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番禺检举材料离奇泄露 举报人遭死亡威胁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5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广州番禺检举材料离奇泄露 举报人遭死亡威胁
    送给国土部门的举报光盘在不久前的一次村民代表会议上公开播放,村委方面让各村民代表“欣赏一下”。
    广州番禺检举材料离奇泄露 举报人遭死亡威胁


    举报者家门被人用红漆喷了个“杀”字,门把上倒吊着两只死鸡,后来一只鸡因为门被打开掉在地上。
    广州番禺检举材料离奇泄露 举报人遭死亡威胁


    昨日,番禺大石街诜村,举报者家门上被人挂了两只死鸡,后来一只鸡因为门被打开掉在地上。
    
     “上了战场,就要预料到马革裹尸。”梁永波经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并非完全夸张。
    
     昨晨,梁永波位于番禺大石街诜村的家,大门上被人挂了两只死鸡,旁边墙上还有用油漆写的大大的“杀”字。巧合的是,此前不久梁永波刚接受过电视台采访,检举村委会违规买卖集体用地。但随后,检举材料竟离奇出现在被举报的村委会,并被内部公开播放。
    
     黎明前惊
    
     悚家门的两只死鸡和“杀”字
    
     梁永波今年58岁,人称波叔,住在大石街诜村南塱二巷1号。他在村里开有一家大排档,卖了十多年面条,虽然辛苦但不愁生计。
    
     昨日凌晨4时许,梁永波的妻子吴女士起床为档口张罗。开门瞬间,“噗”的一声,铁门把手挂着的一件东西掉在地上,她往脚边一看吓出一身冷汗,掉在地上的竟然是一只死鸡。
    
     天色已亮,一家人走出门外,看到另外一边的门把手上同样倒挂着一只死鸡。“这鸡体型大同时爪子粗壮,并不是本地鸡。”梁永波说。
    
     两只鸡被开膛破肚,死状恐怖,鸡毛被拔掉不少,周边地面滴落不少鸡血。不过这不是梁永波一家人最担心的。
    
     在铁门旁边的墙壁上,他们随后发现一个大大的杀字,是用油漆喷在墙上的。“杀”字笔画不太完整,下半部油漆较为模糊。梁永波说他一开始还没看出来,有人提醒后他才觉得毛骨悚然。
    
     “如果只是挂死鸡那有可能是恶作剧,或者是邻里纠纷有人咒我。但写个杀字意义就不一样了,是对我的人身威胁”,梁永波说。他表示,家人前晚11时30分左右 睡觉了,此后没有听到任何异响。
    
     昨日中午12时,考虑多时后梁永波报警求助。警方随后来到现场调查,并将梁永波带回派出所做笔录。
    
     尽管对方没有表明是冲着什么事来的,但梁永波最近确实悄悄干过一件得罪人的事,而且还暴露了。
    
     往日的恩怨
    
     不满按财力分配宅基地
    
     用诜村村支书马健民的话说,原来外面知道诜村的人很少,但是上了几次新闻后,不认识路的人也能找到这里了。
    
     诜村以这种办法出名,与梁永波不无关系。
    
     从2008年马健民的班子上任以来,就遇到梁永波检举村内各种现象不下五六次,所反映的问题包括村干部选举、农田使用、谎报地质灾害等。
    
     这一次,梁永波反映的是宅基地分配问题。
    
     诜村多年来有很多村民在宅基地外霸占土地,累计下来已达6000多平方米。村委新的班子上任后,从2008年开始,劝说村民退出占用的土地。到2009年底,全村共退回5块被占用土地,面积约500平米。这些收回的地怎么处理?村支书马健民认为要分配给村民,否则可能被再次霸占。当时有40多户村民向村委提出了要地的要求,但地只有5块,不好分。马健民说,如果根据村民的实际困难,按照每户村民人均住房面积来分,那太缺乏操作性。
    
     一条即将开修的道路,让村里有了主意。
    
     村里要修一条公路,建设费用由上面拨60%,村里承担40%。根据当时的规划,这条路只有7米宽。村里决定把路面拓宽到10米,外加2.5米的人行道。
    
     多出来的修路费用怎么办?村委想到了让村民捐助的办法。
    
     凡是有意想要那5块宅基地的,就捐助村里修路。村里将根据捐助金额的多少,把宅基地分配给符合条件的捐助者。当时在排名前五位的捐助者中,最多的捐了30多万元,最少的也捐了20多万元。
    
