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2009年震惊国内外“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的上访代表14人27日到达北京。他们下车后就直接到联合国人权驻华机构填表。他们带来大量当地政府参与湘西吉首集资案,以及动用军警镇压受骗群众的材料。他们计划在未来几天中走遍中纪委、监察部、国务院信访局、公安部、人大、政协等信访口,直到被驻京办抓到为止。
    
    湘西吉首集资案的访民代表准备了横幅,大量材料,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主动高呼口号“冤枉!湘西黑暗!”他们横幅写的是:湖南冤民流落京城。他们准备向中央政府和北京人民,控诉因非法集资案给他们造成家破人亡的悲惨境地。这14位访民是:黄光玉、姚宝寿、熊开珍、李军、李泽英、李学军、向远凤、向红梅、张丽君、肖志群、贾绍兴、黄永缓、田老四、赵建平。
    
    湖南湘西历史上就有反抗的传统,博讯义工与他们接触,感到这这14访民身上闪烁着这种传统。
    视频是他们到北京后,展开横幅。图片和文章是案情和当时的镜头。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湘西自治州州委副书记徐克勤被停职,吉首非法融资案真相大白

    
    还记得几个月前,发生在湖南吉首市的非法集资事件吗?那场因为吉首市非法集资链条断裂,导致万余集资者两度聚集围堵湘西州政府和火车站的暴力事件,曾经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事件最终在政府部门的干预下,情绪激动的民众才回归理智,暂时接受了政府的安抚。从那时起,关于吉首的消息便销声匿迹,我一直很奇怪,这样一个引起数万民众集体冲击政府部门的事件,怎么会如此干净地没有后话了?政府部门的声音在哪里?相关责任人应该接受什么样的惩罚?那时的我还很天真,简单地认为这起重大民众事件只是因为当地企业的贪婪,与政府无关,但事实证明,我错了,湖南吉首的非法集资暴力事件,不仅是是当地无良企业的贪婪,更是一起官商勾结,盘剥老百姓利益的巨大阴谋。而事件的最大策划者,就是时任湘西州州长的徐克勤和湘西州统战部长滕万翠,两个掌握湘西州最大权利的官员。
    
    就在昨天,湘西州委专门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湖南省委组织部副巡视员丁南安在会上宣布,对湘西州州委副书记、州长徐克勤进行停职调查。丁南安同时代表湖南省委组织部宣布免去腾万翠湘西州委常委、统战部长职务。而在10月24日,腾万翠已因牵涉非法集资问题被湖南省纪委“两规”调查。
    
    据湘西州政府知情人士介绍,徐克勤主政吉首10多年。湘西集资问题就是在其主政期间开始发展蔓延。徐克勤作为吉首市委书记,与湘西吉首三馆房地产联合开发公司、湘西荣昌集团和吉首光彩房地产开发公司等几家大的非法融资企业关系密切。2004年,刚刚成立的三馆公司在几家实力强大的房地产公司竞争中,令人诧异地取得了湘西州体育馆和图书馆与群艺馆等约80亩黄金地块的开发权。徐克勤当时就任三馆整体开发协调领导小组副组长。其中问题令人深思。
    
    而湘西州统战部长滕万翠更是涉嫌参与湘西荣昌集团和吉首光彩房地产开发公司非法集资,并与此两家企业关系密切,滕万翠曾对光彩房地产公司关注有加。接近专案组的人员透露,滕万翠还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参股矿山开采、旅游项目开发,从中获取非法利益。
    
    关于徐克勤与滕万翠在吉首非法融资中的作用,我们可以回顾下吉首非法融资的过程。近年来,湘西州多家企业长期以承诺高息回报为诱饵吸纳民间资金,涉及集资户数万户,吸收资金100余亿元,大量政府官员参与集资。2008年年中,部分参与集资的政府官员获知信息,提前支取本息,引发集资链断裂。此后不到半个月内,湘西州府所在地吉首市一些融资企业被取走资金至少达10亿元,大多融资企业资金链断裂。因担心本金难收回,众多参与融资的民众人心惶惶,最终导致了9月3日的大规模民众暴力事件。这就是震惊全国的吉首非法融资事件的大概始末,而其中的最大主导者,就是徐克勤与滕万翠。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湖南吉首对融资归还不出,百姓不服

