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杜光:自欺欺人的社会主义民主——三评郑青原的“五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5日 转载)
    
    作者:杜光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1/15/2011 7:49:52 AM
     (博讯 boxun.com)

    郑青原的“三论”是论政治体制改革的,题目叫做《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说来蹊跷,在这篇文章发表以前,官方报刊已经发出反对政治体制改革的鼓噪。最具代表性的是两篇:9月4日,《光明日报》发表《两种不同性质的民主不可混淆》,指出要划清“社会主义民主与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接着,《求是》杂志刊登了以“秋石”为笔名的编辑部文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优势与基本特征——划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人民日报》在10月20日加以转载。如果说,从前年开始的反政改浪潮的前两次小高潮——批普世价值和批温,都是以批判民主为取向的话,那么,以9月4日的《光明日报》文章为转折,行文的重点已经转向宣扬社会主义民主了。秋石文章的全部论点,都在论证我国现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优越性。这也是郑青原的第三篇文章的重要内容。他在文章里说:30多年来,“围绕社会主义民主与社会主义法治,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从未停歇”。这就是说,30多年来,我国一直在进行着以社会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法治为中心的改革,那些要求实现民主自由的人完全是在瞎闹腾。权贵资产阶级及其帮闲文人反政改的手法变换,使我不得不把呼求政治体制改革的重点,转到对现实政治体制的分析与批判上来。本文集中分析社会主义民主,把这个问题弄明白了,其他问题就容易理解了。
    
    前几天我读到一篇文章,说社会主义民主是一个伪命题,我很同意这个说法。那些宣扬社会主义民主的文章,在理论上,强调社会主义民主和资本主义民主是两种性质不同的民主,从而否定民主的普世性;在实践上,宣称我们现在的政治制度就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政治制度,“符合我国国情,具有强大生命力”,从而否定改革现有政治体制的必要性。因此,对社会主义民主这个命题的虚伪性,就需要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来加以探讨。
    
    从理论上来说,社会主义民主是“社会主义”和“民主”这两个概念的组合。在切入主题之前,有必要先搞清楚这两个概念的确切涵义。
    
    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政党。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取得的所有成就的基础上,取代资本主义的社会形式,换句话说,是后资本主义的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才能为社会主义提供必要的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没有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是不可能出现社会主义的。因此,它以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高度的社会文明为特征。与此相适应的生产关系,是建立在联合生产的基础上的个人所有制——每个劳动者在共同占有的生产机关里,享有一份属于他个人的生产资料所有权,从而消灭阶级差别,实现人人有产,人人富裕。至于达到这个境界的途径,早期的马克思曾经宣告要通过暴力革命,消灭以剥削为特征的私有制。但在后来的《资本论》第三卷里,他通过对股份公司的分析,发现股份制这种经济形式,可以把私人资本转化为社会资本,从而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平转化为新的生产方式,提供一种过渡形式。所以,社会主义是经过许多过渡性的发展阶段、实现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才能达到的社会形式。迄今为止,全世界的所谓社会主义国家,从苏联东欧到亚非拉的,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没有一个是在具备社会主义的物质条件和文明条件下建立起来的,都是假冒伪劣的社会主义。反倒是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由于不断发展的生产力和日趋完善的政治制度,正在向社会主义接近、过渡,而所有自称是社会主义的国家,无不远远落在后面。
    
    什么是民主?通常的理解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成为国家的主人。这既是一种价值理念,也是一种政治制度。但是,在讨论民主问题的文章里,常常有人有意无意地把这两种不同涵义混淆起来。无意者是没有看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差异,分辨不了两者的区别;有意者则是借此把水搅浑,以民主政治制度的某些缺陷,来否定民主作为价值理念的普世性。这在近几年来的一些反对普世价值的文章中,可以说是屡见不鲜,司空见惯。因此,在探讨民主问题的时候,把民主的这两种不同涵义分别清楚,是非常必要的。
    
    民主作为人的自由权利在政治领域的体现,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利,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具有普世性,是普世价值。但是,同自由、平等、人权等人类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利一样,民主的实现,它体现为一种政治制度,却受着社会的经济、文化等各种条件的限制。目前欧美一些民主国家的政治制度各有特点,就和他们各自的经济、文化特点有关。但不论有什么特点,都有一个共同的规律,那就是:民主的实现程度,往往取决于各自的生产发展水平和社会文明状态,包括普通民众的财富占有情况,即社会的富裕水平。官方报刊上的那些批评普世价值的文章,往往指责实行民主政治制度的国家,有这个毛病,有那个问题,有些指责确实不无道理。因为民主权利的实现有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任何一个采取民主制度的国家,民主政治制度的完善和公民民主权利的实现,都有待于社会文明程度和民众富裕程度的提高。欧美民主国家的历史表明,他们的政治制度是随着社会生产和文明的发展而不断调整、不断进步的。以普选权为例,美国原来对公民的选举权有着性别、种族、财产等等限制,1870年3月虽然通过第15条宪法修正案,规定任何公民的投票权“不得因种族、肤色或曾为奴隶而加以拒绝或剥夺”,但实际上没有得到普遍遵守;1920年8月国会批准第19条宪法修正案,使全国范围的妇女获得选举权;从1957年到1968年,国会通过3次民权立法和两次宪法修正案,选举权才又扩展到全体有公民权的黑人和未纳税人。
    
    应该承认,我国目前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不及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民主的实现程度也瞠乎其后。那些专门挑人家毛病的人,说得好听一点,也不过是一百步笑五十步罢了,真亏得他们还笑得出来。
    
