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四起毒品犯罪典型案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2日 转载)
    
    来源: 中国广播网
     (博讯 boxun.com)

    为深入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充分发挥刑罚遏制毒品犯罪的作用,体现人民法院依法严惩严重毒品犯罪的原则立场,最高人民法院今天再次公布4起近期核准死刑的毒品犯罪典型案件。
    
    据介绍,今年是新一轮禁毒斗争的深入推进之年。为做好今年人民法院的禁毒综合治理工作,最高人民法院采取了多项措施。3月,最高人民法院向16个毒品案件多发地区的高级人民法院发出通知,要求分别在4月、6月和9月集中开展禁毒宣传活动,形成人民法院依法严厉打击严重毒品犯罪的声势。最高人民法院也于4月公布了5起核准死刑的毒品犯罪典型案件。4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又印发了《关于认真做好人民法院2010年禁毒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在做好毒品犯罪案件审判工作的同时,深入开展毒品案件调研,进一步加强审判指导,以禁毒宣传教育为重点,不断深化禁毒综合治理工作。“6·26”国际禁毒日前夕,最高人民法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介绍去年以来人民法院的禁毒工作情况,并公布了4起核准死刑的毒品犯罪典型案件。
    
    今天再次公布4起近期核准死刑的毒品犯罪典型案件。
    
    一、被告人陈卫东等人贩卖、运输毒品案
    
    2008年5月中旬,被告人陈卫东与刘卫忠驾车至广东省汕头市,被告人王农力送陈卫东至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购得毒品后返回汕头。后陈卫东、刘卫忠驾车将毒品运回上海贩卖。案发后,公安人员在陈卫东租用的上海市松江区的一处别墅内查获甲基苯丙胺5 717.16克、氯胺酮11.22克、咖啡因3.15克、大麻0.64克、尼美西泮0.18克。
    
    同年6月上旬,被告人陈卫东与刘卫忠再次驾车至汕头市,被告人王农力将二人接至陆丰市甲子镇。陈卫东购得毒品后,与刘卫忠、王农力携带毒品驾车返沪进行贩卖。
    
    同月20日,被告人陈卫东指使被告人刘卫忠、王农力携带毒资款一百万元至陆丰市甲子镇交给毒贩。刘卫忠购得毒品后携带毒品返沪,并按照陈卫东的要求,将毒品送至陈的女友赵雪敏住处。赵雪敏受陈卫东指使,将其中近300克甲基苯丙胺售出。案发后,公安人员在赵雪敏的住处查获甲基苯丙胺987.97克。
    
    同月22日,被告人陈卫东乘飞机至汕头市,被告人王农力开车将陈接至陆丰市甲子镇。陈卫东购得毒品后,与王农力携带毒品乘长途汽车返沪。24日中午,公安人员在沪杭高速公路上将陈卫东、王农力抓获,并当场查获甲基苯丙胺3 545.83克。
    
    法院认为,被告人陈卫东、王农力、刘卫忠为牟取非法利益,明知是毒品而贩卖、运输,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赵雪敏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陈卫东、王农力、刘卫忠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巨大,社会危害性大,应依法惩处。在共同犯罪中,陈卫东起组织、指挥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王农力、刘卫忠积极参与毒品犯罪,亦系主犯,均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赵雪敏系从犯,应依法减轻处罚。鉴于刘卫忠有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陈卫东判处并核准死刑,对被告人王农力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被告人刘卫忠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对被告人赵雪敏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二、被告人马重阳等人贩卖、运输毒品案
    
    2008年7月下旬,被告人马重阳在陕西省西安市给被告人李亮50克毒品让其贩卖,李亮将毒品带回渭南市贩卖未果。同年8月18日,马重阳让李亮将该50克毒品带回西安市,马将毒品交给黄建民,黄将毒品部分吸食,部分出售。
    
    同月19日,被告人马重阳在西安市购得500克毒品,次日将毒品卖给黄建民。黄将部分所购毒品出售,部分藏于住处。25日17时许,公安人员在黄建民住所将黄和前来购毒的林某等人抓获,并在该住所内和林的身上查获咖啡因19克、含有海洛因的毒品83.9克。
    