    
    湖南吉首对融资企业的归还政策是现有投资额减去历年所得利息回报的差再按几折退还.这种归还很不公正,因为前些年是在赢利下的投资分红,今年房子积压•财富价值仍然存在,即使个别企业亏损,老百姓不得高息,也是个别领导破坏金融规则造成得,应追究他们得责任;政府应督促融资老板如期按合同归还投资者得本金和利息,如果政府要实行强权,老百姓也只能敢怒而不敢言,这种强制表面维护国家利益,实质保护了融资老板,增加地方财政收入,地方领导可以变个法挥霍,体现了融资老板本地方政府领导仍保持着“高度”的合作,老百姓很是不服!!!
     对融资企业得评估,不管是经济学家、还是什么专家,硬算法应是现有资金加财产估价总和,减去现未偿还融资金额。
     反映企业是赢利还是亏损,而不是历年来得融资金额总和,吉首这次对融资企业得清算就用了历年来得融资累计总额。这就增大了付出数目,混淆了概念,这样融资企业历史越长,融资积累越大,这样亏损就越大。
     今年来,做过房地产得人都知道,对于内陆小型城市一个房产商假设全部为融资建房,付息为月利率百分之五,只要不积压,卖出越快越挣钱,如果一年内竣工卖完,回报率将超过百分之百,如果在两年内脱手略有回报,不至于亏损,现吉首房产业大都在一年内买空,不存在2年以上得积压,一个企业即使亏损也不能运行几十年啊,对于没有外来经济得吉首,金融危机对应也没有太大的损害,即使房子暂时卖不出去,其价值仍然存在。
     融资老板你是有诚信得人吗??你是有血性得人吗?如果有你就应该站出来,不要忘了合同得承诺是“投资人不承担任何风险”,如期归还投资着本金及承诺利息。只要诚信还在,你可以再度崛起。你应该知道有许多投资者为了生存投资。不惜卖车子、房子来投资,甚至借钱投资,现在不归还投资他们得生活将频临绝境,不要转移资金,造成亏损得烂摊子推给政府,借助政府得保护伞,过着你的豪门生活。你应该知道时间会揭开历史得真相,最终你也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作为政府领导,你应该知道,作为投资者,不是经过政府审批也没有太大胆量下注,即使做了血本无归也无怨无悔,现在问题是在你政府得审批下得融资单位投资,地方政府的决策应顺应中央政策,是中央政策的延续,代表着中央政府得“喉舌”,老百姓才放胆来投资啊。政府应督促融资老板如期归还投资者利益,保证合法期内合同得有效性,不应当横刀夺爱,充当融资老板得保护伞,表面归还投资老百姓利益,实际上搞秋后算帐,只是玩玩数字游戏,结果不成了政府设局来陷害老百姓利益吗?政府欲放则成立融资单位,欲收则“非法融资”,这只有一党专政得集权制才能办到,这在应对四川地震就显现了他得优越性,但用于应对人民未觉残酷。
     如有中央高官发现湖南吉首问题,请你深入百姓中间了解真实情况,管管吉首,还人民一个公道,特殊情况用特殊方法去解决吉首问题,如果是“非法集资”也是地方政府先违法,应追究管理者的责任,不是找个“替罪羊”了结,退一步讲也应先追究融资老板的责任让他知道违规所应付出的代价,结果你让百姓血本无归,打个比方等于不惩治偷盗者,而惩治被偷盗者,可谓天下奇闻。我相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定会圆满解决湖南吉首融资问题,让老百姓满意!!!!!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吉首集资调查的几点疑问

    一、这场持续十年之久的社会集资的来龙去脉,起始、发展、终曲等等具体情由目前都未向民众交代。
    二、非法集资案的调查主体应是司法机关还是行政机关?从目前来看,主要是行政机关执行主导,司法机关从之,这是否符合权利制衡的民主法治精神?
    三、二十家涉嫌非法集资企业退款的比例都已出台,如三馆大约是百分之五十几,新世纪锰业则以27.7%的跳水价示众,诸如等等的比例是如何计算得出?清退的原则和精神在之前的公告中已有提及,但是具体到某某公司最后确认下来的退款比例又是如何明晰的呢?
    
