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华英:旧怨未了 又添新冤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5日 转载)
    文章来源:维权网
    
     作者授权“维权网”连载 (博讯 boxun.com)

    
    序
    
    福州三网民事件发生后,承蒙国内外正义力量的呼吁呐喊,承蒙众多热心网民的声援支持,我很感激,也很温暖。很想把自己一年来的蒙冤经历记录下来,以向关心爱护我的全国网民汇报。
    
    但自度思绪紊乱,辞不达意。踌躇再三,也不敢动笔。怕写出来的东西,坏了热心众多网民的胃口。
    
    恰与此时,荆楚先生及时给了我鼓励和指导,并答应为我的《札记》斟酌把关,修改浓缩。才鼓起我的勇气。遂断断续续动笔记录下来。
    
    《札记》初稿记录下来之后,又赖荆楚先生抽出时间,耗费心血,用他的如楥大笔为我把关。才将这个《札记》,呈现在众多热心网民面前。
    
    在此,容我向国内外众多良心人士,表示由衷的感谢!向众多热心正义的网民,表示由衷的感谢!也向荆楚先生付出的辛劳,表示由衷的感谢!
    
    是为序。
    
    2010-9-25
    
    旧怨未了 又添新冤
    一、深夜抓捕
    2009年6月30日晚上12点许,酣睡正浓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半夜三更敲门,对于我这个苦难深重的家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了。我一边下床,一边叫父亲暂时不要开门。让我来问问,到底是哪一级的公安,又来兴师动众骚扰我们?
    我打开里面的第一道木门,隔着铁栅栏问:“谁呀,半夜三更的,有事吗?”
    漆黑的门外,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查户口的。”
    “又是查户口的?为什么只查我家?”
    门外的人沉默不语。
    此时,父亲、妹妹、女儿都站在我身边,你一言我一语指责他们说:“你们这些公安,只知道深更半夜扰民……”
    站在外面的人,又大喊开门。
    我要求对方出示证件。
    来人却说他是音西派出所所长。匆忙之中,证件忘了带了。说身边的女民警证件可以吗?
    我很鄙视他们这种冠冕堂皇却疏于基本程序的手段,更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很气愤,情绪不知不觉就地激动起来:“替代的证件不行,拿你本人的证件来。来查我家的户口是你,又不是你身边的女警。更何况我还不清楚你是什么人,你们随便叫开门,我就开门?一个派出所民警多着呢。你随便叫个人,我又不认识,让我如何相信你?”
    “我心里清楚,这些年来,我弟弟蒙冤被关押,一关就是八年多。我为弟弟伸冤上访,已让你们无比恼火,对我恨之入骨了。甚至连暗杀我的心都有了。他们曾多次发短信给我,以解决我弟冤情为钓饵,以便诱我出去,将我坚决掉。但未成功。”
    我继续说:“今夜,我不敢断言你们是不是他们派来的凶手。还是回去取证件吧。凭你们以往屡次对我‘打、压、抓、传’的经验,你们应该清楚我的脾气。等看到证件,我才能配合你们‘查户口’的”。
    所长愣了一会儿,只好转身下楼而去。
    我也转身回去打电话,告诉律师、亲友:今晚又遭遇公安上门“查户口”了。
    我还打电话给一个朋友,取消明天去永泰看守所之行。因为原来已约好,明天去看望弟弟吴昌龙,并送衣物和零用钱。
    趁音西派出所还没回来前,我拿出今天刚寄到数码录音笔调试一番,准备将今晚“查户口”过程记录下来。
    当我还在跟朋友打电话时,所长已气喘吁吁,手持证件回来了。于是又是大喊开门。我只好搁下电话,盖上方巾去开门。
    打开大门,所长与一个女警就推门而入。他们前脚刚迈进,后面又鱼贯跟进来了六、七个人。他们都穿着便衣,还有一个扛着录像机。
    他们一进门,眼睛就贼遛遛转,不断地东张西望,像搜索什么的样子。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摁了一下接听键,无暇回电话,就问来人:“今晚来的人可不少呀,还有录音录像呢。”
