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桥法院将“非法拘禁”认定为“法制教育”,济南李红卫提起上诉(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02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张宁宁报道)2010年12月30日下午,李红卫因不服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指鹿为马的行政裁定,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济南市历下区信访局依据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政府组织的联席办作出的决定,于2010年2月26日至3月14日,以李红卫可能去北京上访为由,将她关进东怡宾馆,实施限制人身自由,即非法拘禁17天。为此,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济南中院移交天桥区法院审理。济南市历下区信访局答辩称,并未对李红卫非法拘禁,而是法制教育。在被告未出示任何有关“法制教育”证据的情况下,天桥区法院擅自认定被告的行为系法制教育,并作出驳回李红卫起诉的裁定。
    
    济南市历下区信访局和看管李红卫的国家工作人员真的是对李红卫进行法制教育吗?
    
    2010年2月26日至3月14日期间,李红卫所在的“法制教育”场所,时常发生令人毛骨悚然的现象。有人割腕自杀未遂;有人大呼救命;有人砸碗碟抗议;李红卫为逃脱所谓的法制教育与看管者发生冲突,因挣扎撞地而头破血流。这显然是行政机关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的行为,简直是虐待,根本不是什么法制教育!把虐待和非法拘禁当做法制教育,无异于既要实施暴力,又要将暴力美化为“法制教育”,其厚颜无耻的程度,实属世界罕见。
    
    李红卫在上诉状中揭露:“所谓法制教育,既无教材;也无教育设施;更无教员,何来法制教育?天桥区法院在未经原审质证的情况下,竟然采信了信访局的胡编乱造。”由此可见,济南天桥区法院司法的黑暗!
    
    更令人吃惊的是,2010年11月1日公开开庭时,审判员张清国询问原审被告:“被告是否向原告告知救济途径?”此时,审判长孟江红瞪了审判员张清国一眼,致使张法官不再追问。此系本案的关键,被上诉人未告知救济途径,依法应当确认其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审判长孟江红的瞪眼,转移了本案争议的焦点,蓄意偏袒行政机关的暴行,凸显了当今司法的黑暗。
    
    2007年8月9日,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政府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强制拆除了李红卫的房屋。李红卫为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不断上访,因而多此被抓、被关押。于是,李红卫起诉黑监狱,但天桥区法院竟然指鹿为马,将“非法拘禁”认定为“法制教育”,驳回李红卫的起诉,置李红卫于绝境。虽然李红卫已无退路,但她决心将维权进行到底。尽管目前暴政横行,司法黑暗,但她相信天终究会亮的,黑监狱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
    
    附: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红卫,女,1959年5月25日出生,汉族,无业,住济南市历下区化纤厂路丁家庄512平房.
    
    委托代理人:倪文华,男,1946年6月18日出生,汉族济南市铁路局济南西站退休职工,住济南市市中区兴济河小区3区4号楼1单元203室。小灵通:0531-82270958
    委托代理人:孙万宝,男.1975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蓬莱市村里集镇南官山村农民,住山东省蓬莱市村里集镇南官山村77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市历下区信访局,住所地:济南市历下区解放路99号.
    法定代表人:仝兴才,局长.
    
    上诉人不服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2010)天行初字第40-2号行政裁定,依法上诉如下
    
    上诉请求
    1、依法撤销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2010)天行初字第40-2号行政裁定;
    2、发回重审。
    
    一、基本事实
    
    被上诉人与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政府组织的联席办于2010年2月26日至3月14日对上诉人限制人身自由,即非法拘禁17天。为此,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济南中院移交天桥区法院审理。
    
