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奢侈品消费井喷 连续3年全球增长率第一(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7日 转载)
     来源:北京晨报

    i

     高盛上周五发布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奢侈品消费高达65亿美元,连续三年全球增长率第一,销售量第一。未来3年,中国奢侈品消费总额有望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中国消费者对于奢侈品的影响是革命性的。”而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场“革命”才开了个头。

     李慧的冲动 小白领跃动着大牌梦

     新光天地明亮的GUCCI旗舰店已经成为大望路地区的地标性建筑之一,Salvatore Ferragamo、Dunhill、Marc Jacobs、HUGO BOSS、BURBERRY……豪华橱窗就此在大望西路一字排开。橱窗外,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们有时会停下脚步,他们中的很多人还停留在Window- shopping阶段,但那些已经非常熟悉的LOGO犹如无声的广告,鼓舞着新一代的潜在消费者。

     2007年毕业来到北京的李慧还记得自己最初混在大望路的日子。“我们逛那排外贸小店,淘便宜衣服,每天早晨,买一个3块钱的掉渣烧饼做早点。”后来,公司搬到华贸,业绩出众的李慧薪水几级跳,她的活动地点也发生了变化,吃饭喜欢去红庙的海底捞,而在原来的烧饼摊对面,人气逐渐旺起来的新光天地则取代了外贸店。按照李慧的话说,她现在的薪水还不能足以让她轻松地买下BURBERRY的风衣,或者CHANEL的手袋,现在逛新光更多的是“过干瘾”,但看得多了心里也开始蠢蠢欲动。“也许有一天,我一冲动就出手了。”

     姿态变开放 大牌从饭店走上街头

     1989年,王府半岛酒店在北京王府井金鱼胡同8号开业,其私密性让奢侈品的“高贵”特点被放大,并拥有自己固定的客户群。但现在,为了俘获李慧们的“冲动”,曾经只隐匿于高档酒店的GUCCI、CHANEL们不再做出欲拒还迎的姿态,开始涌上街头,争地盘、抢市场。因为,年轻人可能从来没去过王府半岛酒店,但却有为LV把卡刷爆的魄力。

     作为英国品牌代表的Burberry除了伦敦数间和曼城一间外,在英国其他城市均未设店。而Burberry却在中国27 个城市开设了约40家旗舰店和专卖店。在北京,人们也很容易发现,从王府井到金宝街,再到国贸、大望路,奢侈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变得更加开放、积极,店也越开越多。

     ●不得不调整战略

     “中国年轻人更了解品牌”

     中国年轻消费者自成一格的奢侈品消费观正冲击着传统的奢侈品行业。

     意国时尚董事长、北京大学奢侈品管理项目总监严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北京为例,消费奢侈品的人群基本可以分为以下几类:来自北京周边东北、山西、内蒙古等地的消费者,在这些地区,奢侈品的产品线往往不齐全,而财富新贵却越来越多;受传统送礼文化影响,来京找关系、找朋友,临时购买作为礼品的人群;集中在北京的文体明星、演艺人士;“富二代”和那些在信息开放时代,对生活品质有更高追求的年轻人们。这其中,除了传统意义上的有钱人和明星,数量最为庞大的年轻消费群体维系着奢侈品牌的未来。

     “中国的奢侈品消费群体更加年轻。”计划落户于北京金融街西单广场的法国百年高端百货业品牌“老佛爷”集团董事长Philippe Houzé表示。

     这正是奢侈品牌对于中国消费群体的基本判断。有报告显示,中国奢侈品消费者的年龄大约在20岁到40岁,而欧美地区奢侈品消费者的年龄多在40岁至70 岁。无论是中国“新出道”的富人还是有着显赫背景的“富二代”以及正在打拼的白领阶层,拥有几件奢侈品对他们而言看似都不太遥远。毕马威中国对15个城市进行调研后发布的报告显示,在中国虽然有49%的受访者称他们无力购买奢侈品,但是将来打算购买。

     但是,与裹在一身名牌里,将奢侈品作为身份象征的“前辈”不同,他们更理性,也更任性。“就我观察,中国的年轻人比外国年轻人更了解品牌。”严骏认为,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中国年轻人比欧美人对时尚、色彩、风格的接受尺度更大,整体年轻人的奢侈消费意识在迅速成熟。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是全世界对奢侈品牌的品牌忠诚度最低的消费群体,他们喜欢好的东西,但并非只迷恋某一品牌。对于这一点,奢侈品牌们心知肚明,他们不能仅仅依靠“品牌故事”、“品牌精神”就打动中国年轻的消费者。在中国,他们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战略。

     ●延伸到大众市场

     “谁说奢侈品就不搞促销”

     “谁说奢侈品就不搞促销。”在媒体工作的牛小姐年薪不超过8万元,但仍旧踩着Céline的高跟鞋。她说自己是可以为了省钱买一个Chanel 2.55,每天追公交的人,“在经济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我会选择每年买一两样奢侈品牌的鞋、或者包,这种东西身上只要有一样感觉就不同了。”而近年来,大牌们在中国的入乡随俗,让她的奢侈品欲最大化地实现了。

     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后,全球的奢侈品牌都开始思考是否需要延伸到大众市场。 2009年,受到金融危机冲击的众多大牌把中国市场作为救命稻草,当年,在中国市场的换季打折也来势汹汹。新光天地举行奢侈品特卖会,最低1折起,周边写字楼的白领们为了在第一时间抢到货,连午饭也牺牲了。

