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苏州民众散步不止,杨建利再谈抗争策略
请看博讯热点:抗议示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7日 转载)
    杨建利更多文章请看杨建利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陈宇
     (博讯 boxun.com)

    
    (参与2010年7月27日讯):从通安镇开始的苏州民众反对非法拆迁、要求合理补偿的抗争已持续两个星期,目前,当地驻扎的特警、武警已超过一万人,政府也采取最大的行政动员,试图从源头上切断民众的抗议动能,可以说,当地民众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25日,通安、东渚的抗议基本停止,仅在东渚财富广场等地存在百人规模的“散步”、“乘凉”活动,现场警察向民众发放公安部门的公告、通告,未与民众发生冲突,但在抗议活动发起较晚的枫桥镇等地,每天的“散步”人群未见减少,武警采取了新的应对策略。
    
    一位参加25日夜间白马涧商业城抗议活动的当地居民告诉记者,由于该地涉及拆迁居民人数多、居住集中,到目前为止,每天晚上仍有几千人到商业街“散步”抗议,很多居民就有关拆迁和腐败问题面对面质问武警和特警,武警和特警多无言以对,但25日夜间,警察采取了新的应对策略,就是在道路两侧拉起警戒线,并用大量警力将民众压缩到警戒线以外,这位抗议者认为,堵塞交通本来就不是民众的目的,他们的目的是要引起政府和外界对此事的关注,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保持交通的通畅当然也是民众所愿,所以,他们不反对警察这么做,“重要的是他们要用大量的警察来做这些事,这就牵动了他们的神经,给他们压力,而且,我觉得,24、25日两天,在高压之下,仍有这么多人敢上街,就是一种胜利。”
    
    和枫桥镇白马涧商业街一样,狮山办事处的新升社区,目前的抗议活动也未停息,24日、25日民众继续上街,社区每家至少出去一个人,至少两三千人出动,由于警力不足,25日到场的警察只有300人左右。
    
    针对苏州民众的抗议,哈佛大学法学院研究员、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发起人杨建利先生26日接受了记者采访。
    
    杨建利先生说:首先要向苏州民众表示敬意,在中国这样一党专制、权力无孔不入的社会中,苏州民众能够以群体的力量维护自身权利,已坚持长达两周的时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这次的苏州抗议事件,民众意志坚定,高度默契,注意策略,可以说是一次相当成功的非暴力抗争的尝试,抗议已迫使当地政府做出解除通安镇党政主要领导职务、暂停虎丘高新区年内所有的拆迁项目等让步,实现了阶段性的胜利,这是民众抗争的结果。
    
    但是,杨建利先生认为,苏州地方政府仍在回避民众的主要诉求:合理补偿及查处腐败恶官。杨建利认为,虎丘高新区建设采用的是商业开发模式,绝大多数民众住宅的拆迁不涉及公共利益,这就决定了民众具有按照市场价格与开发商单独议价的权利,但在实际拆迁中,政府越权介入,以统一模式、统一合同强制民众接受不公平的拆迁条件,造成大量遗留问题,这次的民众抗争就是对政府介入拆迁的一次强烈反弹。杨建利认为,当地政府既然介入拆迁,在有关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之前,就有责任给民众一个说法。他认为,政府官员应该出来与民众对话,而不是派武警和各种社区工作队来压制民众的意见表达,同时,杨建利认为,民众反映在拆迁过程中存在大量的官员腐败问题,当地政府及司法部门应予彻查,还民众一个公道。
    
    对于苏州下一步的抗争策略,杨建利认为:作为非暴力抗争的一次尝试,我们应该认识到,这是体现了民众勇气与智慧的新型抗争方式,其主要着力点在于抗争的持续性,而不期望一朝一夕解决问题。目前,民众的抗争并未停止,仍在给当地政府以极大的压力,正如一位抗议者对我所说“哪怕只有五十个群众在,就要有超出几倍的警力陪群众玩”。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如果当地政府继续增加警力并加大行政工作力度,民众在更大的压力之下,要有暂时停止一线抗争的心理准备,但停止一线抗争并不意味着放弃,可以进行私下联络、网络发声等工作,一旦时机成熟,可以再次采取上街的方式给政府施加压力。
    
    杨建利说,在与部分抗议者沟通后,他总结出了21个字的抗争策略:“警察来了我不怕,警察打我我就撤,警察走了我再来”。他认为,不怕,是因为某些非暴力抗争的手段风险可控,这次民众抗议不打标语,不搞组织,主要就是以顽强的个体抗争意志形成人群的聚集,而聚集的个体可以是参加抗议,也可以是围观、散步、乘凉,即使以当局的法律标准,围观、散步、乘凉也不违法,所以不用怕;而当风险超出个体承受力的时候,民众可以自行选择撤离,避免与现场警察肢体冲突,减少自身损失;民众的撤离没有代价,但警力的布控是有很大成本的,当外地调来的警力不得不撤走的时候,力量对比将再次发生变化,这时候主动权将再次回到民众手里。所以,内心的坚持和抗争的持续性是最重要的,也是不可战胜的。
    
