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程志英等人状告交运便捷公司侵犯职工权利十几年无结果(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3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程志英
    
    
    
    程志英等人状告交运便捷公司侵犯职工权利十几年无结果
    程志英等人状告交运便捷公司侵犯职工权利十几年无结果


    程志英等人状告交运便捷公司侵犯职工权利十几年无结果


    程志英等人状告交运便捷公司侵犯职工权利十几年无结果


    
    
    
    (参与2010年8月30日讯):
    
    
    
    程志英/上海交运腐官违规恶搞,安置工维权反遭政法劳教拘殴
    
    ——程志英等人状告交运便捷公司侵犯职工权利十几年无结果
    
    
    
    本案被控告人:上海交运集团,法定代表:刘世才总裁
    
    上海交运便捷货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莫少峰董事长;总经理:屠鸣飞。
    
    上海市人民政府,周太彤(时任市委副秘书长,分管三车整顿,后调任上海市副市长)
    
    
    
    控告内容简述:一、迫害控告交运违法的黄车人员程志英等人。
    
    二、无辜解除黄车人员达70%。
    
    三、交运便捷公司恃市府靠山,侵吞霸占黄车人员利益累计达近亿的不当得利。
    
    
    
    当今中华大地上,因体制原因造成贪腐枉法成风,上海交运集团和旗下交运便捷公司即是其中之一家。更由于有了市府的靠山,故愈发胆大包天。
    
    
    
    本人程志英,男,1957年2月12日出生,高中文化,住上海黄浦区大吉路310弄2号。
    
    
    
    1996年下半年我自筹资金1万多元,加入上海南市区(现为黄浦区)劳动服务公司,取得可合法通行、营运、准运的机动三轮车(简称黄车)牌照,但需按月缴纳管理费、自负盈亏。我风里来雨里去,未给国家增加一份负担,以“三个轮子养活三口之家”,以辛勤的劳动服务这座城市。
    
    
    
    99年因上海城市建设需要,由市主要领导牵头成立了“三车领导小组”,对“黄车进行整治”:
    
    
    
    1、对无牌无照(黑车)实行收缴、取缔。
    
    
    
    2、对持有“四证”,即具有经营资质的“黄车人员”进行安置、“车辆”进行置换。
    
    
    
    上海市人大十一次会议作出2个决议,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出了四个文件(24文、22文、16文及附1、2)、11号文,并有三十多项保障配套措施。承诺对我们车工“一人一策,一车一策”,通过置换、分流、转岗、安置,以落实社会保障。
    
    
    
    政府的好政策是“黄车”人员接受安置的“定心丸”,接纳单位在安置动员会上对未来前景做了极其动人的阳光陈述和“风景这边独好”的描绘。
    
    
    
    有好果子吃,谁不动心。故在当时由政府和企业轰动、高调、诱人的政治和经济宣传攻势下,我和众多“黄车人员”相信并积极响应,被市政府以安置工的形式安排进入交运便捷货运有限公司(简称“交运公司”)做货运司机,并享有市政府文件规定的诸多优惠政策和条件。
    
    
    
    三车整治以前所未有的“形象工程、爱心工程、爱民工程、稳定工程”被中央评定为好新闻奖而被载入史册。
    
    
    
    孰料,“政策千般好,落实寒人心”。在交运集团总裁刘世才、便捷公司总经理屠鸣飞的领导下,交运公司竟欺上瞒下,视国家的法律、法规不顾,领养协议笔墨未干,便撕毁协议。他们伙同有关部门官商勾结、违规操作,公然违背市府“关于加强机动三轮车管理工作意见的通知”,并联通政法部门打击报复举报他们渎职侵权的员工。具体事实如下:
    
    
    
    一、交通法规培训虚设,员工抗议即以劳教整治“教育”,杀一儆百。(暨程志英上访经历)
    
    
    
    1、虚拟事实将重视生命权、指责违规培训的程志英劳教、除名,程在劳教所以生命抗争。
    
    
    
