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伯华被诬陷受酷刑,冤案20余载难获赔偿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13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蒋正义报道)近日,来自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兴仁镇丰隆村8组访民杨伯华,向本网信息员诉说了他28年前遭栽赃陷害,住房被破坏,身体被打残,案发一年多后,案子澄清,但对他造成的财产损失,人身伤害不予赔偿,涉案的政府工作人员和公安违法办案人员也得不到任何责任追究。
    
    首先他谈了案子的发生经过:1983年8月23日,邻居女青年陈世秀家人以杨伯华家的鸡吃了她家谷子打死了一只,杨就将鸡肚当众破开,没发现有吃进的谷子,陈家在亊实面前哑口无言。
    
    第2天上午,杨伯华见陈家又在追打自家养的鸡,当即质问对方,发生争吵至辱骂撕扯中,杨撞及时年19岁陈世秀的胸部,陈自感吃了亏,便向其舅父包长清诉说委屈,当晚,包长清组织率领众亲友将杨伯华家围住,要杨出来说清楚,杨见对方气势汹汹,就关门,对方就砸门锤锁,并向瓦房上扔物砸瓦,杨见势不妙,慌忙从后门逃跑,被对方追上毒打得奄奄一息,躺倒在地不能动弹。
    
    包长清见杨伯华被打得伤势不轻,房子也被砸毀了,感到事情闹大了,赶紧向村支部书记包安堂谎报说:“杨伯华强奸了陈世秀,我们要把他送交乡政府处理。”此时的村支部书记包安堂也认为报复杨伯华的机会来了,于是,以村支部名义写出“杨伯华强奸陈世秀,发生打架,请处理。”的介绍信,包长清手握尚方宝剑,将杨伯华捆绑连夜押往兴仁乡政府去处理。
    
    此间,包长清、包安堂劝诱陈世秀编造谎言说:“杨伯华在8月24日上午闯入陈家以找鸡为名,将陈世秀拉在灶房地下,用手帕塞嘴,撕烂裤子奸污。”陈世秀同时将其舅父包长清同他舅娘发生性生活的沾有精斑的污物裤子提供给乡政府当证据。
    
    一月后,乡政府通知当事人陈世秀做妇科检查,陈又慌忙去找村支部书记包安堂,包故作惊讶地说:“原来杨伯华没强奸你呀?诬告别人是要判刑坐牢的。”陈听后更加害怕,包见陈上钩,趁机将陈奸污,使陈在妇科检查中顺利过关。
    
    村支部书记为何要置杨伯华于死地呢?这是两年前的事了,当年丰隆村八组集体种的牡丹药材被盗,村支部书记包安堂既不报案,也不发动群众调查,而去请一位巫婆用“下油锅”的破案方法,用10斤桐油倒入锅中烧开,锅内再放一煤块,然后,将八组16岁以上男劳力列为嫌疑对象,命令用手伸进滚烫的油锅中捞出煤块,若手被烫坏者,即视为盗窃犯,结果40多个男人,就有28个人手被烫伤。
    
    事后,杨伯华和另一村民向乡、县政府部门反映,同时又向《四川日报》写信揭露了村支书包安堂的行为,使包受到上级政府的批评,还被迫在社员大会上作检讨,由此,包对杨怀恨在心,借此报复陷害。
    
    此时,乡政府领导干部龚万堂、陈一六、游元义、蒋义壮等人自以为铁证在手,但杨伯华仍然不承认强奸陈世秀。1983年9月23日至28日期间,这些政府干部先后用木板凳、木棒、枪托、警棍、手铐、吊鸭儿浮水,揪头发、打耳光、跪水泥板、脑袋碰墙、拳打脚踢等酷对对杨摧残,后经多家医院20多年的精心治疗,2005年11月30日,广安市公安局又把杨带到重庆市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再次诊断结论:1、高血压;2、血小板减少性紫癜;3、腰椎骨质增生;4、脑外伤后遗症;5、胸部挫伤后遗症等病症。
    
    杨伯华受此酷刑,仍不招供,反而喊冤,并在1983年9月28日这天从厕所逃跑,于是有关政府部门迅速组织追捕,“受害人”陈世秀及亲戚们也不断向中央各有关部门寄发控告信,要求依法追究杨的刑责,而杨伯华逃出后,也到北京向中央各部门申诉,第二年春又被地方抓捕关押8个月之久,杨伯华的妻子知道丈夫是被人陷害,毅然请人代替教师工作,带着小孩四处上诉喊冤,引起中央有关领导重视,并作出批示。
    
    案子终于得到重新复查:其结果,杨伯华早在4年前就做了结扎手术,而“受害人”陈世秀提供的“证据”经化验有精虫,而杨伯华的精液经多次化验,根本无精虫活动,在铁证下,陈世秀才彻底交待承认其受舅父包长清和村支书包安堂指使,村支书还借此对她实施强奸的经过都一一作了交待,从而使本案真相大白。
    
    直到1990年9月10日,四川省邻水县人民检察院向邻水县人民法院起诉主犯包长清刑事附带民事第(1990)165号判决书,判决包长清有期徒刑6年,附带民事赔偿881.66元,村支书也只领刑6年,陈世秀免于刑事追究。
    
