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图)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1年6月24日,福建福清市发生“纪委爆炸案”,致一人当场死亡,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接踵而至的案件查办大造假影响更恶劣,致六个无辜的公民被抓来充数,经过刑讯逼供,他们有人屈打成招,但人命关天的大案,以及漏洞百出的案情,被抓的六人有四人获释(杜捷生,谈敏华,谢清,王小刚),但吴昌龙(福建三网友之一吴华英的弟弟)和陈科云(原福清中福公司经理)至今已经被超期关押在看守所9年,不判不放,也没有说法。法官无奈表示:这个案子做不了主。
    
    目前,吴昌龙被关押在永泰县看守所,陈科云关在罗源县看守所。吴昌龙的家属上次见到他是2006年8月18日重申开庭时,至今已有4年家中无人见过他。
    
    以下是博讯收到的家属的投诉:
    
刑讯逼供造假案 “告破”九年仍拖压

贵院监督逾四年 何日此案有说法

    
    该涉侨案件全国人大于2006年4月“侨务执法大检查”后,由全国人大办公厅函转最高法院处理,最高法院当年给福建省高院下发(法[2006]169号)通知,四年多过去了,福建省高院明知冤案却采取无休止拖延。
    
    最高法立案一庭:
    2001年6月24日,福建省福清市发生 “纪委爆炸案”,此时正值全国开展第三次“严打”运动,在“命案必破” 的压力下,为了尽快破案, 警方听信诬告,在没有任何证据情况下,仅凭怀疑就随意抓人,以监视居住为名,把嫌疑人秘密关押在办案点,最长达103天,为获取口供,以法西斯手段对嫌疑人进行严刑逼供,致屈打成招后,又先入为主,通过媒体为“成功告破”大造声势。在警方种种暴力加谎言混合而成的恐怖行为下,六个无辜者成了爆炸案的“疑犯”。
    2002年2月案件移送起诉后,福州市检察院两次退回补充侦查,问题依旧,明知不能起诉,在冤案制造者强力干预下,被强行起诉后,福州中院再次退回要求补充。当年11月福州中院第一次开庭,法庭上所有被告人撕心裂肺喊冤叫屈,当庭出示身上累累伤痕,全案八个律师一致作无罪辩护,法庭上四个办案警察在一片质疑声中自证没有搞刑讯逼供。实因案件漏洞百出,全案一个实质证据都没有,庭审后拖了整整两年,造成了严重超期羁押后,福州市政法委(政法委书记曾经是省公安厅副厅长督办过此案)组织公、检、法三家联合重办此案,把原羁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的五名被告秘密分散关押在福州市辖下的五个县看守所,不告诉关押地点,不让律师会见,两个月(2004年9月——11月)后,于2004年12月1日,福州中院一审强行判决陈科云、吴昌龙、杜捷生、谈敏华、谢清五人死缓至三年徒刑。
    一审判决后的第九天(2004年12月10日)夜,公诉机关指控为爆炸案提供电雷管的王小刚,被关押了一年九个月后,以“另案处理”,福州中院宣布无罪释放,这起爆炸案也就成了没有电雷管的爆炸案。
    2005年12月31日,福建省高院对一审判决作出“撤销福州中院判决,发回重审”的裁定(附件)。裁定书指出:“被告人陈科云、吴昌龙、杜捷生、谈敏华、谢清均不服,以没有实施犯罪,原有罪供述是被刑讯逼供等为由提出上诉。” 裁定书载明:“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在爆炸物的来源、种类和爆炸装置的制作、运送等方面,被告人的供述前后不一,各被告人供述之间以及供述与查获的物证之间也存在诸多矛盾。”。
    退回重审后,福州中院发出《建议补充侦查函》提出九个问题,不但无法补侦,而且对于被认定为“拉动触发式爆炸”(即电雷管引爆),被指控提供电雷管的王小刚已无罪释放,没有了电雷管,如何爆炸?福州中院连这最基本的事实和证据都没有,于2006年10月10日重审再次强行维持原来对五名被告死缓至二年徒刑的判决。
    更为荒唐的是,王小刚明明已经无罪释放,福州中院重审居然仍把他作为电雷管的提供者写在判决书上。
    犹当指出的是,在“成功告破”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中,福建省高院于2003年7月和2004年1月两次奉命对该案进行督查,做出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和“根本不能成立”的结论。事实表明,福建省高院对案件的是非曲直是昭然若揭。可是2006年10月案件再次上诉至今近四年了,福建省高院既不公开开庭审理,也不依法终审结案,至今仍在无休止的拖延之中。
    2006年4月全国人大侨务执法检查组莅闽,随后该涉侨案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函转最高法处理,最高法当年给福建省高院下发(法【2006】169号)通知,可是,福建省高院明知冤案,却以“疑难复杂” 为托辞,给久拖不决作粉饰。至今四年多过去了,案件仍悬而不决。
    。几年来我们不断向福建省高院上访、申诉,强烈要求二审必须实事求是,严格按照事实和法律,依法纠正这起大冤案,可是福建省高院对我们的诉求,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
    无数实例表明,古今中外所有冤假错案都是由刑讯逼供造成的,“福清纪委爆炸案”堪称是登峰造极,福建司法当局对此是心知肚明,却仍不惜耗费国家巨额办案经费和宝贵司法资源历经九年反复“补侦”,至今全案依然连一个实证都没有。最高法明确规定“对于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取得的被告人供述不得作为定罪的根据。”“有罪依法宣判,无罪坚决放人”。福建省高院却采取无休止拖延,如此执法违法,败坏了法律的尊严和司法的权威,严重侵犯了人权。
    希望最高法对全国人大四年前要求负责监督的这起备受关注的涉侨案件,监督抓落实,做到有始有终,敦促福建省高院严格按照事实和法律,依法纠正错案,不再拖压。最高检前不久发出久押不决案件在十月底前清理完毕的规定,福建省高院也于近日作出决定:大干150天打响清理结案攻坚战。这起拖压九年的案件,福建省高院何时终审结案、给个说法,我们翘首以待!
    此谨呈!
    
