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二十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18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24、难忘的刘梅芳
    
    记得刚进二看的第8天,301来了一位小鸟依人,肤色白皙,面容清秀的中年妇女,名叫刘梅芳。她来自湖北省监利县,是那位上书朱镕基的李昌平的工作之处。
    
    刘梅芳说,她是帮按摩店老板打杂的。昨天晚上,警察到福州市金山区按摩店来,警察知道老板是尿毒症高危病人,每星期要进行三次血液透析,随时都有性命危险。警察不敢抓患尿毒症的老板,就抓个小鬼的充数,便把刘梅芳捉了进来。
    
    刘梅芳闪着一双忧郁的大眼睛,看上去特别沧桑。当她沉沉入睡时,睡态特别漂亮,是那种人见犹怜的睡美人。这个秘密,还是号友小丹悄声告诉我的。
    
    无聊的站班中,我扫视了整个监室,最后把眼神定格在刘梅芳的脸上,想象她曾经的美丽。
    
    刘梅芳是哭哭啼啼地送进来的。她说自己在那天晚上,因为老板不在店里,警察就电话通知让她去打开店门。店里小妹正在接客时,警察破门而入。刘梅芳不忍心看到吓得全身发抖的小姐赤身裸体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到房间里拿出一床毛毯替小姐披上。
    
    警察正在欣赏自己的“作品”时,冷不丁冒出刘梅芳这个“程咬金”。盛怒之下,把扫地煮饭的刘梅芳一同押上警车。
    
    到了派出所,警察还踢了她几脚,说她“不老实”。随后给她扣上“容留卖淫”的罪名,于深夜投进二看,来到301监室。
    
    刚进来时,刘梅芳摸着大腿上的青紫伤痕,伤心欲绝的哭诉说:自己被冤枉的,刚到福州打工才几个月,竟然会到看守所来。如果违心承认自己是“卖淫”的,也许只要关十来天就可以出去。可是以后又如何面对江东父老?面对自己的子女?心神不宁的她,自顾自地哭诉着自已的处境……
    
    刘梅芳得知我是8年上访“专业户”时,一再表示: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等出去以后,一定要随我一起去告状,为自己讨个说法。
    
    我奉劝她放弃这种想法,芝麻绿豆大的事,关一阵子,就算自己倒霉吧。面对这个残酷的社会,你不服不行啊。告状的路上,布满荆棘艰难,饱受屈辱折磨……告状的路上,受冤更深的访民,数不胜数啊……
    
    刘梅芳仍坚持打听如何告状,如何上访,发誓要为自己不法遭遇讨个说法。但到了后来,获知自己只判了七个月,马上要释放出去了,就不提告状之事了。这已是后话。
    
    刚进来时,刘梅芳很担心将来的处境,耽心自己是外省人,受到欺负。更耽心这次来福州打工,是与老公吵架出走的。天天忧心忡忡。
    
    刘梅芳睡在我的下铺,我安慰她说:“你不用担心太多,若家人真的不管你,还有我呢,反正我家人每月都会寄钱来,钱虽不多,但够我们买日用品,我们节俭着点一起用……”
    
    没过多久,老板还算有良心,每个月给刘梅芳汇钱来。早先说好,由我帮助她,结果却是相反,我反而成了她的照顾对象。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铁窗中,我和刘梅芳很快成为好友。
    
    晚上,我们经常一边聊着天,一边往嘴里送酒鬼花生。原本晚上不进食的我,也破例了。奇怪的是,原先在外面从不沾口的垃圾食品,到了这里,竟变成了可口的美食。
    
    经历四道坎的折磨,刘梅芳累倒了。有天晚上,我从睡梦中惊醒,看到正在值班的刘梅芳,快要瘫倒了。我蹑手蹑脚穿上囚衣,换她下来。
    
    第二天号务会上,牢头说我擅自替班,按规定要罚班。
    
    我质疑道:首先我不知替班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如果不能替班,昨晚毛副协看到了,为何不当场制止?
    
    牢头在我的质疑声中,此事不了了之,但加深了牢头对我的愤恨。
    
    后来,刘梅芳的老板通过关系,给二看的管教打了招呼,刘梅芳很快成了照顾号。上床板睡觉也就顺理成章。按照顾号标准,是300个生产任务。后来,牢头看到刘梅芳老实,只比一般人减少300个。
    
    借着照顾号的借口,牢头经常把刘梅芳叫出去,单独交谈,叫她不要跟我这个“危险人物”走得太近等等。
    
    后来,也许是刘梅芳害怕牢头,便日渐地疏远我。
    
    当时,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开庭、上诉上面,沉浸在外界的声援感激之中,也不会去在意梅芳有意的回避。这一切,都是号友告诉我的。我只把这一段没有杂质的友谊,深藏于心底。
    
    刘梅芳幸运地遇上有良心的老板。那位重症在身的老板,一边忙着每星期透视血透,一边通过关系,为她铺平回家的路。也许应了一句谚语:人之将死,其行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我认为,也许这是一种心灵救赎吧。
    
    经过外面的多番努力,代人受过的刘梅芳获刑七个月,缓刑执行。等判决下来时,距离刑期只剩20天。
    
    由于临近春节,车票难买,刘梅芳只好在唉声叹气中挨过10天。
    
    刘梅芳的判决下来时,我的判决还没来。我担心自己可能会被投牢。比较怕冷的我,于是让家人给我寄来一件昵大衣。但301监室里的规矩,昵大衣不许穿。我只好托刘梅芳帮我捎回家去,以免浪费。
    
    在刑满前10天,刘梅芳走出看守所。回家后的刘梅芳,给狱中的号友来了好几封信,传递问候。
    
    6月30日,我走出了二看大门后。7月4日,我重回二看迎接游精佑出狱,却被警方阻拦,于是顺道去金山区看望刘梅芳。
    
    到了她的住处,看到依然靓丽的刘梅芳,她已从虚胖状态中逐渐恢复常态。她在那里开了个小店,以缝补为生。她与儿子在福州找到落脚处,找到了生活的依托。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二十一)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二十)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九)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八)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七)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六)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五)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四)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三)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二)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一)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十)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九)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八)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怕札记(连载七)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六)
  • 旧怨未了.又添新冤—吴华英看守所札记(连载五)
  • 旧怨未了.又添新冤—吴华英看守所札记(连载四)
  • 吴华英:旧怨未了.又添新冤—吴华英看守所札记(连载三)
  • 吴华英母亲致福建省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主席团的信
  • 关于福建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诬告陷害案的二审模拟辩护稿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这个春天,访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之姐:吴华英(图)
  • 吴华英:“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二封信(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