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树庆:从王莉英诉公安一案看权利与权力的博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王树庆
    
     2010年11月3日上午,参加完王莉英诉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分局行政处罚一案二审庭审后,不知不觉让我对过去已经零碎思考过的某些问题再次梳理了一下,结合本案及庭审情况,就公民权利与公共权力之间的博弈与平衡,淡一下自己的浅见。 (博讯 boxun.com)

    
     一、王莉英艰难的维权历程
    
     王莉英房子在十年前(1999年)被杭州市东河沿线改造工程指挥部在未取得拆迁许可证及其他相关手续的情况下违法拆除,一直没有得到妥善安置和赔偿,只好住在文晖街道流水东苑的一个地下停车库里。这个地下室原来是用来停自行车的,阴暗、潮湿,不通自来水,生活非常不便。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讨回应有的公道,王莉英女士踏上了漫漫的维权长路,到政府信访、去法院起诉、在检察院申诉,向“人民代表”喊冤求助,从基层直到北京,相关部门相互推诿,她的问题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至今不给解决。她本人多次被截访人员押送回杭,被当做“稳控份子”,在敏感时期就派人跟踪监视,限制她的人生自由,甚至以办学习班的名义软禁(非法拘禁),直至2009年10月底被“等访”的穿套、主观虚构的“扰乱单位秩序”陷害而被行政拘留。苦难的经历并没有压倒王莉英女士,从她身上折射出了中华民族不畏强暴、顽强不屈的优秀品德,虽然认识没几天,但从她坚毅的目光中让我感觉出她将为了自己的权利继续抗争到底的决心。
    
     表面上,王莉英女士只是为她自己个人维权,但我们不能孤立的看待问题,也正是由于许许多多像王莉英一样的公民面对强权的侵害勇于抗争、累败累战,并得到社会正义力量(有时也包括政府和司法机关里一些有良知人员)的同情与支持,才使得强权势力有所收敛,假公济私的贪婪恶行不敢肆无忌惮地蔓延而伤害更多的弱势无辜,才能使社会的发展真正顾及并有助于增进更广泛的民众福祉。噢,我手头刚好有贵州中国民主党人陈西的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为他人维权,就是为自己维权!”,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二、权力的过度膨胀势必挤压权利的空间
    
     在政治动力学上,任何权力,如果不加约束,就有无限扩张的内在需求和趋势。这里,不妨提一下2004年1月,浙江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浙江省信访条例》。一些地方和部门提出在国家机关门口静坐、拉横幅、穿白衣、告地状等,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归家机关的工作秩序,损害国家机关的形象,建议并在《浙江省信访条例(修订草案)》初稿中增加了“信访人不得在国家机关门口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等”这个禁止性规定。不少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认为修订草案的这一禁止性规定,在执行中容易把集体上访理解为非法集会,把呼喊口号理解为示威等,建议删除。省人大法制委员会认为,信访人采用一些传统的告状形式进行信访,未超出法律许可范围的,不宜加以限制,因此条例修订草案修改稿最终删除了这个禁止性规定。
    
     2004年有关部门没有成功将“扰乱”的范围扩张于《浙江省信访条例》这一地方性法规的立法,但在本案对王莉英行政拘留的具体行政行为中,杭州市下城公安分局却成功的实践了权力对权利的挤压。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区分局的下公行决字(2009)第147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假借“秩序”之名,将“扰乱”的帽子向公民滥扣,轻而易举地将王莉英在2009年10月21日至28日在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的上访行为,转化成“扰乱单位秩序”而给予治安拘留。
    
     中国民众目前讨回公道、伸张正义的空间本来就已经小得非常可怜的了,如果权力的行使都象该《处罚决定书》那样,非要蛮横地将公民权利压缩到几乎“寸步难行”的地步不可,让公民在维护自身权利同时也促进社会文明进步的行为无路可走,也难怪乎过去有个含冤多年的访民曾经对我说“当我绝望地站在天安门广场,如果手按原子弹按钮,我就会立刻让自己和这个世界同归于尽!”。这是一种多么可怕、可悲的心态,到底是该访民已经快被逼疯了?还是当权者的心理与行为变态所致?抑或是这个体制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不知怎地,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一文以及另外一篇文章中“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那句话,从一件件“小事”里折射出沉重的社会现实。
    
