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华英:旧怨未了,又添新冤——吴华英狱中札记(连载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6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二、36小时连轴审讯 (博讯 boxun.com)

    
    7月1日抄家后,凌晨2点许,警车将我载到福州市马尾区快安派出所。我昏昏沉沉地跟着便衣下了车。
    
    此时虽是深夜,但快安派出所灯火通明。我跟着便衣步入大厅,又拐入警室,被带进一间有空调的办公室。两个年轻人负责看着我。办公室里的人不少。
    
    此时,我心乱如麻。今晚又是抓人,又是抄家。如此兴师动众,究竟是为了什么?
    
    凭着自己多年与警察打过交道的经验,我深感乌云压顶,暴雨将临。又有什么厄运等待我呢?
    
    枯坐了一会儿,出去的便衣后面跟来几个陌生的便衣,将我带进特审室。
    
    特审室四面无窗,只有一扇门,空气异常闷热混浊。门口摆着一台大型落地扇,不停地呼呼旋转。但风扇只对着审问我的人吹。我坐在里间,感觉不到一丝凉意。
    
    我被按在一张“老虎凳”上。“老虎凳”用铁条、钢管焊成,扣上横板后,就将我固定起来,不能动弹了。
    
    夏日炎炎,酷暑难耐。密不透风的特审室里,尤为闷热。马尾警方要的就是这种折磨人的效果。
    
    几个便衣来回穿梭在特审室和楼上专案组之间。我坐在令人窒息的特审室里,头脑开始疲劳和迷糊起来。瞌睡一会,我不由得一惊,这只是折磨的开始啊。
    
    我深呼吸几口,试图让自已平静下来。但吸入肺中的空气,却特别浑浊难受。尽管我努力保持临危不乱的心境,但在闷热混浊中煎熬,却始终消除不了内心的紧张恐惧。
    
    几名年轻便衣在一边谈笑风生:“楼上专案组来了好多人,吴大亲自出马,还抱着被子来了呢……”他们的谈话,好像有意让我听到,以便使我更感恐惧。
    
    听到警方如此兴师动众,我预感问题的严重性。几名年轻人正在喝豆浆,吃小笼包等。他们劝我也吃点。还说现在不吃,以后就没有机会吃了。
    
    我摇头拒绝了他们的“好意”。想到自己任人折腾,受尽欺凌,心里难过,没有食欲。导演还未露面,不知道自己将要进入什么角色?
    
    便衣们吃饱了喝足了,张罗着审讯事宜。我要他们出示证件,但他们拒绝出示。
    
    一个便衣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你去问省公安厅厅长牛纪刚去。他又不是第一次抓我,他最清楚我的底细,我的手机和住宅电话,时刻都在他的监听范围内……”
    
    便衣凶巴巴地说:“我问你话,怎么扯到牛纪刚去。闽清严晓玲案你清楚吗?你认识林秀英、林爱德、陈仰东、陈焕辉、游精佑、范燕琼吗?”
    
    今晚抓我,难道他们不是奉牛纪刚之命?
    
    我要他们拿出法律依据来,因何事抓我?
    
    便衣没辙,只好上楼汇报去了。
    
    余下几位,又开始对我大摆八卦阵了:“你电脑里的材料,你发表在网上的帖子,我们都看了,也很同情你,为了你弟弟的事情,你这个做姐姐的,坚持了八年,挺不容易的。但是,你只要管好自己的事,不要管别人的事,就不会有事的……”
    
    上楼去汇报便衣头目,又带来新的审讯人员,还带来一架录像机。
    
    他们把录像机架好,将镜头对准我,便拿出一个没有装水的纸杯,放在摄像镜头之内。还从身上掏出证件,在镜头前晃了晃,便迅速收回。
    
    由于距离太远,我根本看不到证件的内容。
    
    新的审讯仍然重复之前问题,我也是重申之前的话来应对。
    
    审讯一阵,便衣头目无可奈何地说:“你弟弟的冤情,我也深表同情。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啊。一码归一码。今天抓你,是因‘闽清严晓玲案’,不是‘福清纪委爆炸案’,你不要老是扯你弟弟的案件……”
    
