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博白原畜牧局长林为善拒绝回扣惨遭重刑,20年无处伸冤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晓雯报道)原广西博白县畜牧水产局长林为善,因为在任期间无视官场潜规则,反对官场黑暗腐败,拒绝向主管县长送红包回扣,竟被当地黑恶司法以贪污犯的名义判刑十年。20年来林为善到处申诉控告,至今冤情无法昭雪。尽管如此,这位老共产党员仍然心存一丝微茫希望——“相信党会英明处理此事”。
    
冤案申诉控告书如下

    
     申诉控告人:林为善,男,77岁,中专文化。原广西博白县畜牧水产局局长、党组书记。现住博白县水产畜牧兽医局。
     被告人:博白监察局。责任人:钟德彰(龙潭人)朱光芙(龙潭人)黎景梅。
     博白县检察院。责任人:周善娟(龙潭人,后随张九先调北海市检察院)、庞振玉(龙潭人,后随张九意调贵港市检察院)。
     博白县人民法院。责任人:邱承永、朱克辉(二人都是龙潭人)。
    
     案由:
    
     我是一个正直的共产党员,参加工作四十多年,一贯都被评为先进模范。曾二次评为自治区先进模范,入监前一年还被评为玉林地区、自治区先进模范,受到表彰奖励。因拒绝回扣,不送红包,惨遭打击报复,黑恶势力,操弄司法,清一色用龙潭帮派人物操纵主办我案,用迫供等非法手段制造伪证。全用暗箱操作,全凭伪证,诬我贪污一万五千元。不经支部讨论,首先开除我的党籍、公职,后又判刑十年。二十年我连续不断三百多次申诉控告,都被官僚作风,借口借势,推诿塞责,拒绝受理,坚持官不悔判,官官相护,冤害无辜,庇护违法。至今冤沉大海,申诉控告无门。
    
     事实经过:
    
     过去一段时间,博白县一些领导,拉帮结派(人称龙潭帮),腐败成风,买官卖官,索红包,食回扣,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为人耿直,坚持原则,拒绝回扣,不送红包,而被打击报复。
     1985年初自治区规定:县财政要从屠宰税中每头猪给1.5元作防疫经费。当时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张九意(龙潭人)向我提出要回扣红包给县领导,我严词拒绝。因此,拒绝拨给防疫经费。直至1987年自治区畜牧工作会议上,领导布置:“那个县1.5元防疫费未兑现的要如实报告,否则防疫工作搞不好,要追究畜牧局长责任。”我再多次汇报未果,便如实向自治区报告。区党委副书记陶爱英批示:“请各地、县对此项发展畜牧业的政策措施进行一次检查落实。”并把我们的报告和领导批示复印发全区各地、县。
     我县分管财政的县委书记张九先(龙潭人),大为发火,骂我告了他的状。张九意从博白贪到贵港市,是众所周知已被法判的贪官。张九先从博白到北海市,群众举报很多。1988年,我们为了开发利用山塘水库科学发展养殖业,我们办了二个立体养殖示范场。因遇大旱灾造成亏损,便乘机发难。一年两次对我局财务进行审计。在多方找不到毛病的情况下,便咬住我向下属三个单位借款1.5万元,转借给潭莲示范场使用,大做文章。利用黑恶势力操弄司法,用清一色龙潭帮派人物,操纵主办我案,用迫供等违法手段制造伪证。全靠暗箱操作,全凭伪证,诬我贪污1.5万元。不经支部讨论就开除我的党籍、公职。再送交法院判刑十年。全县很多干部群众都为我鸣冤。
     1991年在全县人民代表大会上,很多代表自动联名为我鸣冤质询。二十年来我连续不断三百多次申诉控告,都被借口借势,推诿塞责,拒绝受理。自治区政法委、人大常委的接访人员都说:“此案确有冤情,就是真的贪污1.5万元也不应该这样处理,真是老实人吃亏。”上级领导机关接访人员也都对我说:“你冤案的根在博白县委,因为是他们先认定你贪污,先开除你的党籍、公职,再移送到司法机关法判。冤案申诉是没有时限的,只要你有真凭实据,什么时候都可以向博白县委申诉,他们也应该受理。你向自治区、中央申诉控告,也是要转到博白县处理,解铃还须系铃人。”
     2008年、2009年、2010年我都反复多次向博白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常委等有关单位申诉控告,都是被借口借势推诿了事。我深感黑恶势力阴魂不散,千丝万缕,千方百计,死死捂住黑恶势力违法的盖子,阻止复查。过去黑恶势力用伪证蒙骗县委、欺骗上级,靠大红伞保护,靠暗箱操作骗人。现在也是故伎重演,目的是继续蒙骗县委、上级,做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拒绝复查,坚持官不悔判,官官相护,冤害无辜,庇护违法。
    
