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霞:“让他回家,放了刘晓波!”——2009年4月2日艾晓明和刘霞的对话(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8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霞:“让他回家,放了刘晓波!”——2009年4月2日艾晓明和刘霞的对话

    放了晓波!
    
    来源:参与作者:艾晓明
    
    (参与2010年10月8日讯):写在前面,今年4月,我在北京的朋友家见到刘霞,彼此聊起刘晓波。刘晓波是我的校友,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同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博士,他在文艺理论专业,我在中国现代文学专业。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兹不赘述。
    
    今天在twitter上看到,大好消息传来,刘霞居然不能出门。而出门庆贺的朋友王荔蕻、小路、诗人阿尔等刚到餐厅,居然来了七辆警察、三十多警察。荔蕻她们被带到不同的派出所,五十多岁的荔蕻和二十多岁的小网友天天甚至遭到踢打,许志永博士更不知被带到哪里去了。紧接着我看到,上海也有约会饭醉的朋友石扉客和王晓渔被带走,山东警方带走了孙文广教授。这是2010年10月8日之夜,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的遭遇。
    
    我和刘霞的见面,是平常的一天;我们谈到的,也多是日常小事。我把它整理出来,愿更多的人了解刘晓波、刘霞和他们的生活。
    
    艾晓明记于2010年10月8日9点33分
    
    晓明(下略):现在每天都怎么过的?
    
    每天好像没什么正经事,现在忙的是每天煮中药,再看医生。身体太差了。
    
    刘霞(下略):主要是什么毛病?
    
    失眠、气短,反正中医一搭脉就火又大,阴又虚,五脏六腑都弱得不能再弱了,就剩下精神头了。
    
    你原来也没想到判这么重?
    
    我想到了。
    
    你想到了?
    
    对啊,我预期的是十年。
    
    你觉得,晓波进去的时候想到了吗?
    
    他肯定没想到,因为我提醒他,警察就要来了,他还认为我神经。我早早就提醒他了。
    
    你判断警察会来,他却不觉得?
    
    从我看到《08宪章》那天起,我就告诉他,被抓的人肯定是你,而且就你一个人。而探监的人肯定就是我。
    
    为什么?你有没有说不止你一个人?
    
    没有,我就是就超级感觉好。
    
    晓波没想到会判这么重?
    
    我估计他是没有想到吧,起码他一开始肯定是没。
    
    你到现在你也就见过他一次?
    
    我见过他,是在2009年的1月1号,第一次见到他。然后,2009年的3月20号第二次见到他。在一审完了,法院里安排短暂地见了一下。二审的时候把我拉到看守所,见了大概有二、三十分钟。一共也就这四次。
    
    你说你昨天接到电话?
    
    对,昨天。因为我这些天一直在催国保,我要求见面。然后他们就昨天来电话说给我送书。我送的那些书他们也不给晓波看,把书给我送回来。他们就给我送回来三大包书,给了我一封晓波写给我的信。估计就发了他一页纸,所以就写了一页纸。
    
    他信上写的是什么?
    
    写的基本上叫给我的效忠信。然后说,你生在愚人节却叫我傻瓜,我整天都叫他傻瓜。
    
    你从他信里感觉他现在是啥状态?
    
    他情绪也会有波动,但是会很快就调整过来。然后给我汇报一下他的身体:有时候会头晕,胃病有时候会复发一下,但是都不很严重。
    
    有没有讲里面吃的情况,生活的情况?
    
    这个是原来让律师都问过的,他说了每天除了吃喝之外就是运动,看看书。他那管教给他找了几本书。
    
    他是和其他犯人关在一起吗?
    
    有四个未决犯跟他关在一起,刑期很短的;在看守所已经待了一段了没必要送监狱了,就找那样的人跟他放在一起。
    
    这段时间你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我现在就是想给他赶紧该送哪儿送哪儿,这样我好正常能探监,能写信,能送书。这我觉得我心里就会踏实很多吧。
    
    你希望朋友们能做些什么?其实很多人都想做点什么能够帮助晓波和你共度难关。
    
    我从来没去想朋友能做什么。我想大家都以各自的方式都在做,我觉得。
    
    你看到朋友们放在家门口的黄丝带了吗?
    
    我看到了高瑜家阳台的照片,在网上。
    
    你知道那天也有很多人去了现场?
    
    对,很多人去了。好多孩子还系了好多黄丝带。然后,推上好多人也带着黄丝带。
    
    这是晓波第几次进去啊?
    
    第四次失去自由。
    
    这一次,你感觉外界的状况对这件事的态度,跟前几次有什么变化吗?
    
    这次的反应是超出了我和晓波的想象。
    
    你们原来想象的是什么?
    
    我们原来说也就媒体关注一阵,然后就过去了。最早还是捷克方面哈维尔先生那边传递过来最大的善意。然后,你看我到今天日子都过得这么热闹。朋友们源源不断地、不停地请我吃喝。
    
    晓波知不知道?
    