湘西集资案中的政府角色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政华 杨龙(发自湖南吉首)
    
     三馆公司的政商发展模式,只是吉首市众多房地产开发商发展的一个缩影
     9月8日,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吉首市的福大房地产公司员工石春红,终于松了一口气。此前,终日聚集在福大公司办公楼里的一些集资户们,如今已经散去,公司重新恢复平静。
     9月7日,吉首市政府发布的一份《吉首市人民政府关于对非法集资活动依法进行清理整治的通告》警告,“国家公职人员及亲属,不得组织和参与闹事”。当日,市政府派人进入涉嫌非法集资的公司查账,并宣布,在此期间,公司一律暂停支付本金和利息。
     这是目前吉首市政府针对此次集资事件,所采取的最新措施。截至9月16日,政府尚未公布企业调查结果。
     震惊全国的吉首集资事件,源于7月份数单大笔集资款撤离,导致集资企业资金骤然紧张。
     从8月底开始,福大、三馆、荣昌等吉首市主要的融资大户,无力向集资户按时还本付息,由此导致随后的系列事件。
     吉首市民间融资的涉及人数之广、范围之大和影响之深超出想象。一位接近吉首市政府的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吉首市民间融资金额超过70亿元,90%的吉首家庭参与了集资,甚至还吸引了长沙、怀化、重庆、广东、福建等外省市的个人资金。涉嫌非法融资的企业接近百家。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多名吉首集资户均担心,如果集资本息不能偿还,生活水平或将“倒退十年”。
     吉首市大规模的民间集资始于2002年,到2004年形成了全民集资局面。在此期间,政府对于这些民间集资行为,并未采取制止措施。
     吉首市木材公司一集资户称:大多数人都明白这是一项风险极高的投资,但抵不住高利息的诱惑,且多数融资企业声誉良好。如三馆公司甚至还于2006年、2007年连续两年被吉首市公安局授牌为“重点保护企业”,被湘西自治州工商行政管理局评为“守合同重信用单位”。
     就在9月4日,政府出台的通告中仍然将民间集资称之为民间金融,但是下午出台的公告即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
     与此同时一个疑问越来越突出:一向对民间融资“睁只眼闭只眼”的吉首市政府,为何选择在这个时机整治民间融资?有媒体9月8日报道称,有关部委已于8月底“空降”调查组,揭开吉首非法集资老底。
    
