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全章律师:地方政府立法征集民意没有任何实质的改变和进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1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近年来,各地地方政府出现了立法向社会征集意见的现象,被舆论认为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毕竟同过去“闭门造法”相比,现在多少好多了。 (博讯 boxun.com)

    
    我们的公民历来对政府是宽容的,对政府的一点微小的改变都会表现出极大的鼓励,这种心理源于几千年来公民对政府的恐惧,当政府释放出善意,还没见效果呢,公民就感激涕零,三跪九叩首了。
    
    但是需知,在现代社会,全世界都一致的公认,法律是人民意志的表现,我国也不例外,列宁说,宪法是写着人民权利的纸(不是卫生纸),宪法又说,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那么人民如何体现自己的权力呢?当然是通过法律来固定。换句话说,法律体现了人民的意志,法律写满了人民的意见,没有人民意见的法律,那还是法律吗?
    
    那么地方政府立法现在开始向人民征集意见,问题也就出来了?过去他们是怎么立法的?过去他们有没有征集人民的意见?如果征集了,今天还叫创新和进步吗?还用得着做新闻吗?如果没有体现人民的意见,那他们过去制定的那些地方规章、规定还叫法律吗?
    
    退一步说,即使这是一个进步,又该如何去征集呢,地方政府说,”征集采取定向和非定向相结合的方式,包括以书面形式向本市的高校、科研机构、行业协会、社团组织等机构定向征集项目建议;通过媒体发布公告,向社会公众征集项目建议。社会公众可通过信件、传真和电子邮件等形式提交立法项目建议。对征集到的建议和意见,市政府法制办将通过适当方式向社会反馈。”我们看到,地方政府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定向,一类是不定向。假设定向可以搜集到意见,那么不定向如何征集?如果一个公民不看报纸,不会网络,他又一肚子意见,政府怎么征集他的意见?在定向和不定向的选择中,如果出现意见冲突,如何衡量和取舍,谁来衡量取舍?如果公民的意见不被采纳有什么救济渠道?如果没有救济渠道,公民还有参与表达意见的热情吗?
    
    一个法治的国家和社会最具有核心的生命力的是这个社会有一个正当程序,公民通过社会既定的程序来实现他的正当意志,而最突出的又是,当他的正当意志被侵害,他又有充分的救济渠道来修正他的正当意志,如果没有正当的救济程序,根本就谈不上人民的意志。
    
    换句话来说,当我们吸收民众的意见的时候,不是说如何尊重民意,如何吸收民意就足够了而是在于当人民的意见不被理睬的时候,采用什么样的程序来矫正和救济。
    
    所以说,这个地方政府立法征集民意的东东看上去很美,缺乏操作性,在多大程度上吸收和征集民意,让人怀疑。
    
    另外,从一个宏观上来说,“征集民意”仍然反映了国家职权主义和“精英治国”的思维,在一个自由民主的法治国家里,民意不是“自上而下”征集的,而是自下而上“形成”的。游戏规则要有公民来讨论制定,游戏的内容也要由公民来决定。这才能说“法律是人民意志的体现”。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疑被软禁在恩施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与外界失去联系(图)
  • 于浩成:没有出版自由,其他的一切自由都成了泡影——喜闻铁流捐资设立新闻基金,促进新闻立法
  • “渭南书案”促新闻立法,《大迁徙》呼唤言论自由--北京四十多位老中青知识人,为谢朝平归来举行餐叙(图)
  • 国务院法制办拟对集体土地征收立法应对强拆难题
  • 广东拟立法抑工潮,工人参与企管,港商联署反对(图)
  • 不取消代销卡手机难真正实名 运营商呼吁立法“一刀切”
  • 广西立法将家庭暴力案件纳入出警范围
  • 贵州立法试行消除未成年人轻罪记录
  • 我国控烟有望首度产生地方立法
  • 姚立法:把广西全州县人大常委会推上被告席正当时
  • “维权网”信息员王德邦就广西“王兵荣选举案”采访选举专家姚立法
  • 浙江拟立法规定丈夫打老婆要付赔偿金
  • 权力为人民服务——艾晓明纪录片《人民代表姚立法》网络版(图)
  • 浙江欲立法禁止人肉搜索 省人大未通过将再研究
  • 湖北维权人士姚立法被软禁武汉逾百上访民师被截访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先生恢复自由
  • 选举专家姚立法被限制人身自由
  • 校园安全法的立法思路
  • 皇城脚下的虚假民主(二)姚立法
  • 南方都市报披露惊人案例,呼吁收容遣送尽快立法
  • 蔡霞:动用立法权对改革说“不”?
  • 人体私拍:有相机钞票就可参加 建议立法(图)(图)
  • 美国应对生物入侵立法经验及其启示/刘春兴
  • 曹长青:台湾立法院的不可承受之耻
  •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 論五區總辭與二十三條立法/伯齊
  • 新京报:地方立法需要什么样的议程设置
  • 正视公款吃喝入罪的立法困境/江子骏
  • 广州窃听器材泛滥 专家呼吁立法追究刑事责任
  • PX项目到京六里屯垃圾焚烧 规划环评立法正当时
  • 北京立法脱节部门作用强整体统筹弱/杜德印
  • 港人去哪里抽烟?政府立法改变18万烟民生活/林沛理
  • 崔啸:宪法司法化——立法者的遮羞布
  • 李晓亮:要严防源头上的“立法腐败”
  • 两会委员强烈要求尽快立法保护满洲语言!!!(图)
  • 罗黎明:避免部门化立法现象
  • 倪萍建议立法封杀“山寨” 巩汉林反对认为应给予包容
  • 立法禁止官员“哭泣”议案
  • 穿新鞋走老路的立法院令人不齿/单福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