     一、借款是收有凭支有据的事实,铁证如山:
    
     我从三个单位借款1.5万元,转借给潭莲示范场使用,是收有凭支有据的事实。当时因为银行停止贷款,鸭群因旱灾未正常产蛋,经局集体讨论决定,从下属各单位存入银行的款暂借支持生产,估计一两个月便可还回。
     1、因为各单位对鸭场不信任,要局担保借款。我从三个单位借款1.5万元,写有借款合同,明确 。
     2、鸭场收款人林业春写收据给我,过去和现在都直认不讳收到此款。(见原收据③⑥);
     3、此借款是经1988年7、8、9、10月多次算帐,各方都确认,有鸭场帐表明确记载。也是鸭场后来依数还清了借款。有鸭场原帐表为证。(见鸭场报表证据②);
     4、此借款当天用于购饲料6吨,有报销单据为证。(证据⑥);
     5、有原货车运输记录、有明确记载。(证据⑥);
     6、有货车司机林毅证明:7月4日林业春乘车上博白购饲料。(见证据⑥);
     7、如果否认购到这车6吨饲料,就不可能有饲料喂到7月9日。(7月9日才再购饲料);
     8、林业春承包养鸭50多天,每天约需饲料款一千元,计共需5万多元,而他同期鸭蛋收入仅3.4万元。如果不借到我1.5万元,就没有钱维持养鸭。
    这些都是铁证如山的事实。
    