    同月20日晚,被告人马重阳伙同被告人李亮驾车前往四川省成都市购买毒品。24日18时许,马重阳在成都市以23万元购得21包毒品。次日13时许,马重阳和李亮在返回西安途中被抓获,公安人员从车内查获甲基苯丙胺20包,净重976克;含有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的毒品1包,净重82克。
    
    法院认为,被告人马重阳、李亮为牟取非法利益,明知是毒品而贩卖、运输,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黄建民为牟取非法利益而贩卖毒品,其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马重阳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大,且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马重阳曾因盗窃先后被劳动教养和判处刑罚,但仍不思悔改,在假释考验期内又犯贩卖、运输毒品罪,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黄建民贩卖毒品数量大,鉴于其认罪态度较好,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李亮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又犯罪,系累犯,应当依法从重处罚,鉴于其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可依法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马重阳判处并核准死刑,对被告人黄建民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被告人李亮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三、被告人黄宪敏等人贩卖毒品案
    
    被告人黄宪敏自2007年11月开始在浙江省温州市区贩卖K粉等毒品,并先后雇佣被告人童军祥、赵国静为其送毒品、收款。
    
    2008年4月,被告人李群辉向黄宪敏求购5千克K粉,黄宪敏即与被告人周浩联系。黄宪敏、李群辉、童军祥到温州市一宾馆房间与周浩会面,黄宪敏让童军祥试吸K粉确认质量后,向周浩购买6千克K粉。后黄宪敏将其中部分K粉交给李群辉。李群辉事后认为该批K粉质量较差,将K粉存放在黄宪敏处,请黄宪敏代为加工、出售。
    
    同年5月初,被告人李群辉再次打电话向被告人黄宪敏求购2千克高质量的K粉,黄宪敏又向被告人周浩求购。5月3日,周浩在黄宪敏的租住处将2千克K粉卖给黄宪敏,黄宪敏与赵国静将其中1千克K粉卖给李群辉。次日下午,公安人员抓获黄宪敏、赵国静,缴获黄宪敏随身携带的冰毒2.19克、麻古0.64克和赵国静随身携带的K粉5.34克、大麻花2.88克,并在黄的租住处查获K粉7 068.84克、冰毒406.2克、摇头丸220.4克、麻古565.69克、大麻花763克、大麻籽12.99克等毒品。
    
    法院认为,被告人黄宪敏、周浩、李群辉、童军祥、赵国静为牟取非法利益,明知是毒品而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黄宪敏贩卖毒品数量大、种类多,且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周浩、李群辉贩卖毒品数量大,亦应依法惩处。鉴于李群辉归案后有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犯的立功表现,可依法从轻处罚。童军祥、赵国静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可依法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黄宪敏判处并核准死刑,对被告人周浩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被告人李群辉判处无期徒刑,对被告人童军祥、赵国静均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四、被告人关辉等人贩卖毒品案
    
    2004年夏,被告人关辉在黑龙江省黑河市购买摇头丸约241.5克(700粒)。
    
    同年8月,被告人关辉指使被告人张少平到广东省珠海市从“阿贵”(在逃)处购买摇头丸约34.5克(100粒)、K粉约113.2克。张少平将毒品藏在月饼盒内邮寄给关辉的女友陈琦,由陈琦转交给关辉。2004至2005年间,关辉还从“阿贵”处分4次购买摇头丸共约138克(400粒)。“阿贵”将摇头丸藏在微波炉内通过货运公司发送给关辉。
    
