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征地获额外补偿 5农民被逮捕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5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本来是一件民事纠纷,却被地方政府搞成了一个刑事案件,所谓敲诈勒索是无稽之谈。”代理律师常柏阳说。 (博讯 boxun.com)

    
     2009年,因不满征地补偿标准,河南省临颍县5位农民屡次与开发商发生纠纷,后获得政府主动提供的额外征地补偿。2010年初,政府再次征地的要求被5位农民拒绝。9月,5位农民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逮捕。12月8日,该案“因证据问题”被临颍县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镇里主动提供额外补偿
    
     截至12月12日,临颍县城关镇邢庄村村民张雪珍、谢景甫、谢胜利、谢志平、谢德臣5人已失去自由105天。
    
     “这些额外的补偿是我们合法争取来的!”谢景甫的女儿谢晓庆告诉记者。
    
     邢庄村位于临颍县城城区,是典型的城中村,土地所剩无几。
    
     2007年3月21日,河南省政府批复同意临颍县转用并征收一批集体耕地,邢庄村13组、14组的108.62亩耕地就在其中。
    
     2007年11月29日,该县政府同意招标出让该块土地使用权。12月31日,临颍县国土资源局与鑫诚置业签订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于是,这块土地就成了该开发商的四季花都项目用地。
    
     据悉,鑫诚置业是临颍县纪检委招商引资企业,2007年10月注册成立。
    
     谢晓庆介绍,2008年3月,邢庄村村委会出台的征地补偿为每亩2.2万元,村里另补1万元,总共每亩3.2万元,村委会要求村民签字卖地。
    
     “因为没有看到任何征地公告,包括政府征地手续、土地补偿标准,大多数村民并不同意”。谢晓庆告诉记者。
    
     村委会陆续做14组村民的工作,最后仅剩下张雪珍、谢景甫、谢胜利、谢志平、谢德臣5户没有签字,涉及土地6亩左右。
    
     据5人被捕后形成的讯问笔录显示:2009年麦收前,5户人家的土地上成熟小麦被人趁夜推掉。此后,5户人便联合起来,在地里搭棚,每天派人轮流看护。
    
     2009年8月9日夜,趁下雨无人看管,一群人开着推土机又推掉了6亩土地上的玉米。8月28日下午,开发商在土地上开始强行施工,与5户人家发生肢体冲突。其中,谢胜利70多岁的老母亲被打伤,送到医院治疗。
    
     据记者调查,鑫诚置业在2009年11月底才取得了《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按照法津规定,未取得许可证之前的施工,都属于违法施工,不受法律保护。
    
     “在此情况下,公民制止其施工是一种护法行为。”张雪珍等5人的辩护律师常柏阳告诉记者。
    
     “(当时)开发商受不了了,(因为停工)损失很大,(我们)通过颖北新区管委会(指邢庄村所在地的政府),跟开发商协商,再拿钱来额外补偿。”临颍县城关镇党委副书记孙耀平告诉记者。
    
     2009年9月23日晚,谢晓庆与孙耀平通电话。电话录音显示:孙承认四季花都项目是先占地后办证,承认在拆迁过程中有的干部做工作耐心不够,对5户人家有所伤害,可以进行适当补偿,并且要5家保守秘密。
    
     临颍县城关镇政府的《关于对张雪珍等村民在四季花都项目征地过程中的调查情况》(下称《调查情况》)显示:“为了避免势态进一步扩大,由镇党委副书记孙耀平负责,为了企业尽快开工入驻,在全额兑现了张雪珍等5户土地征用补偿款的同时,又额外领取了12.5万元所谓土地补助费用(谢景甫4.7万元、张雪珍2.58万元、谢胜利1.7万、谢德臣1.6万、谢路生(谢志平)1.7万元)。”
    
     据悉,张雪珍2009年被征的1.8亩地,共得到87300元补偿,按照当地的补偿标准,应该得到61500元,多出的25800元中,24000元是额外补偿的(张雪珍家6口人,每人4000元),另外1800元是青苗款。其他4户人家的补偿如法炮制,即按人头每人4000元,外加一些青苗补偿款。
    
     谢晓庆向记者解释,2009年9月下旬,5户人家领取了应有补偿与额外补偿,并签下了征地协议。
    
     获额外补偿变“敲诈勒索”
    
     2009年的征地完成后,邢庄村14组尚剩余70亩左右耕地。进入2010年,临颍县政府欲征用剩余耕地,其中也包括5户人家的剩余土地。
    
     2010年2月,5户人被孙耀平叫去,孙想让他们在新的征地协议中签字。
    
     “孙耀平说,上次(指2009年征地)我们配合得很好,这次还得配合。我们不同意,他暴跳如雷,拍桌子瞪眼,说‘你们不想回家了,把你们抓起来!’”一位当时参与谈判的村民告诉记者。
    