    进入交运公司后,首先是要安排所有安置工进行货运车的驾驶培训和学习交通法规,但由交运公司安排的“校方”没给这些原先只是踏“三轮”且多数文化极低、文盲的车工上过一堂课、翻过一页书,仅召集我们散坐不足二个半天,99年9月23日就让我们全部参加“考试”并“及格”过关了,此举无疑将给安置工和社会各方、包括交运公司、公安机关都带来极大的后遗症、麻烦和危害。(此情况可向当时的全部安置工核查)
    
    
    
    为此,重视生命的我们指责、抗议、罢考,要求正规系统学习。但交运公司和有关部门非但不纠错,反将他们认为具有高中文化、系带头人的我视为眼中钉,为镇唬其他人员“听话”“就范”,一个多月后,99年11月18日虹口公安分局和交运便捷货运有限公司竟联手罗织罪名、罪状,虚拟假材料,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将我劳动教养一年,并以“违纪”将我从交运便捷公司除名。
    
    
    
    明明是交运公司和学校违法,公安部门却反将我劳教,天理何在?!
    
    
    
    为此我在看守所吞勺子、绝食,以示抗议和鸣冤!但警方仅是将我送入提篮桥监狱医院救治,我在劳教所的申诉和所有的努力、抗争,都依然未唤来冷血、渎职、官僚的政法机关人员的任何理睬和重视。由于胸部动过大手术,加之劳教所恶劣的生活环境,我的身体状况严重受损。
    
    
    
    2、解教后的程志英继续鸣冤状告政法企违法,数次遭枉法拘留和毒打。
    
    
    
    解教后,我与交运公司其他安置工持掌握的交运违法证据逐级上访、奔走于京沪相关部门,鸣冤叫屈至今长达十年。由于我们控告矛头直指市府领导周太彤和负责三车整治的维稳办主任许忠伟,故所有控告都被置若罔闻。
    
    
    
    期间,为维护上海政府的“形象”和“稳定”之需,更为痛恨我一次次到中央举报中心举报,交运公司和我户籍地黄浦区的政法部门,数次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刑事拘留转取保候审、行政拘留【07年12月刑拘30天转取保候审、08年3月行拘10天、09年2月25日行拘5天】,妄图以此手法阻止我继续上访。
    
    
    
    我还二次无辜遭公安殴打。2006年4月29日我被驻京办截返回上海的火车上,仅因我对截访者讲了句“不要骂人”,就遭多名截访干警毒打致伤,大吐血送上海第一人民医院抢救;2008年12月3日,我在上海市府信访办门口看到数名公安暴打老年上访者,我在旁看不过,上前指出:“人家是老人,你们这样打是不对的,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讲的。”即再次遭到他们围殴,将我拖上警车压着踢打头部、身体,致鼻血喷涌不止、……。【详见链接: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china/200812/20081207102129.html《进京上访诉冤案,返沪途中被毒打。依法申告无处理,冤假错案何时了。》、《上海警察又施恶性,市府门前暴殴访民》】
    
    
    
    总之,无论劳教、上访期间,我遭受的政治迫害和人身伤害都是常人难以想象和忍受的。
    
    
    
    3、虹口警方7万元私了“劳教”案的事实,证明我被劳教的非法性,交运公司理当恢复我劳动关系和作出赔偿。
    
    
    
    2000年解教后,蒙冤受屈、健康受损、家庭遭灾的我发誓要讨还公道。原自有黄车被政府“置换”、刚“安置”即被交运除名而无任何收入来源的我,靠借债和卖血维持全家三口生计和上访之需,生活陷入极度窘迫和困顿。
    
    
    
    一度我和妻子做些小生意贴补家用,但因我身体状况差吃不消、妻子整日担忧我再被关押、需照顾幼女等原因难以维持,只得停下。而性格内向、孱弱的妻子系新彊户口,本就工作难寻,我被劳教后她受到惊吓、东求西借独力抚养幼女的她,更对社会产生惧怕。
    
    
    
    随着孩子的长大和学费高昂,生活更是拮据,劳教冤狱和巨额债务象二座山压在我们的头上。
    
    
    