    根据前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作为一种普世价值的理念,民主就是民主,不存在什么社会主义民主、资本主义民主的本质差异。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由于建立在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基础上,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程度、民众富裕程度都高于资本主义社会,因而民主的实现程度、政治的民主程度,也必然高于资本主义社会。这里所反映的,是民主完善程度的不同,而不是民主本身的本质差异。
    
    为什么有些人一定要强调社会主义民主和资本主义民主有着本质的不同,必须划清界限呢?这就需要从实践来进行考察。
    
    从秋石和郑青原的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社会主义民主在实践中有些什么价值和意义。最为诡异的是:中国的社会条件和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相差十万八千里,中国的政治制度也和民主背道而驰,他们竟然能够把这两个远在乌有之乡的概念召唤过来,编织成为专制制度的遮羞布。文人无行,帮闲无耻,在他们的文章中可以说是暴露无遗。
    
    我们姑且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秋石: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第一次实现了真正的人民民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是人类历史上先进的社会主义性质的民主。它把过去只有剥削者才能享受的民主变为大多数人都可以享受的人民民主,使广大人民群众真正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拥有广泛而真实的民主权利。”
    “新中国建立后,我们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政权,使民主成为广大人民群众都可以真正享受的社会主义民主。”
    “广大人民享受的民主权利是真实可靠的,是形式与本质相符的,是真正的人民民主。”
    
    郑青原:
    “发展社会主义民政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
    “30多年来,……政治体制改革不断推进……扩大了社会主义民主”。
    “我们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推进决策科学化、民主化”。
    “不断发展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在这些论述里,我们现有的政治制度被描画为世界上最美好的制度:人民群众拥有广泛而真实的民主权利,成为国家和社会的真正的主人,可以当家作主;我们已经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全都已经有了保障;如此等等,都是因为我们已经实现了社会主义民主。不需要什么分析,任何有最起码的认知力和鉴别力的人,都可以辨别这些判断是真是假。这里,除了大话,就是空话、谎话,归纳起来,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欺骗。既欺骗自己,仿佛夜过树林吹口哨,用来壮胆;也欺骗别人,制造专制政体合法性的假象。
    
    这样一些大话谎话,恐怕秋石和郑青原们自己也不会相信,但他们却要在报刊上大事宣传,导向舆论,指导民众,好像别人都是弱智,无行无耻到这种程度,真令人齿冷!
    
    但是,他们还是要这样说,他们不得不这样说。因为“89 镇压”后沉寂了十多年的改革政治体制的呼声,又开始在民间不断出现,而且越来越广泛,越来越强烈;连体制内的党政军企的高层,都发出了改革政治体制的心声。面对日益高涨的政改诉求,权贵集团利用他们掌握的舆论和政法的决策权,一方面加强了对有关政改言论的管制和镇压,另一方面,发动御用文人,开展对普世价值和温家宝的批判,并且宣扬现有政治体制的合法性和优越性,借以否定改革政治体制、建立宪政民主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社会主义民主”就是他们用来反对政治体制改革、维护专制体制的一面理论旗帜。
    
    一个既没有社会主义、又没有民主的政治制度的社会,却要大肆宣传“社会主义民主”,这个有点滑稽的事实,使我们更体会到改革政治体制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这大概是秋石郑青原们宣扬社会主义民主的唯一的积极意义吧!
    
    2011年1月7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光:垄断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最大障碍——二评郑青原的“五论”
  • 杜光:在豪言壮语和陈词滥调的掩盖下——评郑青原的“五论”
  • 杜光:且看起于青萍之末的劲风——读报随感之二十
  • 台湾中华大学邀请参加中国未来与发展研讨会 杜光教授被住院
  • 杜光、李普、陈子明、丁子霖、胡德平等参加谢韬老追悼会/王荔蕻(图)
  • 视频:游精佑携家人来京,网友聚餐,杜光也来了(图)
  • 杜光:网络言论自由和公民维权运动—在马尾“三网友案”研讨会上的发言
  • 杜光:从史学危机透视政治危机
  • 杜光: 发扬“补天”、“逐日”、“填海”的精神
  • 杜光: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 杜光:抗议滥用权力剥夺集会自由的违宪行径
  • 杜光:对自由理念、自由权利的误读和自由宪草的真谛
  • 杜光:凝聚民间力量,推进宪政改革
  • 杜光被调查对刘晓波判刑的看法
  • 杜光:谴责盗用邮箱、冒名发出倡议书的卑鄙行径
  • 杜光: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 杜光:收缴《往事微痕》为哪般?
  • 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
  •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 杜光:不要催生新的贱民阶级——读报随感之十九
  • 杜光教授眼里温家宝是真实的吗?/中央党校在读研究生孔义
  • 杜光:试析“批温高潮”的来龙去脉
  • 杜光:让公平正义的光辉普照中华大地 ——在“依法维护临沂下放退职公办教师合法权益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杜光:谁也没有权利让我们忘记过去 ——《往事微痕·云南保山专集》序言
  • 杜光:欢呼工人阶级的觉醒和工人运动的兴起——读报随感之十六
  • 杜光:“党比法大”是许多冤案的主要根由——读报随感之十五
  • 在林昭、张志新雕像揭幕仪式上的讲话/杜光
  • 杜光:完善市场经济必须改革政治体制
  • 我们确实已经到了非转折不可的时候了/杜光
  • 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杜光
  • 杜光:“国进民退”的危害和深层次根源——“岁末回眸2009”之三
  • 杜光:反改革的高潮和共产党的分裂危机—“岁末回眸2009”之二
  • 杜光:愚蠢的判决,可耻的判决
  • 杜光:不许践踏宪法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
  • 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杜光
  • 我为什么要推崇普世价值?/杜光
  • 在贱民家庭的阴影里挣扎成长/杜光
  • 杜光:抗议北京律协迫害维权律师的违法行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