    2006年9月,被告人关辉与被告人曾宪民约定向曾宪民购买毒品。同月末,曾宪民在黑河市爱辉区陈琦的住处交给关辉冰毒约200克、麻古约145克(1 000粒)。
    
    2005年,被告人关辉与被告人李菲约定向李菲购买毒品,李菲又向广州市的“春哥”(在逃)订购毒品。“春哥”将毒品藏在旅游鞋内通过货运公司发送至黑河市,关辉安排被告人张少平等人将毒品取回。2005年10月至2006年8月,关辉向李菲汇款共80余万元,购买冰毒约2 250克、摇头丸约1 035克(3 000粒)、麻古约174克(1 200粒)。2006年10月初,关辉多次同李菲联系购买1 000克冰毒。李菲向广州市的“阿宇”(在逃)订购冰毒。 “阿宇”将1 000克冰毒藏在旅游鞋内通过货运公司发送至黑河市。同月24日,张少平按照关辉的指使到黑河市建波配货站取毒品时被抓获,公安人员当场缴获冰毒995克。
    
    综上,被告人关辉共购买冰毒约3 445克、摇头丸约1 449克(4 200粒)、麻古约319克(2 200粒)、K粉约113.2克。关辉将所购毒品藏在被告人张少平、陈琦等人家中,伙同张少平、陈琦分装毒品,指使张少平等人取送毒品,将毒品加价出售。
    
    
    法院认为,被告人关辉、张少平、李菲、曾宪民、陈琦为牟取非法利益,明知是毒品而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关辉、张少平、李菲贩卖毒品数量巨大,社会危害性大,应依法惩处。在共同犯罪中,关辉出资购买毒品,组织、指挥多人贩卖毒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张少平积极参与毒品犯罪,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陈琦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可依法减轻处罚。据此,对被告人关辉判处并核准死刑,对被告人张少平、李菲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对被告人曾宪民、陈琦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二年。
    
