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綦彦臣:致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先生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8日 转载)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綦彦臣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0年7月28日讯):
    
    
    沈先生,您好:
    
    两个原因促使我给您写这封公开信:第一,我作为公民代理人参与一位农民诉沧州市政府的农村宅基地纠纷案,对沧州中院的判决深为震惊;第二,制度经济学注重经济与法律的关系(如国际上有《法与经济学》学术期刊),作为研究制度经济学的学者关注法律文献是自然之事,而读到媒体上报道的您关于“强化新闻热政意识,关键时刻不失语”之谈话,有所感触。
    
    我代理的行政诉讼案件已经由我方上诉到河北省高院,一切按程序进行,8月5日即将开庭。同时,我绝没有通过本信敦促您干预河北高院裁决的意图。
    
    说到相对专业的术语,我不太相信民意司法,而更倾向于专业司法。
    
    但是,专业司法往往因政府干预而使法院与法官均失去了职业道德操守,结果,就出了违背法理与基本常识的判决。关于这种现象,您的同事,最高法院的另一位副院长江必新先生在五月下旬发表过意见。他讲道:“摒弃‘让行政机关胜诉是支持,让行政机关败诉是添乱’的错误认识,不姑息迁就违法行政行为,不迎合屈服于各种非法干预。”
    
    我对江必新先生的观点表现赞同,也即支持保持职业操守的专业司法。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我能看到的情况是:不仅法官的业务水平普遍较低,而且行政干预也败坏了法官职业操守。
    
    法官的业务水平高,叫良能;法官坚持职业操守,叫良知。
    
    而就我亲历的案例及读到重大司法新闻资料来判断,我国法官群体基本处于既乏良能又无良知的状态。这也是我发表于香港《动向》杂志五月号《从「临时性强奸」到「与你无关」——中国人权状严重恶化的证词》一文的基本写作动机,此将该文做本公开信附件,供您参阅。
    
    我仍然坚称:我不试图以本公开信来影响河北高院的裁决结果,同时,一旦我方在河北高院判诉后,委托人还会自行申诉与合法地进京上访。从代理人的角度讲,一旦有了裁决结果,我也完成了全部代理工作。至于假定败诉的原委托人是否申诉,以及采取何种方式上访,与我无关。
    
    作为一位制度经济学学者,一位坚持维护公众权益的普通公民,我想表达的是:江必新副院长所指行政与司法关系的现状,到目前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您所讲的“关键时刻不失语”,也无法做到,因为既乏良能又无良知的法官难以面对法理与常识的要求,何谈不失语?
    
    为让您了解沧州中院判决悖于法理及常识的实情,本文也将我方致河北高院上诉状附上(作为本公开信附件2)。应当说明的是,全国法院业务水平之差、道德操守之劣,绝非沧州中院一家,而是十分普遍的现状。因此,希望您还有江必新副院长拿我的公开信所涉及的情况,当作一个司法科研案例来对待。
    
    倘使本公开信对中国司法暨审判工作有所禆益也即促进人权状况改善,本人也不胜荣幸。
    
    此致
    勋祺!
     2010年7月28日
    我的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网易历史名博:http://sihoen.blog.163.com (有留言功能)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附件1:从「临时性强奸」到「与你无关」——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的证词
    綦彦臣
    
    搁置了两年的中美人权对话重启显然是件大好事。我对此寄予了不小的希望:比如高智晟律师得以与家人团聚,比如刘晓波博士能够得到保释的对待,等等。我是中美人权关系的重要见证人之一,美国国务院的《二〇〇三年度人权报告》以我被中共当局提前释放为例,赞赏中国在改善人权方面的努力。
    
    在获释之后,我确实得到了宽松的对待,可以出版著作。按判决书中「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的判词规定,我还有三年不得行使公权的时间,其中出版自由是没有的。能够在剥夺政治权利即附加刑期间出版著作,成为我养家糊口的重要收入来源。在那段时间里,我也确实承认胡温新正在改善人权方面做了比较实际的工作。
    
    一、「临时性强奸」作为标志性事件
    
    问题在不断地变化。以中国法院发明「临时性强奸」的判决书为标志,中国的人权状况在急剧恶化。作为一个划时代的词条,「临时性强奸」由网民总结于浙江湖州南浔法院二〇〇九年的一份判决书。
    