    晓波知道,律师去见他的时候。现在是我可以写一封信,律师给他看了之后再拿回来。我跟晓波说我一直战斗在吃喝第一线,我每次都是笑着见他的。
    
    回来就哭?
    
    回来都来不及哭,外面那么多记者呢。基本上就是,挺到半夜回家以后。有时候觉得自己好非人啊。
    
    有没有写诗?
    
    这阵没写了,因为我还是不适应我现在的生活。
    
    你觉得现在的生活是一种什么状况?
    
    就是太热闹了。你要不停见人啊什么的。比我十年见的人都多,说的话都多。
    
    你觉得你和晓波理想的生活是什么?
    
    理想的生活?我不知道他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我反正就是有烟抽,有酒喝,有书看就OK了。
    
    我看了关于你们的故事,你那时候怎么会有那种出格的行为?会在看守所,在他劳改的地方跟他结婚?这很反世俗的。
    
    不是,我们1996年那年的春节就结婚了。双方父母都见面了,双方亲戚朋友们都吃饭了。因为没拿到结婚证,晓波那时候没有户口,结果就是他关到大连以后,我见不到他。这时候是莫少平律师让我写了份结婚申请,我不知道他以什么方式,反正最后说是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了个文件,允许我们结婚。然后晓波他爸把他的户口落在大连,然后就选了个日子通知我过去结婚。
    
    你父母怎么会没有世俗的偏见,会让你和这样一个在政治上被看做很危险的人物结婚呢?
    
    我父母我们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我父母他们都非常喜欢晓波,而且也从来没给他施加过任何压力。
    
    是他们不知道还是?
    
    他们当然知道。
    
    他们有没有跟你谈过?觉得会对你不安全啊?
    
    不谈。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属于比较……大人整不了的那种孩子。人家都读书考大学,我整天看闲书。我什么作业都不写,上课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出去走了。
    
    他曾经跟我说——我们在一起吃饭。我忘了那天你在不在了,他说:刘霞跟我说,明年二十周年,你要上天安门广场,我都不劝你。
    
    对。而且我那年本来想搞的一个活动是,我让全国各地我能有朋友的地方,都让他们以快递的方式给这些母亲们快递鲜花。结果一切都停留在想象当中,这是我在二十年准备做的,原来。
    
    就你自己了解的《08宪章》,是晓波起草的?
    
    不是。
    
    几个人一起起草的,但他是重要的执笔人?他在《08宪章》中到底是个什么作用?
    
    因为在我严厉打击下,在给他描述了他的未来之后,我说我这么大岁数了,我真的跑不动了。然后他答应我的是,我只签字,不去找人什么的。后来没办法,东西看不下去,还是自己又上阵了。然后我就没再说什么了。
    
    你没签?
    
    我没签。
    
    所以警察主要是找他,没找你吧?
    
    警察也问我了,一问三不知。一面吵架,一面有人找我谈话。
    
    我记得刘晓波写过一个很短的诗,但是我背不出来,你能背出来吗?
    
    我背不出来。我的脑筋这么差。
    
    意思是,我的骨灰反正也是要给你写信这样。
    
    那是要求我,死了以后到坟墓中也要给他写,给他写诗。
    
    你现在给他写吗?
    
    其实我们俩是他写给我的诗多一点,我总共好像没写过几首诗给他的。
    
    你记不记得任何一首他写的?
    
    哎呀记不住,我吃安眠药吃这么多年,脑筋吃坏了。你想从《08宪章》被抓走,其实前三年我就看到这东西了;从那一刻我的心就一直提溜着。
    
    你就觉得他还要为这个事情遭受灾难?
    
    对。
    
    刘晓波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12月28号。
    
    去年你给他准备什么生日礼物没有?
    
    没有。他平时也是不过生日的。
    
    其实我都很难问什么,因为有很多事情……
    
    因为我们俩认识的年头太多了,所以就……
    
    你们俩哪一年认识的?
    
    1982年就认识了。
    
    当时是因为什么,写诗吗?
    
    对。
    
    是他先看到你的诗吗?
    
    是他先看到我的人,我先认识他们大学的另外一位同学,我们都在一个食堂里面吃饭。然后我们那个位置在西交民巷嘛,他们同学南来北往的,都喜欢上我们食堂去吃饭,是在食堂里认识的。很快就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到我结婚有了房子以后,他们就整天上我家来侃大山,我就整天给他们做饭。
    
    从刘晓波离开劳改的地方,到这次进去,你们有多少年在一起是和平的生活?
    
    将近十年吧。1999年8月份出来,到2008年12月8号。
    
    你跟他在一起的生活你满意吗?
    
    其实他更多的时间是在写东西,跟各种各样的人见面,或者在电脑前也是跟各种人在聊天。然后你看那十年也是,就是他一直处于那种非常忙的状态。其实我想,更多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也没有时间想。
    
    假如你面对一个能够决定刘晓波命运的人,你会跟他说什么?
    
    让他回家!放了刘晓波。
    
    当然他看了很多材料是说刘晓波颠覆国家啊什么的。
    
    他们自己,我觉得,也未必真的觉得刘晓波颠覆国家。一个书生,用什么去颠覆国家?
    
