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农民自发成立组织维权护路 被以涉黑起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6日 转载)
    
    来源: 南方农村报
     (博讯 boxun.com)

     9月16日上午9时,备受关注的广东省和平县大坝镇金星村黄沙尾教育基金会涉黑案在和平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庭上,和平县人民检察院对黄沙尾教育基金会中的六位成员提出公诉,指控六位成员利用黄沙尾教育基金会实施了“破坏交通施舍、强迫交易、敲诈勒索、故意伤害、扰乱交通秩序”的犯罪事实。有20位证人出庭,其中包括镇委书记叶明亮,另有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
    
    黄沙尾教育基金会成立于2009年8月1日,是金星村委会、黄沙尾自然村村民自发成立的维权组织,成员共33人,全部为该村村民。
    
    黄沙尾基金会成立的背景是,附近存在非法瓷土矿开采,矿区企业片面追求经济利益,导致矿区事故频发,生态环境破坏严重,同时运输车辆压坏路面,威胁沿线民众的正常生产生活。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但问题一直未得到有效解决。
    
    报道出街后,立即引起了读者和网友的热烈讨论。有读者认为村民如此维权“完全是政府不作为所致,情有可原”;也有读者认为“不被官方认可、持刀弄枪维权的基金会被定性为黑社会不为过”;也有读者称“无钱、无势、无保护伞的基金会是给黑社会丢脸”。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则认为“维权组织涉黑凸显农民弱势和制度危机”。
    
    报道也引起了当地政府的关注。村民叶南海说,9月5日中午12时许,大坝镇政府工作人员到他家里询问“是否请记者前来”。为此,叶南海还在镇府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向县委、县政府写了一份情况反映书,其中强调“记者是谁请的我不清楚,只知有记者来了,我去反映了一些关于教育基金会的情况而已”。
    
    叶南海还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自己被怀疑是因为报道中被采访涉黑人员家属中只有自己的名字,镇府工作人员因“压力很大”一直在追查此事。
    
    “维权组织怎么成了黑社会?”年近不惑的叶南海至今也想不明白。
    
    自父亲叶百练今年初被和平县检察院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逮捕以来,叶南海已经被这个问题折磨了大半年时间。
    
    近一年来,“涉黑风波”将和平县大坝镇金星村黄沙尾自然村数个家庭的平静生活打破。村民叶民怀、叶辉烂、叶新根、叶春郎、叶启明五人也因同样罪名被逮捕。
    
    8月3日,和平县检察院正式将六人提起公诉。“黄沙尾教育基金会”(以下简称“黄沙尾基金会”)涉黑案即将在和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护路队装备刀枪
    
    黄沙尾村位于和平县城东北方向,有村民600多人。离其不远的龙狮村是当地有名的瓷土产区,约于2008年开始开采。据黄沙尾村民介绍,从早上5点到晚上10点,每天300多台运输瓷土的载重卡车穿梭行驶,黄沙尾村前的村道是其必经之地。
    
    “听到汽车喇叭响,就要赶紧避让。”9月1日,一位怀抱婴儿的中年妇女指着一辆疾驰而过的空车说道。车后扬起的灰尘迅速扩散开来,她赶紧用手捂住婴儿口鼻。
    
    为了抑制扬尘,黄沙尾村沿路村民每天需要在路面上洒三次水。而更令人感到忧心的是,满载坚硬瓷土块却毫无遮盖的运矿车威胁着村民的人身安全。村民叶吾贞便是受害者之一。
    
    2010年1月4日,一辆运矿车途径黄沙尾村时突然爆胎。年过8旬的老人叶吾贞被从车中飞出的石块砸中头部,从此“变懵”。
    
    “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9月1日,叶吾贞的儿子叶红星告诉记者,父亲被砸后精神恍惚,有时会将陌生人误认为自己的孙子,硬把人家带回家中。
    
    由于运矿车辆缺乏必要的安全防护设施,自矿场开业以来,公路沿线村民怨言颇多,双方冲突时有发生。仅今年8月,包括黄沙尾村在内,村民与矿场、车主发生冲突3起,1辆轿车被砸,多名村民受伤。
    
