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女富豪吴英狱中检举10余官员等 二审做无罪辩护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8日 转载)
    
    来源:中国经营报
     (博讯 boxun.com)

     吴英案“再估价”
    
      8月中旬,浙江金华连续降雨。
    
      位于金华市郊的金华看守所外,蓄积的雨水已经漫过道路两边,雨幕深处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尚未停稳,便从车上下来两人并急匆匆走进看守所大门继而钻进会见室。一审已经被金华中院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死刑的吴英已经静静地坐在了椅子上,她的脚上仍戴着一副沉重的铁镣。望着铁栅栏对面刚刚坐定、身上还滴着雨水的来客,吴英微笑着,淡淡说了一句:“你们辛苦了!”
    
      来客正是吴英的辩护律师、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照东。一个半小时的会见,双方为即将开庭的二审,做了一些程序上的沟通。
    
      4天之后也就是8月22日早上7点,吴英“集资诈骗案”中吴英最大的资金掮客义乌人林卫平获得假释回到了义乌的家中,而之前,吴英案中,主要向吴英提供高利贷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判入狱的其他6人都先后刑满出狱。7人已获得或暂时获得自由身而单独留下吴英仍在看守所苦苦等待二审开庭。
    
      律师仍做无罪辩护
    
      从2007年起开始代理吴英案子3年多以来,杨照东已经记不清楚去看守所见了多少次吴英,“大概有50多次吧”,然而吴英的父亲吴永正却记得很清楚,“有60次了”。
    
      2009年12月18日,吴英被金华中院一审判处死刑,之后,吴英提出上诉,在等待二审的漫长时间里,迄今吴英仍然没有等来二审开庭的日子。
    
      吴永正说,最近一次询问浙江高院的二审主办法官什么时候开庭,法官只是告诉他“快了,快了”,并称“开庭3天前会通知家属”。
    
      其实吴英一审被判死刑之后,包括吴永正、杨照东,甚至吴英在内都对二审充满期待。
    
      在看守所内吴英先后写了三份共计数万字内容的《上诉材料》、《控告材料》、《检举材料》并提交给浙江省高院。
    
      在这些材料中吴英检举了当地约10名官员和银行负责人的受贿行为,其中以原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本色集团”)所在地金华东阳市的官员为主,但也涉及金华市官员,目前浙江省纪委和检察院已介入其中。另外,吴英举报了湖北省荆门市原人大副主任李天贵和原中国农业银行荆门分行副行长周亮的受贿行为(两人分别收受银行卡18万元和12万元),两人已分别落马。
    
      “这些都是吴英在二审前的立功表现,可为以后的二审改判甚至减刑争取机会。”杨照东说,实际上,8月17日吴英主动约见律师也是为了向律师请教立功减刑等法律问题。
    
      由于浙江高院迄今为止仍未通知二审开庭的时间,杨照东和另外一位吴英的辩护律师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雁峰只好耐心地等待,“她目前精神状态还不错,8月17日会见她时,她还跟与我一同前去的另外一位女律师开起了玩笑,两个人还蛮谈得来的,吴英还说,如果能出去两个人说不定还能交朋友。”
    
      关于二审的辩护意见,杨照东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二审的思路和一审大致一样,仍会为吴英做无罪辩护。一审时,吴英的两位辩护律师为其做了无罪辩护,即认为吴英的行为并不构成集资诈骗罪。“但在二审辩护时辩护意见可能会比一审更丰满些。”杨照东说。
    
      实际上,在吴英一审被判死刑后,浙江已有两例“集资诈骗”改判死缓的案例。2009年,在温州市中院,乐清农妇高秋荷和郑存芬,分别以集资诈骗罪被一审判处死刑。但其后在浙江省高院的二审中,两人都被改判死缓。
    
      吴英资产去向迷离
    
      虽然吴英案子目前还没有盖棺定论,但吴英的很多财产都提前进行了处分。
    
      8月份,《中国经营报》记者前往东阳市采访时看到,位于通江路上的原属本色集团的本色概念酒店和本色精品酒店目前已改换门庭分别变成了百特酒店和苹果酒店,汉宁西路上吴英千足堂足浴店也变为家亿养生堂足道,本色广告公司已变成了阿里山茶楼。本报记者在8月18日晚入住百特酒店,发现里面装修风格还是沿用吴英当年的设计,酒店里很多设备上都还有“本色”字样。
    
      据吴永正称,现在这些改头换面的酒店的房子是吴英租来的,尽管财产权不属于吴英但经营权是属于吴英的,仅本色概念酒店,吴英当时就投资了5000万元进行装修,本色精品酒店和假日酒店吴英当时各投资了1000万元,这两个酒店在吴英被抓前已基本完成了装修。
    
