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患尘肺病民工李廷贵死亡:贵州思南行日记/贵州孙凡军、小唐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0日 来稿)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晴
     原本我不打算写思南行日记的,但是某些人、某些部门的行为,迫使我写思南行日记,真实的记录我在思南的行踪,立此存照。 (博讯 boxun.com)

    在2010年7月3日得知贵州省思南县患尘肺病民工李廷贵因抢救无效死亡的信息后,我于2001年7月4日经历了9个多小时的汽车颠簸,当日晚8点30分赶到了贵州省思南县。随即向同样患有尘肺病的李廷贵的工友孙凡军、冉如富等人了解情况(以下是大致的谈话内容):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孙:孙凡军
    问:你与李廷贵是什么关系?
    孙:我和李廷贵都是患有尘肺病的工友,并一直在为此维权。
    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维权的
    孙:我们在得知自己患有尘肺病就开始维权,大概是在2008年初
    问:你们维权都向哪些部门反映过?
    孙:我们该找的部门都找了,但是一直没有解决问题
    问:具体都向哪些部门反映过?
    孙:我们向思南县劳动局、铜仁地区劳动局、思南县安监局、铜仁地区安监局,思南县人民政府、铜仁地区人民政府、贵州省人民政府、思南县总工会、铜仁地区总工会、贵州省总工会、思南县卫生局、铜仁地区卫生局等相关部门都反映了我们患有职业病的情况
    问:这些部门是怎么做的?
    孙:我们向劳动部门投诉不受理;我们向劳动部门申请工伤认定不受理;安监局和卫生局都不管不问;铜仁地区总工会与思南县政府在2009年召开了20余次的协调处理会,都无果而终。
    问:听说李廷贵是2010年7月1日突然病发的,是不是这样?
    孙:是的
    问:请你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形?
    孙:2010年6月30日,我们患有尘肺病的工友来到思南县工会,思南县工会的工作人员对我们不闻不问,我们两天一夜水米未进,在思南县工会走廊的地上过的夜。到了7月1日14时许,我们几名工友发现李廷贵身体已经很虚弱,奄奄一息了,我们赶紧把李廷贵送到了思南县第一人民医院,但这时已经晚了,李廷贵留下了年迈的老人、患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女于2010年7月2日凌晨0时10分含恨离开了人世。
    问:李廷贵的这个事情,相关部门是否知情?
    孙:我们把李廷贵送往医院后,我就随即通知了思南县工会、思南县劳动局、思南县人民政府等相关部门。
    问:在李廷贵抢救至出殡期间,有无单位或组织前去慰问?
    孙:在李廷贵抢救时,我通知思南县工会后,有两名工会人员来看了一下就走了。其余的,没有任何单位和相关人员前来慰问,
    随后,我又向李廷贵其余的工友(冉如富、唐顺山、田景勇、孙凡兵)作了了解,所述内容基本一致。(在我离开思南县的前一晚,向李廷贵的两个儿子——大儿子李文俊,二儿子李松了解。证实了:在其父亲李廷贵7月1日抢救至7月7日期间,没有任何单位前去慰问看望。)
    另,在7月4日到达思南县与孙凡军取得联系以后。7月5日8时起,我和孙凡军的电话经常出问题,我便致电10086讲述电话出现问题的情况,截止7月8日,在离开思南县的车上时,接到一个自称思南县移动公司的电话(13595673184),说:“你向10086反映的问题,可能是在此期间有高考,有信号干扰器发射信号干扰所导致。”我只知道,不管是中考还是高考,时间都应该是在上午或下午,我还真不知道思南县的考试是在晚上?可能是少数民族地区有别于其他地区吧?据我所知,不管是中考或高考都在7月4日之前吧?此行真让我长了见识。
    
    
    联系电话:13657612351 小唐
     15121622135 贵州孙凡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矿工患尘肺病上诉索工伤赔偿 老板否认其曾下井 (图)
  • 尘肺病之困 多少人心甘情愿被“职业病”(图)
  • 全国第一座尘肺病治疗中心在北戴河开建
  • 女教授20年追访7万余矿工调查尘肺病
  • "开胸验肺"事件续:专家确诊张海超患尘肺病(图)
  •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