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7)法国案例;非典、毒奶粉的教训/陈秉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8日 转载)
-《尘封的抗争与呐喊》续篇

    【本文作者:陈秉中,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局级干部
     爱知行研究所发布】 (博讯 boxun.com)
七、法国输血引发的事件和我国“非典”及河北省“毒奶粉”事件的处理是高悬之镜


1、 法国输血引发的艾滋病毒传播事件
    据法国报纸1990年代披露,法国输血引发的艾滋病毒传播事件发生在1980年代。到1985年底,在法国国家输血中心定期接受换血治疗的3500名血友病患者的检测中,有一半感染艾滋病毒,其中200人已经死亡,其它疾病患者因输血有7000人感染上了艾滋病毒。1991年,法国《世界报》揭露了这起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重大案件,引起了国际社会震惊。
    据《世界报》当时文章揭露,国家输血中心在确知血液受感染之后,仍然将血液制品投入市场。当时,有人指责是前总理法比尤斯挪用艾滋病研究专款、截留血液测试中心的经费等造成了这起严重事件。此案于1991年披露报端,引起舆论大哗。
    历时7年之久的法国“输血感染案”后来有了进展。预审委员会根据对前社会党总理法比尤斯(后任国民议会议长)及两名前部长富瓦和艾尔韦于任职期间在“输血感染案”中犯有“非有意杀人罪及非有意损害他人身体罪”的指控,作出了将他们移送法国法庭进行审判的决定。案件异常复杂,多次反复。
    经过7年的激烈争论,共和国总检察长布尔日兰曾先后两次要求对前副总理和两位部长不予起诉,但是预审委员会的3位法官不肯轻易了结此案。他们坚持认为3位前责任人对“输血感染案”难辞其咎。鉴于法国最高法院发表的声明,他们主张对3人的起诉改为“非有意杀人罪及非有意损害他人身体罪”。
    经过审查,预审委员会认为前总理法比尤斯犯有5项轻罪,其律师没有吐露具体指哪5项。对前部长迪富瓦的具体指控是3项“非有意杀人罪”和2项“损害他人身体罪”,前卫生国务秘书艾尔韦的罪名共达7条。总检察长布尔日兰在其公诉状中,以严厉语气谴责前卫生国务秘书艾尔韦的“轻率”和“不负责任”的行为。
    法国政府将商业利益置于大众健康之上的行为引来社会声讨,社会各界对这种行为义愤填膺。人们责问:卫生部门为什么迟迟未作出献血者必须接受艾滋病毒检测的规定?美国1983年就发明了将血液加热至56℃便可以消灭艾滋病毒的技术,并于第二年规定必须给血友病患者使用经加热处理过的血液,为什么法国拖到1985年7月才作出相应的规定?为什么输血中心要把受感染的血液投放市场?
    1991年10月下旬,涉嫌此案的国家输血中心主任加莱特、前卫生部部长雅克及卫生部实验室主任耐泰被起诉。
    但是,国家输血中心主任加莱特和前卫生部部长雅克却在一周前曝出更多内幕,声称自己是替罪羊,真正应当负责的是当年的总理法比尤斯和财政部长贝雷戈瓦,是他们挪用了艾滋病研究专款,并截留血液测试中心的经费等等。前总理法比尤斯立即予以反驳,并对雅克提出诽谤诉讼。随着更多内幕被揭露,这场争论把10多个政界人物牵涉进去。
    1984年秋,美国卫生当局建议对血浆实施加热以杀死艾滋病毒。次年法国教授蒙塔尼埃等人发表的研究报告证明了加热血浆的有效性,且里尔的输血中心已制取出加热血浆。另外,同年3月一项研究报告证明,未经加热处理的血浆制品已遭污染。可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输血中心在使用加热消毒血浆的同时,继续使用遭污染的血制品,直到10月才停用。针对这种情况有关机构指出,1983年5月,美国发现一个出生婴儿因输污染血死亡,随后美国一举销毁了全部6000包可疑血浆。
    还有,1985年2月,美国阿博特研究所就其检验血液艾滋病毒的试剂,向法国提出申请,4月在亚特兰大举行的世界第一次艾滋病大会提出,应对献血者进行检验。法国政府到6月才发布验血的决定,8月1日才执行。起诉书说,法国推迟向阿博特试剂颁发许可证,为的是保护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同类产品。有的受害者愤怒地说,一剂试剂只有区区20法郎,可政府却以国家利益为借口置民众生命于不顾。
    不管怎样,由于一连串的决策失误,法国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的人数在欧洲各国最多,其中有老人,有青壮年人,还有两岁和五岁的儿童。
    到1999年2月26日,6年前成立的法国共和国司法法庭结束了庭审过程。前国家输血中心主任被判处4年监禁和10万美元的罚金;前国家输血中心输血研究部负责人被判处4年监禁缓期2年执行;上述二人共同向受害人支付158万美元的赔款。 卫生部长因此事引咎辞职。
    前总理和部长均坐在庭审的被告席上,这在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提起这桩污血案,谁都会不寒而栗,百感交集。它致使众多血友病患者和其他受血者感染上艾滋病毒,其中有近300人直接因之死亡。是一系列严重失误酿成的一场人间悲剧。直接责任人已被判刑,而且在政治层面上,追究前总理和有关部长的责任。
    法国政府担心此事会酿成政治危机,提醒人们“谨防把争论变成政治斗争的工具”。1991年10月29日,为平息事态,法国政府宣布彻底改组国家输血中心。密特朗总统也接见血友病协会主席,表示受害者将得到公正赔偿。
    舆论认为,法国输血中心暴露出的种种弊端,如管理不善、人浮于事、官僚主义严重等等,只不过是人们谈论了很久,却始终未能根除的“法国病”的一次大复发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说,对这个事件应该负责的是整个法国政府。
    这就是一错再错酿成悲剧的法国污血案。
    