     二、黑恶势力违法制造的伪证,全凭伪证,全靠暗箱操作诬我贪污。
    
     为了诬害我贪污,黑恶势力操弄司法,违法制造伪证。全凭伪证,全用暗箱操作,把贪污罪强加给我。违法制造诬我贪污的伪证约有十一条,用暗算操作拒绝原原本本和我见面公开听证、剥夺我听证和申辩的权利。
     第一、林业春收到1.5万元借款并写有收据给我,时间是1998年7月4日。黑恶势力便捏造林业春7月4日根本没有上过博白县城的伪证,否定收到我的借款和写给我的收据。为此,便把一个连贪污罪主体都不是的农民,捏造他犯贪污罪,违法逮捕折磨长达一年三个月之久,威迫欺骗指使他假供说:“7月4日没有上过博白县城。”现有充分的事实和证据,证实这是非法取证。也有充分事实和证据,证实林业春当天确实上到博白县城购饲料。证实是伪证。(见证据④⑤)
     第二、编造村民朱××7月4日早上向林业春领竹款去赶龙潭圩,还在鸭场入口处,帮忙推打滑的运饲料回来的汽车。用早上领款证明林业春当天全天没有上博白县城,明显是伪证。
     第三、串通鸭场领导陈继询作证:“7月4日当天上午、下午我都亲眼看见林业春在鸭场卖鸭蛋,没有上过博白县城。”现有陈的旅差报销车票证明他当天回家休息,根本不在鸭场,何能上午、下午见人。7月4日林业春购饲料的报销单,验收人是陈继询签字。证实是伪证。
     第四、串通鸭场会计廖文彬证明:“从来不知道,也没有收到这1.5万元借款。”现有他亲手填报并盖有场大印的报表,对这1.5万元借款有明确记载,这也是经过7、8、9、10月份多次算帐,各方都确认的事实,也是他们依数还清这些借款。能说从来不知道、不收到?为什么要还款给人家?我是当众通知他,也有两个旁人可作证。现在廖文彬也直认不讳,承认是受人指使作了伪证。(见证据③)
     第五、编造林业春当天没有车票和旅差费报销,证明他7月4日没有上过博白县城。事实是他当天乘自己货车来回,没有车票可报。该场规定承包养鸭人员,在县内出差,没有旅差费补助。证实是伪证。
     第六、用鸭场起初签订的承包合同到六月底止的投资数,去否认个人承包后7月份向我借款1.5万元的事实。这明明白白是两回事,这是编造的伪证。当时按正常情况计划七月份后,鸭群开始正常产蛋,不用再借贷款投资。因为天大旱,塘水被抽干,严重影响鸭群正常产蛋。更因7月4日我局饲料厂机器坏了,才被迫向我借现金去县饲料公司购一车6吨饲料应急,这是有证有据的事实。
     第七、用张冠李戴编造伪证。把我用私人款借款给岳父4000元,和私人有银行存款3000元,诬是公款。诬证7月4日我不可有钱借给林业春。当天我明明白白有现金借给林业春去购饲料6吨。有当天购饲料报销单据为证,有货车司机运货记录本为证,怎么能说不可能有钱?证实是伪证。
     第八、林业春过去和现在都直认不讳承认收到我1.5万元借款。只是在被违法迫供,在被威迫被欺骗的情况下,才按照黑恶人员的指使,违心说了谎言,后来知道上当受骗,在监牢里已作了更正说明。据最高人民法院等五大部委非法证据排除规定:“采取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证言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见证据③)
     第九、伪证说:林业春早已向法院递交不愿出庭对质申请书,说我是他的胞叔,请求不出庭对质,法庭尊重他个人请求。这明显是弄虚作假,林业春是一个初中文化的老实农民,那里会懂得早先递交不愿出庭的申请书?就是这个申请书,满口法官腔调。我是他的伯伯,不是胞叔,连称呼都是假的。这明显是黑恶势力,弄虚作假,用瞒天过海骗术,阻止证人出庭对质,把贪污罪强加给我。这比台湾国民党还黑。林业春是主要唯一的证人,是长期被关押,在黑恶手中掌握,要他出庭他能不出?他说不出庭就可以不出庭吗?显然是黑恶势力、操弄法庭,做假心虚,法官说谎,法庭弄虚作假。法治何在?公平正义何在?这是公然亵渎践踏法律。
     第十、黑恶势力编造伪证说:“林业春1988年7月4日写给我的收据是1989年3月3日我回家看母病时,是我儿子林华授意才违心写的。这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伪证。事实是他当天收到我的钱,我说明还有二处钱未拿到,这是最后一笔借款,所以就写1.5万元收据。这是经过7、8、9、10月多次算帐,各方都确认的事实。10月份鸭场向局报表,也有明确记载,也是该场当时依数还清的借款,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1989年3月3日,因我母亲跌伤,我是自己一人急急回家探望,我儿子林华在博白高中读书,根本没有同我回家,何能授意林业春违心写收据?而且当天监察局还派三人暗中跟踪监视我,大家是同时进入我家门。当时林业春出工不在家,大家同在一间厅休息,我在旁替母亲上药。约半小时后,林业春才回来,我也没有同他说过一句话,监察局三人就叫他去问话了。当天他也明确说明88年7月4日收到我的钱,并写有收据给我。这有当天的问话记录为证。当天因我有另一侄子,被人打伤,昏迷不醒,送松山医院抢救,我急着去救人,早饭也不食。我儿子林华是林业春被捕后,一直关在城厢监牢折磨迫供。是在1990年4月经县法院认定林业春无罪,才放回县武装部关押,所谓“监视居住”。我儿子去那里打球发现,才同他讲过话。何能在89年3月3日,授意他写收据,完全是黑恶势力编造的骗人鬼话。
     第十一、开除我的党籍、公职,不经支部讨论,全是暗箱操作。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支部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很多党员一问就清楚的事实。也有支部会议记录可查证,现在县城居住的党员还有原副局长周力昌、原局办公室主任陈达戌,现副县长陈达俊、原副局长林为刚等等,一问就清楚。原支部讨论过一次对我的处分是说办鸭场亏本,我有领导责任,支部决议给我警告处分。这次支部会议监察局也派人参加,他们提出我贪污怀疑。我拿出收据,摆出事实驳斥。这次会议没有认为我贪污。我提出办立体养殖示范场,是经专家论证,局民主讨论决定,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亏本是因天灾造成。后来监察局填的处分表,又写上贪污问题,我坚决拒绝签字。
    以上这些是铁证如山的事实,证实是伪证。黑恶势力靠暗箱操作,从来不敢将这些伪证公开和我见面,完全剥夺我听证的权利和申辩的权利。也是靠用这些伪证蒙骗县委和上级,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冤害无辜、庇护违法。
    