    另外,杨建利还对苏州民众提出一些建议:“诉求不升级,抗争要持续”,“暴力不能用,一用就被动”。诉求不升级是为了取得具体收效,另外,在这次抗议活动中,大多数现场警察的表现是有一定克制的,殴打民众的只是少数,所以,民众应该尽量多与警察交流,争取多数警察的理解和同情,在这次苏州民众的抗议中,除了一些零星的情况外,民众非常好地实践了非暴力的原则,这是减少民众自身损失的有效策略。
    
    杨建利说:在与苏州民众的交流中有两点让他感到惊讶而振奋,一,这次抗争的参与者主体是二十到四十岁的人,其中八零后所占的比例很大,也极具抗争的激情;二,很多抗议者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不止一次地和我谈及“自由、民主”,这说明源自自身利益抗争的公民维权运动中孕育着民主运动的潜力。从苏州抗议民众者身上,我学到很多东西,也使我对于非暴力抗争的理解具体化,通过这次苏州民众的抗争行动,我们可以观察、学习,并以每个人不同的方式参与,在这个网络时代,信息是无法阻隔的,我们可以传播苏州民众的诉求和抗议,给他们提出一些建议,但这些建议不应该包括鼓动民众冒险,相反,我们应该说服一些情绪激动的朋友避免采取过激行动,降低现场警察抓人的可能,同时也保护民众,使抗争可以持续性坚持。
    
    杨建利说,现在有传言说很多通安等地的民众被抓,在大兵压境、一线规模性抗争无法展开的地区,民众可以收集这方面的准确信息传递给外界,通过舆论的力量要求当地政府放人。这也应是抗争的一部分。
    
    对于当地政府所谓“境外敌对势力介入”的说法,杨建利说,民众因反非法拆迁而起,罪魁祸首是当地政府和官员,与“境外敌对势力”无关,象苏州民众抗议这么大的事件,任何人都可以表达关注,而且,作为中国公民,我们声援苏州抗议民众甚至给他们一些稳妥的建议,只是在行使公民权利,事实上,每当发生群体性事件,中国各地政府总喜欢把责任推到“境外敌对势力”身上,而不肯在自己身上找责任,这是很可笑的,也不解决问题,重要的是应该尊重民意、尊重法治、尊重人权。中国是所有中国人的中国,而不是特权阶层掠夺财富的乐园。杨建利呼吁关心中国公民权益的朋友传播苏州抗争消息,争取媒体报道,而且在各种场合声援苏州民众的维权行动。(陈宇)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苏州望亭镇开始示威,紧急调一个师
  • 苏州全方位控制社区,部分民众坚持“乘凉” (多图)(图)
  • 苏州持续性群体事件被定性 打压升级
  • 苏州公安高压恐吓,试图分化民众抗议(多图)(图)
  • 苏州通安事件爆发的详细经过及深层原因
  • 苏州民众抗议继续蔓延,官民矛盾可能升级(视频、图片)(图)
  • 苏州通安征地数千人抗议 镇长书记被免职
  • 苏州警方通报称4人借拆迁问题寻衅滋事被刑拘
  • 苏州通安事件:民众到312国道乘凉
  • 苏州通安镇书记镇长因拆迁问题被免职
  • 苏州抗议规模持续扩大,当局最怕外地响应(图)
  • 苏州抗议事件持续,部分最新视频及照片(图)
  • 杨建利谈苏州民众的抗争智慧及意义(多图)(图)
  • 苏州村民抗议潮扩至三镇 村民细数官员侵吞补偿款
  • 苏州通安万众抗议持续 东渚万人科技城请愿
  • 苏州通安示威进展:干部做工作,公交堵路
  • 苏州通安事件:围观被打伤,警察不让送医
  • 苏州暴动升级危及上海世博会全国武警空运驰援
  • 苏州民众18日继续上街抗议 国内网站对通安事件的信息予以全面屏蔽
  • 200小业主苏州投资商铺被白用,天堂如此黑暗
  • 苏州工业园区建行自动柜员机竟吐出一叠假币
  • 苏州地区殡葬业部分黑幕/尽尘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雷钟哲:苏州联建事件是劳资纠纷的哈哈镜
  • 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死在谁的怀抱里?/秦建中
  • 苏州工业园区国土局局长家中搜出六千万元
  • 苏州园区版木子美-----主人公博客, 看看这帮人民公仆的精神生活吧 (重发,后续报道看前几篇)
  • 苏州园区版木子美-----后续报道(图)
  • 郭泉:清明,我在苏州灵岩山下的林昭墓前/民主先声172
  • 中国苏州常熟支塘政府侵犯公民权益
  • 揭露苏州东凌集团“枪店”一些/尽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