    你怎么分析这个事?
    
    分析不了,他就是想抓你了呗,想让你失去自由呗。他们觉得你,在他们觉得是有危险的。
    
    你说让你们见了二、三十分钟,那一段,刘晓波说了什么?当时旁边都有警察,他能说点什么?
    
    我们俩都在说家里人情况啊,朋友们的情况啊。
    
    他状态怎么样?
    
    他状态没问题。
    
    现在过了一年了吧,一年多了?
    
    一年多了。
    
    如果再过十年刘晓波是多少岁啊?
    
    六十五岁。
    
    假定他要服刑到十一年的话,你呢?
    
    对,我是59岁。实际上是不止十一年,十一年半,前半年他们不算。
    
    现在律师有没有什么建议啊?
    
    没有,律师说他们现在没有更多可以做的。
    
    假定刘晓波十年以后再看到这段录像,你在今年这个时刻你想对他说什么?
    
    傻瓜,我说的所有一切都应验了吧!
    
    你觉得他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他肯定觉得对不起我呗。上次见律师,他就对律师说这个,说我虽然被抓被判,毕竟还有那么多人关心关注,还能获得些名誉什么的,说刘霞什么也得不到。
    
    你觉得呢?
    
    我现在觉得我也得到大家很多的爱,对。
    
    已经有人说一定要陪你去(探监)了。
    
    对。
    
    希望你每次去以前,在推特上告诉别人。
    
    对,他们都、孩子们已经都说了,要陪我去。
    
    你能不能跟我讲讲刘晓波进去之后,你的朋友们,你觉得你印象特别深的一些事情?或者对你比较有影响的一些事情?
    
    对,最近就是徐友渔的一件事情,让我觉得十分意外。前一阵有一个饭局上,有很多朋友,友渔就跟一个小朋友在那儿学录音笔。我当时还开玩笑,我说你得给徐老师写清楚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然后隔了两个星期,友渔打电话,请我吃饭。结果他是为了给我录一段音,他自己在家反复练习了二十多遍。给我录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十五遍了,机器显示。就帮我录几句话,发到香港去。哎呀,我就觉得,就这么一个老夫子,这个特别感动。
    
    还有就是老鼠,每当有事儿的时候她都会发短信。
    
    你觉得像这段一个人的日子,你觉得最难的是什么?
    
    最难的,最难的时候实际上是一开始,你不知道人在哪儿的时候。那是最焦虑的时候。人被带走了,就没有人告诉你这个人在哪儿,你就自己找去。你找到国保总队,他说他是公事。我就觉得一个政府,居然小家子气到这种程度。抓人的时候挺猛的,抓完了还不承认,太荒唐了。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国各地人士举行饭醉 庆祝刘晓波获奖(图)
  • 昝爱宗:祝贺刘晓波获奖你们准备好了吗?——致中宣部公开信
  • 孙文广因庆贺刘晓波获奖被警察抓走
  • 济南各界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图)
  • ——“维权网”就刘晓波先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声明
  • 快讯:北师大研究生楼正在庆祝刘晓波获和平奖
  • 快讯:北京庆祝刘晓波获奖聚会现场遭警察执法
  • 博讯快讯: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图)
  • 众推友期待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 法国报摘;中国的哈维尔——刘晓波
  •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关注刘晓波刘贤斌(图)
  • 网友纷纷支持刘晓波得诺奖并谴责中共施压
  • 德国之声:哈维尔呼吁将诺贝尔奖授予刘晓波 (图)
  • 把诺贝尔和平奖给予刘晓波先生
  • 刘晓波妻子写信感谢香港人支持(图)
  • 再谈刘晓波案/余志坚
  • 因声援刘晓波被劳教一年半的毛恒凤从劳教所打出“亲情电话”
  • 刘晓波被送往辽宁锦州监狱服刑(图)
  • 六四临近,呼吁关注刘晓波和胡佳等良心犯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格丘山 "谁是刘晓波得奖的第一功臣"
  • 解龙将军:刘晓波是海外民运的杰出代表,必将获得诺贝尔奖!
  • 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
  • 殷切期盼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颁给刘晓波博士
  • 中国民主党人支持刘晓波先生/陈树庆
  • 对热议刘晓波的联想/姚笠
  • 陈树庆:中国民主党人支持授予刘晓波先生诺贝尔和平奖
  • 施卫江:诺贝尔和平奖应授予刘晓波先生
  • 雷火丰: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将具有伟大意义
  • 勿忘“六四” 早日释放刘晓波/罗金龙
  • 告纽约华人同胞书-----要求中共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先生/王传忠
  •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评选,刘晓波不是中国人?
  • 还学文:谈刘晓波的“我的最后陈述”
  • 我所知道的刘晓波:除了惊叹,只能无语
  • 不被人理解的刘晓波
  • 曹长青:刘晓波最后陈述的争议
  • 刘晓波被判刑11年后,我的的三个问题/张鹤慈
  • 刘晓波的律师到我家/郑恩宠
  • 严博容:刘晓波被中共“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