     三、黑恶势力操弄博白县检察院,用迫供等违法手段,制造伪证。
    
     为了诬我贪污,黑恶势力,操弄检察院,用迫供等违法手段,制造伪证。
     1、用迫供等非法手段制造伪证。把一个连贪污罪主体都不是的农民林业春捏造犯贪污罪,进行逮捕关押折磨长达一年三个月之久。有农民犯贪污罪吗?检察院不懂法律?这是知法违法,为制造伪证,依仗黑恶势力,公然践踏法律。(有原逮捕证为证、证据④)。这是明明白白的违法迫供,违法取证。
     2、1990年3月,检察院对林业春以贪污罪向博白县法院起诉,经县法院认定林业春无罪,把案卷退回检察院。这是有法律效力的判决,充分证明逮捕关押林业春是违法迫供,是用非法手段取证。(有法院决定和原案卷为证。)
     3、刑事诉讼法规定,对嫌疑人的羁押期是二个月。违法对林业春逮捕,超期关押折磨长达一年三个月之久。这是公然违法,这明显是违法迫供,违法取证。(有原案卷为证⑤)
     4、违法逮捕林业春,不按法律规定放到县看守所关押,而是私设监牢恶意选择条件最恶劣的城厢监牢关押折磨,把一个原本很健壮的农民林业春,折磨成胃出血,由瘦弱成水肿,一不告知家属,二不积极医治,而是用此进行威迫:“你再不承认,就囚到你死,老婆改名子改姓,承认就可以回家团聚。”这是明明白白的违法迫供,违法取证。(有原案卷为证,证据⑤)
     5、1990年4月,经博白县法院认定林业春无罪。但检察院为了迫供制造伪证,仍继续关押,所谓改为监视居住,仍被关押在武装部牢房里,日夜派人看守,没有半点人身自由,这是公然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违法行为。明显是违法迫供、违法取证。(见证据⑤)
     6、违法把一个经法院认定无罪的公民林业春,一直关押到我案结束后,才迟迟于1990年7月13日,说是免予起诉释放。需知免予起诉的前提条件是违法犯罪,他早已经县法院认定是无罪公民。这明显是违法迫供、违法取证。(见证据⑤)
     以上违法迫供、违法取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等五大部委《非法证据排除规定》: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言词证据,属于非法言词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控方应当承担该证据证明指控的犯罪事实的后果和责任。
    
     四、黑恶势力操弄县监察局,贪污违法,制造伪证。
     1、违法利用对我有仇恨的原我局会计黎景梅作帮凶。先强行将她调入监察局,用她参与主办我案。后来检察院、法院也从始至终用她作帮凶主办我案。因为她结婚早已生有一女孩,谎报是过继叔公(单身汉),报要多生一个男孩。我局派人调查否定,而对我怀恨。用这样一个思想不健康的非党员一般干部,从始至终参与主办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案件。这是明明白白违反党纪、国法。有关回避的法纪还有效吗?用这种人办案第一违法、第二不可能有客观公正可言。很明显是违法取证。
     2、利用黎景梅大搞黑串联,找一些因我严格制止贪污食回扣等心怀不满的陈继询、廖文彬等人,制造伪证。这些伪证现在都在原案卷里,现在也掌握在县纪委手中。上面所列的十一条伪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我案结束不久,又把黎景梅调回畜牧局任会计。又干了二件违法事实:第一、把原潭莲鸭场的帐表单据全部销毁,目的是掩盖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行为。需知机关单位的财务资料档案是要长久保存的,私自销毁是违法;第二、大量把防疫经费私存到县食品公司宾馆,建立黑金库,专供各级领导请客送礼,包定几间房间,专供吃喝玩乐。侵吞防疫费,严重影响疫病的防治,全县畜禽疫病不断,仅2010年春节前后,南流江死禽死猪到处漂流。群众掩鼻而过,骂声载道,不少群众受到惨重损失。短短时间,在畜牧系统,连地皮带屋食光了兽药厂,又食光总猪场,职工哭了,有人钱包涨了,黎景梅提拔为正局级,官升了。黑恶势力,搞得一片乌烟瘴气。
     3、滥用职权,强夺我向博白县农场购房款17344.7元。法律规定没收公民的财产,必须经过法院判决。监察局没有经过法院,滥用职权,强夺我购房款,这是违法行为,有县农场通知证明。(见证据⑦)
     4、强夺我的购房款一不上交,二不入帐,这是明明白白的贪污犯罪,有县纪委复函为证。复函说:“查监察局、检察院、法院都没有此款的收入帐,也没有监察局收据。”这有原县农场通知证明,钱是从银行汇入县监察局的帐户,跑到那里去了?明显是贪污。
    以上事实和证据充分证实是黑恶势力,操弄县监察局,违法制造伪证,违法侵犯公民财产,违法贪污犯罪。
    
