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新闻解禁”刻不容缓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博讯 boxun.com)

    (参与网2010年10月25日讯)由23人离退老干发起,近千人响应的“执行宪法第35条,废除新审批制,兑现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的公开信中,我们大声疾呼写道:“我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名义上“当家做主”61年,但我们享有的言论出版自由竟不如回归祖国前的香港,即不如殖民地居民。回归前的香港是英国殖民地,女王政府任命总督管理这个地方,但港英当局给香港居民言论出版自由,不是空头的,纸面上的,是落实的,兑现的。
    
    1949年建国,人民欢呼解放了,当家做主了,毛泽东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直到今天,建国61年,搞了30年改革开放,我们还没有得到香港人殖民地时代就有的言论出版自由。现在有些参政议政的书籍,要拿到香港出版,这不是回归祖国的福荫,是沿袭殖民时代的旧法。大陆人民的“当家作主”地位实在太窝囊。国家宣称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实在太尴尬。岂止普通公民,连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都没有言论出版自由。最近李锐遇到一件事情:不久前《周小舟纪念文集》出版,原来收进了李锐1981年在《人民日报》发表的纪念周小舟的一篇文章,但出版的书中没有。周小舟夫人打电话向李锐解释:“北京通知,不能用李锐的文章。”连1981年发表在党报上的旧作也不让收进文集,真是荒唐至极!李锐说:“这算什么样的国家?!我大声疾呼:新闻必须自由!扼杀公民的言论自由是完全违法的!”岂止高级干部,连国家总理都没有言论出版自由!2010年8月21日温家宝总理在深圳发表题为《只有坚持改革开放,国家才有光明前途》的讲话。谈到“不仅要推进经济体制改革,还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2010年9月22日(美国当地时间)温家宝总理在纽约与美国华文媒体和港澳媒体负责人进行座谈,再次强调了“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性。温说:“关于政治体制改革,我曾经讲过,经济体制改革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也不会彻底取得成功,甚至已经取得的成果还会得而复失。”温家宝随后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第6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发表题为《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的讲话,其中也谈及了政治体制改革。
    
    9月23日(北京时间)晚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及新华社通稿报导这些活动时,只报导了温家宝谈及海外华人的处境、海外华文媒体的作用等内容,提及政治体制改革的讲话,都被过滤掉了。这些事情,如果追究责任,绝对查不到具体人,这是一只看不见的黑手。他们自知理亏违宪,通常以电话通知某人的作品不能发表、某事不能见诸媒体。打电话的官员不留姓名,叮嘱执行者为其保密,但必须执行他的电话指示。这只看不见的黑手就是中宣部。现在是中宣部凌驾于党中央之上,凌驾于国务院之上。试问中宣部有什么权力封锁总理的声音?有什么权力剥夺全国人民对总理讲话的知情权?”
    
    由于中宣部凌驾于党中央之上,凌驾于国务院之上,宪法35条赋予13亿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的权利,也公然被号称“阎王殿”(毛语)的中宣部剥夺!中宣部是全党和全国人民的罪人,是一切乱像的总根源,李长春、刘云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宣部这只黑手为了保护权贵们的既得利益,长期封杀舆论,扼住记者喉咙,不准许披露贪官与黑恶势力,作威作福欺压人民的事情,带来的是不满的愤懑,怨声载道的呼声,遍布中华大地的群体事件,以及“官二代”、“富二代”不知羞耻地享受与极度放纵,其欺男霸女无法无天,到了国人不能容忍的地步。
    
    10月16日晚,河北省保定公安局副局长李刚之子李启铭,狂醉后在石家庄河北大学新校区内驾驶一辆黑色轿车,撞倒两名女生后(中一名女生医治无效死亡),不但没有停车,反而继续去校内宿舍楼接女友。在返回途中被学生和保安拦下,他却盛气凌人地高喊:“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爸是李刚!”于是引发大陆网友狂批猛骂,在一些论坛上出了不少新段子:
    “窗前明月光,我爸是李刚”;“老夫聊发少年狂,我爸局长是李刚”;“试问卷帘人,却道我爸是李刚”;“日日思君不见君,我爸是李刚”;“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我爸是李刚”;“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我爸是李刚”;“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我爸是李刚”……
    虽然肇事者李启铭已校河北省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但令人不解和难以容忍的事,河北大学不仅对此保持沉默,还涉嫌对学生下达封口令,以至于目击学生担心受学校处分,不敢出面作证。本该用事实说话的大学连学生利益都不愿意保护,连真相都不敢说出,大学精神何在? 据网上材料,李刚父子占有五套高级住房,河北大学校长早有涉嫌学术不端行为。一言敞之,这就是中宣部箝制人口的“丰功伟迹”,应载入“以人为本”的史册。唉,可耻也夫!可痛也夫!
    
    还有,中宣部封杀舆论的“好戏还在后面”。众所周知因强折而引发江西宜黄县强拆钉子户钟氏兄妹自焚烧身事件,在中央的过问下该县县委书记和县长双双被免职,想不到宜黄官员竟然无耻地说出:“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最难容忍的是新近重庆市江津区区委书记王银峰,为区委办公楼风水一事,向发商直言不讳地说:“跟政府作对就是恶”!
    