     黄土变黄金
     中国人民银行湘西中心支行在7月发布的报告称,近70亿民间集资大部分流向了房地产行业。
     吉首当地一位地产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三馆、荣昌、福大这三家当地最大的房地产公司集资金额合计超过50亿,占吉首全市融资金额的70%以上。其中三馆公司的融资额接近20亿元。
     三馆、荣昌、福大等房地产公司的快速膨胀,与吉首市政府推出的一项庞大的造城计划有关。
     2000年,吉首市政府雄心勃勃地提出,要“开发乾州新区,再造一个吉首”。政府对此计划的解释则是,吉首老城区人多车多路窄,已超过区域承受能力。而距老城区10多公里之外的乾州古城地势平坦、开阔,且历代为府衙、厅署所在地,适宜城市拓展。
     在该计划中,位于市区南部的乾州新区被定位为行政区和工业园区,而老城区则重点发展成为商业区。
     计划推出之后,吉首市所有直机关副局级以上行政事业单位就接到市政府通知,要求各机关在2005年之前将办公地迁至乾州,所遗留的办公用地则被用于旧城改造,变成商业区和住宅区。
     由于旧城改造项目的政府背景,接受旧城改造的地产公司,又往往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三馆公司的发家缘于接手了吉首市政府的“三馆”旧城改造项目。以较少的资金成本撬动由政府推动的旧城改造项目,挖取第一桶金——这种类似“蛇吞象”式的运作模式,是三馆、福大等公司短时期内快速膨胀的一个公开秘密。
     2004年初,刚刚成立不久、注册资本金为819万元的三馆公司拿下了第一期投资超过2亿元的吉首商贸大世界项目。按照《城市房地产开发管理条例》规定,接手该项目的公司最低资本金不得低于4000万。上图:9月6日,三馆公司在公司外悬挂条幅,安抚集资户的情绪。摄影/本刊记者 甄宏戈
    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吉首商贸大世界项目,总面积62亩,是吉首市旧城改造的样板工程。因地处原湘西自治州艺术馆、体育馆、图书馆旧址,又被当地人称为“三馆”项目。
     2003年7月,上述“三馆”在搬迁之后,湘西州委州政府和吉首市委市政府成立相应的工作组,决定出让这一地块。
     最初,三馆公司联合了吉首市国土房屋综合开发公司、吉首市荣昌集团、吉首市光彩事业开发公司等另外三家本地房地产公司组成联合体竞标,合计资本金超过了4000万。但中标之后,其他三家公司由于不明原因突然退出,三馆公司事实上独揽了此项工程。
     三馆公司的竞标过程也毫无悬念。根据吉首市房管局的相关记录,当时参与竞标的湖南宝鑫房地产公司、贵州中博房地产公司、贵州铜仁地区现代房地产公司等三家公司,由于没有按时交纳保证金,被视为弃权。最后参与竞标的公司,只剩下三馆公司一家。
     一位当地地产人士透露说,三馆公司总裁曾成杰在湘西州、吉首市政界“人脉深厚”。
     吉首工商局企业登记信息显示,三馆公司成立之初,时任公司总经理亦是股东之一的范吉湘,系吉首市原副市长杨波之妻。杨波现任湖南湘泉集团董事长。
     借助旧城改造项目,三馆公司此后发展极为迅速。在成立仅仅3年后,三馆公司成为吉首市第二大房地产公司。
     2007年,三馆公司的注册资本金由2004年的819万猛增到了到6189万。同年,占地29亩、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投资2亿元人民币吉首商贸大世界一期工程完工,被列为湘西州建州50周年州庆重点项目。
     在此期间,三馆公司还开发了“烂尾楼”吉首明珠商业广场,乾州新区湘西民族文化城主体工程。
     三馆公司的政商发展模式,只是吉首市众多房地产开发商发展的一个缩影。当地最大的地产公司福大公司,则通过开发原吉首市政府机关八月楼地产项目,挖到了第一桶金。
     急速扩张的城市建设,也为少数官商勾结提供了腐败的温床。据潇湘晨报报道,2006年8月,吉首市国土局原党组书记、副局长杨祥云因贪污1495万多元,被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杨祥云在任期间,曾经指使下属隐瞒乡办企业吉首市万溶江房屋开发分公司资产1023万多元,“偷天换日”,以19万元买断了该公司,将乡办集体企业改制成股份制民营企业。此外,杨祥云还倒卖土地15.9亩,侵吞472万多元。
    