2、我国“非典事件”的发生与处理
    
    “非典”是非典型肺炎的简称,其医学名称是“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英文缩略语为SARS。
     SARS于2002年11月在我国广东省首先爆发,广东省也是SARS最严重灾区。该病爆发之初,广州市和广东省政府一直没有发布相关讯息,也没有向香港方面通报情况。我国政府当时禁止当地媒体报道SARS的流行情况,当地政府也引导媒体“不要过度渲染”该地区的疫情,说是以免引起民众恐慌。随后中国政府在国内封杀了关于疫情的讨论,对SARS的消息一律消音,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3年4月上旬。我国政府在2003年2月之前一直没有根据有关疫情报告制度向世卫组织通报广东地区的疫情,也没申报疫情的蔓延情况。
    2003年3月,SARS传至香港,引起了当地传媒高度重视。 然而此时相关的疫情报道在内地仍然被封杀。4月初,卫生部于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卫生部部长张文康面对国内外新闻记者高调声称,SARS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并说在中国、北京工作和旅游是安全的;北京当时SARS病例只有12例死亡3例。他还说,在北京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直至中国卫生部部长张文康于4月中旬被停职,疫情封锁方被解除。
    解放军301医院的退休医生蒋彦永认为卫生部长张文康在新闻发布会上没有透露实情,当时的情况远比他说的要严重得多。蒋彦永当时得知,仅解放军309医院就有40名病人,死亡6例;过了一天,增加到60个病例,死亡7例。蒋彦永同时知道解放军302医院也有40个SARS病例。所以蒋彦永认为张文康公布的数字严重缩水,这是对中国人民、卫生部门的误导,是对人民健康不负责任。蒋彦永接着依次向上级主管、国内媒体写信反映情况,但都没有结果。
     无奈之下,蒋彦永最终向美国《时代》杂志揭露了中国的SARS疫情。这样相关情况才在国内公开发表。人们这时才了解到大陆的SARS真实疫情远比官方公布的严重。世卫组织对中国提出了旅游警告,并对中国政府提出批评,把北京列为疫区。国际媒体纷纷指责中国政府由于隐瞒疫情导致非典病毒在全球扩散。
    在疫情揭露后,因面临国际社会指责,中国政府曾多次公开道歉,并接受世卫组织协助调查。世卫组织于2003年4月进入中国广东省,与当地政府合作,进一步调查疫情发展状况,以共同阻止疫情进一步扩大,继而世卫组织将香港、新加坡、多伦多、河内、台湾、中国大陆广东和山西省列为疫区。
      之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警告地方官员,瞒报少报疫情的官员将面临严厉处分。中国政府并再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北京的疫情从原先报告的37例增加到339例。会后几个小时,党中央和国务院分别宣布撤消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和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党内职务,接受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和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辞职。
    国务院并同时宣布,原定5月1日开始的五一“黄金周”暂停施行,北京多所高校宣布停课。紧接着北京市宣布全市的中小学停课两周,以确保疫情不会在校园内扩散。同时,从部队和北京市各医院抽调力量,在北京紧急建立了专门收治SARS患者的小汤山医院。
    由于受SARS疫情影响,原定于在中国举办的国际足联女子足球世界杯移至美国举行,国际冰球联合会宣布取消原定于北京举行的2003国际女子冰球冠军赛,还有其它有多场体育比赛和热身赛被取消或更换主办地。此次SARS疫情对航空和旅游业造成重大影响,广东和香港的宾馆入住率明显下降,香港 则由於SARS疫情导致市面一片萧条。