    二、原审事实不清。
    
    原审认定“本案中被告济南市历下区信访局于2010年2月26日至3月14日对原告李红卫进行法制教育……对其不具有强制力”对此,上诉人认为:首先,原审所谓“被告济南市历下区信访局于2010年2月26日至3月14日对原告李红卫进行法制教育”的认定,系主观臆测,毫无事实根据。所谓法制教育,既无教材;也无教育设施;更无教员,何来法制教育?在未经原告质证的情况下,竟然采信了被上诉人的胡编乱造。其次,最后,原审避而不谈被上诉人是否限制上诉人的人身自由,转移了争议焦点,导致事实不清。既然是“法制教育”,被上诉人为什么不出示作息时间表呢?没有“出示作息时间表”的“法制教育”,就足以表明被上诉人限制了上诉人的人身自由。第三,原审所谓“不具有强制力”,无异于指鹿为马。2010年2月26日至3月14日,被上诉人画地为牢,派人昼夜监视上诉人,上诉人不能离开此黑监狱半步。这难道不是强制力吗?被上诉人敢做却不敢承认其限制上诉人自由的行为,其公信力何在?
    
    三、原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原审认为“根据《信访条例》第47条第一款规定,“违反本条例第十八条、第二十条规定的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应对信访人进行劝阻,批评或者教育”。《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不服上级人民政府信访行政管理部门,负责受理信访事项的行政管理机关以及镇(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处理意见或者不再受理决定而提起的行政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的批复》第一条规定:“一、信访工作机构是各级人民政府或政府工作部门收取负责信访工作的专门机构,其根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承办、协调处理、监督检查、知道信访事项等行为或者不履行《信访条例》规定的制作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因为上诉人被限制人身自由与信访无关,只是被上诉人猜测上诉人可能去北京上访,才对上诉人限制人身自由。故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行政机关限制行政相对人的人身自由是否属于法院受理范围?
    《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下列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的诉讼:(二)对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对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不服的:”据此,对于上诉人因不服限制人身自由的具体行政行为,属于法院受理范围。
    
    四、原审程序违法。
    
    1、上诉人原先起诉的被告是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政府,原审认为上诉人告错了被告,要求上诉人变更被告为济南市历下区信访局,否则就驳回起诉。上诉人尊重原审意见,同意变更。同时,上诉人要求追加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政府为被告。对此,理由是区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实施了限制上诉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但原审置之不理。
    
    2、2010年11月1日公开开庭时,审判员张清国询问原审被告:“被告是否向原告告知救济途径?”此时审判长孟江红瞪了审判员张清国一眼,致使张法官不再追问。(请二审调取原审庭审录像)。上诉人认为,此问系本案的关键。被上诉人未告知救济途径,依法应当确认其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事实不清, 程序违法,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当裁定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此致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李红卫
    2010-12-30
    
    天桥法院将“非法拘禁”认定为“法制教育”,济南李红卫提起上诉
    天桥法院将“非法拘禁”认定为“法制教育”,济南李红卫提起上诉


    天桥法院将“非法拘禁”认定为“法制教育”,济南李红卫提起上诉


    天桥法院将“非法拘禁”认定为“法制教育”,济南李红卫提起上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济南天桥法院恶意中止李红卫诉黑监狱(图)
  • 济南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第三次开庭(图)
  • 济南李红卫案:全国首例被关黑监狱案件明日开庭(图)
  • 济南李红卫状告公安机关(图)
  • 济南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起波澜(图)
  • 李红卫和陈清泉庆贺刘晓波获诺奖被传唤(图)
  • 济南李红卫去法院,政府官员派车“护送”(图)
  • 济南访民李红卫又被监控(图)
  • 访民李红卫和张华看望劳教中的张金凤受阻(图)
  • 济南李红卫诉黑监狱,委托倪文华代理
  • 铁证下济南政府否认非法拘禁李红卫(图)
  • 济南李红卫诉政府非法拘禁案定于下月开庭(图)
  • 济南李红卫连续二天在大明湖抗议政府强拆民房(图)
  • 济南李红卫冒雨抗议暴力拆迁(图)
  • 济南市公安局受理李红卫的复议申请(图)
  • 济南李红卫状告区政府非法拘禁获立案(图)
  • 两会期间遭到关押并且被打伤的济南李红卫(图)
  • 济南当局关押李红卫为何要抵赖?(图)
  • 湖南一批访民被关安元鼎黑监狱 山东李红卫"失踪"
  • 济南强拆受害人李红卫拦车喊冤后给市长的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