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的鬼》选登:你闭上眼睛 我们就安全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10 年2 月28 日

     (博讯 boxun.com)

    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走尽了中国所有法律赋予的救济管道。
1

    周起财在等。
    等法律给他一个正义:他的母亲苏桂兰。是自然死亡还是被谋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政府。要搞脸面工程——城市建设。决定在1996 年拆除危房棚户区。南岗区政府未获得市政府拆迁许可、未办理拆迁手续、未同被动迁户达成协定的前提下野蛮强迁。遭到众多动迁户的强烈抗议。
    不搬。政府拆迁指挥部。拜托黑社会成员纵火。2 家动迁户的房子接连被
    烧毁。有的动迁户连夜搬走。
    周起财和母亲。坚持捍卫自己的住房权利。20 平方米的私产房。居住已超过70 年。掌权者以每平米500 元的补偿价格。让他们签字。而当时哈尔滨楼市价格每平方米1100 元。
    周起财拒绝动迁。被掌权者视为钉子户。
    1999 年4 月25 日。拆迁指挥部掌权者亲自拜访。威胁周起财和苏桂兰。
    要用火烧毁他们的房子。还称:“如果老太太(苏桂兰)不在了。我们就一点房子也不给你们。”
    1999 年5 月3 日。凌晨2 时。周起财家的房子突然着火。
    63 岁的苏桂兰和2 只猫。烧死。
    周起财怀疑:火速燃。母亲是被谋杀。
    此前政府已切断了家中的水电供应。室内已无任何火源。使用的照明工具仅是手电筒。哪儿来的火源呢?
    母亲精神正常。从不抽烟;母亲烧得面目全非;头部有一个窟窿;头发还
    有没被烧着的;头后部的肉是完整的。
    母亲生前干净的裤子却布满油渍。右手腕缠绕着铁丝。
    周起财请求执法者尸检。无人理会。
    上访。掌权者称:无理取闹。
2

    周起财上访。南岗区公安分局迫于压力。还没见到苏桂兰的遗体。在办公
    室即作出尸检结论:苏桂兰有精神病。有吸烟史。火因不明。系火烧烟熏窒息而死。责任应自负。
    周起财起诉哈尔滨市政府。请求道里区法院。对政府拆迁的合法性行政复议。
    败诉;诉讼至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法院裁决周起财不能申请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至黑龙江省高级法院。法院撤销一审和二审。发回重审;道里区法院在掌权者监管下做出判决:哈尔滨市政府败诉。于判决生效后3 日内对周起财的复议申请立案。30 日内作出复议决定书;哈尔滨市政府未在裁定期限内作出复议决定书。周起财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始终无结果。
    周起财起诉南岗区区长和党委书记。掌权者没受任何惩罚。反而越升越高。
    掌权者欢迎诉讼。还说:“你家的官司打得越大越好。我们就会越出名;最好打到联合国。我们能高升到美国来做官;如果到联合国审判那么我们还能到联合国当官呢。”
3

    1999 年是中共夺政50 周年大庆。周起财上访。掌权者不爽。
    黑龙江省公安厅和省消防总局。允许周起财赴外省进行尸检。
    北京公安部同意尸检。
    1999 年6 月3 日。周起财将母亲遗体运到北京。
    1999 年9 月8 日。尸检。法医认为有疑点。切取肺叶和气管样品。要周起财拿到公安部天津火灾原因鉴定中心鉴定。公安部给他出具鉴定手续。由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哈尔滨市消防支队派人“护送”他。
    1999 年9 月9 日。公安部偷偷把苏桂兰的遗体火葬了。
    公安部天津火灾原因鉴定中心。告诉周起财:“无法鉴定。把要鉴定的样品取走。”
    1999 年10 月8 日。周起财请求黑龙江省政府。提起对南岗区公安局、哈
    尔滨市公安局、黑龙江省公安厅行政复议。并索要尸检报告和母亲的骨灰;
    黑龙江省政府做出复议决定。认为被复议的三机关行政行为合法有效。
    周起财状告黑龙江省政府。请求法院撤销省政府所作的复议决定书。无果。
    周起财状告公安部。请求法官撤销公安部信访办对母亲尸体处理决定、认定公安机关强行火葬违法、要求公安部出示尸体解剖结论。确认公安部不
    允许消防局火灾技术鉴定行为属于行政不作为。
    案件公开审理。但新闻记者和社会人士不被允许旁听。只有原告周起财一
    个人可以上法庭。但公安部的警察能旁听吗?“公安部的人不受限制。”周起财说。“随便进。”
    在法庭上。周起财说:母亲的遗体是证据。尚未作出尸检结论。公安部强
    制火葬。是非法的。
    公安部法制办主任拍着桌子说:“你对火葬不服。我是公安部法制办主任。
    明天我就立法。这样火葬就合理了。”
    法院判决:公安部强制火葬行为合法。
    周起财起诉南岗区拆迁指挥部拆迁他的住所。并提起行政诉讼。
    但掌权者告诉周起财:“指挥部撤销了。没有人负责这事情了。”
4

