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十年文学文献一片空白/焦国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2日 转载)
     苹果日报
    
     网上浏览到陈思和教授的〈六十年文学话土改〉一文。该文有句话引起我许多联想。这句话是:「在一九四九年为起点的当代文学史上,几乎没有人为此(土改)写出激动人心的文学作品。六十年的大陆当代文学史上几乎没有产生过土改题材的杰作。」 (博讯 boxun.com)

    
    不见反右等题材杰作
    
    我的联想之一是,大陆六十年当代文学史上,「几乎没有人为此写出激动人心的文学作品」的「此」这个代词,实在上不只可以代土改,也可以代这六十年里的一切重大历史题材。土改题材固无杰作,镇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六四、法轮功、拆迁、野蛮计生这些题材又如何呢?有杰作吗?同样没有。
    联想之二是,不只是文学领域「没有产生过土改题材的杰作」,史学领域有吗?同样没有。中国每一所文科大学和综合类大学都有历史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各省市区社科院里都有历史所,那里的历史学教授副教授、研究员副研究员「多如海沙」,可是以土改为题材的历史杰作又有几部呢?不只以土改为题材的,以镇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六四、法轮功大迫害、野蛮拆迁、野蛮计划生育为题材的历史学著作又如何呢?不也同样影子也不见吗?
    联想之三是,学者要研究文献,更要制造文献。中国是文献大国,所谓学者就是在文献里找食儿的人。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学者不仅要在文献里找食儿,还应该,或者更应该,制造文献食粮。你研究的文献都是祖先造的,你也应该制造文献,留给后人当矿藏,让他们从中寻宝找食儿。
    职是之故,大学里的教授副教授们,研究所的研究员副研究员们,不要单单吃文献,也要花一些精力把身边脚下的数据想办法保存起来,供后来的同行享用。如今是硕导、博导满街走,可是迄今我没听说哪个硕导、博导组织自己的研究生编纂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六四、法轮功、拆迁、计划生育等等当代最重大题材的文献。
    
    发动研究生整理文献
    
    联想之四是,当代中国学者分两大类,一是书斋文献学者,一是御用歌德学者。这两类学者有一个共同特点,即都是冷血冷眼,下层民众不入其眼不入其心。前者的人格理想是传统的士大夫,后者的人格理想是政府官员。士大夫不考虑小民生活,他们考虑的不是四书五经就是宫廷政治,都是大话语。胡适、陈独秀不谈四书五经宫廷政治了,换成谈民主谈自由谈国民性谈军阀政客了,仍然一如旧士大夫,作品里几乎不见下层人的啼饥号寒之声。
    因而我建议硕导博导们组织自己的研究生,搞搞当代重大题材的文献编纂工作。网上就有很多资料,让学生分门别类做做收集整理编辑的工作,丰富一下文献宝库,不是挺有意义吗?
    
    焦国标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前副教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焦国标编辑的半月刊《黑五类忆旧》第二期目录
  • 焦国标:大连王春艳控诉拆迁吏
  • 遵義驻京办副主任上访12年無果說明了什麼?/焦国标
  • 焦国标:贫乏的苏联一党独裁
  • 焦国标:中国媒体的一厘米主权
  • 焦国标:看奥巴马怨王沪宁
  • 焦国标:司法局是专骟律师的吗?
  • 焦国标:中國人的非正常活着
  • 焦国标:中国何时能开办耶稣学院?
  • 给党内民主开十剂药/焦国标(图)
  • 焦国标给北大独裁者吴志攀的公开信
  • 焦国标:写着杂文进北大
  • 杨佳可能死不见尸、灰/焦国标
  • 焦国标:“在头脑中挖洞”
  • 焦国标:“在头脑中挖洞”
  • 焦国标:奥运开幕式汤里七根头发
  • 焦国标:建议将四川震区建成政治特区
  • 焦国标:计划生育有多少惨绝的事
  • 焦国标:请大家盯紧江泽慧
  • 中國應當避開魔鬼軟實力/焦国标
  • 那默克爾是你北京嚇大的嗎?/ 焦国标
  • 北大解职教授焦国标:中国言论环境,苦闷不绝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