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回答日本东京记者安藤淳先生的提问(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5日 来稿)
    
铁流回答日本东京记者安藤淳先生的提问

    铁流先生
    
    安:铁流先生请介绍一下10月12日《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开信》的发起背景及经过;首先发起人及选择23人的理由;目前签名情况如何等。
    
    铁:建国已整整61年,我国至今没有“新闻法”、“出版法”,故“以言治罪”的事件层出上穷。过去有“胡风反革命集团冤案”、“反右斗争”、“刘志丹书案”,发生在2008年刘晓波的“08宪章”同样是“文字狱”。
    
    “改革开放”30年来,邓小平同志提出以“经济发展为纲”,结束了毛泽东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的罪恶路线,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现中国已经是个经济大国。但由于历史和现实的诸多原因,政治上却十分滞后,近似成了“经济上的巨人,政治上的侏儒”。
    
    虽然温家宝总理在纪念深圳特区建立三十周年的时候毫不讳言地说:“只有坚持推进改革开放,国家才有光明前途。我们要头脑清醒、明辨是非;坚定信念、增强信心。要继续解放思想,大胆探索,不能停滞,更不能倒退。停滞和倒退不仅会葬送3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和宝贵的发展机遇,窒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勃勃生机,而且违背人民的意愿,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在这个关乎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大事上,我们不能有丝毫的动摇。”他又说,“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他大声呼吁:“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要依法保障人民群众直接监督政府的权利。”
    
    仅管温总理不断高喊“政治体制改革”,但中国贪腐利益集团和他们的代言人,为了掠夺国家和人民更多的财富,保护他们子子孙孙千秋万代过着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不惜颠倒是非黑白,垄断国家一切资源,甚而把持公检法司,封杀舆论,掩盖历史真相,把警察变成家丁,使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当今大陆不少地方势力大于中央,一些官员根本不买“胡温新政”的帐。他们鱼肉百姓,放肆作恶,没有法制观念。新近河北省保定市公安局长李刚之子李启铭,酒后驾车在石家庄河北大学新址撞死撞伤女生不但不停车,还扬言“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
    
    由于老百姓受压受害后无处伸诉冤屈,不少人只有离乡背井到北京上访告御状。可中央国策是“稳定压倒一切”,上访告状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被地方恶势力打压与抓捕。他们不但抓访民,还抓帮访民说话的新闻记者。仅2009年到2010年不足两年的时间里,外地警察进京抓记者、抓作家先后就有五起。闹得最大的2010年8月19日,陕西省渭南警察为执行“家丁”任务,竟敢在北京把《中国检察报》记者、报告文学《大迂徙》的作者谢朝平,不经过任何合法的法律程序,以涉嫌“非法经营”把人抓走,由此引发了震惊海内外的“渭南书案”。
    
    出于不平,出于义愤,北京学人拍案而起,发起了营救谢朝平的义举。在这个义举中我是带头人,因为用杂志出专集是我的建议。此“书案”在中央有关部门领导同志的关怀下,和全国网民一片声讨声中,谢朝平终于获释。在9月26日贺他脱险归来大的餐叙会上,众多同仁和学者一致认为:中国新闻的环境越来越恶劣,记者采访的空间越来越狭小,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必须改变!人同心,心同理,大家公推辛子陵先生捉笔起草了向全国人大的“公开信”,由我负责分担联络组织工作,发动各地人士签名。
    
    中国是个权力国家,也十分看重名人效应,如果“公开信”要得到新闻界、文化界人士的支持响应与引起中央的重视,就得有批元老级的人物牵头。所以我们首先争得原毛泽东秘书、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中顾委委员李锐、原新华社副社长李普、原广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周绍明、原中宣部新闻局局长锺沛璋、原故宫博物院院长、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张忠培、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杜光、原《中国法学》杂志社总编辑郭道晖、原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庄浦明、原中国工人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胡甫臣、原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出版社社长张定、原《中国日报》社副总编辑于友、原群众出版社社长于浩成、原中国电影出版社社长张清、原福建电视台台长、高级记者俞月亭、原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欧洲科学、艺术与人文研究院通讯院士王永成,原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回族独立作家沙叶新、原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所长孙旭培、原《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袁鹰,,原中国驻瑞典歌德堡总领事高锋等23人退离休干部作为发起人,不出一周时间就征得五百多人。现签名的人数已超过2000人,到明年三月“两会”前夕可超过万人,届时我们会正式送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不知能否形成题案,交全国人大讨论。
    