    2007年8月,在走投无路、不惧打压的我一次次冲破阻截向中央重要部门举报后,虹口区公安分局数次找我协谈,要以生活帮困之名,用7万元私了劳教案,条件是:我必须承诺不再就劳动教养案上访北京,其它事项是交运便捷独自造成,虹口分局不再插手,我可继续上告。
    
    
    
    虽然我极不情愿此私了性质和数额,然在债务和家庭生活费用的压力下,在上访遥遥无期和家人哀叹的劣境下,在不违背继续状告交运和政法腐官、讨还公道的大原则下,我只得含怒忍怨接受虹口公安分局的“生活帮困”和条件,而能让我接受此条件的理由,更有公安向“劳教”人员支付“生活帮困费”之前所未有、不可思议的事实,实际证明了我被“劳教”的非法性,交运公司理当恢复我的劳动关系,并作出相应的各类赔偿。
    
    
    
    而由我和其他人员经多年调查得到的大量交运集团损害、侵占黄车安置工利益的违法事实证据(见下述),证明交运公司“接纳”我们的真正目的,实质是要侵吞黄车人员手中的牌照使用权和由此带来的各种优惠政策、利益。
    
    
    
    但有市府强大背景的交运公司,对我和其他人员的控告至今置之不理。
    
    
    
    4、程志英走投无路剁指抗争,血濺信访办怒控政企腐官。
    
    
    
    2009年11月4日,状告十年未果、无以养家的我,举债购买残疾车赚钱谋生。2010年2月2日残疾车被警察扣押后,焦虑难眠、食不甘味的我,想到十年来被交运整治含冤入獄的磨难,想到连累妻女吃苦遭罪的艰辛,走投无路、绝望之极的我,2月4日清早举刀在黄浦区政府信访办愤然剁断左手食指,再次以生命价值痛诉交运公司的狠毒、贪婪与无赖、政法部门的冷漠和腐恶,呐喊公理对强权的胜利。多年上访遭不公,恢复劳动关系、纠正冤案等合法合理诉求无人理,累积了此次的总爆发,罪魁祸首就是上海交运便捷货运有限公司。
    
    
    
    二、交运公司“接纳”安置工的初衷,实乃骗得、瓜分和侵吞利益,被交运变相踢出的“安置工”状告无门。
    
    
    
    上述虚设驾驶培训,已为交运非真心接纳、安置,实为欺骗市府下拨安置工的利益打开序幕。
    
    
    
    1、交运公司背信弃义,采用各种违法、下作手段在二年内赶走70%安置工。
    
    
    
    “接纳”安置工后,交运公司即采用种种不法手段,并伪造、隐匿文件精神,空手套白狼,完全不按“安置政策”善待黄车人员。
    
    
    
    如隐匿16号文附件精神,恶意抬高营运指标,使95%以上的安置人员处于“欠费状态”并以威胁、诱导等非法手段和以完不成指标为由强行解除劳动合同,使723名政府安置工在二年内被赶走70%,500多人流落到社会上,失去基本生活来源,生存权被逼入绝境,另外200多人拿400多元下岗生活费,现只剩数十人在岗。
    
    
    
    还如,企业不务正业,放弃市场开发,取消遍布全市的“叫车网点”,使业务量由日三、四千,跌至一千多笔,猛跌三分之二。且由市场部经理承包100多部货的,请问别的车工还何来业务?
    
    
    
    再如,为了规避企业经营风险,安置车工除了按规定付5000元承包押金外,还要预交下月的承包费。遭到原三分公司安置车工张文汉等人的质疑、反对,就将三分公司撤并,分别并入九、十、十一分公司,这些分公司便采取扣车子、拔钥匙、写检查、保证、处分等手段,大刀阔斧对安置人员进行了“开涮”行动。其事实如下:
    
    
    
    1、于国樑:99年因在公司接听寻找总经理屠鸣飞的电话中,说了不中听的话,即被行政拘留10天,并威胁、诱导解除劳动合同被踢向社会,以低保度日至今。
    
    
    
    2、汪志康:因工致伤,企业在工伤认定中从中作梗,伙同相关机构作假,致使伤残鉴定屡屡遭阻,经多年依法抗争(8次伤残鉴定后定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现伤残5级认定但依然未能依法获得伤残待遇。
    
