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王全章律师:西安长安区法院的一记耳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王全章
  
王全章律师:西安长安区法院的一记耳光

图1:袭击董前勇律师的西安长安区法院工作人员赵一平
    
    王全章律师:西安长安区法院的一记耳光
    
    图2:被砖厂老板的儿子陈驰开车撞伤失去劳动能力的村民王德占
    
    王全章律师:西安长安区法院的一记耳光
    
    图3:当地警方发布的在逃人员信息表故意更改了陈驰的出生年份
        
    
    “你妈XXX”,伴随着一句当地方言的咒骂,“啪”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向董律师打过去,人群发出一片惊呼,我回过头去,发现前勇律师的眼镜掉落在地上,前勇回过神来,抓住打人者的衣领,大声质问:“为什么打人?!”   
    
    
    2010年12月7日,“中国宪法日“的第三天,“世界人权日”的前三天,我和董前勇律师前往西安市长安区法院为一个案件的被告人开庭。
    
    
    
    这个案子本来是很简单的,起因于村委会和承包村集体的砖厂的一个经济纠纷,多年来村集体的砖厂被外村人承包,但是村民却没有得到一分钱的承包费,2005年经过民主选举,新的村委产生,决心讨要承包费和查清村庄的旧账。村民经过上访、诉讼没有任何结果,只好通过自力救济的方式,但是砖厂承包者和党支部书记长期合作,党支部书记和民选村委会不合作,据说砖厂的承包者的哥哥和当地公安局长有合作,事情开始变的复杂起来。
    
    
    
    在村民断路,断水的过程中,砖厂承包人席养峰纠集了一群社会青年手持半米长的短棍对村民进行殴打,当场有两位村民胳膊被打骨折,随后发生了更加危险的一幕:砖厂老板的儿子陈驰驾驶车辆冲向村民,在距离村民十米的时候,突然加速,先是撞死了一条狗,接着撞向了人群,老实巴交的村民王德占来不及躲闪被撞飞一米多高,昏死过去,另外有三四名村民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一场经济纠纷的民事案件久拖不能解决,终于演变成一桩刑事案件。
    
    
    
    人群被激怒了,义愤的群众开始追赶驾车行凶者,他们将在砖厂的车辆砸了个稀巴烂。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人物扮演了一个奇怪的角色,就是当地派出所的指导员朱东源,在冲突发生后,根据他自己的描述:“当时我深感我是人民警察,应当无条件的保护群众的人身安全不受侵犯,我就不顾个人安危从原来所站的地方跳下去,顺着最近的一条路赶紧跑向被打倒的砖厂人员,我跑到跟前对村民大声说,我是派出所的警察,你们村民都不要打了!”
    
    
    
    但是被告人王武琴对当时的情景描述是:“现场有一个陕北口音的男子,没有穿警服,也没有出示证件说,你别砸车了,这车贵的很….我是派出所的”。
    
    
    
    结果是这个指导员也被打了。
    
    
    
    再后来的结果是,村长高强、村民王武琴被抓捕,罪名是寻衅滋事罪。
    
    
    
    寻衅滋事罪是过去流氓罪分解出来的一个罪名,其犯罪构成的基本动机是无事生非、寻求刺激。
    
    
    
    而高强本人平时做生意,在连续两次被选为村长期间,自己拿出6万元为村民架设自来水管,自费为村庄学校更换桌椅。
    
    
    
    王武琴,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村妇女,2001年儿子因患尿毒症去世,2006年6月丈夫因心肌炎梗塞去世,目前在村中开一个小卖店,和一个26岁的女儿相依为命。
    
    
    
    这样两位村民被抓了起来,还有几位村民成为“在逃人员”。
    
    
    
    在控方的搜集的证据中,没有任何关于对砖厂承包人率众袭击村民、冲撞村民的调查和指控。但是砖厂承包者的儿子陈驰却被网上在逃人员,公安机关在逃人员信息表上标明:陈驰驾驶一辆无驾照黑色伊兰特的车撞向村民,致使王随印等人不同程度受伤,后陈驰外逃。
    
    
    
     让人感到更加惊奇的是,这个在逃人员的信息和其本人真实的信息并不一致,换句话说,陈驰目前仍然可以自由的使用身份证而不被侦查。据村民说,陈驰本人正在家中举办婚礼。
    
    
    
     12月5日晚上11点四十分左右,开庭前一天,又有四位村民被长安警方抓捕,这四位村民中一位是高强的亲哥哥,一位是高强的叔父。
    
    
    