    黑龙江省掌权者。诱捕周起财。一女官员在北京一家宾馆给周起财打电话:
    来。给你解决问题。
    周起财如约而至。这位女官员拍着桌子说:我代表省委、省政府。逮捕你。
    周起财还没反应过来。已被2 个武警戴上手铐。还给他双腿绑上木头夹板。
    双腿不能弯屈。不能走路。
    掌权者出动4 辆警车。押着周起财。到北京火车站。乘车返回哈尔滨。他
    被夹在武警中间。数十名警察。排起2 道人墙。隔开乘客。他的双腿不能
    弯曲。武警把他拖上火车。4 个便衣警察整夜看守着他。
    “你闭上眼睛。”一个警察对他说。“我们就安全了。”
    到达哈尔滨。数十名警察。在站台上排起2 道人墙。隔开乘客。周起财双
    腿绑着木头夹板。不能走路。警察把他拖下车。市公安局长、区分局局长、巡警一群人。在站台上“迎接”他。执法者瞪着他的眼神。像刑场的枪口。“我这辈子死了都值了。”他说。“那阵势像欢迎国家最高领导人。”
5

    在哈尔滨市信访办培训中心。掌权者已空出房间。来装周起财了。
    警察拿走周起财双腿上的木头夹板。关押53 天。吃得像猪食。
    周起财患上高血压和心脏病。酸楚:“我是原告。我胜诉了。被告输了。但原告却让被告押起来了。”
    掌权者眼看周起财快要死了。才请示市长。市长批准他就医。
    周起财在医院治疗72 天。掌权者说:“这是对你采取保护措施。”
6

    掌权者与周起财签署协定。解决他的上访问题。
    南岗区政府。派来一名身着便服的公证人。周起财不愿签协议。掌权者逼迫。
    他只能就范。“我收到警告。”他说。“如果我不签署协议那么我就要秘密死在政府的手里。”
    “具有法律效力”的书面协议规定:由南岗区政府一次性付给周起财等家人220 万元安置补偿金。条件是周起财必须息诉罢访、不跟任何新闻传媒来往。
    如有违约,不但退回领取的全部补偿金,还要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
    掌权者叫周起财签啥。他就签啥。他说:“我的胳膊拧不过共产党的大腿。”
    签好协议。掌权者对周起财好。像儿子对爹娘一样亲热。
    掌权者公开说:“我们5 分钟就搞定周起财了。”
7

    最高法院判决书上说:苏桂兰的骨灰在公安部。
    周起财向公安部讨要母亲的骨灰。
    公安部说:骨灰在黑龙江省公安厅。
    问省公安厅。
    答:骨灰在哈尔滨市公安局。
    问市公安局。
    答:在南岗区政府。
    问南岗区政府。
    答:在市公安局。
    ……
    反反复复。周而复始。互相推诿。周起财束手无策。他不知道骨灰究竟在哪里。
    他说:“我母亲的骨灰是无罪的。”
8

    周起财上访。7 年。行程超过15 万公里。耗费40 多万元。只得到如下结果:
    状告的哈尔滨市政府已换四任市长、三任党委书记。
    状告的黑龙江省政府已换两任省长、两任党委书记。
    状告七家国家行政机关。被告的法人无一出庭(他被北京法学界称为中国
    民告官第一人)。
    唯一的证据——母亲的遗体被强制火葬。
    没有尸检报告。
    母亲死因不明。
    骨灰下落不明。
9

    2010 年2月28 日。周起财仍不知道母亲骨灰的下落。也没有拿到尸检报告。
    只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不离不弃。陪着他。
    周起财为母亲买好墓地。已空置8 年了。
    周起财认为:母亲的骨灰早已被公安部丢了。
    按照当地习俗:母亲去世没有入土为安。儿子是不能结婚的。
    所以他的婚事一直拖延着。
    44 岁的他说:“我再不结婚就连后代也没有了。”
10

    现在。周起财还冷冻着母亲的肺叶和气管样品。
    “我自己找医生鉴定是非法的。我要等。等一个能为我主持正义的政府。”
    他说。“我再拿出来鉴定母亲的死因。”
11

    周起财在等。他想搞到5 万吨TNT 炸药。他发誓要把共产党中央的老巢——中南海炸掉。黑龙江省、市、区政府的老巢。也不会剩下。
    他想让世人都知道:他是为了母亲而消灭了中共掌权者。
    但他苦于买不到这么多的炸药。
    怎么办呢?周起财只能等。他说:“一直等下去。”
    
《北京的鬼》近日已经在香港上市

    杜斌的著作《北京的鬼》近日已经在香港出版,本书由博讯出版,香港夏菲尔公司印刷发行。《北京的鬼》用简练的手法,将人类史上最残酷的遭遇展现在世人眼前,每个悲剧配上珍贵的历史图片。该书目前香港机场、大书店有售。美国市场晚些会有面世。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近日已经在香港上市《北京的鬼》选:鼠人(图)
  • 新书《北京的鬼》震撼的一章:锅盖头——六四死者口述(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