    去年十一月,两名派出所协警在宾馆趁某女子醉酒之状进行轮奸,法院在判决此案时称:鉴于两人的行为是临时性的即意犯罪,给予酌情从轻处罚,判决两人各入狱三年。按法条,两人的轮奸犯罪足以判十年徒刑。犯罪的协警都是警方的家属子弟,而警察体系与法院又都属于中共的政法系统,故有此包庇行为。
    
    如此缺德的判决连香港亲共媒体都看不下去了,其中一家能够在深圳公开发行的香港报纸在二〇〇九年十一月四日的评论中说:「内地司法就像橡皮泥一样,可以随便被不法官员捏来捏去。浙江湖州南浔两名协警强奸醉酒女子案的判决一经公布,立即引起舆论的强烈不满。『临时性强奸』一词也继『躲猫猫』、『俯卧撑』之后,迅速成为网络新流行语。」
    
    尽管由于舆论压力迫使最高司法当局表态而使案犯被判处十一年徒刑,但是,「临时性强奸」也意味着社会强势阶层完全占据了司法优势,对庞大的底层社会进行肆意妄为的迫害。这也是中国上访案例越来越多的根本原因。法律,在中国显然失去了它应有的意义。
    
    二、法院保护政府的恶意行为
    
    在司法程序之内的维权活动中,我遭遇了比「临时性强奸」更坏的情况,这个更坏的情况仍然是由中国法院制造的。我的委托人即原告是河北省泊头市(县级)的一位农民,他长期使用的闲散地被村中强势人物通过「合法」办证而侵占。这位强势人物此前就有了一块超标的宅基地,他侵占别人闲散地的该宅基地是第二块,且也超标。
    
    在我们市(县)的行政复议中,对方新申请的宅基证被撤销。对方到上级市沧州继续复议,沧州市政府主持复议时将我方排除在外,不让我方以第三人的身份出庭。行政复议决定确认对方宅基证取得程序合法,泊头政府原复议决定被撤销。于是,按法律程度,我方向沧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沧州市市长。
    
    二〇一〇年三月十九日,该行政诉讼案在沧州中院开庭,判决于四月七日作出,二十日送达。法院的判决说:政府将宅基证发给谁,均与原告无关,因此驳回诉讼请求。这个案件仍在上诉之中。但是,令人震惊不已的是:政府以其权能处置村中土地使用权的分配,怎么会与一位合法村民无关呢?
    
    三、法意与民意再次高度对立
    
    法院的判决在村民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尽管只有少数人敢于公开表达意见。他们再一次叹息「法院是给有权、有钱的人开的」,和国民党与更以前的大清朝没什么区别。为了支持初审败诉的村民继续上诉,有十位村民以按手印的方式出具书证,证明村中强势人物曾放言「花二十万也要拿下这块宅基地」的事情。
    
    在中国大陆,最著名的按手印活动是安徽小岗农民私分土地事件,它代表的民意促使邓小平集团果断地采取农村改革政策。但是,现在这个按手印的证据是否能促使河北高院改变沧州中院的判决,没任何人有十足的信心。
    
    村民还以按手印的方式出具了另一份书证,证明村中强势人物的申请行为侵害村民集体利益。按宅基地申请程序,要在村中张榜公布申请理由以征求村民意见。按手印的村民有十四位,比上一个书证多了四个人。这十四个人证明:村中强势人物吞并有争议的闲散地即申请宅基地时,并没进行「三榜公布」程序。
    
    民意与法意的高度对立说明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表面合法使用公权力的行为无一不被人民质疑!公权力的行使对人权的侵犯在社会生活的任何细节上都能表现得出来。
    
    结语:「与你无关」的权力本质
    
    村中强势人物本来占有已经超标的宅基地,继续申请包括争议地在内的新宅基地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并且是严重侵犯村民集体利益的行为。但是,他在村中放言要花巨额金钱拿地,也就是说他可以买通政府与法院来实现自己的不法权利。他的放言足以证明中国社会林林总总的违法行为被合法化的原因。更深的背景是:中共的法制(不同于法治)权力正在日益紧密且深刻地和资本势力结合在一起,其代价是牺牲中国底层最无助的那些人的权益。
    