    上述4起案件中被依法判处并核准死刑的罪犯陈卫东、马重阳、黄宪敏、关辉日前被执行死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法院民事案件的调解率达66%以上
  • 王全章律师:西安长安区法院的一记耳光(图)
  • 董前勇律师在法院被打
  • “王译案”律师要求立案,法院各部门踢皮球
  • 最高法就中国法院卡通形象征集民众意见(图)
  • 合肥钉子户在法院抗议要求立案(图)
  • 安阳两级法院改判行贿高管免刑 称一审有误(图)
  • 济南被劳教的张金凤控告法院剥夺其诉权的公开信(图)
  • 村长作伪证法院不受理 张淑凤家被布下铁钉陷阱(图)
  • 河南固始县警察镇压护地居民 法院逼撤诉不成枉法判决(图)
  • 关于梁波被诬告陷害案要求二审法院依法开庭质证的法律意见书(图)
  • 济南天桥法院恶意中止李红卫诉黑监狱(图)
  • 湖南永州十岁女孩被迫卖淫案11月24日再审因法院违法取消
  • 法院受理奇虎诉腾讯侵犯名誉权 奇虎索赔1元
  • 广东潮州中级法院剥夺张世文公民代理权(图)
  • 河南省新蔡县法院裁定田喜“故意毁坏财物”案中止审理 (图)
  • 中国最高法院:妻子擅自堕胎不侵犯丈夫权利
  • 最高法院出台司法解释指导房屋登记案件审理
  • 安徽计划生育案件最终被法院“暂时”不立案(图)
  • 被政府劳教了法院不管 谁来评评这个理 /马景雪
  •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审理利益关系案,拒绝回避(图)
  • 孙武俊渥太华国会山上访抗议之偷拆+强拆,法院+黑帮(2010年12月4日) (图)
  • 朱金娣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徐东民法官的一封信
  • “法院终结涉诉信访案不再重复办理”我的一些看法/宁津霞
  • 黑暗的北京东城法院
  • 北京赵东民事件关注团为纠正地方法院错误判决的紧急呼吁书
  • 致天津市高级法院院长李少平第一封上访信/刘淑英 陈文秀
  • 江苏丹阳市政府官员拆民房建寺庙,“人民法院”为其保驾护航/笑天
  • 黄载菊控告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人民法院枉法导致八个月内痛失两子
  • 芜湖市政府把法院砸了
  • 胆大包天 无耻法官连最高法院法律文书的印章都敢造假———致王胜俊的第二封信/宁津霞(图)
  • 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受旨意硬把民案整成刑案 法院以推定判罪
  • 最高人民法院耍赖,百姓无奈,法律人权何在/山西阳泉郝黄木
  • 中国法院创奇迹,腐败分子太猖狂/山东肥城宋安俊
  • 天津法院用公权利违法,害死我二命一残/刘淑英
  • 包头奇闻:租房人摇身变成“房主”——包头法院、招商局、建设银行的那些荒唐事/贺凤
  • 看朝阳区人民法院阻止公民维权,充当贪官保护伞
  • 哈尔滨南岗法院院长孙继先说胡锦涛我都不怕还怕省市领导
  • 北京房山法院“法官”刘洪刚协助敲诈犯张超再敲诈
  • 池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请帮帮一个母亲, 再审申请书/美籍伊丽莎白•丁
  • 北京海淀区法院立案从不给收据
  • 北京西城法院法官说:让你撤诉你就得撤诉!
  • 台湾女教师朱书晏和家人向中央领导申诉控告:河南漯市郾城区法院司法腐败(图)
  • 台湾女教师遭遇河南漯河郾城区法院司法腐败,大陆母亲向中央申诉控告(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3——我的第40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北冯军向最高法院起诉大厂县政府要求征地补偿
  •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与承建商狼狈为奸导致北辰学校倒闭(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2——我的第39封上访信/吴田丽
  • 民法泰斗江平教授对上海法院判决的法律意见 (图)
  • 关于将北京海淀法院法官游涛尽快清除出法官队伍的公民建议函
  • 北京房山良乡居民遭受当地区政府,法院300多名暴徒违法暴力强行拆迁。
  • 强盗政府+无赖法院=墨墨黑/陈恩娟(图)
  • 黑龙江访民数次被绑架关押,控告鸡西法院副院长(图)
  • 十天了,为什么上海嘉定区法院不受理?
  •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10): 法院不可诉,法官可追究(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11——我的第37封上访信/吴田丽
  • 我要立案日记(6): 两家法院的庭长差别(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十——我的第36封上访信/吴田丽
  • 浙江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庇护执法犯法严重不作为
  • 赫章县法院强制执行一审判决导致当事人中院服毒(图)
  • 关于法院执行庭耍赖的举报/彭静梅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九——我的第35封上访信/吴田丽
  • 天津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营业执照/宁津霞(图)
  • 申请立案 法院不给收据凭证/沈佩兰 (图)
  • 黄载菊控告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及其上级人民法院
  •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是这样办案的/沈佩兰
  • 上海访民沈佩兰申请立案被闵行区法院忽悠之全经过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八——我的第34封上访信/吴田丽
  • 天津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公文/宁津霞(图)
  • 被天津河北区法院法警殴打骨折/张建中(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七——我的第33封上访信/吴田丽
  • 香港世界通32万代理商致镇江市京口区法院领导的公开信
  • 控告福州市政府和台江区法院无法无天/澳大利亚华侨曾志伟
  • 肖青山带冤民在广东省高级法院抗议(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六 ——我的第32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中国法院判决青春年华二十岁姑娘价值不如一头猪!(图)