     危险的集资
     吉首市房产局7月发布的《2008年1—6月份吉首市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情况分析》显示,截至6月底,吉首市共有房地产在建项目57个。
     众多地产项目开工,要求大量资金投入。
     吉首大学一位长期关注当地民间集资的学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各商业银行设在湘西的机构,由于业务量小,机构级别低,大额贷款无权审批,而上一级机构按业务量分配贷款额度时,给湘西的额度远远满足不了湘西发展需要。
     在湖南的经济版图上,湘西的位置远不如它的自然风光那样抢眼。据中国人民银行湘西州中心支行统计数据,2008上半年,湘西州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4.2亿元、地方财政收入为6.72亿元,仅相当于同期湖南全省相应数据的2%和1.7%。
     该学者认为,湘西经济发展长期受制于投资不足,本地企业实力弱小,靠自身力量进行大规模建设不现实。当地房地产企业的扩张“只能”依靠民间集资的支持。
     前述地产人士认为,三馆公司在成立之初,资本金只有819万元,要想开发总投资额超过2亿元的吉首商贸大世界一期工程项目,“只能依赖”民间融资。
     三馆公司成立之初,主要向湘西州个体劳动者私营企业协会(以下简称湘西个协)借款。
     湘西个协成立于1983年,开展民间融资业务已经长达十余年,现任会长为吉首光彩公司董事长张昌政。湘西个协最初年息不到15%,集资者可以优先享有购买企业所开发的房产的权利,如放弃购买,则以年利率15%~25%返还本息。
     从2005年起,三馆公司开始直接面向个人集资,最初的月息是2%。但此后面临福大、荣昌、光彩等地产同行的竞争,集资方式与返息规则也逐渐复杂。
    
    图:9月6日福大公司门外观看政府处理民间集资事件告示的群众 摄影/本刊记者 甄宏戈
     2005年6月,三馆突然将月息涨至5%,随后其他公司也竞相涨息,集资月息从5%上涨一路至8%、10%,到2008年上半年达到最高点——15%。这就意味着,只要投资10万元,每个月将会得到5000元至15000元的利息,在这个人均月工资不足900元的城市,这无疑是一笔收益颇丰的买卖。
     吉首城区的建设,也得益于集资的速度,几乎每一处房地产开发中,都可以找到民间集资的背景。楼盘的升值与涨价让集资户们看到投资的信心。2008年集资达到白热化的程度。
     前述地产人士称,“在吉首,只要手中有点闲钱,都会拿去集资。”受到高息诱惑,人们将下岗买断工龄的钱、养老金,甚至有人到银行去贷款来加入集资的行列。集资企业之间的恶性地竞争,也几乎是到了无法控制的状态。
     在三馆公司们快速膨胀过程中,集资户事实上扮演了房地产的投资者和消费者双重角色。大笔资金投资房地产,直接导致了当地楼市的火热。
     据吉首市房产局统计数据,自2004年来,吉首市商业住宅均价平均每年上涨250元/平方米,到2008年,新建商业住宅均价接近1600元/平方米,为该市城镇居民月均收入的2倍。吉首市目前在售的锦绣香江二期、丽景园等楼盘的住在均价都接近2000元/平方米。
     政府也从高涨的地产行情中获利。吉首市商务局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初,向位于乾州新区的乾州经济开发区内,已经开工建设并部分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房地产项目超过50个,提出申购土地的单位有60余家,已出让土地1528亩,土地收益达3亿元。
     吉首市政府当初提出的经营城市的理念也得以初步体现。
     据中共湘西自治州委机关报《团结报》的解读,经营城市就是把“黄土变黄金”:一是实行“饥饿性”销售,确保土地价格上扬增值;二是严格实行土地挂牌出让;三是严格保护土地价格,确保银行投资不出现风险,实现银企双赢。
     2000年吉首市政府启动新区开发之初,为此解决资金问题,吉首市政府引入了经营城市的理念。
     当时市政府仅有国债资金1000万元,当年吉首市地方财政刚过1亿元。然而,政府估算整个乾州新区的静态投资预计需要45亿元。
    