    
    
    3、张文汉:老先进、职工代表。因长年劳累致脑梗,部分丧劳。企业不按政策安排力所能及工作,却以不养“闲人”为由,踢向社会,如今生计难以维系。
    
    
    
    4、茅敏琪:糖尿病、肝硬化,大部分丧劳。合同期内企业以医疗期满和经济补偿要挟,强行解除劳动合同,现茅某夫妻离异,孤身1人,情况凄凉。
    
    
    
    5、陈来兴:因完不成指标被企业除名,至今6年仍卡住退工单和劳动手册不给,剥夺劳动、生存权益。
    
    
    
    6、闵进:因长年疲劳开车,06年4月身体突感不适,请求领导调换工种未果,反被强行解除劳动合同。求医后查出患有鼻咽癌。治疗期间数次找单位交涉无结果,向有关职能部门反映也未得解决,被逼无奈一次次抱病到中央劳动保障部上访至今。
    
    
    
    受篇幅所限无法一一列举。企业以刘世才、屠鸣飞为首的接纳方,悖逆政府安置政策,且已造成严重的后果和社会影响,难道还不该引起政府高度重视和查处吗?
    
    
    
    2、交运公司空手套白狼,无偿取得市府给予安置工的优惠政策和利益,侵吞安置工的牌照使用权。
    
    
    
    第一、在群访的众多质疑中,焦点之一就是“牌照”的权属。
    
    
    
    交运公司总经理屠鸣飞说:“牌照是政府给公司的”,2008年3月25日上海市国资委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也称“沪BH货运出租车牌照,其使用权及其相应权益依有关规定属上海交运便捷货运有限公司所有,不属个人”。此明显统一口径后的答复,完全是罔顾事实、混水摸鱼、欺凌弱民的荒唐之词。
    
    
    
    试问:如果没有三车整治和市政府的安置政策,沪BH专营牌照和政府贴息贷款,岂是交运集团随便就能申请到的?我们承认牌照是国家的,但80%的使用权是谁的呢?
    
    
    
    我们进入交运的前提:黄车等四证上交,严格按“一人一策,一车一策”,再由企业向政府置换成货运车沪BH牌照。故进入人数越多,公司拥有的牌照就越多,得到优惠政策也就越多。这也是我们当时响应交出“四证”加入交运的原因,现却将政策性置换指鹿为马地偷换成是企业申请,显然是政企共谋侵害黄车人员的权益。
    
    
    
    2006年9月起,多名被无辜解除并被上海高院违法驳回而上访的黄车人员郭亚伟、王宝楠、陈俊民、孙勇良、汪志康、邹兆岚等,经市府法制办和虹口法院等部门的协调,以帮困费名义发放每人牌照产权的80%(按02年牌照变卖价解决,每人7万至9万)。请问:有哪个福利机构、单位会一次性给予职工如此巨额的帮困费?此事实有力的证明:上海市府等相关部门、法院、交运集团等部门对黄车人员才是沪BH牌照的真正使用者心知肚明,只是恃强凌弱、与民争利、劫富济贫成为习惯了。
    
    
    
    99年“三车整治”时牌照每张1万5千元;
    
    
    
    02年变卖给交运股份(上市公司)8007万元,每张已近12万元(8007÷723张);
    
    
    
    08年出卖给日商(日红物流)每张升值已达几十万,远超12万。
    
    
    
    故尚未得到交运“帮困”解决的程志英等人,即便按2006年市府协调的每人得牌照80%计算,应得到的牌照价也理应按照目前市值计算。
    
    
    
    第二、用于交纳最低基数养老金的安置费被交运公司侵吞。
    
    
    
    政府下拨给我们黄车人员每人1万元安置费,用于交纳93年1月进劳动服务公司至进交运公司前的最低基数养老金,而企业只为程志英交了43个月,其余都被交运吞掉了。其他安置工也都因各自不同的被踢出日期,而被交运侵吞了不同的数额。
    
    
    
    第三、政府违法拒绝安置政策信息公开,为交运公司恣意侵占安置工利益铺平道路。
    
    
    