     三、和平的民主化之路,就是权利与权力的博弈与平衡
    
     在中国大陆的现实社会,甚至可以远溯到几千年来的封建传统,用鲍彤先生的话,就是“官权力太强,民权利太弱”。如何改变这种状况,也即要防止滥用权力,保护与改善民权:其一是要让权力的运用在程序上严格受到规制,即依法而治;其二是权力分立,以权力约束权力,包括立法、行政与司法的分权制衡,也包括执政党与反对党对执政权和议会表决权的角逐;其三是保障公民基本权利,让公民的整体权利(以自由、有序的选举结果来体现)足以决定国家的主权始终属于人民(公民之全体),让公民个体或特定事件利害相关的集体之权利,在具体权利义务关系中有充分的手段抗衡可能或已然的权力之滥用。此三项制度,是互为保障、相互促进,难以独立而存的。当然,本文的重点还是在于公民权利与公共权力的博弈与平衡。
    
     如果不考虑突发的大革命之剧变(因其动荡,要巩固民主成果较为困难),中国政治进步最稳妥的道路,就是弱小的公民权利要积极进取(唯有进攻,才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地不断扩大影响、壮大力量)、步步为营(有时要理性地“见好就收”),权力集团要摈弃贪得无厌的“独霸”、迷信暴力践踏人性的“压制”心态学会妥协,在权利与权力的有序博弈中,朝野共同努力,尊重以普世人权为核心的“民主、自由和法治”价值观,不断达成新的平衡点,以其最终实现天下为公、公平正义。
    
     还好,至少本案主人翁王莉英比我前面所提起“已经快被逼疯了”的访民要“幸运”,这不仅要归因于她还可以有司法救济程序可以继续走下去,也要归功于王莉英本人的坚韧不拔,更籍希望于司掌法律的机关与工作人员能够秉承法律维护社会公共秩序、公共利益同保护公民自由与权利相平衡的立法初衷。
    
     陈树庆
     2010年11月8日完稿于中国杭州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树庆:杭州王莉英“扰乱单位秩序”案今天二审
  • 访吴义龙、陈树庆:为了民主和自由不认罪(图)
  • 祝贺中国民主党人吴义龙、陈树庆先生出狱
  • 组图:吴义龙、陈树庆出狱,浙江民主人士欢迎(图)
  • 陈树庆、吴义龙出狱 四川朋友电话祝贺
  •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 陈树庆平安出狱,称民主信念不改(图)
  • 陈树庆、吴义龙将出狱,杭州多名民主党人被警告
  • 陈树庆:杭州中院不许我担任诉讼代理人 王莉英急需法律援助
  • 中国民主党人支持刘晓波先生/陈树庆
  • 陈树庆:中国民主党人支持授予刘晓波先生诺贝尔和平奖
  • 李志友:民主党优秀之子,吴义龙、陈树庆先生!
  • 陪朱成虎死?/陈树庆
  • 被告人陈树庆庭审最后陈述(初稿)
  • 关于陈树庆判决书的声明
  • 李国涛:谴责文字狱 抗议枉判陈树庆
  • 吕耿松:当局为何不释放陈树庆?
  • 希文:冷酷的机器与冷漠的人心(陈树庆案)
  • 陈树庆是如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吕耿松
  • 陈树庆先生无罪/王荣清
  • 赵昕:真正的自由之子陈树庆
  • 南方在野:力虹、陈树庆、郭飞雄被捕,中共加速朝鲜化?
  • 高智晟PK胡温新政:谁是真正的勇者?/陈树庆
  • 高智晟先生有难,我等守望相助义不容辞/陈树庆
  • 几宗名案的串联比较,惊人相似!/陈树庆
  • 昝爱宗,敢说“皇帝没有穿新衣”,关起来!/陈树庆
  • 法院趋炎附势,岂能树立司法权威?/陈树庆
  • 对公民违宪审查第一案申诉遭浙江省高级法院推拖/陈树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