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太原老人为守儿子婚房遭拆迁队雇人乱棍打死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2日 转载)
    
    
       卖豆腐为生的孟福贵死了,10月30日凌晨4点,山西省太原市煤炭医院急救室内,53岁的他离开了人世。致命伤来自后脑,在那里木棒留下了数处鸡蛋大小的骨坑。“我们尽力了。”参与急救的医生说,可面对一个大脑被打成糨糊的患者,谁也无能为力。 (博讯 boxun.com)

      昨日,太原市晋源区公安局副局长郝瑞,来到10•30违法拆迁致人死亡案的死者孟福贵家中进行慰问。
      据他介绍,经查警方已确认10月30日行凶的单位为,太原市一家名为柒星保安公司的企业,而不是此前提及的拆迁公司。目前,警方已将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刑事拘留。
      “分工明确,有进院子打人的,有警戒的,还有开挖掘机负责撤退的。”晋源区公安局副局长郝瑞说,参加行凶的有几十人,警方正在逐步锁定打死人的疑犯。
      当天,太原市政法委书记柳遂记,也来到孟福贵家中慰问。
      柳表示,此行目的主要有两点:第一,相关部门一定会严惩凶手,决不姑息。第二,死者家属目前在生活上是否有困难,若有困难可发放一定补偿。
      孟福贵的儿子孟建伟说,在抓获凶手以前,他们不需要补偿。现在他们只关心什么时候能抓到真正的凶手。
      孟家一家属说,另外现在大家最关心的是,指使或雇用柒星保安公司行凶的幕后主谋是谁。
      与此同时,晋源区公安局亦与家属就死者的司法鉴定一事展开协商。
      在交谈中副局长向死者家属提出了对死者进行尸检的意见,但遭死者家属拒绝。
      孟家一家属说,行凶的人有几十个,现在就刑拘了五个,警方应该放在继续追捕涉案人员而不是对死者进行尸检。而且保安公司的人怎么会开挖掘机呢?
      拆迁背景
      补偿打白条拆迁受阻
      孟福贵涉及的拆迁工程为涵盖在太原市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之中。该工程北起长风大桥,南至迎宾路,全长20公里。依照指挥部的构想,此工程的道路两端绿化带建设,将穿越沿汾河而建的古寨村部分属地,涉及近百户村民搬迁。
      2009年5月17日拆迁工作开始。因先期补偿款每平米单价不足1600元,引发村民抵触。随后,又因央视曝光古寨村原本安置村民回迁的用地,被建成别墅区,按商品方销售暂时搁置。2010年,伴随地产持续升温,补偿款亦升至每平米2600元上下,但因村委会在补偿款发放一事上出现打白条事件,拆迁再次受阻。
      据记者了解,目前在古寨村周边大部分商品房每平米单价已升至5000元左右。
      - 凶案
      “客厅窗户同时被破”
      村民武文元回忆行凶场景,在其家借宿的邻居孟福贵被殴致死
      卖豆腐为生的孟福贵死了,10月30日凌晨4点,山西省太原市煤炭医院急救室内,53岁的他离开了人世。致命伤来自后脑,在那里木棒留下了数处鸡蛋大小的骨坑。“我们尽力了。”参与急救的医生说,可面对一个大脑被打成糨糊的患者,谁也无能为力。
      借宿邻家,一同护院
      如果孟福贵不去邻居武文元家中借住,他就不会被打死。
      孟福贵家属说,晋源区金胜镇古寨村在进行拆迁,10月26日,该村一村民的房屋在半夜被人推倒,原本住在父亲家的孟福贵听闻后,便回自己家去看护房子。
      孟福贵住在武文元隔壁。10月30日,应武文元的邀请,孟福贵去武家借宿,两人住在一起是为了防止有人半夜来强拆他们两家相邻的房子。
      十数根“木棒”半夜行凶
      10月30日凌晨2时许,孟福贵被十余名翻墙后破窗而入的男子用木棒结束了生命。关于孟福贵的死亡,警察及相关人士给出了这样的描述。
      当时,孟、武两人都在睡觉。最先听见有人闯进院子的是孟福贵,在他起床去客厅查看的稍后一会儿,身材魁梧的武文元也来到客厅。
      两人刚进客厅,那里的所有窗户几乎被同时击碎。接下来,十几个手持木棒的男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窗户翻进了屋内。殴打孟、武两人的凶器是木棒———有鸡蛋般粗细。
