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焦作非法采煤行为疯狂 乡政府称没有这回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7日 转载)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曾经以“煤城”著称的河南焦作,几年前面临着资源枯竭的窘境,但是经过几年的努力,河南焦作依靠北倚太行、南临黄河的地理优势,成功实现了向全国优秀旅游城市的转型。
     (博讯 boxun.com)

      然而,随着近段时间煤炭价格大涨,有人却打起了本已弃之不用的低产出煤矿的主意。有些非法采煤的行为更是到了疯狂的程度。
    
      挖黑煤 黑上卖
    
      根据听众的举报,记者昨天来到位于修武县西村乡东交口村西南部的毁地现场,一眼就看到整个山体黄土裸露,3台挖掘机正在抓紧施工。沿太行山南麓20多亩的地面上,被挖出一个个5到10米的深坑,堆在一旁的土堆有7、8米高,来往穿梭的大卡车将挖出的土灰和煤灰运往山下。村民告诉记者,白天挖掘机挖掘剥离土层,晚上则主要挖掘土下面的煤层,一般情况下, 2到5米深就可以挖到煤层:
    
      记者:现在挖的是土?
    
      村民:白天就是挖点土,土下面是逊,就是煤面了。
    
      记者: 他啥时候卖呀?
    
      村民:一般都是黑上卖了,晚上卖。
    
      记者:晚上有拉煤的车过来?
    
      村民:还是俺这拉土的车,到晚上挖出的煤喽,逊喽,开始卖了。
    
      和村干部已经谈好了 村民们没人敢不愿意
    
      据了解,东交口村有800多口人,人均只有4分多地。由于知道地下有煤,就有人以800元一亩的价钱买走耕地使用权,然后挖煤。村民说,他们本不愿意出卖土地使用权,但是这些人和村干部已经谈好了,村民们没人敢不愿意。给村里干部反映,村干部说,到时候会给村里人一些赔偿,可直到现在,村里的耕地全被煤层上面的土灰占据,村民们不仅没有拿到一分钱赔偿,赖以生存的房子安全也开始受到影响,这让村民们忧虑万分:
    
      村民:垫那地,把地都毁了。毁这地,老百姓是农民,种地哩,没这地了。那屋都裂缝了,屋都裂缝了,地上这样挖已经影响咱的房子了,他搁这挖影响俺的房子,你想离这这么近,就隔个路,就影响到俺了。
    
      为节约成本,煤炭老板挖出的土石就直接倾倒在焦作市一条泄洪河道瓮涧河里。记者看到,河道两岸已有30多年树龄的柏树都被土灰掩埋。 成万吨的土石几乎堵住整个河道,将来一旦山洪暴发,其后果不堪设想:
    
      村民:都拉那河,那边河都全埋了,一发水都下市里头了,市里头就成一汪泥了,不发水是不说,一发水都下市里头了。
    
      采访中记者看到,在从修武县西村乡通往焦作市区的不宽的土路上,不时有装载土灰或者煤炭的大型货车飞驰而过,可对于记者的采访,司机都闭口不谈,声称自己是老板一天五十块钱雇来的,光管运土,是不是在挖煤都不知道。
    
      西村乡政府工作人员:没有这回事
    
      记者电话采访修武县西村乡政府,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工作人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这个情况咱西村乡咱知道不知道?
    
      工作人员:你啥意思。
    
      记者:这个情况到底属实不属实?
    
      工作人员:不属实,没有这回事。
    
      记者:咱乡里边一点也不知道这回事儿?
    
      工作人员:不清楚,我不很清楚。回来给你问问吧。
    
      记者:那要是情况确实是这样的话,咱乡里边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
    
      工作人员:煤矿早就关闭罢了,不允许私人乱采,情况属实,该咋处理咋处理。
    
      开采现场是热火朝天地疯狂挖掘,当地政府却是不闻不问的敷衍搪塞,据当地知情者说,这帮人在东交口村随意挖掘土地已将近1个月,出煤有10多天,一般情况下一个晚上往外运煤炭在1000吨左右,按每吨煤市场价260元计算,一夜就能赚20多万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辽宁抚顺一女村民因不满乡政府分楼方案跳楼身亡
  • 湖北省"民告官"案件乡政府败诉率最高
  • 阻止滥采河沙被打昏迷,村民计划“端掉”乡政府
  • 中国第一个“全裸”乡政府:前路越走越尴尬
  • 河南漯河村民状告乡政府被关精神病院6年半(图)
  • 全裸乡政府书记公布个人财产 “裸奔”第一人(图)
  • 广西陆川县滩面乡政府 官商勾结非法诈骗农民水田山岭
  • “全裸乡政府”网上“晒账本”原来是场行为艺术(图)
  •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图)
  • “全裸”乡政府回应:公开是最好的防腐剂
  • 四川“全裸”乡政府公示详细吃喝招待费用
  • 河南商城县武桥乡政府镇压失地农民:谁带头闹事就抓谁(图)
  • 姚晶家乡政府拟诬陷姚晶贩卖盗版光碟
  • 李秀青被困乡政府 姚晶終從黑监狱逃出
  • 北京来广营乡政府借“绿化腾退”进行的巧取豪夺
  • 河北省临漳县一乡政府书记为抢占耕地殴打村民
  • 是乡长周俊本人肆意胡为还是环渚乡政府在集体违法拆迁
  • “访民罗先英被打断腿”的进展:被乡政府骗
  • 淮阳县白楼乡政府非法征收、占用耕地
  • 举报河南固始县城郊乡政府违法征用基本农田三万余亩(图)
  • 见证4月4日河南固始县汪棚乡政府雇凶伤农事件真相
  • 反对重建乡政府办公楼却遭受迫害/新疆鄯善县吐屿沟乡农民
  • 彭大鹏:围观乡政府全裸
  • 让一个乡政府给两会代表上上课
  • 河北深州太古庄乡政府公费旅游遭车祸!-公务员死伤
  • 李宏志: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13年重1公斤:给公款大吃大喝者定罪!(图)
  • 讨要法官吞掉的二千元,湘乡政府网站奏响五国《国际歌》(图)
  • 象土匪一样的乡政府 闯入蔡爱民家中
  • 一个在乡政府工作的大学生亲述腐败第一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