    到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是因为“严晓玲惨死案”被抓。
    
    长时间关在特审室里,强光对我照射,我已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身体里的水分,也在闷热中快速蒸腾流失。由于长时间滴水粒米未进,胃里空荡荡的,感到一阵阵痉挛疼痛。我用舌头舔了舔嘴唇,感到十分干燥。身子被固定在“老虎凳”上,坐得久了,感到全身酸痛麻木。
    
    刑警轮班对我审讯,反复重复以前的话题……
    
    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经过几轮审讯,我已身心俱疲。这时,肠胃更是痉挛疼痛起来。我一边捂着胃,一边耷拉着脑袋,猫着身子,以减肠胃的痉挛疼痛。
    
    审讯者时而使劲地摇我的头,时而戳我脑袋,时而猛踢“老虎凳”,时而拽着我的肩膀晃动,不让我疲极沉睡过去。
    
    这时,我困乏极了,眼皮像吊着两个铁蛋,脑袋嗡嗡作响……于是又被侦办人员踢醒。
    
    我睁开疲惫的双眼问:“几点了?”
    
    便衣没有回答,却在脸上呈现出一丝得意的阴笑。
    
    又来了一位陌生便衣,他们拿着一张12小时传唤证让我签名、摁手印。
    
    我气弱游丝地告诉对方:“我被你们多年折磨,也学到一些法律知识。24小时之内拿不出有罪的法律依据,必须放我回家。”
    
    便衣几乎吼起来:“吴华英,你一字不吐,原来就是想耗过24小时,就可以走人?嘿嘿,老实告诉你,今天你就别想了。我们已经请求对你刑讯升级,变更措施,对你‘监视居住’……”
    
    我打断对方得意洋洋的唠叨:“你们口口声声说,抓我跟牛纪刚没有关系,如果没有牛纪刚指令,你们也不致于对一个含冤8年,状告无门的冤属进行‘监视居住’?也不致于如此丧心病狂,丧尽天良!监视居住应当在我的住所……”
    
    听了我的话,领头的便衣愣了一会儿,一声不吭,转身溜了出去,上楼汇报去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身穿红色T恤的中年男人,在几个年轻刑警的簇拥下,坐在我对面的办公桌前。他脸上挤出僵硬的笑容:“吴华英,你有什么要求吗?不妨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帮你。”
    
    我略略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看到他笑里藏刀的样子。我继续捂着胃部,没有搭理他。
    
    红T恤身边的刑警,便大声嚷嚷起来:“吴华英,你太不识抬举了。我们的领导和你说话,你爱理不理的。”
    
    有的便衣干脆走过来,一边戳我的头,一边用脚猛踢“老虎凳”。
    
    我仍然无动于衷,令红T恤非常尴尬。他自说自话一阵子,也拍了拍屁股走人。
    
    这时的喽罗猢狲们,已没有拍马屁的机会,于是便一哄而散了。特审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弓着身子,双手捂着阵阵痉挛的胃部,继续坐在死囚椅子上。
    
    红T恤走了一会儿,又来了白衬衫。白衬衫瘦精精的,像火柴棍一样。
    
    白衬衫一进来,就为红T恤打抱不平:“你以为你是谁?领导亲自问话,你还爱理不理的。你这是什么态度呀?我们看了你的博客,都是些东拼西凑的文章,网络上到处张贴,侮辱我们的领导。你几年上访,以为自己会编辑,也会导演。自编自导,样样都会了。既然什么都会了,为什么不敢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
    
    他的话让我想起福州5.18海交会。众访民赶到海交会现场,欲找到中央领导诉冤未果,于是大家相聚在一起,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谈了谈多年上访的苦难辛酸,并合影留念。这些视频资料都保存在我的电脑里,估计火柴棍看到了,才口出此言。
    
    他对我幸灾乐祸,冷嘲热讽,极尽挖苦揶揄之能事,令我十分反感。我仍然懒得理他,自顾自闭目养神。
    
    火柴棍自顾自说得累了,终于停了下来。
    
    这时,我才稍稍抬起眼来,冷冷地瞄了他一眼。
    
    看到这个火柴棍,不但人像瘦猴,脸也是尖嘴猴腮。那幅尊容,实在不像人类。怪不得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一点人味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嘴角挂出了一丝苦涩的冷笑。
    