     马健民说,这个办法得到了村民代表会议的通过,“那些捐助者对村里的贡献大,先给他们也说得过去。”但是梁永波认为,这么做相当于是村委在买卖集体用地。
    
     就在村里就这5个捐助者的家庭住房条件进行审核时,一份举报材料正在被送达相关部门。
    
     举报“捐款换地”实为“公然卖地”
    
     与村支书所说的捐款换土地说法不同,梁永波认为,村里实际上是在买卖集体土地。
    
     今年3月,诜村村委贴出公告,内容为村里6块宅基地使用权公开投标,报名须交纳人民币10万元作为押金、预付款,期限是3月26日至4月1日。
    
     一些村民在缴纳相关费用后进行了不公开的竞争买卖。这6块地总面积400多平方米,经过价格竞争后,6块地先后卖出。“最高的卖了30多万元,村委会收入肯定超过100万元”,梁永波说。
    
     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农民宅基地属于集体用地,不得买卖。4月底,梁永波就此事向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栏目报料,电视台记者实地对事件进行了暗访。
    
     在暗访拍摄的视频中,有一位村民在买到宅基地后,竟直接把地放到一家地产中介再出售。电视台记者以买家身份与这家名为星河地产的中介接触,对方将记者带到放盘的这块宅基地进行价格协商。
    
     该块宅基地为一朱姓村民买得,面积共91平方米。“当初以(每平方米)3100元价格买的,现在放盘价格是3800元”,地产一名中介说。
    
     梁永波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但这些拍摄的镜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播出。今年5月底,根据电视台拍摄的素材,梁永波将视频刻成光碟,加上他自己写的一封实名举报检举信,由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栏目工作人员用一个文件袋装着,交到了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土地执法监察局。
    
     据诜村村支书马健民说,村民出价后,已经交了钱,但是村里还没有把土地交给村民,随后就有了举报。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等各级国土主管部门相继来到村里调查。
    
     “因为觉得事情太麻烦,我们就停掉了”,马健民说,村委把钱退还了村民,土地也留住了。
    
     近日的纠结
    
     被举报方公开播放举报材料
    
     举报信发出之后,梁永波一直在家等待消息。6月7日上午,他看到广州市国土局相关工作人员前来了解情况,他还用笔在黄历上画了一笔作为标记。下午工作人员离去,但村委是否买卖集体土地一事一直没有下文。
    
     离奇的事情发生在6月13日下午2时30分。
    
     诜村村委在这天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如何处理这些宅基地的问题方案。在召开会议前,村里有人放出风声:“要给大家看个东西,长长见识。”
    
     梁永波是25名村民代表之一,听到这个消息后惴惴不安。为防意外,他带上了一套拍摄装备。
    
     在会场,经过简短的寒暄后,梁永波发现会议室的投影屏幕上出现了自己的身影。
    
     “是我接受采访的镜头,这不是我的检举材料么”,梁永波脑袋“嗡”的一下。在此次村民代表会议上,梁永波拍下的近20分钟视频里,投影仪上的视频内容和电视台拍摄的内部检举资料的视频完全一致。
    
     与会的村民代表都没有言语,都盯着屏幕看。看完视频后,村委领导让大家讨论。但是大家并没有讨论,会议气氛尴尬,因为有代表本人就是这些宅基地的购得者,平时和梁永波关系不错。
    
     村主任张灿贤进行总结发言,“这个片子看完了,这个(来源)是上班时间有个不明物体放在我的办公室门口,我拿来给大家看一下,一起欣赏下。”
    
     会议结束后,与会的村民代表纷纷去村委一负责人开的餐厅聚餐。梁永波则回到了家中,在这之后,村里组织去北京旅游,梁永波同样没有参加。“不敢和人打招呼,很多人都暗暗骂我”,梁永波说。
    
     不过,经历了这次举报后,采用“招标赞助”处理已占用的集体土地的方式最终流产。在6月17日,诜村村委给村民下发通知,规定凡是占用土地的,处理办法有三:土地占有者向村集体缴纳土地有偿使用金后继续用地;土地占有方向集体申请租赁获准后继续用地;直接将土地交还集体。“招标赞助”没有出现在这个通知中。
    
     举报材料是村主任“捡到的”
    
     “我这个是实名举报,相关部门应该要对举报的材料保密啊,怎么最后材料到了被举报的村委手中?”事后梁永波打电话给当时送材料的电视台工作人员。
    
     对于检举视频出现在被检举的村委会议室投影仪上,该电视台工作人员也感到非常震惊。“这个视频当时和举报信放在一起,我和另外一个人一起亲手交给国土厅。我们是以内部检举资料的形式交给他们的,希望他们处理这件事情。之后再无其他人知道,这不排除是有人故意泄露给村委了。”(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梁永波的这封实名举报信同时复印了一份,准备发给广东省依法治省办公室,但一直未发出。
    
     该名电视台工作人员同时表示,“在检举材料落回被检举人手之后,我们也就这件事向国土厅了解过。国土厅土地执法监察局就回应我们说,材料曾给过广州市国土局,到底是哪里出的问题,至今没有交待清楚。”
    
     而广州市国土局暂未答复是否收到过这份举报材料。
    
     这张光碟是如何出现在村委的?
    