    面对如此不公的枉法判决,杨伯华先后向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国家赔偿,但两审法院都以“杨伯华不是案件当事人为由,不予赔偿。”杨伯华目前仍在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办定于2011年1月10日接谈。
    
    访民杨伯华的案子在2006年6月17日,邻水县公安局遵循西南政法大学专家王连昌、李开国、林刚出具《专家意见书》,对杨伯华冤案、人身伤害责任划分:1、邻水县公安局,2、兴仁乡政府去处理,3、包长清应各负三分之一责任。
    
    2005年12月12日,杨伯华同意接受邻水县公安局赔偿三分之一协议,公安局给付了13.5万元的赔偿,并承诺对公安的应负责任息诉罢访。
    
    然而,对于兴仁乡政府应负的责任赔偿,不仅无法得到,2009年3月5日和4月15日两次将杨伯华关进黑监狱。邻水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唐胜兵在接待杨伯华的来访时警告说:“我可以随时开除你的党籍,反映要兴仁乡政府赔偿你三分之一经济损失问题不服,我可以使你随时泡汤(意即得不到赔偿)......”
    
    杨伯华几乎耗尽半生的上访经历,至今还不知何时是尽头的他,深深地感叹道:“给我造成冤案的是政府官员不作为,而且乱作为,对我非法行讯逼供,妄图屈打成招,给我造成身体伤残的就是政府官员,当初行凶毒打施酷刑的小官员,现在已成了今非昔比的大官员,他们当然害怕我的问题得到解决,若依法解决,他们将逃不脱法律的追究,在当今权大于法的中国社会,法律并不是公民的护身符,相反却成了掌权贪腐官员报复诬陷公民的工具,这是给中国百姓造成最大的悲哀和苦难原因。”
    
    杨伯华被诬陷受酷刑,冤案20余载难获赔偿
    杨伯华被诬陷受酷刑,冤案20余载难获赔偿


    杨伯华被诬陷受酷刑,冤案20余载难获赔偿


    杨伯华被诬陷受酷刑,冤案20余载难获赔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张育森被关黑监狱、劳教遭酷刑(图)
  • 江苏访民周泉海控遭受酷刑 公安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图)
  • 刘杰对劳动教养酷刑的调查:辽宁铁岭陆秀娟自述/视频
  • 辽宁访民朱桂琴五中全会期间被截访后遭酷刑
  • 维权网称中国使用酷刑情况有所恶化
  • 维权网出台中国酷刑问题报告称:现状未有改善
  • 维权网:联合国审议中国酷刑一年后近况跟踪
  • 长沙谢福林狱中被殴 山西李莉看守所遭酷刑(图)
  • 石家庄李莉09年北京被捕,遭酷刑虐待(附起诉书)(图)
  • 北海被囚正义村官许坤受到酷刑虐待
  • 广西北海维权村长许坤传看守所内遭受酷刑
  • 吴雪伟:毛恒凤在劳教所内遭受酷刑,生命无保障
  • 西藏环保人士噶玛桑珠在法庭上控诉酷刑
  • 富士康锦衣卫酷刑 第一跳枉死(图)
  • 陕西看守所酷刑日志曝光 医生打聋其耳(图)
  • 当代中国城市建设中的十大“酷刑”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拘留期间被施酷刑
  • 成都“链子门”案庭审提前结束 部分当事人遭到酷刑
  • 阳光公益义工李金良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
  • 我被中共政治迫害,酷刑虐待的的事实/上海闸北冤民杜阳明
  • 陕西神木看守所内的酷刑日志/刘虎(图)
  • 重庆女访民诉说被抓、被关、酷刑的经历 (视频)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人民检察院公然挑战“国际禁止酷刑公约”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 不明不白错押12年 受尽酷刑生不如死
  • 酷刑成招换来14年牢狱
  • 加拿大人权何在阿富汗囚犯遭酷刑
  • 道德、良心與酷刑/陳文敏
  • 陈维健: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 黑夜已深 光明将近——酷刑吓不倒维权公民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下)—唤醒国人之224
  • 杨建利:停止迫害 停止酷刑
  • 刘蔚:高智晟谈他受非人酷刑的公开信(附全文)让我难以平静(上)/唤醒国人之223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请胡锦涛查上海的的酷刑/薛小妹
  • 俞忠欢:杨佳受过酷刑吗?
  • 福建“死囚”狱中书——酷刑下奇冤(图)
  • 好一个没酷刑! 外交部=谎言部=表演部/小草民
  • 杨继绳:曝光毛年代性酷刑 为3600万饿殍立碑/曾慧燕
  • 中共處理酷刑事件比封建國君更有效率/古德明
  • 天理:郭飞雄遭受酷刑,俺心里在流血!
  • 倪玉兰:受迫害 惨遭酷刑命悬一线 危难中 法轮功救命永难忘
  • 刘路:酷刑下的自由灵魂—读高智晟律师的通话记录和他给胡佳的信有感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