    看到他们这般兴师动众的阵势,我心想,恐怕今夜再劫难逃。于是就单刀直入问来人:“传唤证都带来了吗?”
    领头的便衣迟疑了一下说:“先了解一下情况。”他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很坦然地回答:“吴华英。”
    看到我手上还拿着手机,几个便衣异口同声道,你先把电话放下。我只好把手机关了。
    他们开始四处搜索,张望。一个便衣走到电话座机前,掀起方巾,把电话机扣上。
    不一会儿,放在冰箱上的数码录音笔也被取了下来。
    看到这群人在家里晃来晃去,父亲的脸上又布满了忧愁和担心,我的心里也挺不是滋味。希望这该死的搜查早点结束,不要在我们一家的伤口上再撒盐。
    我问指挥现场搜查的瘦个便衣:“传唤证、搜查证都带来了吗?为何来我家搜查?”
    那人考虑了一下,示意身边的便衣去拿出证件,在我面前晃了一下,又收了回去。
    我急忙又问道:“你是哪里的?你也应该出示的证件?”
    瘦个说,他是市局的。
    “哪个市局的?”
    瘦个说:“是福州市公安局的。”
    我说:“既然是福州市局的,就应该亮出你的证件,出示相关手续。”
    我的父亲忍不住斥问道:“你们又有什么事找上门来,我儿子的冤情八年了都没人理。你们只懂抓人,不问是非……”
    我女儿看到外公因忿怒满脸通红,便想说服便衣,不要欺负饱尝冤屈的一家。还一边催促外公到房间去睡觉:“不要说了,说了也没用的。”
    父亲于忿怒激动之中,没理会外孙女的劝解,继续数落:“你们老是半夜三更抓人,抓人能掩盖我儿子的冤情吗?你们这样滥施淫威,于心何忍?于心何忍……”
    看到父亲焦燥愤怒的表情,我害怕他出意外,连忙宽慰父亲道:“爸爸,我们都经历了那么多次了,跟他们讲理,只是浪费口水。我没犯法,没事的。他们要折腾,就让它折腾去吧。”
    父亲依然不依不饶道:“你们办案,应该依照法律程序。你们一再这样,实在太欺负我们一家了。你们明知我儿子的冤情,我女儿去告状,也要抓人。难道为亲人告状也犯法了?你们屡次上门欺侮我们一家,你们难道就心安理得?我家冤情许多人都知道。你们不但不纠正错误,反而来抓人……”
    这时,瘦个问我是哪一年出生的。
    我说:“你们自己去查,福州市公安局又不是第一次来我家搜查。”
    瘦个依然坚持问我是哪一年出生。
    我不想回答瘦个无理的纠缠,反问瘦个:“既然你是福州市局的,为何不光明正大的出示证件?”
    他却推诿地说:“马上就办手续,你很快就会知道的。”说完这句话,就不多说了。
    瘦个顿了一下才说:“你还是跟我们走吧,带点钱,带几件换洗衣服。”顺手拿出传唤证在我眼前一扫,又收了回去。
    凭着多年被抓的经验,我深知多说无益,就问:“这张传唤证是放在我家,还是我随身带着?”
    看到领头的便衣不知如何回答,旁边的便衣回答道:“我们向你宣布一下就可以了,你没必要带着它。我们要问你一些问题,到时再决定你是否回家。”
    我感觉对方的话里有些不对劲,又问道:“今晚你们是以何罪名传唤我?传唤书上好像没写清楚?”
    便衣又拿出传唤证来看,依然看不到以任何名义来传唤我。
    当我看到底下潦草的签名时,便询问道:“你们是福州市局的吧,传唤证上有两个人签名,一个是林云波,另一个是陈青云,对吗?”
    便衣迭声说:“对对对。”
    随后,我就被几个便衣挤到墙根。我依然追问道:“你们既然来我家传唤,总该有一个理由吧。总不能什么事都没弄清楚,就来抓人吧?”
    便衣道:“你到我们那儿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他们的回答,让我感到愤怒:“你们什么都没调查清楚,半夜三更就来传唤,抓人呀?”
    便衣:“我们只是对你怀疑,我们是依法办事的。”
    父亲一听到“依法办事”四个字,又来气了:“法律!你们的法律为何不用来解决我家的冤案?总是用来欺负我们一家……”
    闹嚷这么久,父亲一直处于愤怒激动之中。我不想让他再处于恐惧愤怒的折磨之中,遂放弃追问那一纸法律文书,准备跟他们走。