    根据南方农村报记者的调查,龙狮村瓷土矿区目前有8个采矿点,其中4个为无证非法开采。这些企业片面追求经济利益,导致矿区事故频发,生态环境破坏严重,同时运输车辆压坏路面,威胁沿线民众的正常生产生活。村民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但问题一直未得到有效解决。
    
    “只有团结起来,才能维护自己的权利。”2009年7月25日,在黄沙尾村村民会议上,成立“民生基金会”护路维权的提议,迅速获得了响应。
    
    会上,叶百练与叶民怀、叶辉烂等村民组成了“民生基金会”的领导层。一支十几人的护路队是这个组织下属的核心机构。为了能够与矿企雇用的“保安”相抗衡,护路队配备了“刀手”及“枪手”,主要职责是管理村道,拦截那些未遮盖帆布的运矿车,以保障村民人身安全。
    
    据村民介绍,在时任大坝镇镇长叶明亮的要求下,“民生基金会”其后更名为“黄沙尾教育基金会”。
    
    镇府让步给补偿
    
    黄沙尾基金会大大提升了村民的谈判能力。按照村民说法,在成立后的几个月内,黄沙尾基金会办了几件“村委会几年都没有办成的事。”
    
    2009年8月21日,大坝镇政府和黄沙尾基金会签订合同,决定将黄沙尾路段维修工程承包给基金会完成。一周后,大坝镇政府支付给黄沙尾基金会11 万元,以补偿此前扩宽道路引发水土流失掩埋农田给村民造成的损失。
    
    2009年9月23日,黄沙尾基金会与大坝镇政府签订协议书,规定从矿区每运出一吨瓷土,大坝镇政府向村民支付0.5元补助。其后,大坝镇政府将第一笔补助款74828元支付给黄沙尾基金会。
    
    正当黄沙尾基金会维权活动效果初显之时,2009年10月发生的一场械斗让这个“出生”不久的组织命运陡转。
    
    2009年10月12日19时许,黄沙尾基金会护路队成员在金星村委会门口拦停了一辆未遮盖帆布的运矿车,并和朝邦村司机袁绍华发生口角,并最终酿成朝邦村民和黄沙尾基金会成员之间的群体械斗。械斗中,朝邦村民重伤1人,轻伤3人,轻微伤4人;黄沙尾基金会成员叶启明头部被打破,多人受伤。
    
    2009年11月17日,参与械斗的黄沙尾村民叶新根被和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此后,公安机关又拘留了叶百练等四人。2010年1月29日,五人均被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逮捕。2010年7月8日,村民叶启明也被批准逮捕。
    
    在和平县检察院的起诉书中,被告人叶百练等被指“称霸一方,插手大坝镇金星村委会事务和要挟大坝镇政府有关部门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存在“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犯罪事实。此前大坝镇政府支付给村民的11万元农田失耕补偿款和74828元运输瓷土补助费,成为六人的主要犯罪证据。在起诉书中,上述款项被认定为黄沙尾基金会“以拦路为要挟手段”向大坝镇政府勒索所得的非法收入。
    
    9月1日,黄沙尾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矿区公路沿线的其它几个村也与大坝镇政府签订了类似的补偿协议,“为什么只有黄沙尾村在勒索政府?”
    
    维权模式被仿效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具备的特征包括“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 等。而当地村民认为,黄沙尾基金会成立以来,并没有欺压百姓,反而维护了全体村民的共同利益,不是少数人牟利的工具。
    
    村民称,在正常运作的3个来月内,黄沙尾基金会共入账资金30多万元。其中20多万元已用掉,除支付工作人员的工资和津贴外,其余大部分被用于村中的公益事业,包括为全村600人每人发放30元瓷土运输补助,参加村民会议的村民每人200至500元不等的补助以及资助老人、贫困大学生和安装路灯等。
    
    “该基金会所作所为以公益为目的,不存在欺压群众、称霸一方的行为,并不具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特征。”2010年8月25日,黄沙尾村200多人联名上书河源市检察院,要求复查此案。
    
    9月1日,一位黄沙尾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要钱没钱,要势没势,又没保护伞,如果村里的基金会是黑社会,那简直是给黑社会丢脸。”
    