  • 黄石法院判决:20岁姑娘价值不如一头猪!(图)
  • 北京法院长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要公民"脱裤放屁"(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五——我的第31封上访信/吴田丽
  • 大连访民刘桂详儿子被残忍杀害,去法院催办案情遭法官索贿(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四——我的第30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三——我的第29封上访信/吴田丽
  • 黑龙江省三级法院枉法裁判,致梁富江工作蒸发,家破人亡(图)
  • 沈阳市法院惊天黑幕/下岗女工刘杰
  • 全国人大代表代理也拿不到我的合法诉权,最高法院举报中心形同虚设/赵岩(图)
  • 悲哀,在党的生日,我又被天津开发区法院强奸了/张建中(图)
  • 天津北辰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二——我的第28封上访信/吴田丽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我的第27封上访信/吴田丽
  • 破坏当今社会和谐的罪魁祸首——法院/宁津霞
  • 致北京市高级法院池强院长的公开信(一)/ 转业军人吴业夫
  • 天津北辰法院、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无锡法院隐匿重要证据草菅人命!法律被践踏!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6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市最牛的法院/周家东、晏有美、刘佳
  • 刘杰:举报最高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罪(之一)
  • 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5封上访信/吴田丽
  • 给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天津北辰法院抢夺公司/宁津霞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4封上访信/吴田丽
  • 许秀琼控告广西三级法院一事两案枉法判决,超判决金额执行(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3封上访信/吴田丽
  • 天津法院,破坏当今社会和谐的罪魁祸首/宁津霞
  •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刘杰:致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的第二封信
  • 莫兴智控告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侯永安等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1封上访信/吴田丽
  • 法院就可造假,审判公正何存?/曲世涛
  • 致洛杉矶县政府和帕萨迪纳高等法院法官的抗议书
  • 三级法院庇护湖北省物价局欺诈武汉市38万煤气用户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0封上访信/吴田丽
  •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枉法法官林晓青欺负农民工(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女原告邓钦惨遭法官毒打致残,祁阳县法院竟多次绑架关押进精神病院(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宁津霞
  • 党员公勇狗急跳墙,新疆呼图壁县法院抛弃法治不立刑案/马兴龙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吉林省延吉市政府法院霸占民房掠夺财产打击迫害胜诉人(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宫怀进控告烟台法院副院长进一步枉法(98)第107号判决
  • 四川省法院疯狂腐败,邓小平家乡无法生活的企业家李立君在北京悲惨喊冤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6封上访信/吴田丽
  • 宫怀进控告法院院长枉法裁判
  •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股民邢立强抗议长春南关区法院吴芳芳法官伪造其诉讼请求(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要求彻查严惩北京市三级法院压案调包瞒报
  • 致上海浦东新区法院院长/朱金娣(图)
  • 惨遭“人民”法院摧残的花分子/金琪 马丽君
  • 上海市卢湾区法院严重违纪违规违法造成不公正判决
  • 致北京高级法院池强院长一封信/夏亮 邢殿茹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新疆玛纳斯法院违法违纪控告书/马兴龙
  • 吉林访民问全国人大代表:法院抢百姓财产是违一点法,点究竟多大?/高丽苹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与和谐社会相背离——北京法院系统抢钱实例/访民沈彬(二)(图)
  • 海淀法院一纸裁定--看京城司法现象/吴业夫(图)
  • 朱金娣写信给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院长(图)
  • 北京市海淀法院黑社会的保护伞/访民沈彬
  • 致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院长(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周淑玲在最高法院:申请还我土地生存权
  • 单亚娟在北京法院三个诉状
  • 致河南省修武县法院丁继东的一封公开信并附上诉状/乔五星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法官腐败:人民法院法官李恒江等人渎职罪的举报信/呼玛县连森斌、张佰艳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二)/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这样的法院还算公正吗/丁菊英(图)