      此外,据吴永正介绍,本色集团当时购置的近40辆汽车也都被拍卖出去了。东阳有关部门还试图拍卖吴英本人在汉宁西路上的几处房产,但在他强行要求之下最终没有被拍卖。“这些都是吴英及其本色集团的财产,在吴英案盖棺定论后,都是有可能替吴英偿还借贷的。在所有法律程序未走完之前这些财产是不能动的。”吴永正表示。
    
      案发前,吴英到底有多少资产?吴永正表示,吴英在东阳的几处别墅和房产都是吴英自己买的,此外,在湖北荆门吴英还有5000万元的商铺,这些固定资产加起来按照当时的价格计算,不少于2.5亿元,这还不算这3年多来升值的钱。
    
      而记者了解到,吴英及本色集团现在仅剩下位于汉宁西路的本色酒吧、本色建材城和位于中山路与汉宁西路上的商贸城等几处财产没有拍卖,仍处于查封状态。
    
      据了解,包括本色酒店在内东阳市区的三个酒店仅库存的设备以及其他物资价值就有1亿元。吴英当时购置的汽车价值有2000多万元,最后才被拍卖了300多万元,很多车都是2006、2007年买的,即使有折旧率也不会在一年内就缩水1700万元吧。而吴英为旗下婚庆公司添置的300万元的法拉利轿车尽管没有拍卖但现在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今年7月15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徐建新在做客浙江在线回答网友提问时曾表示,经过公安机关侦查,检察院审查起诉,一审法院依法公开审理查明,吴英集资诈骗达77339.5万元,没有归还的达38426.5万元,这些钱到什么地方去了,吴英本人没有账目,公司财务管理混乱,司法机关委托三个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均无法进行。
    
      但吴英的父亲并不这么认为,他表示,吴英对借的每笔账记得都很清楚,法院3.8亿元的量刑金额估算不准确,这里面把很多高利息都算进去了。法院只要认真核实都是查得清楚的。而本报记者也在吴英的《上诉材料》和《控告材料》中看到,吴英自己在材料中制作了一个简易的表格,上面罗列出所开公司以及一些投资项目所用款项以及用途,在表格末尾,吴英合计的金额是“38154万元”,与上述徐建新所称的“没有归还的38426.5万元”仅差270多万元。
    
      此外,吴永正还表示,吴英及本色集团处置的财产都是由东阳公安部门进行操作的,“按照程序这些都是应该由法院来进行,东阳公安是没有这个权力的。”吴永正称,“目前已经拍卖吴英及本色集团公司部分财产有几千万元之多,这些拍卖的钱都哪里去了?按理是要么还给被害人,要么收缴国库,而这些在一审判决时都没有给出一个详细的说明。”
    
      记者接触到不少在金华中院一审判决中被认定的受害人,他们很多人放贷给吴英或林卫平,他们都希望搞清楚吴英集资诈骗的钱到底都去了哪里。
    
      为此,本报记者致采访函于金华中院,但截至发稿之时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事件回放
    
      2009年12月18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吴英非法集资案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吴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经法院审理查明,从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被告人吴英以高额利息为诱饵,以投资、借款、资金周转等为名,先后从林卫平、杨卫陵、杨卫江等11人处非法集资人民币77339.5万元,用于偿还本金、支付高额利息、购买房产、汽车及个人挥霍等,实际集资诈骗人民币38426.5万元。
    
      吴英,女,1981年5月20日出生于浙江省东阳市,汉族,中专文化,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当地人称“传奇富姐”。
    
      资料链接
    
      浙江“吴英”有多少?
    
      2008年3月21日,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集资诈骗罪一审判处丽水女子杜益敏死刑。2009年8月5日,杜益敏被执行死刑。
    
      2009年8月23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温州乐清女子郑存芬死刑。
    
      2009年3月20日,乐清农妇高秋荷因集资诈骗被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2010年2月23日,台州女子王菊凤因集资诈骗被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院除罪民间借贷 吴英死刑或可减轻(图)
  • “亿万富姐”吴英看守所内检举10名官员和银行负责人
  • 浙江被抓26岁女首富之父:吴英得罪了太多官员 (图)
  • 义乌多名干部涉嫌吴英案 隐匿掮客背后放债收钱
  • 广东官员挪用4亿只判12年 为何吴英要判死罪
  • 浙江80后女富豪吴英因诈骗被判死刑
  • 女“黑马富豪”吴英和她的7名资金“掮客”(图)
  • 浙江东阳“吴英案”7名相关人获刑(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