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正有案明天开庭 请关注自贡“系列社保诈骗案”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1日 转载)
    刘正有更多文章请看刘正有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沧海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0年10月20日讯)沧海报道:四川著名维权人士刘正有7月2日被以诈骗罪判刑三年,当庭表示自己无罪并要求上诉。该案将于10月21日上午9时在自贡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与刘正有案相似的李显芬案先后于10月13日、19日两次开庭,令人奇怪的是李显芬第一次开庭不认罪,第二次开庭却认了罪。
    
     2010年8月16日贡井区检察院批准逮捕了年过60的李显芬,和刘正有一样,李显芬也是自贡当地老百姓的“代言人”。两起社保诈骗案案情非常相似,同样是中间人收取高额费用后,帮助当事人伪造档案办理社保。其中李显芬本人没有任何的签字,包括在社保的审核,从来没去过社保局,只是交给中间人三万五千元钱和照片、身份证复印件,对于中间人伪造档案的事情完全不知情,公诉机关却认定李显芬是主犯。李显芬之所以在10月19日开庭时认罪,是因为她的儿子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李显芬被迫认罪。
    
     敬请各界密切关注四川自贡的“系列社保诈骗案”。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附:李显芬案一审辩护词
    
    
     关于李显芬涉嫌诈骗案的辩护词
     无罪的罪人
    
    审判长、陪审员:
    四川联一律师事务所重庆分所接受李显芬及其亲属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辩护人,参加李显芬涉嫌诈骗案的诉讼活动。辩护人根据法庭调查质证所确认的事实,结合刑事法律规定,提出以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评议时参考:
    辩护人认为:通过庭审调查表明,本案是一起新型的社保诈骗案确实无疑;但公诉机关并无足够的证据指控被告人李显芬参与该起诈骗犯罪,故李显芬无罪,应予当庭释放。
    一、主观上李显芬无非法占有养老金的目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显芬提出诈骗的犯意缺乏事实依据
    1、关于审判长质疑:李显芬为什么不通过正常的渠道办理养老保险,而私下托人为自己办理养老保险的问题。
    法庭调查表明:被告人李显芬系自贡市超龄女性失地农民,自2005年被征地农转非以来,就一直带领本社失地农民到政府部门咨询和请求办理养老保险,但相关工作人员给予的答复均是其不符合办理养老保险政策。但是,辩护人当庭提交的自贡市政府(2001)47号令和申请法庭调取的贡井区政府(2005)12号文均能证明被告人李显芬符合参保政策,应当纳入养老保险范畴(有与李显芬同社的超龄女性失地农民已经依据这两个文件办理了养老保险的名单为证)。由于政府部门相关工作人员不按照政策为李显芬办理养老保险,被告人李显芬的丈夫黄长明(已死亡)知道自己患病后,考虑到儿女皆下岗工人,担心自己死后,妻子李显芬老无所养,于是为妻子李显芬四处打听能否办理养老保险。被告人李显芬在政府工作人员反复强调其不能参保的情况下(尤其恶劣的是,在李显芬被指控诈骗犯罪之后,政府工作人员仍然无视客观存在的社保政策,向侦查机关作出被告人李显芬不具备办理养老保险资格的错误政策解释,而被纳入控方证据体系),看到本社其他超龄女性失地农民,甚至其他非本社的农民都办理了养老保险,而自己却始终不能办理养老保险,无奈之下,才私下托人打听能否通过熟人关系办理养老保险。最终,李显芬的朋友证人杨淑珍找到被告人何毅,请求帮李显芬办理养老保险,被告人何毅又找到被告人李淑仙帮忙办理,被告人李淑仙又找到被告人周尤清帮忙办理。
    辩护人认为:国家正在积极努力地推进养老保险全民覆盖。被告人李显芬想参加养老保险是一个善良的愿望,其一直渴望通过正常的途径参加养老保险,这个内心的真实想法可以从其反复向政府部门咨询参保政策的行为可以得到印证。但是由于政府工作人员不按照政策解决被告人李显芬的养老保险问题(自贡市政府(2001)47号令和贡井区政府(2005)12号文),迫使被告人李显芬私下托人帮忙办理养老保险,符合人之常情,正是这样,被告人李显芬才一步一步落入被告人周尤清、李淑仙、何毅精心编制的诈骗陷阱。
    需要区别的是:被告人李显芬托人帮忙办理养老保险的意思表示,并不当然具备非法占有之目的。只有在其明确提出要通过造假的方式办理养老保险,或者提出要求办理与其身份不相符的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情况下,才体现为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
    2、关于控方证据能否证明被告人李显芬非法占有之目的唯一性问题