  • 北京市两法院早己变成枉法的温床/吴业夫(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北京检查院第一分院己成法院枉法裁判的帮凶/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男子两次强行拦车被轧死 法院判司机无罪
  • 烟台法院黑社会/李均悌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重庆江津法院公然剥夺况欣荣被辩护权 律师依法检举/梁小军
  • 法院腐败:喝酒撞死大学毕业生的肇事司机逍遥法外(图)
  • 什么案子让河南商城县法院的审判长无言以对
  • 女儿死在牡丹江中级法院高官夫人开办的俱乐部/王惠良
  • 给浙江省高等法院院长的一封信:要求重新审理永嘉法院和温州中级人民法院的错误判决
  • 连蕾死于交通事故案:黑龙江省法院的一个大黑幕(图)
  • 变质的中国法院:邢政说录音听不清楚
  • 东滕州法院违法办案异地暴力执法/李玉民(图)
  •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法院腐败
  • 控告中共上海闸北区法院多年来对我的迫害
  •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审委会谁主沉浮
  •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 上海检察机关:从法院枉法的“说客”升格为“帮凶”
  • 海淀法院民庭庭长难道小学文化都不如?/转业军人吴业夫(图)
  • 无锡市滨湖区法院违法拍卖无锡市卷笔刀厂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关于敦请最高法院纠正并撤销贵州省高级法院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屈打成招判死缓,四川法院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请世人关注!
  • 三级法院玩弄法律 河南商城县七旬老人追讨毒饲料损失13年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广西平南县法院院长滥用司法,伙同原告谋取被告财产(录像)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四川旺苍县法院是法盲还是在枉法/叶会志(图)
  • 儿子派出所死的不明不白,乌鲁木齐有关法院拒不按行政诉讼办案
  • 建议违法成性的丰台法院不要再亵渎法院/王伟平 吴田丽
  • 执法犯法,恶意枉判的河南郑州市中原区法院 (慎入)(图)
  • 揭开北京高级法院一手导演的一事二诉二理的黒幕/王卫平
  • 一个中国公民对一个法院院长的血泪控诉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刘凤栓:山西离石不但狗咬人,法院也打人
  • 关于广西区大化法院不执行已生效的民事判决的情况反映及紧急呼救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谁来管管广东的法院
  • 台湾同胞吴浣蕙就上海静安法院的枉法判决的声明
  • 绵阳市高新区法院2003年民83号判决书造假案(图)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顺德法院、佛山中级法院枉法,广东高级法院庇护
  • 告到法院仍未能立案侦查的“11.26”中毒死残案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最高法院某法官在离婚案中如何打造成“千万富婆”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省法院一纸判决 五百人无家可归-----抚顺醇醚化学厂职工
  • 吉林省白城中行、法院与不法分子狼狈为奸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致最高人民檢察院、法院、中纪委的一封信
  • 包头法院执行不力让他白白损失7万多元 (图)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法院需要公正官,衙门更需念佛人
  • 法院的判决书如同废纸
  • 权色交易 法院判假为真
  • 三个法院,三种判决,谁是公正的?
  • 李新德:【山东济宁】未婚姑娘遭拘禁强行上环 法院竟判决被告无罪
  • 光天化日之下,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踏平我的家
  • 错判一条人命,市中级法院的法官还要提拔晋升?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中国瑞安市人民法院绑架人质
  • 饿死莫做贼,气死莫告状--中国大陆基层法院的观察与思考
  • 刑讯逼供致伤还是跳楼摔伤? 法院判三民警无罪
  • 李少民:中国法院的 “一审” 和香港<明报>的 “二审”
  • 拔枪“示警”“误”杀男童 江苏一法院副院长被判刑
  • 爱子狱中被杀 两老广州法院跪地喊冤
  • 东莞市“人民”法院法警强闯学校铐校长施暴、抢走私人存款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处女嫖娼案”:法院将对少女作精神鉴定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治安队长酒后驾车撞死人 法院判其赔款了事
  • 新京报:强拆权交给法院能否避免拆迁悲剧
  • 金狮子们的最高法院!
  • 刘刚:给胡锦涛、梁光烈等送达法院传票 (图)
  • 宋杰:国际刑事法院新逮捕令影响中国的非洲战略
  • 晶银债权人期待武汉青山区法院独立审判
  • 上下级法院之间不能是指导关系/张晓华
  • 贾庆森:永州法院枪击案,网友为什么欢呼?网友在欢呼什么?
  • 法院纪检为何对法官入股不敏感
  • 合肥市中级法院院长许健“懂政治”/司马当
  • 曹长青:台湾立法院的不可承受之耻
  • 誰之罪?-----孔佑平在遼寧省鞍山市中級法院刑事一庭上的陳述(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
  • 许景春:兰考县法院在做谁的保护伞?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十六:保护记者记协有责;法院枉法人大该问
  • 最高法院王胜俊报告少了“透明”二字/陈杰人
  • 谁砸烂了上海法院/黄玉琴
  • 反了!内蒙古法院居然以下犯上/陈杰人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三封上访信/吴田丽
  • 评:海淀法院集体受贿非法强拆!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一封上访信/吴田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