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每年万余吨木炭销往韩国 暴利诱发淮河毁林运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7日 转载)
     每经记者 李泽民 发自河南
    
       一场 “削瓜切菜”般的毁林运动,正在淮河源头愈演愈烈。 (博讯 boxun.com)

    
      河南桐柏,承载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保障和淮河流域安全的森林,正遭受着多众“产业”的重击:木炭烧制、菌业发展、大树进城、坑木外运、建材加工等,成为大面积毁林背后的动力源(600405,股吧)。
    
      12月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藏匿于林区内外的这些作坊项目,其数量之多难以计数。尽管地方政府多次打击,但受暴利诱惑,毁林之举并未收敛。
    
      去年年末,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由于淮河流域地理气候条件特殊,暴雨洪水十分频繁,河流水系复杂,治理任务依然艰巨繁重。而作为“涵养水源”的森林,正在淮河源头,一棵棵倒下。
    
      烧制木炭的诱惑
    
      12月9日,河南桐柏县月河镇,来此赶集的农民,熙来攘往。街道一头,烧制好的木炭,被码在简陋的架子车上,一路接龙,绵延数百米。这些粗细不等的木炭,长约1米,以每捆25根左右,被绑在一起。每辆架子车上,可放置4捆。
    
      杨大姐将手捅在袖筒里头,微微跺脚。她说由于天冷,来买木炭的人比往日多了许多,从早上八点开始,在3个小时内,她已卖出了3捆木炭。
    
      而用来烧制木炭的原材,主要为马尾松和湿地松。木炭成货被拉到此处,价格在每斤1.5元。倘若一车按照4捆计算,每车收入在四五百元左右。多位售卖木炭的商贩告诉记者,这条街道上,每天的木炭交易非常红火。
    
      河南桐柏造林大户李某根据多年的统计表示,一户烧炭家庭,在此每年的木炭交易总量高达1000立方米左右。这些家庭,来自月河镇各村社,每家每户在正常的种地之外,全然将烧制木炭视为收入的重要渠道。
    
      知情者称,每次只要向林地管护人员交上1000元,就可划出一大片林子用来烧炭。每次烧制需要两天时间,可产500公斤左右木炭。
    
      据了解,仅月河镇就存在着数百家大大小小的木炭烧制窝点。最终形成的产品,除一部分在当地市场消化,另一部分则被远销韩国。
    
      12月10日,记者赶往河南省确山县,在该县土门南桥下车,一路往里,在各个山间随时可见袅袅升腾的白烟。被砍掉的栎树大量地堆在地上,旁边烧好的木炭堆上,杂乱地放置着许多纸箱。纸箱上面全为韩文字,上面写着“明亮的白炭”,底下是一串韩国首尔地区的电话。
    
      据确山县森林公安分局负责人介绍,烧制1公斤木炭需要6公斤木材。由于用麻栎烧制的木炭耐燃,在韩国等地颇为走俏。
    
      除确山外、在泌阳、驻马店等地,这样的木炭烧制比比皆是。早在2000年,河南省政府就规定禁止烧制木炭,但木炭业在此地却依然蓬勃发展。
    
      记者注意到,存在着大量炭炉的林场外,树立着一块“薄山林场国家公益林区”,范围包括土门、前岗、元苗、大岭等6个林区,面积为90800亩。该片由国家林业局、财政部于2004年5月批准的公益林,如今渐被这些炭炉所吞噬。
    
      作为全国最大的木炭供应地,以驻马店为中心,在淮河源头长年活跃着来自日韩的木炭采购商。
    
      根据知情者的调查,“烧制好的木炭,从河南运至连云港(601008,股吧)或天津港(600717,股吧),每天用大约三至五个40尺的集装箱,装满木炭,运往韩国。”而这些产品对外使用的标签是 “机制炭”(即以木质碎料挤压加工成的炭质棒状物,又名人造炭)。
    
      知情者称,40尺的集装箱至少能装木炭21吨,以此为标准,每年走销到韩国的木炭有3万多吨。
    
      由于韩国烧烤业发达,对于白炭(木炭的一种)的需求一直有增无减。而白炭主要由硬阔叶材中的栎木等烧制而成,在淮河上游的南阳一带,这种树木大面积生长。
    
      根据早前的公开数据,我国是木炭生产大国,年产木炭总量高达上千万吨,但也是出口大国,每年远销韩国、日本及东南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策谈毕节生态经济:毁林毁草开荒只有死路一条
  • 海南三亚市羊栏中学揭法院对毁林大王的庇护(图)
  • 三十余年毁林 金光终得“金锯奖”(图)
  • 浙江“造地”只为卖指标 “毁林造田”何时休
  • 山川林业人:绿之殇毁林 民之殇毁国(图)
  • 浙江龙泉政府在山顶毁林海造荒地骗取利益
  • 湖北黄冈咸宁强制命令砍树毁林、纵火炼山
  • 政府烧山毁林,河南舞钢严中山砍伐自家林木却被判刑五年
  • 轰轰烈烈的“炼山”毁林运动制造无穷无尽“天灾”/蔡铮
  • 小兴安岭密林深处开矿毁林调查
  • 河南固始县毁林现象触目惊心(图)
  • 张正祥:贪官毁林 云南旱灾是人为造成的(图)
  • 武汉之肺治理乱象:东湖填湖毁林规划是与非
  • 昔炼钢铁,今“炼山”?——湖北林纸浆项目引发毁林隐忧
  • 第一将军县——红安毁林调查报告(6-8五):生态账本与林权画饼(图)
  • 第一将军县——红安毁林调查报告(五):触目惊心的烧山毁林(图)
  • 第一将军县——红安毁林调查报告(3-4):山已经卖光了(图)
  • 第一将军县——红安毁林调查报告(二):看到被砍的马尾松(图)
  • 第一将军县——红安毁林调查报告(一):旧案复发(图)
  • 山川林业人疾呼:陕西毁林惨象目不忍睹(多图)(图)
  • 关于黄冈毁林事件进展告湖北同乡书(之一)
  • 毁林大搞水泥森林将变为城市墓地/李正平
  • 黄冈毁林:这样的人能当一个地级市的市长吗?/楚仁
  • 香港曼图公司与湖北黄冈大面积毁林/郑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