    养老保险有多种: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个体灵活就业人员养老保险、超龄人员养老保险、失地农民养老保险等。虽然庭审查明,被告人李淑仙、何毅、周尤清为被告李显芬办理的是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但是,被告人李显芬托人帮忙办理养老保险的意思表达并不明确——即被告人李显芬是否托人办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意思表示并不明确。
    众所周知,人内在的主观意识最终要通过行为给予外在体现,才能最终确认这种主观意识是否存在。因此,被告人李显芬托人办理养保险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托人依照超龄女性失地农民养老保险政策办理——即依法办理;一种是托人办理与其身份不合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即非法办理。庭审查明:在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中,不仅无证据证实被告人李显芬在找证人杨淑珍托熟人办理养老保险过程中,曾经向杨淑珍做出过自己想通过造假的方式办理养老保险,或委托杨淑珍找人帮忙通过造假的方式办理养老保险的意思表示的事实客观存在;更无证据证实被告人李显芬在见到被告人李淑仙、何毅的过程中做出过同样的意思表示。因此,公诉人并不能当然得出李显芬托人帮忙办理养老保险必然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公诉人仅凭被告人李显芬托人办理养老保险,断然指控被告人李显芬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应属主观臆断。
    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显芬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不仅无证据佐证,且现有控方证据对此核心事实的证明不具有唯一性,公诉人关于被告人李显芬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的指控,不能成立。
    3、为李显芬办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犯意系周尤清提出并具体实施
    需要提请合议庭注意的是:被告人李显芬向证人杨淑珍、被告人何毅、李淑仙提出的是办理“养老保险”,其并未提出过要办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是被告人周尤清、李淑仙、何毅等背离李显芬的真实意思表示,为谋取非法利益,在未与被告人李显芬商量的情况下,三被告人共谋通过非法的方式为李显芬办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故,此诈骗的犯意提起,被告人李显芬不知情,且未参与。
    4、为李显芬修改出生日期为1957年7月系何毅、李淑仙提出并实施
    提请合议庭注意:庭审中,被告人何毅承认是在接到周尤清说明被告人李显芬的年龄大了,无法通过社保审核,要求改年龄的情况下,自己与李淑仙共同商量以后,确定将李显芬的出生日期改为“1957年7月”,并由自己亲笔写了一张小纸条,交周尤清办理。而被告人李显芬并不在场,事后也无人告知李显芬这一事实。故,此诈骗的犯意提起,被告人李显芬不知情,且未参与。
    5、伪造“李显芳”身份和个人经历,系周尤清提出并具体实施
    提请合议庭注意:庭审中,被告人周尤清当庭承认邓关五金厂职工“李显芳”的身份系其依据被告人李显芬的身份证复印件伪造的事实。同时周尤清表明自己根本不认识被告人李显芬。故,此诈骗的犯意提起,被告人李显芬不知情,且未参与。
    6、将骗取的“李显芳”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转移至李显芬名下的犯意,系周尤清提起并具体实施
    提请合议庭注意:庭审中,被告人周尤清当庭承认是自己将通过伪造身份的方式骗取获得的“李显芳”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转移至被告人李显芬名下,同时周尤清表明自己根本不认识被告人李显芬。故,此诈骗的犯意提起,被告人李显芬不知情,且未参与。
    7、无证据证明被告人李显芬在云南对被告人周尤清、李淑仙、何毅提出伪造企业职工人事档案之诈骗犯意
    被告人李显芬在从云南回自贡在证人杨淑珍家中,将35000元交给被告人何毅、李淑仙后,又离开自贡回云南,对被告人何毅、李淑仙、周尤清伪造企业职工人事档案之诈骗行为根本不知情,控方也无证据证明李显芬在云南对另外3名被告人实施了遥控指挥。故,公诉机关关于被告人李显芬提出诈骗犯意的指控,没有证据支撑。
    综上,被告人李显芬对整个诈骗不知情,不是诈骗犯意的提起人。
    二、客观上李显芬未参与共同伪造个人身份和经历的行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显芬系诈骗案的主犯缺乏事实依据
    《刑法》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被告人李显芬在公诉机关指控的整个诈骗犯罪中,到底做了些什么,导致公诉机关指控其为该起诈骗犯罪的主犯?