    “三车”整治完毕,时任市长徐匡迪指示“不以赢利为目的”,遵照循序渐进逐步到位的原则,在开发市场、提高企业知名度上下功夫”。由政府出资金、出政策、贴息贷款,免征“养路费”等多项优惠政策扶持,企业未出毫厘。但交运公司却以种种手段甚至明目张胆地侵占、榨取黄车人员的利益和血汗。
    
    
    
    而上海市政府等相关部门,竟也伙同企业违法拒绝信息公开,拒不出示99年市府安置政策,即“沪三车办(1999)016号关于印发《8月13日货运机动三轮车工作专题会议纪要》的通知”(下简称:16号文)及其附件一、二,以混淆视听,回避黄车人员提出的控告和诉求。
    
    
    
    因交运便捷总经理屠鸣飞2001年4月出示的“16号文附件一”(下简称:伪16号附一)与安置工掌握的文件差异极大,我们多次向政府职能部门要求信息公开,出具16号文及附件一、二。
    
    
    
    2008年7月10日市档案馆利用服务部回函告知朱良才:“我馆接收保管的上海市交通运输局档案截止到1996年,1996年后的相关档案尚未进馆,且在市政府交通办等相关部门进馆的档案中也没有找到该文”;
    
    
    
    而2008年8月8日,上海市城市交通管理局却回函答复7月24日提出查询的朱良才:“市三车办机构已撤销,其制发的文件已移交,请向市档案馆咨询”。
    
    
    
    二个部门的说法完全矛盾。更荒唐的是,市档案馆分别在2008年8月27日、9月1日、11月19日再次书面告知朱良才时,却以“因形成时间不满30年,依法不予开放利用”。
    
    
    
    我们到国家档案馆上访和咨询,被告知:“应该出示,这不属于军事或绝密文件。”
    
    
    
    市档案馆拒绝出示理由前后不一的答复,显然是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指示。
    
    
    
    由此可见,屠鸣飞出具的16号文附一系企业伪造,而如此胆大妄为之举,如无时任市府副秘书长周太彤(具体负责安置政策执行、上传下达、资金拔发)、原市交通办负责人张国忠(系三车办负责人)、市政法委维稳办主任许忠伟(负责派公安人员进驻交运维稳)的支持和认可,企业怎敢贸然伪造文件?后因被我们识破,故政府部门才不敢出具真正的16号文附一。
    
    
    
    而《2000年不同工作车日承包费明细表》(下简称“承包费明细表”)和我们从交运集团下属浦良公司获得的《个人承包费》(下简称“浦良16号文附一”),证明交运公司要求我们安置工的各项指标和收取的费用都远远高于交运集团其它职工,这显然与市府给予安置工各项优惠政策不符,此二份证据有力地证明了我们对交运公司的控告属实,故即便浦良公司“个人承包费”也非我们认定的真正16号文附一,对我们的各项收费和指标也都是超高的,按理我们的各项指标和收取费用应低于其它职工。
    
    
    
    下再以事实略举例说明,交运公司从黄车人员身上获得的其它不当得利(按723辆、90个月计<粗略按00年1月~07年6月止算>)和政府部门的公然装瞎与帮腔。
    
    
    
    1、作为交运公司安置工,车辆养路费享受特殊政策:免收免付(见证据:1300号公路养路费2001年度免证)。但交运公司却持“伪16号文附一”,将免收免付变成代收代付。
    
    
    
    虽然安置工们在2003年前都被以各种理由解除合同,但该723辆车的牌照企业却发给他人使用,而依然享受理应只能由安置工们享受的免养路费政策。故至2007年止,交运公司共侵占安置工们的利益——养路费为:256元/月×90月×723辆=16657920元(见证据:浦良16文附一)。
    
    
    
    2008年,在黄车人员不断上访举报下,市府发觉在交运工作的黄车人员已极少,而取消免证、……等。
    
    
    
    2、车船税:国家有明码标价,年5元/辆(见证据:浦良16号文附一),企业以月30元/辆,年均多收355元(见证据:伪16号文附一)。(30元/辆×11个月+25元/辆=355元)
    
