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虎头蛇尾,改革已陷入滞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02日 转载)
      滞胀是经济学的一个名词,指的是物价普遍上涨,但同时,经济却停滞不前,失业高企,社会陷入一种不景气的状态。借鉴经济学的滞胀概念,我认为,当前的改革也已经陷入了一种滞胀状态。从客观现实来看,中国社会有改革的需求,就好比物价有上涨的趋势一样;然而,社会却失去了改革的动力,改革迟迟推行不下去,即使出台了一些改革措施,最后也是虎头蛇尾,不了了之,就好比经济停滞不前一样。
    
     (博讯 boxun.com)

      最近的两则新闻印证了我的判断。11月22日,有媒体报道,发改委正在调研启动中央国家机关公车改革,厅级以下干部专车将取消。翌日,发改委作出回应,称没有新的文件出台,所谓调研,只是对今年两会期间政协委员关于公车改革的提案进行回应。另一则报道说,广东在2008年底推行的事业单位养老改革,因遭遇以教师为主体的事业单位人员的坚决抵制,而不了了之,无疾而终。
    
    
      车改十多年前就在做方案了,期间虽然少数地方进行了所谓的改革,但国家层面的改革一直闻而不动,到现在还未拿出一个确切的方案。事业单位的养老改革国务院虽然在2008年初出台了一个方案,并选取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五省市进行试点,但迄今5家试点省市没有一家真正推开,谁也不愿开这个头。公车改革和事业单位养老改革的长时间停滞不前,无疑会挫伤人们的积极性和热情,民间这几年对车改的热情就比以前少多了,至于养老改革,不但遭到改革对象的反对,除公务员外的其他群体,赞成的也不多。
    
    
      问题的症结就在于,我们所有的改革,都是由行政主导——确切地说,是“内部人主导”。行政主导的改革当然是尽量使改革有利于行政部门,而改起别人来,则毫不留情。这些年来,我们看到,各个部门都借口改革,纷纷“开发”适合于本部门情况的“以权谋私”方法,并通过立法将这些方法“制度化”,保护自己的权力。
    
    
      例如,在养老改革中,中国现在的制度是分割成四块,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企业职工和农民分别有不同的养老。企业缴纳的养老费比率在全世界差不多是最高的,达到企业职工基本工资的28%,但职工退休后拿到的养老金差不多又是全世界最低的,公务员的养老则有国家财政兜底,旱涝保收,事业单位职工养老现在参照公务员管理,但也开始逐渐向企业看齐,农民的养老则聊胜于无。
    
    
      对这种不合理的、有悖社会正义的养老制度,社会一再要求改革,特别是对公务员的养老,社会意见很大,然而,养老改革由行政操刀的情况下,刀锋指向却是事业单位,对改革公务员养老的呼吁,则置若罔闻,如今干脆用法律将公务员的养老特权固定下来。前不久通过的社会保险法就对公务员的养老网开一面,由国务院另行规定。
    
    
      可以说,这样的改革,得益最大的,自然是行政部门,还有被政府赋予垄断权力的部门,他们利用自己的地位优势,把转型中的制度变成了永久性、排他性地施惠于自己这个群体的结构。即便迫于民意压力,不得不对自己“动刀子”,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在行政主导改革下,改革者最大化自己利益的手段,一般是用货币来赎买权力。这在车改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现在的车改试点,大致为三类模式:一为公车货币化,二为公车集中管理,三为两者模式的结合,但无论哪种模式,均不外乎是用货币去换得官员放弃行使特权。当赎买以一种政府政策的方式公开推行,而且面向整个公务员阶层后,就等于以改革的名义确认公车私用以及贪污腐败为合法。那么,这样的改革会产生什么后果?
    
    
      首先,不断以赎买方式作为限制、取消公务员特权的手段,短期内或许很合算,但不断增加的赎买项目,最终会使整个财政不堪重负,甚至有被拖跨的可能。
    
    
      其次,公务员群体既是这些改革的对象,同时又是其决策者和操作者,但作为利益团体,他们有着自己的利益偏好,为了满足其利益偏好而用赎买的方法,将会导致一个荒谬的结论,即腐败是应该的,不腐败反而不应该,从而客观上鼓励他们去腐败。
    
    
      其三,公务员是公共服务、社会公正和社会秩序等公共品的生产者。事实上,可以把公务员看做是权力这种资源的垄断者,从而,他们也就具有一切垄断者所具有的通病,即用质次价高的产品谋取垄断利润。既然官员们靠垄断权力卖高价钱是合法的,那么其他垄断者这样做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所以,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反垄断。
    
    
      最后,如果赎买策略使用过于频繁,会在权力体系内产生一种自我强化机制,有可能对部分官员产生负效应,使其更加缺乏对自身权力性质的正确认识。特别是,如果每一次改革都是以官为本,以权为本,那么,必然会强化官本位传统和特权体制,这样,纳税人为了得到本来属于自己的权利也就不得不付出更多的代价,从而使改革适得其反。
    
    
      事实上,车改的赎买后果已经显现了出来。某些地方发给官员的车补,竟然高过工资。但与此同时,公车私用的现象并未减少。
    
    
      从近年的情况来看,改革的行政主导,会造成民众心里有一种严重的被剥夺感,导致贫富和官民的对立,使得改革丧失正当性,陷入一种滞胀状态。只是在早期,民众还未显示出力量,很多有损民众利益的改革举措得以强行通过,而现在,再要强推一些民众认为可能会损及他们利益的改革就不那么容易了,必定会遭到他们的坚决反对,此次广东事业单位养老改革的夭折就显示出了这点。
    
    
      所以,改革要走出滞胀局面,不能再继续目前的内部人主导的改革样式,必须转向有民众广泛参与的、有他们利益表达的改革,让民众能够在制度创新中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而不是被动等待改革加诸于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凝聚改革共识,开创出改革新局面。
    
    来源:中国经营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坚:滞胀是社会公正性困境的经济性后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