    可贺可敬的中宣部,这就是你们保护的官员和所捍卫的利益。如果我国舆论能旗帜鲜明地能监督官员,批评豪绅,能有这些丑闻吗?就连新华社主管的《半月谈》杂志也说:这些“现象说明某些官员‘以权自恃,蔑视、践踏公民权利’,是“执政理念异化”的表现。其根源在于“官员们欲望在没有制约的情况下扭曲与膨胀,是官员们对待民生民怨的冷漠与粗暴。”中宣部你们听到了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西方称舆论是“第四种公权力”,而我国的舆论是“党的喉舌”,近年来早巳堕落成为中宣部的“孝子贤孙”,一切听命于李长春,一切服从于刘云山,没有骨气,有没豪情,既是权贵的奴才,又是金钱的妓女,在“改革开放”中伴演着双重身份,哪还有点“无冕之王”的荣誉?。纵观此情此景,解禁新闻势在必行,刻不容缓万分火急!我们在公开信中提出了八条:
    
    一、取消媒体的主管单位,由主办单位独立负责;真正落实出版单位的社长、总编辑负责制。
    
    二、尊重记者,树立记者 “无冕之王”的社会地位。记者报道群体性事件,揭发官员贪污腐败,是为民请命的神圣事业,应受到保护和支持。立即制止某些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随意抓捕记者的违宪行为。追究谢朝平案的幕后操纵者,渭南市委书记梁凤民必须下台,以申党纪,以儆效尤。
    
    三、取消限制媒体跨省进行舆论监察的禁令,保障中国记者在全中国领土上采访报道的权利。
    
    四、互联网是社会信息和公民意见的重要交流平台,除确实涉及国家机密的信息和侵犯公民隐私的言论之外,网络管理部门不能随意删除网帖和跟帖,取消网特,取消“五毛党”,取消对“翻墙”的技术限制。
    
    五、党史无禁区,中国公民有权知道执政党的罪错。批准在大陆印行《千秋功罪毛泽东》(辛子陵著)和《墓碑》(杨继绳著)两部书,报刊网络可以公开讨论毛泽东的功过是非,为重新评毛预作准备。
    
    六、允许《南方周末》和《炎黄春秋》改制为民营报刊作为探路试点。报刊民营化是政治改革的方向。历史的教训是:施政者与评议者高度一体化,政府和媒体都姓“党”, 自己搭台唱戏,自己鼓掌喝彩,是很难和民意沟通实现正确领导的。从大跃进到文化大革命,大陆所有的报刊杂志、广播电视,从来没有反映过真实的民意。党和国家领导人耳边听不到不同的声音,就既难发现、更难纠正正在发生的全局性的错误。执政党和政府拿纳税人的钱办媒体为自己歌功颂德,这在民主国家是不允许的。
    
    七、允许已经回归中国的香港、澳门的书籍报刊在大陆公开发行。我国加入了WTO,在经济上已经融入世界,企图在文化上闭关锁国,是违背改革开放的既定方针的。港澳文化是送上国门的先进文化,观之于港澳报刊书籍备受群众欢迎而益信。
    
    八、转变各级宣传部门职能,由制定多少个“不准”,转变为保障信息准确、及时、畅通;由帮助贪官污吏压制封锁批评揭露的稿件,转变为支持媒体对党政机关发挥监督作用;由封报刊、撤总编、抓记者,转变为对抗强权,保护媒体和记者。宣传部门在党内、在社会上名声很臭,要做几件好事恢复名誉。在适当的时机,可以考虑宣传部更名,以符合世界潮流。
    
    想不到我们这封救党于危难,解民于倒悬的公开信,仍被中宣部干净彻底地封杀,不但官媒上见不到一字一语,所有国内网络和私人博客上也除之净尽。到也好留下了“我爸爸是李刚”、“新中国是拆出来的”、“跟政府作对就是恶”的新世纪“豪言壮语”!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言论自由,从我做起
  • 铁流:不准人聚会饭醉,是哪家的法律?
  • 铁流:向廊坊市长王爱民讨债
  • 于浩成:没有出版自由,其他的一切自由都成了泡影——喜闻铁流捐资设立新闻基金,促进新闻立法
  • 铁流:再说访民“告洋状”(图)
  • 铁流:北京堵车怎么解决?
  • 铁流致东莞市长李毓全先生的公开信-就东莞市警察抓网络作家元平一事
  • 铁流捐资100万元设立“铁流新闻基金”(图)
  • 强烈抗议对刘晓波的非法判决/铁流 叶光庭
  • 铁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政府必须守法
  • 铁流:我们为什么没有言论自由与通信自由
  • 就《往事微痕》五七老人铁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第八封公开信
  • 铁流:我为什么敢冒风险协办林希翎北京追思会?
  • 铁流:60年大庆说“反党”,民主宪政何是期?
  • 铁流:六十年,中国大陆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哪里?
  • 铁流:重走“土改”路
  • 铁流:莘莘学子有何罪?十万“太阳”成“贱民”
  • 茅于轼、杜光、铁流、徐景安、胡星斗等倡议书
  • 铁流:致出席全国十一届二次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铁流:也说五中全会
  • 遵义杀法警案:请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刀下留人/铁流
  • “暴力革命”血腥恐怖的一幕/铁流
  •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温总理:请关心一下中国孩子的教育状况
  • 铁流:在死牢里与殉道者的对话-献给21世纪中国的知识人
  • 铁流 :五十五年的这一天-写在恶魔斯大林的死亡日1953年3月5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