    回到沧州中院的判决上,它的核心只有四个字——与你无关。你是合法村民,你在村中的权益完全可以被忽略,村中的强势侵犯集体权益也与你无关,你没有主张自己权利的资格。
    
    我不知道「与你无关」是否会形成与「临时性强奸」那样有时代色彩的流行词语,但它的确可以和后者共同证明奥运会后中国人权急剧倒退的状况!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附件2: 行 政 上 诉 状
    
    上诉人:余连洲,男,1944年12月24日出生,汉族,住泊头市小皇庄村30号,联系电话:0317—8394010。
    
    委托代理人:(1),赵素芬,女,1947年10月出生,汉族住址同上,系余连洲之妻;(2),綦彦臣,男,1964年10月出生,汉族,作家,住泊头市裕华中路农发行小区2-2-2西门,邮编:062150,联系电话:0317—8294699
    
    第三人:(1),张连强,1978年7月出生,汉族,住泊头市洼里王镇小黄庄村;(2),泊头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泊府”),法人代表谢荣珂,市长。
    
    原审法院: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沧中院”)。
    
    原审被告:沧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沧府”),法人代表刘学库,市长。
    
    原审被告代理人:沧府法制办行政复议科工作人员曹克成与左东霞,二人。
    
    案由:上诉人原诉沧府沧政复字(2009)026号行政复议决定违法。
    
    上诉请求:撤销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4月20日送达],并追加泊头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泊府”)为第三人。
    
    上诉理由:
    
    (一),沧中院欺诈立案,迫使原告方接受不平等条件。
    1,上诉方从2009年12月14日正式申请立案(见证据1,共3页),到2010年3月2日才得到明确答复即交纳立案费(见证据2,共1页)。期间两个月余,远远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的“7日内立案与否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之期限。
    2,由于沧中院有意拖延,上诉方不得不改变应对策略,在泊头市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泊初院”)申请行政诉讼立案,诉泊府在发给第三人张连强的宅基证违法(见证据3,共3页)。泊初院发出开庭传票决定2010年1月21日开庭审理(见证据4,共2页),泊府递交了答辩状(证据5,共1页)。
    开庭时,泊初院进行了调节,泊府代理人国土局三位工作人员到庭。泊初院与被告代理人声称:由于泊初院与沧中院协调,以及泊府从中努力,沧中院答应受理此案,待原告在泊头申请撤诉后,即与立案。在原告即今上诉方撤诉后,泊初院下达(2009)泊行初字第36号行政裁定书(见证据6,共1页)。
    3,鉴于沧中院在立案方面的欺诈行为,代理人綦彦臣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将立案书面申请(见证据7,共1页)寄往沧中院,时为2010年1月22日。3月2日,正式办理立案手续时,沧中院行政庭接洽人员向代理人綦彦臣出示的立案批准人批示载体,即为证据7所指件。
    代理人在2010年1月22日交寄书面立案申请后,过了十天,向邮局查询,邮局答复该件是1月25日沧中院单位收发室收讫的(见证据8,共1页)。
    从1月25日沧中院收讫特快专递到3月2日得以立案,沧中院的行为显然再一次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
    4,立案以后、开庭以前,沧中院行政庭副庭长即本上诉原审案审判长孙树国致电代理人綦彦臣到沧中院接洽,要求重改诉状:更改原告赵素芬为余连洲,将泊府代理人泊头国土局去掉。
    改变原告人属于正常调整,因为赵素芬与余连洲系夫妻关系。但是,去掉泊府作为第三人显欺诈弊行为,因为这样就导致了本案正式在沧中院立案前沧中院舞弊细节的被掩遮。这也是本上诉状在第一部分进行详细叙述的原因之所在。
    原告代理人綦彦臣接受沧中院去掉泊府作为第三人的欺诈,正是为了防止行政诉讼程序继续受沧中院的恶意操纵。
    
