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钱正杰:拜访铁流先生记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钱正杰
    
     (参与网2010年10月28日讯):早就听说铁流先生其人其事,晓得他是我四川文坛中,在20世纪50年代就因敢讲真话而在反右中被打成右派而曾被判刑发配宜宾历尽磨难的幸存者、师长辈,而且是一个至今虽已年过古稀又五,依然头脑清醒,保持公民良知心性和文人风骨的硬汉子、大好人。我敬重这样的幸存者、师长辈,硬汉子、大好人。因而心仪已久,只是一直无缘得见。近日终于从友人处得知他老人家的联系电话和住址,因此与之有了电话联系,加之又恰好来京在孩子家小住,并决定择日前往拜访。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普通不过的乡人友人串门拜访的小事,竞引起一场不快,把我老人家的兴致都破坏了,因此不得不记下来。于是有了这篇《拜访铁流先生记》。 (博讯 boxun.com)

    
    10月27日下午,我老人家按事前约定的时间,兴头冲冲携老伴前往。因路途不熟,孩子让师傅开车送我们去。哪晓得在铁流先生住地小区进门处,竟遭到几个保安之类门人阻拦。我向他们说明事先早有预约,可是他们依然不放行。我只好再打电话,直到他老人家亲自出来迎接才准进。
    
    我等乡人文友皆堂堂共和国公民见面,却遭他人莫名其妙的阻挠,此不快之一也。
    
    好在是铁流先生待人平和而又热诚,我与他老人家虽是初次见面,却像老朋友一般,令我毫无生分拘束之感,故而又生相见恨晚之慨。于是乎,进门前引发的些许不快,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然而,更大的不快还在后头。
    
    出门时,铁流先生把我夫妇俩送到小区大门口,目送我们登车离去才回家。哪晓得我们的车辆在大门外面却遭一秋风黑脸的警察拦住,其他进出车辆没查,专门查我们,说是“例行检查。”此警察先查司机的证件,又查我夫妇的身份证,还用电话把我们的身份证号码一一报告给他的相关机构。
    
    我既有些奇怪,更觉得不舒服,感到是公民的做人尊严和人身行动自由遭到无端隨意践踏。我正想发问,哪知开车的司机因见其他进出车辆没查,专门查我们而早窩了一肚子火。他抢先开了腔:“你查了我,现在该我查你了!请出示你的证件!”
    
    这个自称是片儿警的年轻警察,很可能从未遇到反查他的身份的公民。他很有点始料未及的样子。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无法回答。我这才仔细打量这个片警。我见他连警帽也没戴,先前拦车查我们时连礼也没敬,查完也不敬礼,一付了不得的样子。我见他哩哩啰啰好一会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最后才说他是这一带的片儿警,这一带都归他管,他穿的警服就能证明他的身份,周围的人都认识他。还强词夺理说,他穿便衣时才带证件。
    
    我一下子明白了:此片儿警平时肯定任意随便惯了,平时面对一般公民百姓肯定也不会讲究什么礼节礼貎,所以警风才如此遭糕,才如此不讲礼貌,连执勤都可以不带证件也不出示证件。
    
    于是,我老人家便也不客气地反问他教训他:“你凭什么出来执法执勤?你懂不懂依法执法执勒的规矩?你不认识我们,我们也不认识你,你执勒为什么不出示相关执勤证件?你凭什么来检查我们?告诉你,我也是当兵的出身,是当过多年兵的老兵。军人要讲军风军纪,人民警察不也该讲警风警纪吗?你看你,一付吊儿郎当的样子!出来执勤该不该着装整齐讲规矩讲礼貌?你穿警服不戴警帽,也不出示警官证,是依法执勤吗?作为警察你是公仆,你这个公仆面对奉公守法的公民,面对国家的主人,面对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你连一点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你平时就是这么不依法执法执勤的吗?开车的师傅也追问他:“是不是警服就能代替你值勤的证件,就可以不出示警官证?”我老伴也很生气地问他:“你对我们六七十岁的老人都这样,一点礼貌都不懂!我的儿女都比你大呀!我今天要是没带身份证,你未必然就不放我们走吗?哪有你这样执勤的警察哟!”
    一连串的追问教训,弄得这个自称这一带都归他管的片儿警开不到腔,回不了嘴,下不了台。这时周围也围了好些个看热闹的市民,大家都暗自发笑。他没办法回答我们的问话,只好滿脸悻悻地打电话搬救兵。一会儿又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一再对我们说好话劝说。而那个先前拦车检查的片儿警则黙不着声,自个儿缩进停在一旁的警车,悄悄独自开车灰溜溜地溜了,我们才离去。
    
    这个事件过后我在深思:堂堂共和国首都,执勤警察都是这般素质,其警风都如此差劲,一句“例行检查”,就可以不问青红皂白,随便栏车栏人,这样违法执法执勤,难道不是任意侵犯我们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吗?似此,让我们怎么活得有尊严,怎么尊严得起来?国家政府难道有这样“维稳”的规定吗?对我们这样六七十、七八十岁的老公民为什么都这样不放心呢?
    
    我现在还没想通是什么道理。我还要继续想下去。因为我还没有得老年痴呆。因为我不是一块案板上可以让人任意宰割的肉,也不是一个可以让人随意胡弄欺骗的愚民!
    
    2010年10月28日于北京寓所
    附言:发去匆匆急就的拙文,博一笑。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辛子陵报告流产的前前后后
  • 铁流:“新闻解禁”刻不容缓
  • 铁流:言论自由,从我做起
  • 铁流:不准人聚会饭醉,是哪家的法律?
  • 铁流:向廊坊市长王爱民讨债
  • 于浩成:没有出版自由,其他的一切自由都成了泡影——喜闻铁流捐资设立新闻基金,促进新闻立法
  • 铁流:再说访民“告洋状”(图)
  • 铁流:北京堵车怎么解决?
  • 铁流致东莞市长李毓全先生的公开信-就东莞市警察抓网络作家元平一事
  • 铁流捐资100万元设立“铁流新闻基金”(图)
  • 强烈抗议对刘晓波的非法判决/铁流 叶光庭
  • 铁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政府必须守法
  • 铁流:我们为什么没有言论自由与通信自由
  • 就《往事微痕》五七老人铁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第八封公开信
  • 铁流:我为什么敢冒风险协办林希翎北京追思会?
  • 铁流:60年大庆说“反党”,民主宪政何是期?
  • 铁流:六十年,中国大陆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哪里?
  • 铁流:重走“土改”路
  • 铁流:莘莘学子有何罪?十万“太阳”成“贱民”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温总理:请关心一下中国孩子的教育状况
  • 铁流:在死牢里与殉道者的对话-献给21世纪中国的知识人
  • 铁流 :五十五年的这一天-写在恶魔斯大林的死亡日1953年3月5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