    12月7日,经过长达八个月的漫长的羁押,对高强、王武琴的审判终于开庭,11月3日有过一次开庭,当时因为时间安排短暂很快就休庭。
    
    
    
    开庭之前,法院不对律师进行书面通知,时间改来改去,我要求他们出具书面通知,刑事审判庭的马姓女法官说,我们就是电话通知,我说,法律上有规定电话通知吗?这位马法官说,你还挺难缠。
    
    
    
     最后,我们还是得到了书面通知。
    
    
    
    当两位被告人被押到审判席的时候,我们惊讶的发现,这次不仅高强被戴上了脚镣,王武琴也被戴上了脚镣,董律师要求打开,合议庭的每一个法官都表示出了极不耐烦的样子,审判长当场表示拒绝,我说,鉴于对合议庭能否公正审判本案的怀疑,辩护人保留请求合议庭回避的权利。
    
    
    
    合议庭的法官被冰水激了一样噌地站了起来,审判长马上宣布退庭。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合议庭继续开庭,审判长要求辩护人出示打开被告人脚镣的依据,董律师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文件,我则拿出联合国《囚犯最低待遇的规则》。
    
    
    
    最后审判长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文件,开庭的时候要打开被审判人员的戒具——我们内心高兴坏了,以为抗争取得了初步的胜利——审判长接着说,合议庭决定,拒绝打开其脚镣!
    
    
    
    法庭调查继续,检察官表现出了非常细致和专业的一面,对每一份证据都认真宣读。庭审在缓慢的进行。
    
    
    
    下午,就在开庭前,发生了上面的一幕。如果继续找原因,是董律师回头对打人者说,师傅,麻烦开一下灯。再往前推,就是我跟打人者要求他打开刑事审判庭的门,因为马上要开庭了。打人者(事后得知是法院工作人员,叫赵一平)发现不妙,伺机逃跑,被愤怒的旁听群众捉住,扭送到附近的派出所。
    
    
    
    派出所的民警黄军旗面对群情激昂,要求他们撤离,说只要两个人留下作证即可,我说,凡是知道事实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你有什么规定只要两个人作证,这位警官先生说,我的嘴就是规定。
    
    
    
    法院刑事审判庭的女法官也过来了,竟然对村民说,“你们就知道喊,谁看见打人了?谁看见打人了?”
    
    
    
    我这个时候才感到自己极度的疲惫,在开庭前的前一天,我们带领被告人的家属,到西安市检察院举报公安人员徇私舞弊篡改犯罪嫌疑人信息使其逃避侦查的行为,我们到侦查监督处要求检察院监督公安机关不履行侦查职责的行为,举报中心的工作人员一听是举报公安局,脸色立刻大变,连连摆手说不受理,连材料都不接。我们到市公安局举报砖厂老板和村支书勾结殴打袭击村民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时,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说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我们到长安区法院对村民受到的伤害提起刑事自诉,法院也拒绝受理!
    
    
    
    这一记耳光,声音清脆,干净利落,手法专业,虽然没有打在我的脸上,却深深的警醒了我,在我们的面前,有一张巨大无形的网,这张网没有规则,盘根错节,透过这张网你看到只有两个字:利益。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小小的砖老板能够一手遮天,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公务员能够如此嚣张?他们都是这张网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古城西安,这个有着浓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城市,曾经带给我无限美好的印象,我陶醉于他埋葬着唐玄奘尸骨的灵塔,每一个动人的传说,各式各样可口的小吃。长安法院的这一记耳光,就像钟楼上的钟声,挥之不去。
    
    
    
     2010年12月9日凌晨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Modified on 2010/12/0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民选村长“高强案”中被打律师验伤情况(图)
  • 陕西维权村长高强案开庭前又有四村民被刑拘(图)
  • 陕西维权村长高强涉嫌“寻衅滋事”案开庭审理
  • 民选村长高强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退回侦察
  • 中国北方发生入春后首次高强度沙尘天气(图)
  • 千万吨高强放射大陆四散 核废料倾长江
  • 新任人大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高强汗颜回应“国账出错”(图)
  • 人大主席团4新人:高强吉炳轩姜异康巴特尔(图)
  • 高强任人大财经委副主任
  • 高强当选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图)
  • 张茅将接掌卫生部:高强自曝赴任人大财经委(图)
  • 高强将离任卫生部书记,医改方案制订主管张茅补缺
  • 高强怒斥三鹿:毒奶粉瞒半年 (图)
  • 高强表示,后年医改要初见成效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丑陋的卫生部副部长高强(图)
  • 大陆媒体还在愚民(国内媒体是如何对高强谈话做手脚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