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警方拒绝律师会见郭贤良,律师依法向有关部门提交意见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3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龚萍报道)云南籍在广州工作的工程师郭贤良,仅仅因为散发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而被广州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10月29日刑事拘留。广州律师刘正清先生受郭贤良家属委托代理本案,于11月9日下午到广州越秀公安分局办理申请会见手续,几经周折,后虽将材料递上,但到11日得到的答复竟是“案件特殊,不安排会见”,为此刘正清律师依照有关法律,公开向广州越秀公安分局提出律师意见书。具体如下: (博讯 boxun.com)

    
    要求贵局严格遵守法律依法让律师
    会见犯罪嫌疑人郭贤良的法律意见书
    
    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
    
    郭贤良于2010年10月29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拘留。2010年11月8日本律师依法接受郭贤良妻子杨娣的委托担任其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2010年11月9日下午本律师到贵局办理申请会见手续,贵局值班干警要我找具体经办单位黄花岗派出所,我到黄花岗派出所之后,该所值班干警又说案件已经移交到贵局预审大队,我到贵局预审大队联系,结果贵局预审大队干警又称他们还没有接到该案,我再次与黄花岗派出所联系,得到的答复是:该案是贵局国保大队负责办理,但又不肯告诉我国保大队的联系地址和联系电话。无奈之下,我再次到贵局,后贵局值班干警联系国保大队派人到贵局来接收我的申请会见材料(时间为2010年11月9日下午)。
    
    2010年11月11日上午11:00时许,有一自称是侦办该案的干警电话告知:因此案子特殊,不能安排本律师会见郭贤良,并称是市局决定的,有事要我找上级单位。我不知道是要找上级哪个单位。但拘留通知书的发文单位是贵局,所以我只能是与贵局联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96条的规定,犯罪嫌疑人或其家属有权聘请律师,其聘请的律师也有权会见该犯罪嫌疑人;又,本案既不是“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也不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领导、参加恐怖活动组织罪或者走私犯罪、毒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等重大复杂的两人以上的共同犯罪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不需要经过批准”同时还应在 “律师提出会见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在四十八小时内安排会见”。就算是“重大复杂的两人以上的共同犯罪案件”也应“应当在五日内安排会见”。
    
    在依法治国,“法比天大”(温家宝语)的今天,本律师特再次书面向贵局提出:要求贵局严格遵守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在法定的期限内安排本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郭贤良。以保障作为犯罪嫌疑人应有的权利及律师的会见权,从而彰显国家法律的尊严和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的气度与自信。
    
     郭贤良的代理律师:刘正清
     2010年11月16日
    
    附:相关法律规定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九十六条 【律师介入侦查程序】 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后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请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的,聘请的律师可以为其申请取保候审。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应当经侦查机关批准。
    
    受委托的律师有权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可以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有关案件情况。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侦查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和需要可以派员在场。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批准。
    
    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1998年1月19日)》
      
    9.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规定的“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是指案情或者案件性质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不能因刑事案件侦查过程中的有关材料和处理意见需保守秘密而作为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
      
    10.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规定,在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聘请律师的,可以自己聘请,也可以由其亲属代为聘请。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提出聘请律师的,看守机关应当及时将其请求转达办理案件的有关侦查机关,侦查机关应当及时向其所委托的人员或者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转达该项请求。犯罪嫌疑人仅有聘请律师的要求,但提不出具体对象的,侦查机关应当及时通知当地律师协会或者司法行政机关为其推荐律师。
      
    11.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规定,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批准。对于不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不需要经过批准。不能以侦查过程需要保密作为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不予批准。律师提出会见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在四十八小时内安排会见,对于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领导、参加恐怖活动组织罪或者走私犯罪、毒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等重大复杂的两人以上的共同犯罪案件,律师提出会见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在五日内安排会见。
      
    12.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规定,在侦查阶段,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侦查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和需要可以派员在场。审查起诉阶段和审判阶段,案件已经侦查终结,辩护律师和其他辩护人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不派员在场。
      
    13.在审判阶段,辩护律师和其他辩护人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的程序可以到人民法院查阅、摘抄、复制本案所指控的犯罪事实的材料,同被告人会见、通信。辩护律师还可以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向证人或者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收集与本案有关的材料,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申请人民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辩护律师经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许可,并且经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被害人提供的证人同意,可以向他们收集与本案有关的材料。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辩护律师在提供被告人无罪或者罪轻的证据时,认为在侦查、审查起诉过程中侦查机关、人民检察院收集的证明被告人无罪或者罪轻的证据材料需要在法庭上出示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向人民检察院调取该证据材料,并可以到人民法院查阅、摘抄、复制该证据材料。
    
    14.对于律师查阅、 摘抄、复制案件的诉讼文书、技术性鉴定材料和本案所指控的犯罪事实的材料,只能收取复制材料所必要的工本费用,不得收取各种其他名目的费用。工本费收取的标准应当全国统一,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报国家价格主管部门核定。
    
    15.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规定:“辩护律师经证人或者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同意,可以向他们收集与本案有关的材料,也可以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或者申请人民法院通知证人出庭作证。”对于辩护律师申请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认为需要调查取证的,应当由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收集、调取证据,不应当向律师签发准许调查决定书,让律师收集、调取证据。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州警方以“案件特殊”为由不准律师会见郭贤良
  • 法律界人士称郭贤良散发刘晓波传单案不容乐观
  • 独立中文笔会抗议中国当局刑事拘留郭贤良等强化刘晓波获奖后言禁打压的声明
  • 郭贤良成为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