    (二),证据采信存在严重倾向,未对存疑证据作出调查与核实。
    1,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第3页第7行至第11行,引用沧府证据描述争议地与张立海及张兴周关系时,力图证明即特别加注第三人张连强之父张兴周存在历史权利。但是,在判决时却以集体权属为由(第8页,第12至15行),否认余连洲的历史权利。此种判断行为显系双重标准。
    简单地说: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等于确认张兴周与张立海对集体土地使用权的继承关系。
    2,当庭并未出示张立明等人的证人证言,亦未进行质证。
    3,既然争议地属于集体所有,那么,沧中院就不能从证据采信的角度预设张兴周张连强父子在该地块上的继承关系。同理,集体所有的权属状态也决定了家族关系非申请优先权的成立。
    4,第三人张连强出示“泊宅集用(2007)字第08049号”《集体土地使用证》(见证据9,共5页),其四至图即第4页上标有“争议地”字样。
    第三人张连强在沧中院开庭时向法庭要求泊头国土局到庭质证,原告代理人綦彦臣当庭支持张连强的主张,但是沧中院并没采纳两方一致的意见。递进而言,这也是沧中院有意延续舞弊行为的一项选择,继续排除泊府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
    5,证据9第5页,有洼里王镇土地管理所出具的证明,证明争议地属于张兴周所有,而申请人是张连强。此种证明行为目的在于说明张连强对该地块有继承权,但显然与土地集体所有的权属相冲突。为了掩盖这种冲突,沧中院才不对特别注明的证人证言进行质证,即倾向性行为特征明显。
    
    (三),罔顾基本事实,包庇沧府的违法行为。
    1,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第8页第22行至第9页第3行,判词说:“无论泊头市人民政府将此土地登记为何人使用,均与余连洲无关,泊头市人民政府作出的撤销决定及市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均不侵犯余连洲的合法权益。”
    事实上,余连洲的合法权益在张连强申请行为之初就遭到了侵犯。张连强填具的《城乡宅基地申请书》,批准文号为“(2006补)04—57号”(见证据10,共3页),其中有“三榜通过”程序,即村民委员会对申请行为张榜公布征求村民意见。但是,事实上,村民从未见到村委会所张之榜,村民金明振、张庆俊、王如海等共计14人现以按手印的方式证明三榜公布并不存在(见证据11,共1页)。也就是说,张连强填具的批准文号为“(2006补)04—57号”的《城乡宅基地申请书》上的公章,是时任村主任的张兴振私自加盖的。张兴振与张连强存在基于家族势力的利益共谋关系。
    余连洲作为集体成员之一,具有合法的村民身份。张连强舞弊侵害集体利益,自然也就侵害了余连洲的一部分利益。泊府的错误发证行为以及沧府对张连强舞弊行为的合法确认,同样,侵害了余连洲的利益。
    2,张连强在申请该南北19米、东西12米的宅基地之前,一直到现在仍使用的宅基地与申请地块紧邻。现使用地块南北长18点4米、东西长12米,面积220点8平方米。(注:该地块原为无儿无女的鳏夫张立智所使用,张立智死后即为张连强所使用,并盖有新房。张立智系张连强从祖父。)
    张连强现只有一个女儿,未到成年年龄(十岁,见证据10第1页填表人基本情况),没有申请新宅基地的合法理由。
    其舞弊申请19乘12米的宅基地,折合面积228平方米。
    小皇庄村人均耕地1点2亩,折合800平方米。根据2002年7月1日生效的《河北省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第三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即“人均耕地不足一千平方米的平原或者山区县(市),每处宅基地不得超过二百平方米”,张连强第一块宅基地就已经超标,更失去了申请第二块宅基地的资格。
    3,沧府沧政复字(2009)026号行政复议决定,确认张连强第二块宅基地申请合理、程序合法,完全是违背事实的违法行为。沧州中院判决“驳回余连洲的诉讼请求”,逻辑地导致沧府违法行为的合法化。显系罔顾事实的包庇行为。
    张连强宅基地超标,以及在超标的基础上申请新的宅基地,是严重侵害小皇庄村村民集体利益的行为。余连洲作为合法村民,其利益受到侵害是不争的事实。沧中院的判决恶意排除余连洲的权益,不仅是包庇沧府的违法行为,而且还是缺乏基本常识的表现。
    4,即便不考虑张连强超标申请对余连洲在集体中的权益的侵害,仅仅看申请程序就是严重违法的。证据9上的四至图标有“争议地”字样,而另一份关联性文件泊府2007年5月9日签发的《土地登记审批表》(见证据12,共 4页)在初审意见栏中却书写为“四至无争议”。
    一方面,泊府下属部门的分支机构洼里王土地管理所出具证明表明地块存在争议;另一方面,泊府的批准行为却确认无争议。如此明显的矛盾被沧府行政复议决定所掩盖,又为沧中院所忽略。两个行为共同维护违法的申请行为,说明行为人存在利益共谋关系。
    5,余连洲现居房屋,乃买自一名乡村教师的旧宅。由于张氏大户把持小皇庄行政权力,余连洲申请更换宅基证得不到批准。而且,小皇庄村村委会强购村民耕地,再行所谓统一规划,导致了严重的农村秩序混乱:交钱买新宅基的得不到批准,卖出地拿不到钱的农民要求收回土地,发生财务亏空数万元。泊府与下辖洼里王镇政府均视其为难题。
     应当说,沧中院本应本着最高院维护稳定的精神,细审有关详情以避免因裁判行为失误激化农村矛盾。因为张氏大户在村中的作为不仅严重侵犯了村民集体利益,而且还为群体事件的爆发埋下伏笔。
    按乡规民俗,张连强申请包括余连洲使用地块在内的集体土地,应当先和余连洲商量,再交村委会研议。因为余连洲虽无争议地块使用权的合法手续,但是存在事实使用资历并为此付费的行为(见证据13,共2页)。小皇庄村村民委员会原任会计刘国祥在2008年3月1日提供证人证言(见证据14,共1页),确认了村委会收取宅基地使用费的行为。但是,沧中院预设倾向并在审理中舞弊,拒绝对以上两证据进行质证。
    此外,余连洲现住房在张连强房后(北),余张两家的紧西临地块即为张连强申请的地块,争议地是余家出门的门口。张连强一旦申请下该地块,就意味着余家被堵门,改到东面胡同出门。从农村传统上,胡同叫“伙巷”即共同权益合成地,但是余家现住房从历史上没有东面的“伙巷”权益。
    中国古代良法循吏精神是上合天理,中符国法,下顺人情。沧中院如此罔顾事实的判决,乃上丧天理、中违国法、下逆人情。
    6,张连强为达到强占该申请地块的目的,在村中放言“花20万块钱也要拿下这块宅基地”,现有村民金明振、余刚、张宝兴等共10人按手印证明张连强的放言(见证据15,共1页)。由于张连强放言在沧府行政复议之前也在沧中院庭审之前,因此不排除张连强在行政复议申请与以第三人身份参与行政诉讼活动中,存在贿赂国家工作人员的行为,从而影响到复议与诉讼的公正性。
    