    
    
    至2007年止,交运公司为此共侵犯被解除的安置工利益、获不当得利:335元/年×90月×723辆=1816537.50元。
    
    
    
    3、年检费:按国家规定,应收167元/年,但交运公司却将年收变为月收,每辆多收167×11月=1837元/年,8年共获不当得利:1837元/年×8年×723辆=965928元。
    
    
    
    4、夜间停车费:在“浦良16号文附一”中,标明人均月收停车费150元,但交运公司却私自增加到200元(见“伪16号文附一’),且提供的停车场地顶多只能停放20多辆。安置工们都只得将车辆停在各自居住地并交纳费用,还人均向交运公司交纳200元盗抢险费。故共侵吞黄车人员:200元/月×12月×4年×723辆=6940800元,另外不当得利:50元×12月×4年×723辆=1735200元,二笔合计8676000元。
    
    
    
    5、车辆折旧费:首次签订劳动合同,按规定车辆报废年限36个月,但交运公司实际营运年限却达48个月甚至51个月,折旧费照收不误,且交运规定的折旧费1200元(见证据:伪16号文附一),而《浦良16号文附一》规定是1000元。
    
    
    
    1200元×36个月=43200元,已大大超出车辆本身价值,已属恶意榨取。
    
    
    
    交运公司车辆折旧不当获利:1200元/年×15月×723辆=13014000元,200×36月×723=5205600元,共计18219600元。
    
    
    
    ……,……。
    
    
    
    总之,交运公司违法、欺诈、欺负黄车人员之举比比皆是,如:黄车人员的指标4300元/月(0.6吨车)、5200元/月(0.9吨车),另外再加个人养老金交费基数(以2000年为交费基数,人均150元/月,随每年基数的调整,个人的交费也调整)。而交运公司其他职工虽与安置工车开车辆相同,但指标平均少交1000元以上(见证据《2000年不同工作车日承包费明细表》)。
    
    
    
    还如:交运公司为将黄车人员指标定到4300元,违规增高、虚列名目的除上述陈明的5条外,还有“财务费用、营运业务费、管理费、……等(见伪16号文附一中),与浦良16号文附一完全不相符合。
    
    
    
    试问:上述不当得利流向了何处?抑或是用来贿赂、买通了谁?
    
    
    
    从《上海交运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度报表》我们得知:上海交运便捷货运有限公司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收购上海交运便捷有限公司100%股权8007万元),1999年注册资本2500万元。2001年期末报告,该公司总资产10659万元,净资产9089万元,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714万元,主营业务利润1782万元,净利润340万元。
    
    
    
    上述数据表明:该企业在不到13个月的时间里,在国有企业普遍缺乏领导才能、不善经营、不景气的情况下,就极大地获利,让人“刮目相看”。
    
    
    
    而其中,应该就包括侵占、私吞黄车人员各种利益,累计高达近亿的不当得利吧?!
    
    
    
    三、交运强势仗政法公权滥用保障。维权者状无处告矛盾必然激化。
    
    
    
    进入交运后,公司领导非但不对安置工进行必要培训,将要求正规学习的抗议者程志英劳教、
    
    开除,还假各种措施、名目不落实安置政策。安置工有想法原属正常,要我缴费,要给我活干,这是最低的要求。企业领导刘世才、屠鸣飞,如若换位思考,就不可能做出使矛盾更为激化的举措。但对我们提出的质疑,公司却枉顾左右而言他。即使已形成群访激化态度,集团党委和纪委领导也从不出面与安置工对话,交运集团信访领导章X居高临下,在市府信访办,眼望天花板、笔敲办公桌强横应对要求查明公司落实政策的员工,说:“我们之间只是劳动关系,对其他要求无可奉告。”而我们给市府领导和相关部委的众多联名信,都转发给集团论处,时至今日从未收到信访部门的回复,举报信被当作了拜年片,是对信访条例和公民权益的严重违背和侵犯,
    
    
    