     疫情公开后,在世卫组织的配合下,由于我国采取了一系列防治措施,SARS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世卫组织6月下旬先后将将香港及中国大陆从疫区中除名,解除北京旅游警告。 7月将台湾从疫区中除名。至此,震惊世界的SARS事件暂告段落。
    从上述情况可以清楚看出,封锁和隐瞒疫情所造成的损失和代价是相当沉重的,造成的恶劣国际影响是惨痛的,卫生部门在处置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失当教训,也是极为深刻和需要反思的。当然,最后党中央和国务院对SARS事件的公开处理还是颇得民心的,也为今后公开透明处理类似事件开了先河。

3、河北省三鹿毒奶粉案的发生与处理
    河北省三鹿集团使用含有三聚氰胺的原奶生产的婴幼儿奶粉流入市场后,导致全国众多婴幼儿因食用含有三聚氰胺的婴幼儿奶粉引发泌尿系统疾患,多人死亡。国家投入巨额资金用于患病婴幼儿的检查和医疗救治。
    国务院为这一重大安全事故的发生专门成立了事故调查和处理小组。查清了生产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原料的来源、产地、数量、流向、非法消销金额和造成的恶劣后果。并追查未售出毒奶粉数量和流向,对未售出的毒奶粉进了封存和销毁。
    法院最后对三鹿集团及其原董事长田文华和其他18名被告判决是,被告单位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罚金人民币4937.4822万元;被告人原董事长田文华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对她个人处以罚金人民币2468.7411万元。
    在宣判的三鹿系列刑事案件中,生产、销售含有三聚氰胺的“蛋白粉”的被告人高俊杰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死缓,被告人张彦章、薛建忠以同样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他15名被告人各获二年至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国家对因服用毒奶粉患病和死亡的婴幼儿做出了治疗和赔偿的要求。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为此引咎辞职。
    国家对这一案件的公开审理,受到好评。
    
    (待续 八、导致艾滋病暴发流行被掩饰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
    
    有关中原艾滋病暴发采访:
    [email protected]
    1-267-988-5266 (美国 万延海)

(Modified on 2010/11/2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6)河北、山西等省先后发生卖血和输血导致感染/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5)河南省血祸殃及全国/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4)最初发现艾滋病疫情并“报警”的人/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3)“血液经济”的始作俑者是何许人/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2)“血液经济”最大的获利者和受害者 /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1)/陈秉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