    安:请谈谈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看法。
    
    铁:我是“08宪章”第一批303人的签署人,名列73位,我当然支持刘晓波先生获得本届诺贝尔和平奖。在8月9日我们北京七位学人发表了支持刘获奖的公开文章。刘的获奖无疑是对中国追求民主自由知识人的一个鼓励,也是对拒绝民主宪政顽固势力的一个重创。但我认为这个奖不是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给的,应该是我们国家胡锦涛主席给的。他如果当初能冷静和平善意地处理此事,不以“颠复国家”罪强行判刘11年有期徒刑,何致有此轩然大波的国际奖项。说得实事求是一点,“08宪章”并不是个什么了不得的政治文本,它只是个极其普通的和平诉求,既未超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未有历史性的突破,没有过激的言论,更无任何暴力倾向与意图。用谢韬老人生前一句评语“书生之作,沿袭前人东西”。所以他和李锐老人都没有签名支持。其中18条有关“组织联合政府”一事,也是沿用中共当年第二次代表大会的主张,非他创造。想不到胡主席却如此认真,结果让刘晓波获此奖项。用中国一句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一下使刘成为世界性的超级名人,这已是无争的事实!
    
    安:您如何看待刘晓波获奖后中国政府对挪威政府及世界舆论的态度?
    
    铁:中共在处理国际国内事务上自来如此,早成了一个不变的定向思维,或叫认知度的贯性。即毛泽东说的:“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由此,挪威政府及世界舆论逾批评中共、逾指责中洪,就更证明中共做得对做得好!所以短时间内他们不会改变这个死要面子的态度。正如中共在短时间内不会改变对北朝鲜金家封建专制政权三代的拼命支持一样。中共总是把西方世界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视为天敌,总认为他要颠复我们国家,复僻资本主义制度;可总是又把自已子女送到这些国去深造学习,甚而不再回到自巳“社会主义”的祖国。这个奇怪的现象会改变,只是时间早和迟的问题。
    
    安:最近,中国政府对刘晓波获奖后的外交态度及围绕钓鱼岛问题的对日强硬态度等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中国异质论不断被提出。那么,您认为这种不尊重普世价值的状况是否还会继续?
    
    铁:我在上面以经回答,不再重复。但我得补充一句:钓鱼岛是中国领土,日本不能视为自巳的领土。争端只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不能付诸武力。我希望世界永久和平!
    
    安:习近平地位的上升是否有助于中国的民主化及政治体制改革?
    
    目前还看不出来。一个体制的改变或演化有诸多因素,中国目前还缺乏这些起作用的因素,无论是领导层还是民众,以及所谓的“精英群体”,都不具备。
    
    安:在刘晓波妻子刘霞最近发出的邀请出席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的名单中,我注意到您也在被邀请之列,如果条件允许,您是否愿意出席?为什么?
    
    答:我想出席,但不可能,而且是根本不可能!自2007年“反右斗争”五十周年,我作为一个受害人自然要站出来谴责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自此我就成为全国重点监控和“维稳”的对象,不让出境,所有通讯设备受到监控。只要国家一有什么庆典或开什么会,驻地小区大门就有便衣守候,现在就坐着一帮人。这就是毛泽东说的“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革命难受之时”。现在虽不叫“反革命”,可能叫“不稳定因素”吧?反正有软的办法收拾你,不过我早就习以为常了。过去为一篇“干预生活”的文章关押我23年,现在难道讲点真话实话还要关么?再要关我就是第二个获奖的刘晓波了。所以我没有恐惧感,活得很舒心自在。
    
    历史总是在发展,社会总是在进步,今天我能接受你们采访就是一个进步!也是“改革开放”的进步。只是这个进步的步子小了一点,我接受你们采访就是希望把这个步子推得大一点,快一点。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评说新的“两报一刊”
  • 钱正杰:拜访铁流先生记
  •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 铁流:“新闻解禁”刻不容缓
  • 铁流:言论自由,从我做起
  • 铁流:不准人聚会饭醉,是哪家的法律?
  • 铁流:向廊坊市长王爱民讨债
  • 于浩成:没有出版自由,其他的一切自由都成了泡影——喜闻铁流捐资设立新闻基金,促进新闻立法
  • 铁流:再说访民“告洋状”(图)
  • 铁流:北京堵车怎么解决?
  • 铁流致东莞市长李毓全先生的公开信-就东莞市警察抓网络作家元平一事
  • 铁流捐资100万元设立“铁流新闻基金”(图)
  • 强烈抗议对刘晓波的非法判决/铁流 叶光庭
  • 铁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政府必须守法
  • 铁流:我们为什么没有言论自由与通信自由
  • 就《往事微痕》五七老人铁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第八封公开信
  • 铁流:我为什么敢冒风险协办林希翎北京追思会?
  • 铁流:60年大庆说“反党”,民主宪政何是期?
  • 铁流:六十年,中国大陆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哪里?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铁流:正视历史,追索真相《往事微痕》62期专集“圣女王佩英”读后放笔
  • 铁流:《我所经历的新中国》第三部片断--药死妻子的袁德贵
  •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温总理:请关心一下中国孩子的教育状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