    火柴棍看到我如此,更是暴跳如雷,他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嚷嚷起来。他的两片尖嘴猴腮,也不停地翕动起来。又自顾自说了起来,没完没了。
    
    在他说话稍稍停顿时,我请他出示证件。
    
    火柴棍张了张尖嘴,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还狠狠瞪了我一眼,才悻悻然溜出特审室,也上楼请示和汇报去了。
    
    火柴棍走后不久,又来了一位陌生的便衣。他拿着一张12小时传唤证,要我在上面签名摁手印。
    
    我问:“请问我犯了什么罪?你们把我抓到这里来,现在已过12个小时,按照法律规定,24小时内,你们无法证明我有罪,就应该放人。再过12个小时,就应该放我回家。”
    
    便衣高声凶我说:“你还想像以前那样,关几天就回家?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我不知他嘴里的“这是什么地方”是什么意思。原先听08宪章签署人陈焕辉说过,马尾有国保,国安。难道这个特审室?就是国保或国安特务们办案的地方?
    
    在那段时间里,原先在08宪章签名的人,相继被请去“喝茶”。我也在家等待他们的传唤。但奇怪的是,我等了许久,也没人来找我。
    
    当时我想,如果他们问我为何要签名?我就告诉他们,我一个小老百姓,无权无势,弟弟蒙冤关押了八年,受尽苦难折磨,至今无处诉冤。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参与签名,其实就是想引起各级领导重视……
    
    我的遐想被便衣打断:“你还想过24小时就回家?实话告诉你,我们已对你刑讯升级。我们可以变更措施,对你监视居住。”
    
    我用微弱的声音告诉对方:“经过几年告状诉冤,我也懂得一点法律常识。你说的‘监视居住’,按法律规定,是指在我的家里进行监视居住。你们一再说抓我与牛纪刚无关,与福清纪委爆炸案无关,你们如果没有牛纪刚撑腰,你们也不致于对一个蒙冤8年,诉冤无门的冤属,作出如此丧尽天良的折磨?”
    
    审问的便衣听了我这一番话,楞呆呆的,脸上显出一丝愧疚之色。他没有说什么,又转身向楼上跑去,向他的领导请示汇报去了。
    
    过了一会,押送我到快安派出所的大眼睛司机和便衣进来了。
    
    大眼睛说:“看了你记录下来的账目,你的开销不少啊。8年都没有工作,一直在申诉和上访,你的生活来源靠什么?家里还有什么人?你电脑里的材料是谁整理的?有没有人帮忙?”
    
    一个便衣说:“你知道范燕琼为‘福清纪委624爆炸案’写了半部书稿么?”
    
    我不知他的用意,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马尾警方屡次奉命来“关心”我的生活,为何不拿出一点勇气,来纠正我一家的无妄冤情?却一味地从经济上“提醒”我,无非就是想让我在财力、人力耗尽时,知难而退,自动放弃,任凭亲人瘐死狱中。
    
    想到这里,我只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对方,用沉默来表达抗议。
    
    长时间滴水粒米未进,加上闷热烘烤,我感到四肢酸麻无力,浑身冒着虚汗。在这期间,我上了几次洗手间。
    
    每当我要上洗手间时,女看护打开横板,将压在大腿上的木板翻开,大腿顿时感到轻松许多。
    
    但麻木的双腿,却迈不快步子。我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移动。短短的距离,要花上平常几倍的时间。
    
    挪到洗手间,女看护人员则站在旁边,看着我小便,使我很不习惯。我憋了许久,也拉不出尿来……
    
    从洗手间回来,我又被固定在“老虎凳”上,继续承受着高温烘烤和肉体折磨。我实在感到太困了,便在昏沉中迷糊起来。
    
    突然,我被一群便衣摇醒,一个指一张照片说:“这是不是你女儿?”
    