    综上所述,上诉人恳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详查实情,撤销沧中院(2010)沧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并在审理过程中追加泊府为第三人。
    
    此致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余连洲
    
     2010年4月29日。
    附:证据15份,共计29页;委托代理书两份。
    注:1.证据只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供,抄送沧中院副本不附。
     2.本上诉状分别向沧中院、省高院特快专递寄交,上诉费用等省高院行政庭准予立案并通知上诉方时,即到省高院交纳。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綦彦臣:恳求良心人士支持
  • 綦彦臣:疯子的长城——献给古格的敌人
  • 綦彦臣:李庄案“客气”裁量之权术
  • 綦彦臣:门之图腾?—丁朗父《山居秋夜》画作欣赏(图)
  • 五四思想资源的日本源头/綦彦臣
  • 綦彦臣:可以原谅的邪恶——电影《燃烧弹》观后杂感
  •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 綦彦臣:我相信余杰,是一个道德人!
  • 中日潜艇事件“马后课”/綦彦臣
  • 一位“老弟”在写诗/綦彦臣
  • 綦彦臣: 如果激怒了你,我道歉!
  • “礼貌传唤”之后的杂感/綦彦臣
  • 綦彦臣:浅说中国股市政治化问题
  • 綦彦臣:“六四”文献学研究浅议
  •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 綦彦臣:中国民族主义问题检讨
  • 我记忆中的地震:老鼠早搬家/綦彦臣
  • 应当“以观后效”——我对奥运及西藏问题的看法/綦彦臣
  • 关于毒饺子问题的一些看法/綦彦臣
  • 政府不是“救世(市)主”——写给草民炒股者的忠告/綦彦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