     五、黑恶势力,操弄法院,法官说谎,法庭弄虚作假,阻止证人出庭对质,用瞒天过海骗术,把贪污罪强加给我。
     1、法官说谎、法庭弄虚作假。按照法律机制,监察局、检察院、法院三者是互相监督,保证公平、公正执法、防止偏差。但博白县的黑恶势力,操弄司法,三者清一色用龙潭帮派人物操纵主办我案,互相勾结,狼狈为奸。法官也已知道法院早已认定林业春无罪。也知道林业春的供词是用迫供等违法手段制造的伪证,也知道林业春在监牢早已翻供。
     为了包庇隐瞒这些事实,把贪污罪强加给我。因此不顾国法,弄虚作假,阻止林业春出庭对质。开庭当天上午我请求证人林业春出庭对质,弄清他的供词是否真实,是否合法获得。审判长朱克辉他明确答复,同意批准我的请求,说等一下就可叫他出庭对质。但直到中午都不叫他出庭。中午休庭仅一点多钟,庭长回家吃饭,有人见他下午到开庭时间,才匆匆从家里来到审判庭。下午开庭审判长就宣布:“他去见了林业春,他请求不出庭,本庭尊重他个人意见。”这明显是说谎,是阻止证人出庭的骗人话。林业春现在也说:“当天根本没有人找他问过话。”(见证据③)当天庭长也不可能有时间去问林业春。所谓林业春向法院递交不愿出庭的申请书,是早已编造好的骗局。这个申请书满口法官腔调。连称呼也是假的,发生时间和内容都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谎言。就是这样,最后一道排除违法取证、分清是非的关口,也是被黑恶势力操弄。用法官说谎、法庭弄虚作假,违法阻止证人出庭,玩弄瞒天过海骗术,把贪污罪强加给我。真比台湾国民党还黑。这出把戏,有二个律师和陪审员可以作证。
     也是这些黑恶势力,用县政府决定、县法院判决,强夺潭莲村山代角队一片山地出卖。群众从广东请来律师告到中院,才撤销这些决定、判决。后来也不追责,县政府赖账拒赔诉讼费,成为怪事。
     2、借口借势,强词夺理,诬害证人。原货车司机林毅作证:88年7月4日林业春乘他货车从潭莲鸭场上博白购饲料。有行车记录为证;有林业春当天购饲料报销单据为证;如果否认购到6吨饲料,就不可能有饲料喂到7月9日。这都是铁证如山的事实。但博白县法院却强词夺理,借口行车记录没写明有林业春乘车为由。反诬林毅作伪证,判刑一年,真是黑白颠倒,无法无天。林业春是该场唯一负责购运饲料的人,如果没有他随车上博白,怎么能有钱购到饲料?在此报销单上,有经手人林业春,验收人陈继询、会计廖文彬三人签字报销。此张报销单他们曾作为林业春的贪污证据,现存在林业春原案卷里。我也曾复印一份,被检察院没收去了,有扣押物资清单为证。(见证据⑥)
    以上这些都是铁证如山的事实,是黑恶势力,操弄法院、弄虚作假、冤害无辜的违法行为。
    
