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计划生育绑架案的李红梅因医院拒绝出具病历无法出院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7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夏雪报道)安徽省合肥市岗集镇居民夏登柱妻子李红梅,于7月15日下午被岗集镇政府计划生育工作人员绑架到双凤医院做绝扎手术,后李红梅带着女婴在该院一直住着讨说法。12月7日下午,李红梅要求出院,但医院拒绝出具出院小结或其它检查单、住院证明,在交涉不成的情形下,李红梅被迫继续留在医院。 (博讯 boxun.com)

    
    安徽省合肥市岗集镇居民夏登柱妻子李红梅在生育头胎孩子仅24天即被岗集镇计划生育工作人员绑架到合肥双凤医院做绝育手术,在面临如果不同意手术即将婴儿抱走的威胁下被迫签了手术同意书,在做了输卵管绝扎手术、在与家人失去联系达26小时后才联系上家人。为此,亦因当时身体不适,李红梅带着女婴在医院坚守,要求政府就其母婴二人被绑架到医院做手术一事给个说法。其后委托安徽省著名异议人士马粮钢先生向法院提起诉讼,而长丰县人民法院因上级机关的干预却做“暂时不立案”处理,且不出具法律文书,如此则堵塞了李红梅通过司法机关维权的途径。
    
    如今,在长期坚守不利于母婴健康的情形下,李红梅决定出院回家。可是,其丈夫夏登柱找医生要求出具出院小结遭拒,要求出具住院证明及检查单亦被拒绝。双凤医院的庞芹大夫称:李红梅不属于住院病人,按常规做过绝扎手术后就可以出院,当时因李红梅身体不适才留院观察,谁知竟住到现在。当时是镇政府领导送来的,你们也没办法,从8月15日后政府就未支付费用,我们也向政府打过电话反映过,医院不可能在未支付费用下就出证明,否则无法对政府交代。医院同情李红梅的遭遇,所以没有驱赶李红梅出院。
    
    当时在场的马粮钢先生提出不管费用谁出,李红梅与医院是医患关系,医院应有病历和相关检查单,否则医院是不能对李红梅做手术的,病历和检查单应交给李红梅。
    
    庞芹大夫称:由于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医院有配合政府的义务,在8月15日已经出具了《计划生育手术证明书》三联单,其中给了李红梅一联,其它医院和镇计生办各一联,至于病历和检查单医院要存档,按规定保存二十年。
    
    庞芹大夫又称:医院和李红梅之间不是医患关系,而是计划生育关系,其中牵涉到政府、李红梅及医院三方;鉴于这种关系的特殊性,病历和检查单是不能给的。在谈话中,庞芹大夫又称:医院和你们一样都是弱势,医院也要生存,李红梅要出院医院不会干预。
    
    马粮钢先生表示:医院应与岗集镇政府联系解决问题。
    
    庞芹大夫回答:李红梅出院后会有人来买单的,住院观察证明是不会随便出的。就夏登柱提出的李红梅到医院做手术是被绑架来的,签字是被迫的事,庞芹大夫表示:当时镇政府官员在场,计划生育医院必须配合政府,医院也没办法。
    
    之后,庞芹大夫到病房治疗病人,夏登柱与马粮钢先生等人回到李红梅的病房。在李红梅病房众人正在商量如何处理此事。大约20多分钟后,庞芹大夫来到病房,提出夏登柱可以与岗集镇计生办联系,又表示医院费用夏登柱、李红梅夫妻俩出了后也是由政府买单,至于病历和检查单,只要政府同意就可以复印给李红梅及家属。
    
    最后,李红梅与丈夫夏登柱商定,李红梅不出院,夏登柱将于近期赴京上访讨说法。
    
    在国家保护人权的规定已经写入宪法的情况下,在提倡以人为本、社会和谐的当今社会,李红梅母婴被政府绑架到医院做绝扎手术一事,不仅不能获得司法救济,就连要求医院出具病历、出院小结(或观察日志)、检查单,都难以实现,这就是对国际上承诺做负责任的大国的中国,公民的权利都不能保障的国家又岂能对国际社会负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徽李红梅母婴被绑架案行政起诉状
  • 安徽李红梅母婴被绑架案有新进展
  • 李红梅母婴被计生干部绑架案的行政起诉状(图)
  • 李红梅母婴被计生干部绑架案的起诉书被法院拒收(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