    便衣问我哪一部电话是我的,说要帮我保管着。并再次提醒我,要带上一点钱或换洗的衣物。
    当着便衣的面,我跟家人作了一些简单的交代,让他们放心,说我没事的。
    在父亲诘问便衣们乱抓人的过程中,我草草收拾了一包衣服。
    他们看到我带上一大袋衣服,便衣和女警劝我少带一些。
    听了她们的话,我无比心酸。想到双亲年迈,女儿又年幼。若到时回不来,我不想他们再跑一趟,就尽量把衣服带上。还向便衣要一个联系电话,以便家人随时知道我的去向。
    临走时,看到每天清洗过的地板上,布满了脏乱的脚印,心里感到难受,本想责怪便衣。但话到嘴边,就噎住了:咳,我们清白无辜的一家,屡遭到肆意欺负。弄脏了地板,又算得了什么呢?
    领头的便衣说,要我少带一些衣物。说到时用不上又要扔掉,不如放在家里,不要弄得像“搬家”一样……
    我不想让家人担心,故作轻松地回答:“你们哪一次行动,不是都想让我‘搬家’吗?既然你们又来抄家,我只能多带一些衣物时刻准备着‘搬家’?我家老的老,小的小,我不愿让他们因我受苦。”
    一个带闽南口音的便衣,也轻声安慰我说:“没事的,一些小事,去情查一下,了解一些情况,就会回来的。”
    当他看着踱来踱去的女儿,就顺口问我:“这是你女儿?”
    看到女儿,便让我想起五年前的事。那是2005年9月14晚上12点多,也来了七、八个便衣,也在音西派出所所长带领下,也是半夜三更,以“查户口”的名义,窜进我家,要带走我。
    就在我据理力争过程中, 12岁的女儿泪眼盈盈地拿出相机,对准便衣,拍下了一张照片。
    女儿边拍照边哭着说:“我要拍张照,到时我找不到妈妈,可以凭照片向你们要回我妈妈。”
    时过境未迁,往事历历在目。想到这些,我心潮起伏,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看着便衣还在我家搜查,我心里对他们充满了厌恶和鄙视。厌恶他们是一群出卖灵魂的行尸走肉,屡次来欺压我们无辜受冤的一家。鄙视他们是一群没有人性的畜生,只知道惟命是从,而不知道人间正道是什么。
    便衣又问,在场的家人与我的关系?
    我说:“你查的是我,又不是查他们。没必要问那么多。我们又没有犯法。”
    看到我生硬冰冷的语气,领头便衣就催手下:“快点,快点。”
    趁我上洗手间时,他们在商量着:谁留下来,谁先走,谁向领导汇报。
    闽南口音的便衣坐在沙发上,边拿出公文包里的文件,边对我家人说:“你们哪一个人懂字的,过来看一下我们的法律手续。”
    他指着一张纸说:“这是搜查证。”
    看到我女儿欲拿走搜查证,他又说:“这不是给你的,你看一下,我们要收起来的。”
    我女儿说:“不给我?那拍下来作凭证总可以吧。”
    其他的便衣极不耐烦道:“不行不行,配不配合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我们按照法律程序来。”
    女儿质问道:“无缘无故抓我妈干嘛?”
    便衣们只好用沉默来回答女儿的质疑。
    得到领头的指令,两个便衣立马窜到我的卧室电脑桌前。
    由于放电脑主机的地方狭小,不好转身,他们直接把连接电源插头的铝板拽起,抱起电脑主机箱向大厅走来。
    看到他们连电脑也搬走,我的心一沉,这次恐怕不那么简单了。
    八年前,弟弟“失踪”了一个多月后,福清警方三番五次来我家搜查,从未留下扣押清单。许多家用电器都未能幸免,包括借用亲戚邻居的,至今不见踪影。我就问道:“既然电脑也搬走,那总要留下清单?”
    便衣说:“这个你放心,我们是按照法律程序办的。所有扣押东西,都会给你清单的,到时会还给你。”
    一听到他们口口声声按照法律程序,我就来了气:“你别跟我说道貌岸然的话。所有东西都会还给我?这么多年了,我弟弟被扣去的手机、家用电器、集邮等扣押物品,至今都不见踪影?”
    便衣道:“到时侯,如果没有写在扣押清单里面,你可以不给我们。”
    我心里暗自发笑,便黯然道:“算了,算了,人都没有任何尊严和自由,更何况物品……”
    临出门前,他们给我铐上了冰冷的手铐。看着家人,我的心在滴血。这些年来,我为弟弟伸冤上访,这种罪没少受。
    到门口时,我再三回头地咛嘱家人,要互相照应,过好每一天。我被捕的当晚,母亲在外打工,不在家。