    村民称,在黄沙尾基金会成立后,矿区公路沿途的4个村也出现了类似的维权组织,均是针对瓷土矿的生产活动。
    
    2010年3月1日,在被省内一家媒体曝光后,龙狮村瓷土矿区存在的问题开始引起当地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平县委主要负责人3月6日接受采访时承诺,要对已经造成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采取比较有效的措施进行整治,对群众做一些补偿。
    
    “如果村委会能为村民说话,政府能早点处理,我们也不至于被戴上‘黑社会’的帽子。”9月1日,一位黄沙尾村民感叹道。
    
    编后:
    
    本报道记录的是一个农民“维权组织”的生死历程。
    
    维权组织,目前还是一个高度敏感的政治词汇。特别是那些游离于政府管控的非法维权组织,更被视为是对社会和谐稳定的一种挑战。
    
    一年前,广东河源市和平县黄沙尾教育基金会“死”于一场械斗。种种先天不足加速了它的“夭折”:成立未经民政部门批准,不被官方认可;持刀弄枪来维权,有悖于法治原则。
    
    然而,只是以“黑社会性质”来为这个农民维权组织盖棺定论,似乎有些勉强。面对矿方不负责任生产行为对村民生活的折磨,社会并没有为个体农民搭建与之平等的博弈平台;同时,这个昙花一现的维权组织,也是少数官员简单粗糙的工作作风孵出的“畸形蛋”。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维权律师会见遵义中院杀警案当事人何胜凯(图)
  • 维权律师江天勇连续两天遭电话骚扰
  • 疫苗受害家长继续到卫生部讨说法维权(图)
  • 维权律师江天勇与众维权人士午夜赶往北京市公安局抗议
  •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遭骚扰有家不能回
  • 上海维权人士朱金娣到北京上访已失踪4天(图)
  • 邻居房产被强拆,陈绪兴称坚持“麻雀行动”维权
  • 大连原油泄漏后无赔偿 渔民踏向上访维权路
  • 福建西山文武学校圈地独立调查:十年的冤案,何时能见阳光?/中国公民维权联盟义工
  • 《中国维权动态》总第169期
  • 天津达沃斯未开 维权人士先受控
  • 维权人士刘纯宝再次被密捕下落不明
  • 上访维权神秘失踪李春梅被关押在河南新乡县看守所
  • 江苏扬州维权业主遭政府与黑社会暴力群殴致重伤(图)
  • 福建维权村官吕江波“涉嫌妨碍公务罪”受审
  • 维权律师陈光诚出狱受监控 感冒声沙 患肠胃炎
  • 维权人士单亚娟在午夜前被释放
  • 维权人士走访各部门继续为田喜呼吁
  • 维权人士单亚娟今晚被北京丰台区警察带走
  • 江西维权人士朱菊如的求助短信
  • 广东佛山容里村维权代表李碧云反抗绑架成妨害公务(图)
  • 陕西汉中民女张金禾依法维权被多次关押无家可归
  • 南航权证受害者吕德善因维权被拘留4次后劳教
  • 上海维权民众强烈呼吁释放无罪被囚的上海访民徐秋琴、顾全根、袁春生
  • 段春芳被中断接见意味着什么/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周刊50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舟曲哀悼日问谁是罪魁祸/上海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著名维权人士王丽卿被当局非法关押
  • 谁是黑老大文强的保护伞/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纪念上海维权英烈陈小明被中共虐害致死三周年(图)
  • 保定:政府非法拆迁,百姓如何维权?(图)
  • 农会会员徐翊民因参与村民集体维权受到威胁
  • 中国证卷投资者维权委员会建立博讯博客公告
  • 广东维权人士赵国莉被开兰州的列车长欺骗了社会道德已到极点!(图)
  • 政府猛建大厦 民众维权无望
  • 长春访民马永田之子杨海涵的郑重声明:正式加入胡燕在联合国前维权
  •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就唐、刘师被吊销执业证发表声明
  • 山东数千人“五一节”举行大型维权活动/济正受害人
  • 河南固始县农民发起网上签名大联合护地维权运动
  • 为维权被政府逼上绝路!总理啊!公民活的尊严在哪?/仇杰
  • 告世博参观者书/上海维权
  • 中国人权:当局打压维权律师 危害中国法制建设
  • 仇杰:为维权被政府逼上绝路!总理啊!公民活的尊严在哪?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一个被逼自焚维权者的悲惨遭遇(图)
  • 上海老访民孙玉兰16年上访维权未果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上海维权者陈建芳的刑事自诉绑架起诉状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依法维权遭遇天价威胁,索赔金额高达607万!
  • 依法维权遭遇天价威胁,索赔金额高达607万!
  • 河南固始县1315名返乡维权农民代表告父老乡亲书
  • 追记:年岁初,二百名维权民众冒低温进京控告上海政府
  • 上海南汇区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 赤脚律师倪文华在南通维权被困,呼吁关注!
  • 上海南汇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 上海基督徒维权者陈建芳的声明
