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八)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02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11、海峡都市报不敢采访我
    
    中国的媒体都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民间不得主办任何媒体,没有任何疏通民意的管道。在当局顽固坚持“舆论导向”下,媒体的公信力丧失殆尽。
    
    是故,国人对这些喉舌媒体十分厌恶鄙视。把中宣部戏称“指鹿为马部”,或“真理部”。把新华社戏称为“颠倒黑白社”。把中央电视台戏称“遭殃电视台”,把“人民日报”戏称为“愚民日报”。也把“中南海”戏称为“阴谋深似海”……在这种大环境下,只有少数编辑记者,坚守良知,从严密控制的缝隙中,透露出一点正义的风声。
    
    而对这些喉舌媒体的编辑和记者,则称为“编妓”和“妓者”。并对这些喉舌媒体编派出一首民谣来:“我是党的一条狗,守在党的大门口,党让咬谁就咬谁,让要几口就几口。”
    “福州三网民事件”发生后,国内外群情汹汹。这时,福建有关当局急令《海峡都市报》为警方代言,采访当事人,编造虚假新闻,进行舆论导向。
    
    侦查机关则配合有关部门,一面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律师会见。一面又特准记者到看守所采访范燕琼和游精佑。唯独不敢采访最了解“三网民事件”的我。
    
    为了把福州三网民的“诬陷罪”以假乱真,福州当局想先入为主,通过舆论造势,向外界先行定性。给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三人戴上“诬告陷害”大帽子。然后装模作样对范燕琼、游精佑进行采访,将被采访者的语言进行断章取义,公开编造谎言,欺骗国内外。
    
    这与榕公宣对外公示的“严晓玲死于宫外孕,不是轮奸”如出一辙。令范燕琼和游精佑深恶痛绝。
    海峡都市报未经核实,就公开报道称:吴华英常常打断拍摄,停下来教林秀英,要林秀英说得感人生动……
    
    事实真相是,那天拍摄过程中,林秀英不是专业演员,他除了悲伤还是悲伤,她的讲述既不生动,也不感人。这有视频为证。
    
    林秀英因爱女惨死,诉冤无门。她常常是伤心欲绝,语无伦次。我时常提醒她,要抑制悲痛伤心,把主要事实陈述清楚……她的悲痛发自内心,不需经过“生动、感人”来包装。
    
    看到这篇荒谬的报道,不禁令我想起《海峡都市报》对2001年“‘6.24’福清纪委爆炸案”的报道来。那篇报道,同样是不顾事实,颠倒黑白。为了给警方造势,不惜违背基本的常识,起到了极坏的作用。
    
    为此,引起悲愤难抑的冤属上门讨说法。
    
    那是2002年3月11日,我和陈科云的妹妹陈美钦,到福建省委相关信访部门走访后,代表6。24冤案的众冤属,又一同到福建省发行量最大的《海峡都市报》反映该报报道不实的问题。指出他们在2001年12月25日通版报道《“6•24”爆炸案成功告破》一文,完全是不顾事实,颠倒黑白,欺骗世人……
    
    我们要求见报道此文的记者及摄影者,问问他们,当时是如何去采访的?还在司法程序侦查的陈科云、吴昌龙等人?该报就给他们定了罪?
    
    海峡都市报负责人吴主任,听了我的据实陈述,看了《陈科云血泪的控诉》的酷刑记录后,说那位记者是实习生,现不在海峡报了,去了哪儿,他也不清楚。我估计是他们心虚理亏,借故搪塞而已。
    
    而摄影记者说,官方领他去拍照,官方让拍我就拍。
    
    最后,吴主任要了一份我弟弟遭103天酷刑拷掠的《血泪控诉》,说保持联系,海峡都市报会时刻关注。
    
    吴主任的话似真似假,让我门无法猜测。之后,我们就与吴主任告别。但此后,海峡都市报确实没有对“6•24案件再作任何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法院为黄光裕开先河 批准其看守所内签文件
  • 吴华英:旧冤未了,又添新冤——看守所札记(连载六)
  • 旧怨未了.又添新冤—吴华英看守所札记(连载五)
  • 旧怨未了.又添新冤—吴华英看守所札记(连载四)
  • 吴华英:旧怨未了.又添新冤—吴华英看守所札记(连载三)
  • 官商勾结、滥用职权导致被害人枉死看守所
  • 河北保定看守所首次举办“媒体开放日”
  • 少年看守所内被打成植物人 检察院介入调查
  • 少年看守所内被打成植物人 官方拒公布录像
  • 钉子户上访被拘 看守所内被迫向拆迁者鞠躬
  • 山西男子看守所死亡,亲属质疑死因(图)
  • 辽宁访民刘纯宝被关押在丰台公安分局看守所数日
  • 上访维权神秘失踪李春梅被关押在河南新乡县看守所
  • 南方周末:精神病人消逝在看守所(图)
  • 云南昭通看守所在押人员死亡被认定为冠心病发作
  • 女子受审前在看守所身亡 家属被警方暴打(图)
  • 山西毒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在看守所绝食绝水两天
  •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图)
  • 湖南朱完良在看守所羁押期间不明原因死亡
  • 陕西神木看守所内的酷刑日志/刘虎(图)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 卢劲:看守所里的中国足协
  • 看看:海淀看守所董永萍等人的恶行!!
  • 监狱看守所为何又现“摔倒死” 公理何存?/刘志权
  • “风暴眼”中的看守所为何雷打不动(图)
  •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 在押人员看守所“摔死”:被权力变身掩蔽的公众视觉
  •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 ‘摔跤死’来了!看守所的神话大片更新可真快!
  • “看守所疑云”掩盖了多少真相
  • 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真实感受在看守所的5个月
  • 真假胡斌案:杭州市看守所,你为何保持沉默?
  • 肖川:胡斌撞人后可能连看守所都进
  • 岂有文章倾社稷——看守所札记/荆楚
  • 张莲:救救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60岁高位截瘫残疾人
  • 21位律师,学者的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建议书
  • 刘逸明: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 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的《感谢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