     在中国市场,为应对更多平民化的奢侈品拥趸们的需求,不少老牌奢侈品还推出副线品牌。Armani推出了售价较为亲民的副线品牌A/X。奢侈品牌还尝试为中国消费者度身打造产品。爱马仕在上海开了一家“上下”品牌店,只在中国销售。这一举措在奢侈品行业可谓前所未见。

     机场免税区正得到大牌们的重视。在LV零售战略中专门有一条规定是不在机场开店,但有消息人士称,首都机场正与LV谈判,欲将其引至T3免税区开店。

     奢侈品牌的曲意逢迎是否会影响大牌们的高贵形象?对此,商家大多不愿多谈,不过,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在中国不赚钱的奢侈品牌几乎没有。一个LV店,月流水在300万元人民币左右是再保守不过的。”高盛发表的亚太区消费数据显示,今年,几乎所有在中国落地的奢侈品牌都获得了两位数增长。

     ●大牌选址也遇难题

     “已经能平等地谈合作了”

     大望路这个地铁一号线上曾经不起眼的地名,如今却因为一个大牌云集的商场成了北京的潮流风向标。新光天地总面积17.3万平方米,PRADA、 CHANEL、GUCCI、S.FREEAGAMO、HUGOBOSS、COACH等均在新光天地设置旗舰店,据称,这些旗舰店首次同时做到货品“零时差”,即每一季新品与其在巴黎店或纽约店中展示的步调一致。

     以王府井金街为例,在王府井百货大楼至乐天银泰不到百米的距离内,就有3家Cartier专卖店。东方新天地、乐天银泰百货和转型高端的王府井百货大楼形成的高端商业氛围越来越清晰,BURBERRY、BALLY等奢侈品牌有时会同时入驻几家。

     为吸纳世界奢侈品入驻,国内百货店免租金、倒贴装修已成为行业“潜规则”。不过,在北京,大牌们的高傲气势这两年已经不比从前。“两三年前,我们要引入大牌都是主动上门去谈,他们还半推半就,难度很大。”王府井百货大楼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随着这两年经营情况越来越好,“大家已经在平等的平台上谈合作了。”

     严骏表示,奢侈品牌虽然定位“高不可攀”,但仍不能改变其高度依赖零售的本质,选址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奢侈品牌对于选址的要求大同小异,希望环境幽雅,面积足够宽敞,周边消费能力和购买力要达到一定水平,并且看重“邻居”,大牌如果能够聚在一起,才能最大限度地吸引高端客源。但即使在北京、上海等这样的一线城市,具有这种条件的物业都是稀缺资源,或者还需要一定时间的培养。晚进入的品牌本身就会感受到选址难的制约,更不要说当大牌们都看好中国市场,一拥而上的时候。

     中国商务部预计,到2014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占全球总量的23%左右。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在奢侈品销售上,北京整体消费量占全国第一。北京品牌进驻比例在全国最高,旗舰店最多,不少品牌的旗舰店销售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是第一,比如新光的GUCCI、COACH,可以做到全国销售第一,而CHANEL更是成为其全球第一店。

     记者观察

     避免客源流失

     机场免税区可先行

     目前,由于税收的限制,中国境内奢侈品牌的价格与其他市场相比仍旧偏高,因此,不少消费者都选择借出差、旅游等机会在香港、欧美等血拼大牌。“香港今年内地客人太多,大牌的标价很多和国内是一样的,基本就是个汇率的差价。但是LV、CHANEL这样的店门口还是排大队,大多是内地游客。”刚刚从香港购物归来的邢小姐在香港入手了一个港币标价8000多元的GUCCI男士背包。“虽然标价一样,但是因为有汇率差,还是比北京便宜了1000多元。”海关今年严格实施5000元以上货品征税的海关新规“第54号令”,但却也难以阻挡消费者境外买大牌的热情。“香港商家都与时俱进了,主动问你要不要单独邮寄包装,减少被查出来的风险。”邢小姐说。

     严骏认为,在国内绝大多数没有免税区政策的地区,可以充分利用机场的免税购物,尤其是扩大达到后的免税购物区,扩大“低价”奢侈品销售。比如,首都机场日上免税行不但在国际航班候机区有,在下机后的取行李区也有设立,但目前其品牌还非常有限。

     相较之下,在许多国家,机场免税店已经俨然大型购物中心。日本成田机场里的免税店以中国顾客为对象,积极开展营销活动,每家店中都有会中文的店员,商品也很投中国顾客所好,并且还专门建有中文网站,介绍各店铺信息及最新产品,每个月都会更新。成田机场最大的两条购物街“narita nakamise”和“成田第5街”,聚集了GUCCI、BURBERRY等八大名店,HERMES是全世界机场免税店中最大的,更换新品的速度比香港更快。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奢侈品消费井喷 连续3年全球增长率第一(图)
  • 中国超美国成世界第二奢侈品消费国
  • 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
  • 中国成为奢侈品市场增长最快地区
  • 中国奢侈品大众化
  • 盘点世博园里可见奢侈品
  • 世博意大利馆奢侈品云集 小资女青睐(图)
  • 三亚将于4月举办“海天盛筵”大型奢侈品展
  • 中国,很有钱:二奶和情人推动奢侈品消费
  • 百万豪贵珍珠首饰亮相北京奢侈品市场(图)
  • 为什么美国的垃圾到了中国是奢侈品?
  • 中国成为奢侈品消费大国
  • 仇富 顶级奢侈品展
  •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欧美消费品销到中国成奢侈品
  • 反奢侈品宣言——奢侈品批判 /相晓冬
  • 奢侈品消费全球第一 狂购的是哪些人/岳建国
  • “最大奢侈品市场”不是桂冠是警钟/陈一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