     最后一根稻草
     超前和过度建设的迹象已经出现。
     由三馆公司开发的吉首商贸大世界一期,开业半年多来,仅一层和二层的部分商铺在营业,绝大部分三层到七层的商铺无人问津。就在距吉首商贸大世界2公里之外,还有香港街和八月楼两个大型步行商业街。
     吉首市房产局7月发布的《2008年1—6月份吉首市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情况分析》认为,该市商业用房,大户型,大面积商品住宅供过于求,房地产市场面临结构调整。
     上述报告显示,截至6月底,吉首市共有房地产在建项目57个。
     房地产企业高利息融资,需要节节上涨的房价和旺盛的购买力才能得以维持。然而风险也就此埋下。一旦房子卖不出去了,集资款也可能跟着打水漂。
     进入2008年秋,吉首房价涨幅趋稳,一些楼盘开发速度也随之放缓。由吉首福大公司2006年开发的龙泉花苑项目,原计划修建3栋高层住宅楼和1栋小高层住宅楼,目前仅建成了1栋楼。
     为刺激市民购房,8月30日,荣昌集团就推出一项活动:集资人在购买该公司裕隆世纪山庄住宅时,可将融资款部分抵转为购房款。但9月初,吉首政府通告宣布禁止此类行为。
     吉首市房产局在8月底发布的《2008年1-6月份吉首市房地产开发投资完成情况分析》中表达了对该市房地产企业的担忧。
     上述报告认为,当前吉首市房地产开发企业生存压力日益增大。国家对房地产市场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后,部分开发企业由于自有资金不足,在政策调控和市场波动时应对明显乏力,少数企业由于资金过低,项目贷款难度大,加之自由资金严重不足,只能靠社会融资以解燃眉之急,导致高额融资成本难以支付。
     房地产开发企业生存与发展的压力将越来越大,也意味着流向三馆、荣昌、福大的近50亿集资款偿还风险在不断加大。
     中国人民银行湘西中心支行7月份发布的《2008年上半年湘西州经济金融形势分析》针对包括吉首在内的湘西各地全民集资风潮提出警示,认为上半年该市民间借贷非理性扩张的风险正逐渐显现,甚至已经超过借贷者和当地政府的控制能力。
     报告称,当面临外部冲击或其他突发事件发生时,这类风险就显得益发敏感和脆弱。
     一位湘西州政府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房地产公司的集资“迟早要出问题”,原因在于集资利息已经远远高于企业利润。前述吉首大学长期关注民间集资的学者经过测算认为,湘西房地产业的平均利润在40%~60%之间。而在2008年上半年,三馆、荣昌、福大的年息普遍高于60%。
     有官员认为,7月份数单大笔的资金撤离,只是压倒房地产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福大公司一员工称,2008年上半年以来,市民就多风闻市政府准备采取措施对非法集资进行控制。
     7月份,因集资大户纷纷从集资公司抽离巨额资金,集资公司的资金链开始紧张。
     有知情人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2008年7月底,个协会长张昌政一次性自三馆公司抽走本息7000万元,三馆公司的资金骤然紧张。
     之后,其他集资者纷纷取本撤资,各融资公司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8月15日,吉首市一位政府官员在民族影剧院大会上发言,要求集资企业从即日起到奥运会为止,必须采取降息措施,并逐步将利息降到最低点。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湘西吉首非法集资案访民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吉首访民张治再次被强制关精神病院
  • 吉首集资欺诈案军警镇压抗议者镜头(附视频和官方文件)(图)
  • 吉首冤民、访民春晚演唱者黄光玉劳教所获释后被困医院(图)
  • 吉首市人民法院一张传票须五人送(图)
  • 湖南湘西吉首市访民黄光玉揭发政府引导投资再定非法集资(视频)(图)
  • 吉首大学又发生命案 半夜小偷入寝室捅死一女生
  • 湖南吉首非法集资案:白色恐怖下民怨沸腾
  • 视频:湖南吉首非法集资款清退比例公布后街头气氛紧张(图)
  • 湖南吉首非法集资款清退比例正式向社会公布(图)
  • 吉首非法集资企业资产评估出笼 民众大呼上当(图)
  • 吉首对欺诈融资的公告:让受损群众登记确认
  • 湖南吉首融资民众再次聚集,就要看到希望了?
  • 吉首烽烟再起:数千融资民众涌向街头
  • 湖南吉首部分企业非法集资被调查
  • 湘西非法集资酿吉首暴乱 百多官员卷入遭调查
  • 吉首政府:“致集资群众的一封信”和民众的说法(图)
  • 吉首仍然棘手:重兵包围、水深火热的绝境
  • 湘西吉首暴乱,警方拘44名打砸抢嫌犯
  • 吉首骚乱再起
  • 眼看着一个个瓮安、吉首的被弹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