     孙耀平向记者否认曾威胁5户村民的说法。
    
     谢晓庆告诉记者,2010年征地中,许多村民都没有签字同意,政府是“杀鸡给猴看”。孙耀平也向记者证实,2010年的征地工作还没有完成。
    
     上述临颍县城关镇政府《调查情况》显示:“在新一轮土地收储工作中(指2010年的征地),张雪珍等5户不仅不配合,反而煽动其他群众以种种理由不配合土地收储,并且宣传他们由于态度强硬、工作不配合反而得到额外补偿,致使目前邢庄村土地收储工作尽管镇村干部付出极大精力,仍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严重影响和制约了整个土地收储及产业集聚区建设工作。”
    
     2010年7月,临颍县城关镇政府负责拆迁的人员曾到张雪珍家,要求其在新的征地协议上签字,但遭到张雪珍拒绝。
    
     “2010年8月27日凌晨3点多,每户村民家里突然闯入十多个便衣,他们自称是公安人员,分别在每家带走了一个人。”谢晓庆说。谢景甫、张雪珍、谢胜利、谢德臣、谢志平均在当时被带走,其中张雪珍已63岁。
    
     常柏阳介绍,临颍县警方认为:自2008年4月以来,这5人多次强行阻止四季花都小区施工,导致施工方损失工程设备费用97395元,并多次阻工。为此,城关镇政府拿出12万多元对这5人的家庭再次补偿。
    
     “警方认定他们5个人是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常柏阳说。
    
     2010年9月6日,谢景甫5人被临颍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张雪珍等5人拥有自己所承包的农村集体土地的使用权,自然,跟征地者讨价还价,是张雪珍等人的权利。这是物权的本意。”常柏阳说。
    
     据临颍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梁红举介绍,12月8日,临颍县检察院将案卷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原因是“证据问题”。至于证据存在哪些问题,梁红举称不方便解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拆迁户赴宴谈拆迁补偿被拆迁方一刀刺死(图)
  • 吉林一村民应邀谈拆迁补偿 酒桌上被拆迁方一刀刺死(图)
  • 北京最牛钉子户收到拆迁裁决后不满补偿标准
  • 深圳日资厂逾百工人游行要求补偿(图)
  • 深圳福永一工厂被辞工人游行要求合理补偿
  • 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基层医疗机构补偿政策
  • 婚姻法司法解释征社会意见 不支持第三者索补偿
  • 最高法解读婚姻法:第三者索补偿不予支持
  • 北大法学教授建议房屋拆迁应补偿租户
  • 云南规定因疫苗不合格造成损害不补偿
  • 安徽"蒙城灭门案"首犯愿卖掉全身器官补偿
  • 中航协否认发航班延误补偿新规 称仅在征求意见
  • 国内航班延误4小时以上乘客方可获现金补偿
  • 5个村官骗取征地补偿款280万 村官贪腐引关注
  • 河北村民不满拆迁补偿拟上访 被控敲诈政府(图)
  • 因拒领补偿款,杭州江干区被拆迁户再遭袭击(图)
  • 先补偿后拆迁,网民为何“重复投不信任票”
  • 四川拟规定突发事件可征用个人财产 损毁将补偿
  • 韶关“钉子户”促政府公正合理补偿(图)
  • 揭开奥运会森林公园38.2亿元的征地补偿款使用之谜
  • 是谁拿走了北京3236.4亩土地的征地补偿款
  • 补偿安置核查终结 等于没收财产—— 我依法信访 岂能中止(图)
  • 河北冯军向最高法院起诉大厂县政府要求征地补偿
  • 世界安居日: 海淀86岁老人面临拆迁,得到补偿款仅够买3平米住房
  • 南京大爆炸后极为愤怒的事:一家人遇难、存活着不能获得拆迁补偿
  • 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安置补偿问题不予受理(图)
  • 河南退伍士兵投诉人事劳动局未给予合理补偿
  • 福清失地农民的征地补偿款到哪儿去了?(图)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张树喜:土地补偿款哪里去了?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廊坊公职人员拆迁补偿比百姓高3500元/平米
  • 青铜峡拆迁的补偿问题
  • 評《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四項基本原則”/三鞠请安
  •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40條(非因公共利益) 中的四个严重違反《物權法》的规定/三鞠請安
  • 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的建议/王令
  • 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中的十大錯誤的政治理念
  •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十大缺陷和建议/三鞠请安
  • 前门村夫:北京拆迁补偿新政令人失望
  • 1元经济补偿金/张志强
  • 青建橄榄城购房者的损失补偿问题
  • 村里不分土地补偿费该如何办?/殷清利
  • 中国有了“政府软禁补偿费”/老虎廟
  • 原赣州南河水电实业总公司转制时截留安置补偿费
  • 重庆“钉子户”究竟拿了多少补偿金?
  • 周国聪补偿所引发的赔偿经济学问题/金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