    庭审查明:被告人周尤清在被告人李淑仙找到其帮忙办理被告人李显芬养老保险的时候,在明知被告人李显芬是1949年生人,不是邓关五金厂职工,不符合办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政策的情况下,并未拒绝,为获取非法利益,在被告人李显芬不知情的情况下,积极地以被告人李显芬提供的本人身份证复印件为基础,采取变造的方式,将被告人李显芬身份证篡改为“李显芳”,并进一步伪造了邓关五金厂职工“李显芳”人事档案资料一套,骗取了自贡市劳动局和社保局审核通过办理了“李显芳”的退休手续;为达到在2007年办理好养老保险手续,周尤清又与李淑仙、何毅商量变造被告人李显芬的出生日期,最终由何毅将李显芬的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出生日期改为“1957年7月”,然后周尤清利用先前已骗取办理好的“李显芳”退休手续,采取纠错的方式,将被告人李显芬替换了“李显芳”。随后,周尤清将骗取的被告人李显芬的社保存折交予被告人李淑仙、何毅,再由何毅转交李显芬的丈夫黄长明。
    庭审查明:杨淑珍告诉被告人李显芬的丈夫黄长明,有人可以帮助被告人李显芬办理养老保险,但是对方提出要35000元才能办理,让其准备好35000元。黄长明通知当时在云南的李显芬回自贡,李显芬从云南回自贡后,带上借来的35000元,到杨淑珍家交款,此时,何毅认出了此前就认识的李显芬,而李显芬和李淑仙系第一次见面,此前从不认识。杨淑珍的证词证明,被告人李显芬将钱交给了何毅、李淑仙,被告人何毅、李淑仙此时已经掌握了李显芬的出生时间和基本状况,表示办得到就办,办不到就退款。随后,何毅、李淑仙将35000元中25000元交给被告人周尤清为李显芬办理养老保险。周尤清在被告人李显芬未明示办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情况下,以被告人李显芬提供的本人身份证复印件为底稿,变造了“李显芳”的身份,并将虚构的“李显芳”添加进邓关五金厂职工名册,以“李显芳”的名义办理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被告人何毅、李淑仙、周尤清又共谋变造了被告人李显芳的出生日期为1957年7月,以及伪造了邓关五金厂的工作经历,并成功骗取了自贡市劳动局和社保局的审核批准。随后,周尤清将办好的养老保险存折交予李淑仙,李淑仙交予何毅,何毅再交予李显芬的丈夫黄长明。此后,一直由黄长明保管和领取李显芬的养老金,直至黄长明2009年7月死亡为止。黄长明死后,李显芬因不知存折密码,将存折挂失后,重新办理养老保险存折领取养老金至立案侦查止。
    通观整个诈骗过程,变造李显芬身份证,伪造“李显芳”职工人事档案挂靠邓关五金厂,骗取劳动社保部门审核通过“李显芳”养老保险;变造李显芬身份证复印件上的出身日期,将已经骗取的“李显芳”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变更到李显芬名下,其伪造、变造、挂靠等犯意和行为均系何毅、李淑仙、周尤清提出和实施。李显芬不是造假参保的犯意提起人。造假参保的犯意提起人是李淑仙、何毅、周尤清,且周尤清是具体的实施者。李显芬只是将自己真实的身份证复印件、相片、35000元交付了何毅、李淑仙,在这个行为过程中并无造假之行为;也未提出过让何毅、李淑仙通过伪造个人工作经历,办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意思表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显芬系该起诈骗案件的主犯,已经背离了法庭调查中,公诉机关已经明知的事实,丧失了公正的立场,追诉无罪的公民李显芬。
    三、李显芬是被告人周尤清、李淑仙、何毅诈骗犯罪行为的受害人
    被告人李显芬既未参与何毅、李淑仙、周尤清等造假参保之共谋,也未实施社保诈骗行为,通观整个诈骗过程,被告人实际上是本起诈骗案的受害人。
    法庭查明:被告人李淑仙、何毅通过杨淑珍获取了李显芬想办理养老保险的信息,在向周尤清了解到办理养老保险需要25000元的信息后,在明知李显芬不具备办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情况下,为谋取非法利益,一方面虚称自己有能力为李显芬办理养老保险,一方面虚构为李显芬办理养老保险需要35000元的事实,通过杨淑珍向李显芬转达,并实际收取李显芬35000元的参保费用;被告人李淑仙、何毅只将其中的25000元给了周尤清用于办理养老保险,从中李淑仙、何毅骗取李显芬10000元,并平分。对此,李显芬并不知情。被告人周尤清拿到李淑仙、何毅交给的25000元,为获取非法利益,通过积极伪造“李显芳”这个根本不存在的邓关五金厂职工的人事档案材料,骗取了社保部门办理“李显芳”的养老保险存折,事后又再次伪造李显芬的档案将“李显芳”的养老保险转至李显芬名下,完成整个诈骗。被告人周尤清从25000元中获利17000元。期间李淑仙、何毅、周尤清对更改李显芬年龄更是进行了通谋,然后又周尤清实施。李显芬对此也不知情,更谈不上参与和提出伪造之犯意,这些伪造行为均是李淑仙、周尤清、何毅三人共同完成,与李显芬无关。
    四、侦查程序违法、侦查手段违法,证据确凿
    1、公安机关伪造接受刑事案件登记时间、立案时间——法律文书造假
    贡井分局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右上角的数码系打印前述法律文书时,计算机随机生成的数码,该数码有其相应的含义。辩护人在刘正有诈骗案辩护中,在汇东新区分局同类法律文书上见到过同样的数码。辩护人认为,该数码包含了法律文书打印时间的信息,但公诉人认为这是辩护人毫无根据的主观臆断,很简单,辩护人当庭提出了进行侦查实验的请求——到贡井分局打印同样的法律文书,看计算机随机生成的数码是否包含了打印当日的信息即可证明辩护人的观点是否成立。
