的就是真相/奉己
  • 亚太人权:农民领袖钱云会,悲壮一命十四亿 (图)
  • 刘逸明: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陈维健
  • 技术分析:钱云会之死 轮胎会说话
  • 钱云会案:福尔摩斯三言两语破案/马萧飞
  • 谢燕益:纪念钱云会 彻底废除公有制!
  • 谢燕益:从钱云会案看征地拆迁的法律要害!
  • 钱云会案: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韩寒
  • 钱云会治丧委员会第一号公告
  • 刘逸明: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 钱云会事件:许志永于建嵘马失前蹄
  •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陈维健
  • 杨恒均:钱云会惨死、谋杀与新加坡模式
  •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杨恒均
  • 夏小强: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 李承鹏评钱云会命案:我只是一只有情绪的鸡蛋
  • 乡村哀歌──为钱云会,为灾难深重的中国农民而歌/吴春夫
  • “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公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