    更令我们悲愤的是,市政法委派驻各分公司的维稳办干部,非但不检查、监督企业执行市府安置政策,不维护车工权益,反摇身一变成了副经理,拿着双份薪水,屁股完全坐在企业一边,“打”字为先,“压”字为首,将车工与企业正常争议演化成了“行政拘留,劳动教养”,并在晚间酒足饭饱之后,带头追缴“欠费”、拖扣车辆,致使企业有恃无恐,以违反企业规章制度为名,将大部分安置人员重新踢向社会,导致8年来员工与企业纷争不断、官司不绝。
    
    
    
    黄车人员未进入交运前,虽然风里来雨里去且社会保障缺乏、工作辛苦,但“三个轮子尚能养活三口之家”。但与交运签定合同后,却变成了“风险一边独揽”、“四个轮子自身难养”,还最终被以各种手段踢向社会,以至弃良从黑、命丧黄泉、妻离子散、大病缠身,老无所养,甚至无家可归,东游西荡,晚境凄凉堪忧,冰寒彻骨。
    
    
    
    99年三车整治时,交运便捷想统吃全市黄车,但市府最后只给了黄浦、南市、杨浦、徐汇四个区,其他区(除虹口海联)由大众、强生安置,才使三分之二的黄车人员免遭交运毒手。
    
    
    
    交运便捷向政府诉苦:“这些上访的人如果解决掉,当然没问题。但接下来再有人来搞怎么办?”市府竟然采纳如此荒唐的强盗逻辑,对我们的合理诉求和事实证据长期不理,市府官员有否联手贪腐行为?请中央和社会各界明查。
    
    
    
    十年来,我们遍访上海和中央各有关部门,却四处碰壁,发出的无数举报信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反被劳教、拘留、殴打、监禁,如于国樑、朱良才、茅敏琪、朱君范、陈来兴等人也都因上访控告分别被刑事或行政拘留多次。
    
    
    
    为此今特向社会有识之士发出呼救之声,帮帮了无生计、面临绝境的弱者,督促中央部门查清交运腐恶黑幕,还我们人格尊严和生命之路,切切以呼!
    
    
    
    附文:程志英:十年维权诉难圆,恨极剁指控交运
    
    
    
    程志英联系地址:上海市黄浦区大吉路310弄2号,电话:021-6345199,手机:18917931529
    
    
    
    程志英 2010年8月28日
    
    
    
    证据附件:
    
    一、部分原黄车安置工签名;
    
    二、程志英劳教决定书、辞退书、承诺书、被关押证等
    
    1、1999年12月15日劳教决定书;
    
    2、1999年12月27日交运便捷:关于同意给予程志英违纪辞退的批复;
    
    3、2007年8月27日程志英承诺书;
    
    4、。2007年12月11日刑事拘留家属通知;
    
    5、2008年1月10日取保候审决定书;
    
    6、2008年3月10日行政拘留决定书;
    
    7、2009年2月25日行政拘留决定书。
    
    三、交运公司和浦良公司提供的16号文附一、指标等
    
    1、交运便捷总经理屠鸣飞2001年4月出具的“16号文附件一”,即《0.6吨货运出租汽车月承包指标测算表》(文中简称:伪16号附1)
    
    2、交运便捷公司制订的三种人员不同指标的《2000年不同工作车日承包费明细表》(黄车人员指标最高)
    
    3、浦良公司的《个人承包费》(文中简称“浦良16号文附一”),
    
    4、黄车人员提供:2001年度公路养路费免证
    
    5、黄车人员提供:自付在外停车费发票。
    
    6、沪三车办(1999)016号文件封面。
    
    四、信息公开的答复
    
    1、2008年6月25日上海市城市交通管理局:对朱良才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查16号文
    
    2、2008年7月10日市档案馆利用服务部:对朱良才告知书
    
    3、2008年8月8日城市交通管理局:对朱良才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
    
    4、2008年8月27日市档案馆利用服务部:对朱良才的答复
    
    5、2008年11月19日上海市档案局:对朱良才的答复
    
    6、2007年12月14日交运股份公司对汪志康、朱良才、程志英等人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
    
    7、2008年2月13日汪志康、张文汉等人联名向上海市府提出听证申请。
    
    8、2008年3月25日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信访事项复核意见。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