    几个便衣将我带离家。留下几个便衣继续抄家。他们不但抄我的卧室,连我的父母和女儿的房间都不放过。把我柜子里的春夏秋冬衣服一件一件抠出来……
    父亲看到他们对着电脑录像,便说:“如此折腾,意欲何为?”
    便衣一边忙于抄家,一边虚伪地安慰父亲说:“没事的,我先把这些东西整理完,这些东西都是小事情,没关系的。我们都会把正规的法律手续给你的。”
    一听到“法律”二字,父亲又来气了:“法律!法律!省里当官的一句话,你们便把法律全部踩下脚下。我们告状犯法了吗?福清公安局长林孜,就是一个涉黑社会保护伞,你们为什么不去查查……”
    便衣辩解道:“我们跟你们没有任何个人的恩怨,我们是在奉命办案,我们在做自己的工作……
    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翻箱倒柜,总共抄走13件物品:
    1、世界人权宣言二张;
    2、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书一本30张;
    3、电脑软盘一个;
    4、光盘两片、上有手写有“新唐人视频报道福清纪委爆炸案”文字;
    5、光盘四片;
    6、SONY DVD光盘一张上有“无央哉”字样;
    7、黑色笔记本一本;
    8、联系电话一本;
    9、A4复印材料22张;
    10、笔记本一件;
    12、电脑主机箱一台、
    13、N78诺基亚手机一部。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福州吴华英在屠夫陪同下,大刑警大队追讨扣押物品(图)
  • 吴华英被公安搜抄走的物品只归还6件(图)
  • 福建网友吴华英家门口被装摄像头 可疑男子夜晚敲门骚扰(图)
  • 福建三网民之一吴华英家楼下被装摄像头(图)
  • 福建网友案当事人吴华英今天出狱 感谢众网友和林洪楠律师(图)
  • 福建三网友之一吴华英获释 将继续申冤(图)
  • 福建三网友之一吴华英出狱,网友前往迎接(图)
  • 福建三网友(吴华英、游精佑、范燕琼)被审判现场震撼视频
  • 视频:北京网友欢迎福建三网友(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声援团归来(图)
  • 游精佑、吴华英和范燕琼三网友因“言获罪”重审现场直击/天理
  • 吴华英庆生会暨屠夫壮行会在北京召开(图)
  • 网友为吴华英庆祝生日:许志永、老虎庙、王荔蕻、屠夫参加(视频)(图)
  • 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你们的女儿喊你们回家吃年夜饭!
  • 关注《全程关注“福建诬陷门”》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仍被监禁/张建平
  • 吁请福州司法机关依法释放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
  • 福建吴华英“涉嫌诬告陷害案”辩护词
  • 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案送检察院 起诉书中列举维权人士对此案声援
  • 吴华英涉嫌“诬告陷害”逮捕证(图)
  • 律师终于会见了福建维权人士吴华英等人
  • 吴华英母亲致福建省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主席团的信
  • 关于福建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诬告陷害案的二审模拟辩护稿
  • 张建平:祝维权人士吴华英在看守所中生日快乐
  • 这个春天,访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之姐:吴华英(图)
  • 吴华英:“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二封信(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