    2、公安机关在讯问被告人李显芬时采取指供、诱供、骗供的手段,非法获取口供
    公诉人在被告人当庭供述与侦查过程中公安机关收集的被告人李显芬、何毅、李淑仙、周尤清供述出现冲突时,采取让各被告人确认他们各自在公安机关或者看守所里的供述真实的方式,达到否定被告人当庭陈述的目的;但是,通过公诉人当庭播放的公安机关刻意针对李显芬相关讯问制作的六张视听资料光盘中的一张(法庭调查表明:侦查机关前后共讯问李显芬11次,选择其中6次制作了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侦查机关对其他被告人何毅、李淑仙、周尤清进行的讯问,无任何的同步录音录像——这些侦查行为充分说明本案的侧重点在被告李显芬),证明被告人李显芬是在侦查人员的诱导、欺诈和指认下,做出了与事实不相符合的表述,这种通过诱供、骗供、指供的方式非法获取的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
    被告人李显芬当庭指出:刘公安在讯问初期对其非常的凶恶、在李显芬产生抵触情绪后,又换成说话和蔼的朱公安,并对被告人李显芬说:你的问题不是什么大事情,最多是退钱,然后再按照正常程序办理养老保险。事后,被告人李显芬找区长核实,无果。
    3、对审判程序的质疑
    本起诈骗案件,公诉机关起诉书依次排列的被告人为李显芬、周尤清、李淑仙、何毅,习惯上公诉人是按照所列明的被告人顺序展开对被告人的讯问,或者请求审判长许可挑选其中认罪的被告人进行讯问,但在审判过程中,法庭在公诉人未申请的情况下,主动为公诉人做主,按照何毅、李淑仙、周尤清、李显芬的顺序进行审判,有失审判公正。
    综上,李显芬本人在主观上只想通过杨淑珍介绍的熟人帮忙办理养老保险,其并无授意或提出通过伪造档案的方式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恰恰是李淑仙、何毅、周尤清等被告人,瞒着李显芬伪造李显芳职工档案办理养老保险,并最终将李显芬的档案转接到李显芬的名下,以骗取李显芬的钱财。虽然客观上,李显芬获得了养老保险,但毕竟这种方式取得的养老保险是不合法取得,但李显芬是在被欺骗的情况下获得利益,其本身无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不符合诈骗的法定要件。
    辩护人期望法庭作出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判决,依据事实和法律宣告李显芬无罪,当庭释放。
    此致
    四川省自贡市贡井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郑建伟
    2010-10-13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涉嫌诈骗案二审21日开庭(图)
  • 四川自贡法官称刘正有案开庭成本很高,律师被威胁
  • 律师会见刘正有,与中院法官沟通
  • 刘正有患高血压急需保外就医 社保诈骗成自贡打压维权人士惯用手段(图)
  • 关于刘正有保外就医的呼吁书(第四批签名人)
  • 关于刘正有保外就医的呼吁书(第三批签名人)
  • 关于刘正有保外就医的呼吁书(第二批签名名单)
  • 关于刘正有保外就医的呼吁书
  • 四川自流井法院对维权人士刘正有的刑事判决书(图)
  •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被以“诈骗罪”判处两年徒刑,申请旁听者被软禁
  • 如尊重事实和法律 刘正有明天将被判无罪
  •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诈骗案”将于明天宣判
  • 快讯:刘正有“诈骗案”8月20日宣判
  • 张曦:对刘正有诈骗案一审判决的思考
  • 刘正有被超期羁押的隐情
  • 郑建伟律师就刘正有案致法院院长的意见书
  • 刘正有案件的主审法官违法办案
  • 刘正有“诈骗案”能否法定期限内判决,吁请各界关注
  • 罗世模旁听刘正有案受阻颈部受伤 自贡警察扬言让百姓“血流成河”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如何阅读刘正有诈骗案的一审《刑事判决书》
  • 赵昕:“高压锅”里的刘正有案(图)
  • 赵昕:骗徒冒充我,诈骗刘正有鸣冤的四川访民钱财
  • 西南部分人士就刘正有被刑事拘留的公开信
  • 刘正有:网警叔叔是这样遵重本国公民表达权的吗???
  •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上访的悲惨遭遇和释放记实/刘正有
  • 自贡刘正有致全国人大代表 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土资源部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市荣县委县政府非法拘禁曹晓丽
  • 刘晓波: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 第五接力绝食维权人士:刘正有、巴骄
  • 刘正有:接力绝食维权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