     蒙冤者及亲属:杜捷生 谈敏华 谢 清 陈美珠 陈科斌
     吴华英 陈 炜 吴玉堂 周洪玉 王小刚 同具
    2010年8月 24日
    
     联系地址:福建省福清市清展花园1-601室 吴华英
     电 话: 0591—85273696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


    
    2006年吴昌龙写了四封求救信,给福建省高院院长,省检察长,省司法厅长,省委书记:
    看守所超期关押9年,“福清纪委爆炸案”仍不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福建高院称清案结案攻坚战 福清纪委爆炸案成为试金石
  • 福建网友案维持原判 福清纪委爆炸案沉冤九年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家属吴华英女士被抓
  • “福清纪委爆炸案”冤属6月16日福建省城上访见闻(图)
  • 吴华英: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进京再访记(图)
  •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二)/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三)/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四)/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五)/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六)/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 这个夏天,我心中的北京(七)/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 这个夏天 我心中的北京(八)/福清纪委爆炸案家属吴华英(图)
  • 5月15日“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省城上访(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告破”背后的黑幕:蒙冤者及其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二封控告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2009.4.10“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福建省城上访记(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两会进京上访登记表格目录(图)
  • 2009——进京心路(一)/福清纪委爆炸案冤案家属吴华英
  • 福清纪委爆炸案:死者家属和“凶手”家属状告九年(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2008年维权记录
  • 福建“6.24”福清纪委爆炸案审理情况反映(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驻日大使崔天凯状件(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莅闽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 这个春天,访民心中的北京/“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吴昌龙之姐:吴华英(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会一封信
  • “福清纪委爆炸案”亲属致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五封信(图)
  • 吴华英:“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第二封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 纵坐牢 也要说/杨智敏
  • 马民博:福清纪委爆炸案犯罪嫌疑人难道是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