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5)河南省血祸殃及全国/陈秉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8日 转载)
-《尘封的抗争与呐喊》续篇

    【本文作者:陈秉中,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局级干部
     爱知行研究所发布】 (博讯 boxun.com)
五、河南省血祸殃及全国

    卖血引起的河南省艾滋病问题是21世纪初中国最为敏感也是世界对我国关注的焦点之一。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凸现在人们面前:当年河南流向全国的由受过艾滋病毒污染的血浆,留下了难以医治的祸根。越来越多因为使用过“河南血浆、河南血制品”而感染艾滋病毒的患者已经进入艾滋病发病阶段。
    《中国青年报》(记者 包丽敏 龚瑜)2003年报道,上海市的吴忠泽做梦也没想到,有比儿子涛涛得血友病更糟糕的事。13岁时患病的涛涛1998年被诊断得了艾滋病,两年后,在花费了巨额医疗费之后,15岁的涛涛不治身亡。
    涛涛并非惟一因为使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毒的血友病患者。据吴忠泽和一些病友统计,当时上海至少已有55位血友病人感染艾滋病毒并已经开始发病。而那些感染了艾滋病毒尚未发病的病友究竟有多少,未见公开报道。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以及国内多个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用原料血浆有相当多的份额来自河南省。河南省当年被大量污染的血浆正在全国各地显露出祸根。 而这些收集起来的无数吨重的全血和血浆,流入医院、流入生产血制品的工业流水线。
       上海部分血友病人的共同点是因患血友病,长期使用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简称上生所)生产的血小板第八凝血因子,因而感染了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
    据媒体报道,2003年11月,中国血友病病友联谊会副会长孔德麟和一位病友代表上海市55名血友病患者向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写了一封“紧急求助信”。
    “我们需要人们的关注。”2003年11月,孔德麟在接受采访时说,“双重的疾病让我们无法生活下去,我们是全国部分集血友病、艾滋病、丙肝三种重病于一身的疾病患者。确切地讲,我们是因血友病,长期使用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冻干人凝血因子’而感染艾滋病病毒、丙肝病毒的血友病人。”
      “1996年以前,上生所生产的‘冻干人凝血因子’在生产工艺中没有进行病毒灭活处理,该药品中带有艾滋病病毒、丙肝病毒。根据卫生部‘卫药发(1995)第55号’文件的要求,上生所1995年底停止生产这种药品。但已造成了在这之前因使用过该所生产的‘冻干人凝血因子’的血友病人感染了艾滋病毒的一场灾难。根据准确统计,仅上海市的血友病患者中有55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有10余人由感染者转为艾滋病人,并有数名艾滋病人已经病亡。”
    “我是在1998年就开始注意了这个问题,”孔德麟说。从那时他开始关注血友病病友中感染艾滋病的人,“起初,我找到了10多位这样的人,可到现在,在上海能联系上的已经有55个人了。”孔德麟行动不便,每天守在电脑前上网,他和另外几个病友在中国医学科学院的帮助下建立了“中国血友病之家”,并开设了网站,通过互联网,他们把全国病友联系在一起。
    孔德麟说,“我们要争取共同的权益,现在只能自己救自己”。他们中的多个病友在查证感染了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后,多次找到上生所协商解决赔偿等问题,但上生所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接着,他们向上生所所在地上海市长宁区法院起诉,但是能够受理的却是寥寥无几,即便是一两个开庭的案子,都是判原告败诉。2003年8月以后,长宁区法院明确表态,他们不再受理涉及上生所的这类案件。在通过起诉等手段争取权益的过程中,先后有10几个病友死于艾滋病,这让孔德麟等人感到时间紧迫。2003年11月中旬,孔德麟等人来到北京,寻求媒体的帮助。但是经过数天奔波,愿意听取他们声音的媒体几乎没有,“下一步怎么办?”孔德麟问自己,无奈之下,他决定上书总理。在给温家宝总理的“求助信”中,他提出4点请求:(1)请敦促有关部门参照上海市政府对此事件的做法处理,即向全国此类血友病的受害者提供艾滋病和血友病方面的免费治疗,另外每月给予1000元的生活补助,以解燃眉之急;(2)提供治疗丙肝的医疗费用;(3)请各省、市政府组织对曾经使用过上生所生产的“冻干人凝血因子”的血友病患者进行艾滋病病毒和丙肝病毒的检查,并及时给予感染这些病毒的患者提供治疗;(4)请敦促有关部门及时做好相关赔偿工作。