      最先挨打的是身材魁梧的武文元,木棒将他的左臂骨骼和左手打成粉碎性骨折。自己倒地的瞬间,他见几个人正围着孟福贵殴打,木棒在他们手中不停地举起落下。
      “他们说,往死里打。”武文元说,“打了一会儿那些人看我们都趴下了,就把我们抬进了院子,一个人拿走我身上的钥匙开大门”。他说,开了一会儿没开开,我们又被抬进了屋里,没多久,墙轰地一声就倒了,伸进来的是挖掘机的铲子。“我们被从墙洞里抬出去,扔在马路上。”武文元说。
      用挖掘机挖墙后凶手逃离
      11月1日,警方拉起的警戒线,仍围绕着武文元家近三米高的围墙。
      围墙下,行凶者架梯子翻墙入院时留下的两个深坑清晰可见。现场的一位村民指着地上的坑说,这十几个人都是趁着夜色从这里爬进院子的,后来这些人跑不出来就用挖掘机在墙上掏了个洞。
      村民指着砖墙上的一个圆形的洞说,这些人一点也不慌,这个洞挖得很有水平。
      - 人物
      十年心血为儿子建一栋婚房
      孟福贵所要看护的房子是其卖豆腐积攒建成
      孟福贵,53岁,豆腐商贩,10月30日,为了防止自家房屋遭强拆,在邻居家借宿的他被十余名违法拆迁人员围殴致死。
      孟福贵死后,在他身边的亲朋的记忆中,这位卖了30年豆腐,独自一人供长子就读复旦博士的男人的音容笑貌,愈发变得清晰。
      卖30年豆腐,建一栋房
      一顶绿军帽,洗得发白的绿军装,身材瘦高略微有些驼背的豆腐商贩,孟福贵死了。在古寨村卖了30年豆腐的孟福贵,是一个从来不会过多引起大家关注的男人。在妻子眼中,笑话连连的丈夫,最大的心愿就是给儿子建一间房。孩子眼中他不苟言笑,每日与豆腐坊做伴。朋友的记忆里,孟福贵是一个遇见打架都要绕道走路的老实人。
      然而这一切都伴随着10.•30拆迁者手中的木棒终结。孟福贵在邻居家要守护的,是他耗时十年建成的房屋。
      给儿子建房,是孟福贵一生最大的愿望。孟福贵离世前一家五口住在自己的老父亲家,13年前他决定自己建房给儿子娶媳妇。
      卖豆腐供儿子上复旦
      “卖豆腐,供儿子上大学,节省下来的钱全都添补到这个房子上了。”孟福贵的妻子说,由于穷,还要供儿子念大学,这间房他们两夫妇,断断续续建了近十年。
      “人家建房请施工队,我们建房全靠他(孟福贵)肩扛手挑,比如建房地势低,他就每天卖完豆腐,用手推车到二里以外拉土,然后一车一车地自己垫,干了一年,硬是把一个很大的洼地填平了。”女人说,有些时候自己心疼丈夫就唠叨,可孟福贵手一挥总是那么一句话“我的娃要结婚,没房子咋弄。”
      夹克衫的故事
      11月1日,孟福贵父亲老宅的一间偏房内,一包两块钱的芙蓉烟扔在桌上。这是孟福贵生前动过的最后一样东西,廉价的香烟是孟福贵人生的唯一乐趣。
      “卖了30年豆腐,从来没上过饭店,也没自己买过新衣服。”孟福贵长子孟建伟,是复旦大学微电子专业的博士生。在他记忆里,瘦高的父亲在豆腐坊里白天、黑夜,不停地陪着石磨转了30年,磨盘转大了自己,也转弯了父亲的背。
      孟福贵的节俭让子女印象深刻。
      53岁的他一生只有过一件新衣服———这件黑色的夹克衫,是孟建伟上大学第一年用助学贷款给他买的。如今衣服依旧簇新。
      “夹克衫,我回家他很少见他穿,我知道他这样是让我明白,不要在外乱花钱。”孟建伟眼圈一湿,扬起了头。他哽咽地说,“可我妈说,我不在家的时候,爸爸一出门办事,就笑呵呵要找自己的夹克衫。”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太原晋源区:复旦博士生父亲被拆迁队打死!(图)
  • 山寨游戏网上爆红:钉子户大战拆迁队(图)
  • 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开发区孙荣彬,带领拆迁队征地违犯国家法律被曝光
  • 武汉一暴力拆迁队刀砍3居民(图)
  • 又现暴力拆迁,七旬老人被拆迁队活埋致死
  • 武汉七旬老人被野蛮暴力拆迁队员活埋致死
  • 前拆迁队长今成“钉子户” 干拆迁12年赚900万(图)
  • 变形记:从拆迁队长到“专职钉子户”(图)
  • 拆迁队长应聘专职钉子户 曾因拆迁暴富
  • 拆迁队队长被打死,武汉出现抗暴新模式?
  • 周展:《钉子户大战拆迁队》何以风靡网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