     六、官僚腐败作风,借口借势,推诿塞责,坚持官不悔判,官官相护,冤害无辜,庇护违法。
     我这冤案二十年来,我连续不断三百多次向各级有关单位申诉控告。县借口向上一推了事。上级和中院、高院借口:“法律程序已到尽头,迫供查无事实证据。”拒绝受理,全是偏听偏信博白县编造的伪证,推诿了事。2008年和2009年、2010年我多次向博白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常委等有关单位申诉控告,又经长时间多方查询,才知道县委书记温达勤、县长黄少明都作了批示,转有关单位复查处理,直到2010年4月1日县纪委姚书记才口头向我宣布,大意是:“根据县委温书记批示,县纪委受理了你的申诉控告,已查阅原来案卷,原认定有证有据,坚持原处理合法正确,拒绝我公开听证的请求。”他们又用内部秘密形式向县委、县政府领导,送了书面报告,说是经纪委常委、县监察局讨论的决定。实质是继续用暗箱操作,坚持黑恶势力违法制造的伪证去蒙骗领导。欺骗新领导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死死捂住黑恶势力违法迫供、制造伪证的违法事实盖子。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关于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规定:“黑恶势力保护伞,是指利用职务便利,支持、包庇、纵容黑恶势力滋长、蔓延、扩大,帮助黑恶势力逃避法律惩处的国家工作人员。”这也是我们党和国家一贯反腐倡廉的法律原则精神。官僚腐败作风成了黑恶势力保护伞。玷污国家公职人员队伍;严重损害党和国家、政府的形象;危害党的执政基础。曾出现见干部进村就暗传“贼来了”。博白县曾出现“白平事件”,打砸十多个乡政府与恶性群体事件。后用判刑一批、杀一人镇压解决。
    
    
    
    
     我的请求:
     1、请求按照共产党一贯“有错必纠”的原则和最近最高人民法院等五大部委声明宣布对非法证据排除规定。认真对我冤案进行复查。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区党委书记郭声琨都有明确指示,要变上访为下访,涉法案件要公开听证,公开、公平、公正、处理,做到处理不出县。我案并不复杂,只是一件事、一笔帐。现在黑恶势力违法制造的伪证,都完全摆在原案卷里,这案卷现又明明摆摆在县纪委手上。只要把他们原认定我贪污的伪证一条一条公开和我见面,听一听我的申辩,在事实和证据面前,真相就会大白。坚持黑恶势力违法制造的伪证,坚持暗箱操作,拒绝公开听,违反党中央和上级党委的指示。
     2、我一贯坚决要求公开听证,这是合理合法的要求。最高人民法院等五大部委新规定,对于违法取证取得的证言,必须排除,被告也可以要求调查这些证言是否属于合法。横蛮借口借势剥夺我听证和申辩的权利,是违法行为。原来黑恶势力,也知道他们违法制造的伪证不实,取证来源违法,见不得阳光。如果公开听证,原形就会毕露。他们违法行为,就会无处藏身。所以他们就千方百计,坚持暗箱操作,拒绝公开听证。希望继续用伪证蒙骗领导和上级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借用共产党员薄熙来两句话:“党和政府头脑要清醒,要扶正要祛邪。”
     3、必须贯彻党中央党风廉政建设的指示。原来博白县的腐败黑恶势力的违法行为,事实清楚,铁证如山,必须依照党纪国法惩处。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诬害者必须反坐,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委规定,要承担伪证造成的法律后果和责任。才能维护党纪、国法的尊严和公平正义。
     4、我坚信黑手遮不住太阳,坚信中国共产党是光明、伟大、正确的党。相信党中央和上级党委一定能主持公平和正义,能为民作主,能公平公正处理好我冤案,还我一个清白。我现在是申诉控告无门,请给我一个答复,不要推诿塞责。此呈
    
     
    
                     申诉控告人:林为善
                      2010年6月12日
                   联系电话:0775-2953218
                        0775—382962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西旱涝 博白农田塌陷的坑已超20个(图)
  • 广西博白县教研室竟有290个工作人员
  • 广西博白官民冲突数天数十人受伤被捕
  • 广西博白官民冲突数天 数十人受伤被捕
  • 广西博白县法院欠民工工资13年,民工被迫起诉法院,已立案
  • 广西博白:民无天日,所长李浩还能嚣张几时?!
  • 刘晓波: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 安均:向广西博白县的英雄们致敬!
  • 比堕胎比罚款广西博白县的官员疯了/李平
  • 声援和支持广西博白人民起义抗击中共暴政/贾阔、陈泱潮、贾甲等
  • 广西博白暴动:传闻至少5人死亡/洪北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