  •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 上海闸北区维权冤民张翠平: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信
  • “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河南固始县制造车祸迫害农民维权代表家属(图)
  • 茶香阁:维权退役军人今日成功在日坛公园游行示威!
  • 茶香阁:维权退役军人拟申请游行示威!
  • 茶香阁:请奥巴马总统来华时关注中国维权退役军人的人权状况!
  • 茶香阁:维权退役军人真是太有才了!
  • 一个为维权而被逼自焚人的申诉书/王学勤
  • 紧急呼吁:敬请国际人权关注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的被捕
  • 上海维权人士250人左右向“国办”讨说法
  • 广东访民袁佩纬抗议地方政府采用黑社会手法迫害维权公民!
  • 北京维权女军医单春维权未果 又遭开发商和警察双重暴力(图)
  • 刘杰-我的维权经历(图)
  • 上海维权民众致俞正声公开信(图)
  • 上海150多名维权民众继续大声紧急呼吁
  • 上海维权公民抗议当局劳教恶制,声援曹顺利、吕龙珍、邵满根、段春芳!
  • 湖南耒阳尘肺工人维权纪实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好悠闲:唤醒良心的行动——南池子王琳老人坚持继续维权
  • 刑警队长愤怒维权,请国保们都看看!/张伟生
  • 维权人士的遭遇(图)
  • 关于—个病残复员军人维权被迫害的紧急呼吁
  • 维权在行动成都义工幸清贤(徐亮)昨晚被成都国保突袭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维权中国》网会坚定的走下去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建军节感伤4-北京武警女军医转业遭陷害 维权遭迫害!(图)
  • 奥运前夕维权人士叶国柱被无端延长监禁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维权人士黄晓敏的笔记本电脑被成都警方无理收走(图)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维权活动人士齐志勇再次被当局限制行动自由/RFA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党老大:维权人蔡光武受到深圳警方的持续迫害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山东普通工人公绪军血泪维权路/张子霖(图)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讨论会(笔谈)征稿启事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掀起全球蓝丝带维权运动高潮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一个女工的维权遭遇(一) /程云惠
  • 养殖海涂搞房产,渔民艰辛维权路/吴孟谦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茫茫维权路、何处是尽头?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孟晓霞悲剧:维权18年,6次被关进精神病院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北京维权人士陈宽遭到数百家媒体口诛笔伐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党法》/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被当局迫害维权律师赵东民之妻因气抑郁去世---捐助账户
  • 老子的驭民术预见了中共必然灭亡的下/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共产主义大厦倾倒之际,中共为何能躲过/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济南老年人维权难:经济处于弱势 精神需关照
  • 俞正声说谎脸不红/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第三者"遭正室殴打欲维权 自称"爱情无罪"
  • 维权授渔集锦:给维权的朋友提供些利器/侯文卓
  • 童大焕:异地维权能否战胜地方保护
  • 上访——中国特色的新兴产业/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从大救星到大灾星的演/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维权运动的转型与公民运动的未来/张辉
  • 巴雅古特:语言与自治——赞广州民众捍卫方言母语的维权行动
  • 表演表/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重庆市粮食维权职工:下岗失业头上的魔咒
  • 呼吁关注遭非法监视限制人身自由的异议人士、基督教徒、维权人/王学勤
  • 上访维权如此艰难谁之过?/王学勤
  • 群魔亮相意味着什么?/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雷火丰:维权人士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