     根据马健民的说法。今年6月初的一天,村委会人员上班。村主任张灿贤第一个到办公室,打开二楼大门后,在地上发现一张装在套子里的光碟。他认为光碟是从门缝里被塞进来的。
    
     诜村方面不认为光碟是由上面的部门向村里提供的,而是“捡到的”。
    
     随后,村委通知了25名村民代表开会,播放了这张光碟。
    
     尽管为了保护举报人,电视台给梁永波脸上打了马赛克。但是马健民说,村里的人他都认识,根据说话的声音,侧面的样子和身材,大家都知道这个人就是梁永波。
    
     对于将检举材料公开播放一事,马健民认为村委的做法没有错。他说当时只是想让大家评论一下村委处理宅基地的办法是对是错。他承认农村里处理问题的方法可能有时与法律法规不符,但村委会改。
    
     “选举后遗症”
    
     村委否认参与人身威胁
    
     “上了战场,就要预料到马革裹尸”,这是梁永波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多次举报村里的一些“事情”,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人威胁。
    
     “他举报了村里不少事情,不少人对他很讨厌”,诜村一位村民说。该村民介绍,近两年的时间,梁永波举报的有诜村20亩农田被毁、村里妇联选举没有整村选举等情况。
    
     影响最大的是去年梁永波举报的当地买卖地质灾害报告一事。国家领导人对此事做过批示要求严肃查处,事后买卖报告的广州地质调查研究院相关责任人被判刑。
    
     “当时有人打电话对我进行人身威胁,说我搞太多事情了。”梁永波说。
    
     昨日的死鸡事件发生后,村治保会将情况报给了村委会。公安部门也已介入调查。
    
     村支书马健民说,这种举报人被威胁报复的情况,以前在村里也出现过,但是比较少出现。至于事情是谁干的,村委会也没有怀疑对象。
    
     马健民解释,这件事情绝不可能是村委会做的,“他去投诉好几次了,从对选举公正的质疑,到地质灾害、农田、土地,我做书记两年多,他的投诉就不下五六次了。如果是村干部、村委会工作人员要去做小动作,也不用等到现在。”
    
     马健民称,梁永波的各种举报行为是“选举后遗症”。
    
     他说,梁永波曾在2008年与多人合作参与村领导班子选举,他参选的是村民委员会副主任。但是之后公布的结果却是,与他一起参选的几个人都选上了,只有他落选,“这之后产生了一些问题,一言难尽。”
    
     马健民表示,选举失败后,梁永波就开始投诉村里的各种问题。
    
     关于他投诉的内容是否都属实,马健民认为,“也不能说他投诉的不对,但是他说的有些情况与实际有出入。有些问题是村委做得不够,有些则也没有那么回事的,普通村民跟村委看问题的角度是不同的。”
    
     但是梁永波说,他在参选村干部前就有过举报,并且举报的都是实情,并不针对个人。
    
     马健民说,梁永波曾在其他举报中,自己刻录过光碟,并将光碟散发给了部分村民。他认为,不排除这次也是他自己刻碟散发后,有村民将光碟塞进了村委门内。
    
     但是梁永波很肯定,他这次只刻录了两张光碟,一张托电视台交给了省国土厅,另一张至今还留在他手上。
    
     尽管捐助修路来换宅基地被叫停。但诜村这条路将于明天开始招标,路宽还是10米。不能用宅基地换来修路的钱,马健民说,只好村里自筹资金了。
    
     ■链接
    
     泄露举报人信息可追究刑责
    
     2010年6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行政监察法的决定,这一修改后的行政监察法将于2010年10月1日起施行。泄露举报情况构成犯罪的将追究刑责。
    
     修改后的行政监察法增加规定加大了对举报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力度,对于泄露举报情况及举报人信息的还规定了相应的法律责任。法律规定:“监察机关应当对举报事项、举报受理情况以及与举报人相关的信息予以保密,保护举报人的合法权益。”“泄露举报事项、举报受理情况以及与举报人相关的信息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