    “老虎凳”距审讯桌有两米远,我无法看清照片里的人。便放弃继续辨认的努力,闭目养神。
    
    这时,我听到亲人的声音传入耳膜,他们就在快安派出所的门口。此时,我有如枯木逢春,精神好多了。
    
    便衣怒吼着:“吴华英,你醒醒,你看看你女儿身边的人是谁?你这个样子,会害了你女儿的……”
    
    啊,不单是女儿来了,还有人陪同前来,我转脸搜寻亲人的身影。
    
    便衣对我说:“你为一件事执着,你女儿小小的年纪,就在超市里工作了。这样值得吗?”
    
    此时,特审室大门敞开,门口传来嘈杂的声音,隐隐约约听到范燕琼的女儿林静怡正在大声呼喊妈妈。我感到范燕琼也在相邻特审室里。
    
    又有几个便衣边说话边从特审室门口路过,他们提到游精佑的名字。难道游精佑工程师也抓进来了?
    
    开始时,便衣一直追问是否认识游精佑和林爱德?我均以沉默来回应。这时,特审室里只剩下两个便衣,坐在门口边聊天,一边监视着固定住身子的我。
    
    过了一会儿,特审室又来了几个便衣。一个走过来,打开“老虎凳”上的扣板。一个拿着一些文件,让我在一张“刑事拘留证”上签名。
    
    看到拘留证上的时间,我才知道,自己在特审室里熬过36个小时了。也是粒米未进、滴水未进的36个小时。
    
    我无力的手被便衣拽去,摁指模,拍照片等。我已没有力气来表示抗议了,只好任其摆布。希望快点结束,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当走到大门口时,遇到那个闽南口音便衣头目。我就问他:“我到底犯了什么法?以何罪名关押我?”
    
    闽南口音反问我:“你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人都抓来了,也关押了,还审讯了36个小时,居然不敢告诉我抓人的理由。土匪绑票,也不会这样……”
    
    闽南口音迟疑了一会儿,就说:“是诽谤罪。”
    
    “我‘诽谤’谁了?”
    
    对方只好沉默不答。
    
    走出快安派出所,正下着滂沱大雨。他们押着我冒雨前行。我心想,真是老天有眼啊。苍天也在为我一家的苦难遭遇而流泪啊。
    
    我蒙冤8年的弟弟啊,姐姐再也不能为你奔波诉冤了!我可怜的弟弟啊,难道只能冤死狱中,让姐姐再也看不到你了么……
    
    想到这里,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只能任凭泪水和着雨水,在脸上刷刷地流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华英:旧怨未了 又添新冤
  • 福州吴华英在屠夫陪同下,大刑警大队追讨扣押物品(图)
  • 吴华英被公安搜抄走的物品只归还6件(图)
  • 福建网友吴华英家门口被装摄像头 可疑男子夜晚敲门骚扰(图)
  • 福建三网民之一吴华英家楼下被装摄像头(图)
  • 福建网友案当事人吴华英今天出狱 感谢众网友和林洪楠律师(图)
  • 福建三网友之一吴华英获释 将继续申冤(图)
  • 福建三网友之一吴华英出狱,网友前往迎接(图)
  • 福建三网友(吴华英、游精佑、范燕琼)被审判现场震撼视频
  • 视频:北京网友欢迎福建三网友(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声援团归来(图)
  • 游精佑、吴华英和范燕琼三网友因“言获罪”重审现场直击/天理
  • 吴华英庆生会暨屠夫壮行会在北京召开(图)
  • 网友为吴华英庆祝生日:许志永、老虎庙、王荔蕻、屠夫参加(视频)(图)
  • 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你们的女儿喊你们回家吃年夜饭!
  • 关注《全程关注“福建诬陷门”》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仍被监禁/张建平
  • 吁请福州司法机关依法释放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
  • 福建吴华英“涉嫌诬告陷害案”辩护词
  • 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案送检察院 起诉书中列举维权人士对此案声援
  • 吴华英涉嫌“诬告陷害”逮捕证(图)
  • 吴华英母亲致福建省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主席团的信
  • 关于福建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诬告陷害案的二审模拟辩护稿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这个春天,访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之姐:吴华英(图)
  • 吴华英:“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二封信(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