    “但愿温总理能听到我们的声音。”
    孔德麟通过互联网逐步联系到全国10多个省市已感染艾滋病毒的血友病人。“东三省有两个,在北京,前几天刚刚在协和医院确诊了1个,浙江、广东、江苏、安徽等省份都有这样的病人。”
    “上海有血友病患者500来人,艾滋病毒感染率为百分之十几,如果按照这个概率估算,全国的血友病人中感染艾滋病毒的怕有上万人。” 孔德麟在向记者陈述时,对血友病群体表示出了担心。
     追溯上生所从河南省采购血浆的时间,可以上推到1992年。正是从那时开始,河南农民卖血逐步达到了高潮。河南的血头从卖血农民那里采集到没有经过化验的血浆之后,混合在一起将其成袋成批地卖给了上海和武汉的生物制药企业,制成白蛋白、球蛋白、干扰素和血小板第八凝血因子之后,这些药品被卖向全国。
    一位卖过血的河南农村青年说,“我现在还能记得当年的情景。”他记得当年有“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字样的车辆经常出入他们的村庄,拉走大量血浆。
    这是绝对恐怖又无法躲避的现实 。
    孔德麟说,“我找过美国著名的制药企业拜尔公司,他们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我,1995年之前,河南方面曾经送给他们10个血浆样本,结果查出了其中的6个样本为艾滋病毒阳性。他们拒绝了河南拟卖给拜尔血浆的意向。孔德麟说,当时中国的技术达不到美国检测的标准,结果是大量携带有艾滋病毒和乙肝、丙肝等多种病毒的血浆在国内的企业被制成了生物制品。
    河南省卫生厅披露的资料显示,当年在河南省自建采血点的有上生所等33家生物制药厂。直到1996年,这些药厂生产的药品还在使用。
    血友病治疗主要是定期注射血浆冻干浓缩制剂或冷沉淀制剂。每一批号浓缩制剂来自2000-5000名不同供血者的血浆,只要其中任何一份供血者中有艾滋病毒,制剂就会全部被污染,接受治疗的血友病人也就随之被感染,一个也跑不了。我国1985年发现艾滋病毒感染者中,有4例就是由于输入了从外国进口的血液制品被感染的。
    北京一位从事艾滋病研究的专家对媒体说,“全国在1996年之前对使用过血浆制品的病人应该进行一次普查。” 那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因为没有人能够计算出当年从河南农民的血管里流出了多少携带艾滋病毒的血浆,这些血浆又被血头卖向何方?但有一个现实无法回避,那就是1995前的河南血浆中的艾滋病毒,在潜伏了5-10年之后,会在越来越多的人身体内发作。
    甲型血友病患者缺少的是第八凝血因子,治疗这种病最主要的手段就是给病人体内补充血小板第八凝血因子。作为药物的血小板第八凝血因子是血液制品。1995年之前,国内甲型血友病患者大量使用的是上生所生产的“冻干人凝血因子。”
     可以说1995年之前,中国在政策和法律没有对凝血因子制剂做病毒去除或灭活的严格技术要求。而一些发达国家早在1980年代中后期便开始规定,包括各类凝血因子类血液制剂须经病毒灭活或去除工艺处理。这些国家有过惨痛经历。美国最早发现的艾滋病人中,就有因使用血液制品而感染艾滋病毒的血友病人。今天,中国不少医学专著里都可以看到当年“特别是血友病患者输血及血液制品引起的艾滋病毒感染率很高”的记述。
    
    (待续 六、河北、山西等省也先后发生了卖血和输血导致艾滋病感染的严重事件
    
    有关中原艾滋病暴发采访:
    [email protected]
    1-267-988-5266 (美国 万延海)

(Modified on 2010/11/2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4)最初发现艾滋病疫情并“报警”的人/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3)“血液经济”的始作俑者是何许人/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2)“血液经济”最大的获利者和受害者 /陈秉中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1)/陈秉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